蒙托卡西诺之战:帝国的绿色魔鬼 德军伞兵第1师

aqssm 收藏 4 2148
导读:蒙托卡西诺之战:帝国的绿色魔鬼 德军伞兵第1师 欧洲软腹:在盟军成功的进行了西西岛战役之后,盟军又如同一把利剑刺向了欧洲的软腹部--意大利。英国第8集团军和美国第5集团军分别在意大利半岛的两侧登陆,英军于1943年9月8日在雷吉奥登陆,9月9日在塔兰托登陆,在这些登陆中都没有遭遇抵抗,因为德军已于早些时候撤离这些地区了。而美军第5集团军则于1943年9月9日在萨莱诺以北的西海岸登陆,同日,意大利政府宣布停战。美军登陆后却遭遇了德军第16装甲师的抵抗,德军第10集团军全线出击意图将美军赶下海去。

蒙托卡西诺之战:帝国的绿色魔鬼 德军伞兵第1师



欧洲软腹:在盟军成功的进行了西西岛战役之后,盟军又如同一把利剑刺向了欧洲的软腹部--意大利。英国第8集团军和美国第5集团军分别在意大利半岛的两侧登陆,英军于1943年9月8日在雷吉奥登陆,9月9日在塔兰托登陆,在这些登陆中都没有遭遇抵抗,因为德军已于早些时候撤离这些地区了。而美军第5集团军则于1943年9月9日在萨莱诺以北的西海岸登陆,同日,意大利政府宣布停战。美军登陆后却遭遇了德军第16装甲师的抵抗,德军第10集团军全线出击意图将美军赶下海去。


古斯塔夫防线:但是德军第10集团军并没有实现将盟军赶入大海的目标,他们开始撤退进入横贯意大利中部的预设防线,从东面的桑格罗河口穿过阿布鲁兹山脉直到西海岸的拉皮多河口。这条防线被称为“古斯塔夫防线”。古斯塔夫防线的中枢和制高点是卡西诺山,卡西诺山地中还有一座小城--卡西诺城,卡西诺城以西不到1公里就是高达1700英尺的卡西诺山峰,卡西诺山峰顶部筑有一个修道院,一般被称为卡西诺修道院(如右图)。卡西诺山地是德军古斯塔夫防线的中枢,卡西诺山地西北100英里处是罗马,四周环绕着意大利乡村,盟军冲击罗马的必经之路便是利里河谷,宽阔的6号公路穿过该谷,直通罗马。而卡西诺山地四周还有很多高地和山峰。其中包括卡瓦里山地和汉格曼山地还有蛇头山地,这些山峰最终成为进攻者和防御者争夺的焦点。


当盟军在空军和海上的战舰掩护下从萨莱诺向北推进的时候,德军开始逐渐向古斯塔夫防线撤退。盟军两个集团军于16日在萨莱诺东南会师。卡西诺城在9月10日便遭到了盟军的空袭,沿着加利吉里亚诺河的所有目标都遭到了打击。难民为了躲避空袭有很多人进入了卡西诺山地。空袭后不久,德军第14装甲师首先从南面撤向卡西诺,并在四周挖掘掩体和加固卡西诺城的防御。接近城区的地方都被埋设了地雷。很快,大批德军涌入了卡西诺城以东拉皮多河前方的乡村等待盟军的进攻。第14装甲军缺乏坦克,主要是步兵。同时,原来在亚得里亚海地区的德军第1伞兵师被抽调到卡西诺地区(隶属于第51山地军)。盟军开始发动对意大利中部的进攻,西面的美军第5集团军和东面的英军第8集团军全线向北推进。英军在9月27日夺取了重要的福贾机场以及福贾,美军则在10月5日攻占那不勒斯港口,而自由法国远征军在9月11日就已经占领了科西嘉岛。冬季恶劣的天气迫使盟军司令亚历山大将军在11月15日命令停止进攻。很快盟军恢复了攻势,现在横在盟军面前的障碍就是--“古斯塔夫防线”。


