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六卷 醉里晨香吹欲尽 第二九八章 雾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


在灵封符的法力范围内,水雾被强行驱散到一旁,不断堆积的雾气愈发厚重,将视线全部遮挡起来。无穷无尽的水雾,越来越强烈的海浪,浓重的几乎令人窒息的怨气,无形中给了几人极大的压力。

羽先生在众人当中修为最高,已经隐约察觉到雾气后面的海水中,似有无数漩涡靠了过来,本能地感觉到几分危险。当下神情一懔,大喝道:“虎老弟,你助真珑开路,其余人等统统过来,听我号令抵御怨气!”

这一声大喝,虎风听在耳中不禁一愣,随即是跃跃欲试的神情,当即挥拳击了出去,前面的水雾顿时退出三丈。真珑上人则神情一变,眉头不由得皱的更紧了,眼见虎风出手,随即退到青盏鼋尾部,将重新逼过来的雾气击散。

真珑上人的四名弟子每人驱赶一头青盏鼋,除了羽先生等人乘坐的这头外,其余三头成品字形紧紧围在四周。听到羽先生的吩咐,其余三人如释重负,先后跃到中间这头青盏鼋背上。哪知变故横生,留在最后面的那人刚刚跃起,人尚在半空,忽然从海水中伸出一条黑影,拦腰将他卷入海中。

真珑上人见状大惊,落木拂尘急挥过去,尘须暴涨,堪堪在海面上不足半尺的地方,将那名弟子托住。灵光照耀下黑影无所遁形,望去竟是一团略显青色的水雾,不断