英军第8集团军在东面发起进攻,遭遇德军猛烈的抵抗并陷入意大利的泥泞山地。在西面,美军的对手就是德军第14装甲军,整条战线陷入僵持状态。卡西诺山地前线的盟军部队由7个国家的士兵组成:印度,新西兰,南非,巴西,还有5个美军师,5个英军师,4个自由法国师以及3个波兰师。


德军在卡西诺山地的防御阵地相当坚固,它们被伪装在岩石的背后。炮兵观测点则设在山下,可以提供德军火炮所有周围地区的直接瞄准方位,德军第71迫击炮团随时都可以给予卡西诺山四周的任何目标以致命的打击。修道院下面的一个山洞被改造成德军的弹药库。


德军戈林装甲师的舒勒格上校在10月的时候就将修道院内的贵重物品都转移到北面的安全地带以避免盟军的轰炸,之后这些东西又回到了意大利政府手中。


盟军第一次进攻古斯塔夫防线是在1944年1月17日,计划是英军第10军穿过卡西诺西面的加利吉里亚诺河,在利里河谷附近迂回德军。法国远征军则从东面的高山越过攻击德军的侧面。在中央,美军第2军将穿过卡西诺以南的拉皮多河从正面进入利里河谷。


1月17日上午9点,英军第10军(得到第5师的加强)在炮兵对德军第94步兵师猛烈轰击后开始进攻加利吉里亚诺河。英军试图将德军第94步兵师的前哨部队逐过加利吉里亚诺河,在Mionturno附近实施了一次两栖登陆,其中部分部队迷失了方向回到了英军自己战线的后面。不过德军部队还是被成功的赶过了加利吉里亚诺河。第二天,英军第10军占领了Minturno以及Tufo并靠近Ausente Valley。晚上,英国停止了行动,对加利吉里亚诺的进攻失败了。


军第1伞兵军指挥0装甲掷弹兵师以及第94步兵师划归其指挥。第29装甲师发动了一次反击,在加利吉里亚诺河占领一个桥头堡,其余的依然在盟军手中。


美军第36师花了几天的时间准备进攻,为了运送士兵渡过拉皮多河,一些小船被装备前线部队。在美军准备进攻的拉皮多河以及加里河对岸守卫的是德军第15装甲掷弹兵师。20日,美军发动了进攻,炮兵开始轰击对岸的德军防御阵地,在穿越拉皮多河的时候美军的渡船和架桥设施损失严重。当美军士兵靠近对岸的时候掩护炮火停止了,而这时候德军的火力却开始发威了,一小部分美军士兵(2个连)终于冲过了拉皮多河并开始进攻对岸的德军阵地。到了晚上,工兵部队在河上架设了浮桥以增援对岸,卡西诺山上的德军火力很快就将这些桥摧毁。而好不容易冲至对岸的美军部队被德军第104装甲掷弹兵团的火力完全压制住了。1月21日,美军部队不得不向东撤离拉皮多河,仅留了两个连在对岸。美军第2军军长Keyes决定做第二次尝试越过拉皮多河。6点,美军发起进攻。第3营冲过了加里河,不过被得到炮兵支援的德军第129装甲掷弹师阻挡。美军再次不情愿的从加里撤离,而且被德军俘虏了大量士兵。1月22日,卢卡斯将军指挥的美军第6军在安齐奥登陆。而在拉皮多河,德军第104装甲掷弹兵团发动了一次进攻将美军第36师赶过了拉皮多河。美国人在这三天的战斗中有143人丧生,663人负伤,以及875人失踪。第36师试图吸引德军预备队的计划失败了,因为德军第14集团军已经压向安齐奥抵抗盟军的登陆。同日,当撤退的命令下达的时候,美军第36师伤亡惨重。1月24日,美军第34师(Ryder将军指挥)在卡西诺以东渡过了拉皮多河试图迂回德军。


相比英美军队,自由法国远征军的进攻取得了一定的成功。1月24日,克拉克将军命令自由法国远征军攻占Cairo山地(位于卡西诺山北面)。晚上,法军以突尼斯第4步兵团为先锋,开始进攻西法尔考山地(Cairo山地东北),很快占领了470高地(就在西法尔考山地很近的正南方),但是并没有把德军部队完全赶出山地。其间,突尼斯士兵在左翼穿过了拉皮多河向德军第131团发起进攻,并在Belvedere山地上取得一个立足点。西法尔考山地上德军火炮猛烈开火导致突尼斯部队损失严重。1月25日,尽管伤亡惨重,突尼斯士兵依然在Belvedere山顶升起了自己的旗帜。而美军第34师现在开始试图越过拉皮多河。1月26日,突尼斯士兵依然对Terelle实施猛攻,占领Colle Abate以及862高地,不过他们的损失也很严重,而且远远的脱离后援部队。美军第34师仅有一个连越过了拉皮多河。1月27日,在800门火炮的支援下,德军第200装甲掷弹兵团对Colle Abate以及862高地实施了一次成功的反击将突尼斯部队击退。1月28日,争夺对Terelle控制权的战斗依然在持续。Belvedere山地上的突尼斯部队被阿尔及利亚第7步兵团取代。1月29日,德军和阿尔及利亚士兵展开激战,Belvedere山地几度易手。1月30日,Ryder将军指挥的美军第34师在穿越拉皮多河的行动中,仅有第168步兵团成功过河。美军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他们没有派出部队去支援阿尔及利亚士兵在Belvedere山地的战斗,而是决定派遣第143团向卡西诺以南推进。2月1日,Ryder将军命令第135和第142步兵团进攻Castillone和Colle Santo Angelo山地,第168团则进攻593高地,卡瓦里以及Cairo山地。在北面,德军夺回了Belvedere山地。


此后一段时间,双方围绕卡西诺附近一些山地和阵地进行激战。美军曾一度攻占Colle Santo Angelo以及卡瓦里山地和593高地,不过很快便在德军伞兵和装甲部队的凶狠反击下被夺回。盟军第一次进攻卡西诺山地的行动并不成功,付出了大量的伤亡所取得的仅仅是围绕卡西诺周围山地的一些支撑点。并没有冲垮位于山地中央德军坚固的防御。


第二次进攻卡西诺定于2月15日。14日的时候,盟军就向防守的德军和难民们抛撒了传单,传单上宣称盟军决定空袭卡西诺山地以及周围的德军阵地。山上的德军士兵很镇定地等待盟军的空袭。15日,猛烈的空袭开始了,这也是盟军首次使用重型轰炸机支援步兵。卡西诺修道院在空袭中被夷平了,整座修道院化为废墟(如右图),这件破坏古建筑物的事件在当时引起公众的争议。出乎盟军意料之外,空袭使修道院变成了更加坚固的堡垒,厚厚的墙壁以及废墟成为很有利的防御地形。


空袭结束后,盟军步兵开始进攻。新西兰第2师攻击了卡西诺城的南面以夺取火车站,这个火车站是卡西诺城防御的重要部分。围绕修道院和卡西诺山地防守的是德军第90装甲掷弹兵师,这个师是德军第14集团军的预备队,刚得到增援部队,援兵包括第1伞兵师第1团,机枪营以及第3营(第3团)。这些部队将阵地设置在修道院西北,其中第1伞兵师的机枪营的阵地位于卡西诺山上。2月17日,帕金森将军(新西兰第2师师长)决定投入第28毛利营穿越拉皮多河。毛利士兵集结在Trocchio山地的西面。他们占领了火车站并越过拉皮多河,不过坦克却不能尾随步兵进入沼泽地形。在装甲部队支援下的德军部队很快就将毛利部队击退回拉皮多河对岸。掷弹兵渡过拉皮多河并夺回了火车站。同时,皇家Sus***团(隶属于印度第4师)中的Gurkha1士兵(如图1)发动了对修道院的进攻。


新西兰部队遭遇了猛烈的火力,被迫撤过了拉皮多河,并蒙受了惨重的伤亡。之前美军第34和第36步兵师已经占领了蛇头山地,该山地距离卡西诺背后大约一公里,从这个山地可以很好地观测修道院的位置,美军准备利用这个山地发动一次侧翼的进攻。


13日的时候,第4印度师取代美军部队接管了蛇头山地,因为美军在向卡瓦里山地发动进攻的时候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当空袭开始的时候,第4印度师的士兵钻进掩体,但是仍然有很多炸弹错扔在他们头上。印度师的士兵试图占领由德军第3营(第3伞兵团)拒守的卡瓦里山地的时候,被德军大批的射杀。16日,盟军轰炸机再次袭击修道院,皇家Sus***团的进攻已经失败了,仅其中一个营就损失了130人以及12名军官。Gurkha士兵(如左图)也尝试接近卡西诺修道院的后方,但是同样被上面修道院里德军的交*火力所阻挡。2月18日,Gurkha士兵插入修道院和569高地之间,但是被击退了。Freyberg将军现在决定停止进攻。2月19日,进攻被取消了。残余的印度师和Gurkha士兵都躲进卡西诺山地四周的掩体,仅仅是监视着德军的动向,他们的阵地距离德军的阵地距离相当的近。第二次卡西诺战役结束了。


2月20日,德军伞兵第1师代替了第90装甲掷弹兵师。2月26日,该师的师长里查德.海德里希接过了这8英里地区的防御指挥权。德军伞兵加强了卡西诺城的防御,这个任务交给了海因兹.奥斯特曼中尉指挥的第1伞兵先锋连,他们加固了地下室以及建筑物火力点的防御,在街道的废墟里面埋设地雷,比如“欧洲”旅馆就被变成了一座堡垒。德军在卡西诺城里可以观察到新西兰部队的动向,卡车正在运来援兵,盟军很快又会发动一次新的进攻。卡西诺城的防御由上校海尔曼指挥的第3团第2营负责。而卡西诺修道院废墟所在的山地以及周围的高地则由第3团第1营负责。


3月15日早晨8:30分开始,盟军轰炸机开始轰炸卡西诺。775架(575架重型/中型轰炸机,200架战斗轰炸机)飞机参与此次行动。Rocca Janula和卡西诺地区一共投下了大约1250吨高爆弹。轰炸于12:30分结束。美军,新西兰军以及法国部队三个军的炮兵开始发起炮击。到下午3:30分,746门火炮共发射了200000发炮弹在山上和城中。德军伞兵部队钻进地下掩体等待炮击结束便进入防御阵地。伞兵第3团的指挥部设在较低的一个山洞里,在轰炸的时候里面可以容纳80-90人。在炮击中,德军伞兵损失很大,一些伞兵营只有200人了。新西兰,印度步兵在装甲部队以及炮兵支援下向卡西诺和Rocca Janula发起进攻。


但是当第2新西兰师前进的时候依然遭到了残余德军顽强地抵抗。傍晚,北面进攻的新西兰第6步兵旅先头部队第25营仅向卡西诺城突入了20码。第26营则试图攻占Rocca Janula,但是在穿越Via Casilina向南推进的时候被Neuhoff少校指挥的德军第2伞兵团阻击。坦克被投入战斗,但是却陷入了弹坑和泥地,只能被用做固定火力。街道上堆满的残岩断壁成为了坦克障碍物,新西兰第4装甲旅被阻挡在卡西诺城外围。他们花了36个小时用推土机清除障碍以通向城市中心。Gurkha团的士兵向汉格曼高地发起猛烈的冲锋,但是也遭受了损失,剩余的士兵只能在山坡上掘坑固守。英国军队终于在位于卡西诺城上方的卡斯特山地夺取了一些阵地。卡西诺山上的硝烟使得德军的直瞄火力观测很困难。新西兰人夺取了大部分卡西诺城,不过仍有少数孤立据点掌握在德军手中(比如“欧洲”旅馆)。逐屋逐户地战斗一直持续了好几天,延缓了新西兰部队的前进。当炮击开始的时候,德军第1伞兵师师长海德里希就在第3团的指挥部里,他命令自己所有的炮兵包括迫击炮(如右图)向卡西诺城里的新西兰士兵射击,这也大大拖延了新西兰人的进攻。晚上9点,盟军炮兵开始回敬山上和城内的德军。深夜,印度士兵艰难的推进至165高地。德军第3伞兵团损失了整个第2连。


16日,Heilmann上校(第3伞兵团团长)下令第1伞兵团,第3伞兵团第2营以及先锋营和一个摩托化步兵连开始进入卡西诺城支援德军防御。第3团第2营开始有300人,战斗中160人丧生或者受伤。现在卡西诺城的防御由鲁道夫.雷纳科负责。印度步兵靠近了236高地,不过被伞兵第3连阻挡。还遭到了盟军自己的炮兵误击,损失了所有的军官,不得不撤回Rocca Janula。接着,Gurkha步兵恢复了进攻,他们绕过236高地进攻第435高地。修道院内的德国伞兵又一次把他们给顶了回去。3月17日,Steinmueller指挥第1营(隶属于第3伞兵团)成功夺回435高地。很快Gurkha士兵发动反击把德国人又给赶回了修道院。在战斗中,死于德军伞兵机枪火力下的Gurkha士兵有165人。而新西兰士兵在坦克支援下攻占了植物园和火车站,旅馆仍在德军手中,这个战术据点正好将新西兰士兵和435高地上的Gurkha士兵隔开,两者距离仅有1200码。3月18日,大约4:00左右,海德里希命令一个摩托化连穿过拉皮多河重占火车站。不过这个连被自己人的迫击炮误伤损失惨重,并失去了大量渡船。4:30,这些德军士兵涉过冰凉的河水冲至火车站,随后便是拉锯战。3月19日,德军摩托化连被迫撤退。但是德军迅速又发动了一次新的进攻。5:30分,第4伞兵团第1营向Rocca Janula发起反击,遭到了英军和印度士兵的阻击,战斗异常激烈,出现了残酷的肉搏战,双方都蒙受了惨重的伤亡,德军伞兵不得不撤退。接着先锋营又发动第二次进攻,也被击退。但是这些进攻却切断了Gurkha部队的补给和增援路线。盟军空军试图空投补给给Gurkha士兵,不幸有很多落入了德军之手,其中包括德军很需用的医用血液。新西兰第20装甲团计划推进至Masa Albaneta打通Gurkha部队和印度部队之间的联系,不过这个目标并没有实现。德军刚开始看见在山地上出现的坦克部队很吃惊,很快便投入战斗,由于山地狭窄难行,一旦前面的坦克被击中,就会堵塞整个坦克纵队,使之成为德军“装甲铁拳”的活靶子,战斗中有17辆坦克被德军伞兵摧毁。同时,进攻卡西诺城的毛利部队在“欧洲”旅馆也遭到德军阻击,寸步难行。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卡西诺西北面的193高地,新西兰部队所有的进攻都被德军所挫败。当日结束,付出沉重代价的盟军终于前出到Via Casilina(卡西诺北面),在东面,将德军部队逐到拉皮多河对岸,并控制了火车站和435高地。但是德军依然控制着卡西诺城中心地区以及修道院并在各处都迟滞了盟军的进攻。


现在卡西诺城的大部分都已经掌握在新西兰部队手里,增援部队试图穿过卡斯特高地四周的包围进入该城。海德里希开始怀疑他的人是否还能坚守住卡西诺城里那些孤立的据点。同时,德军的炮兵依然无情地向盟军阵地开火。3月20日这一天,卡西诺地区继续激战。3月21日,亚历山大将军和他的野战指挥官们商议是否继续进攻。新西兰第2军军长Freyberg将军(如右图)得到亚历山大允许对卡西诺城和修道院发起最后一次进攻。第二天,新西兰和印度部队发动一系列新的攻势,都被德军第1伞兵师给顶住了,仅向前突破了很小一段距离。3月23日,亚历山大将军下令停止进攻。435高地上的Gurkha部队举着红十字标志开始撤退,德军伞兵没有开火,允许他们返回自己的战线。从3月15日开始到23日,盟军损失了3000人。



3月25日,盟军开始炮击修道院以掩护部队从汉格曼山地撤退。第二天,德军伞兵部队意识到盟军已经撤退了,便在汉格曼山地升起了纳粹旗。第3次卡西诺战役落下了帷幕,盟军认识到光靠空军和炮兵而没有地空协同作战是无法征服卡西诺的,当然为此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大的惊人。同时,盟军也学会了去尊敬善战的对手--德军伞兵第1师(后来被人称为“卡西诺的绿色魔鬼”)。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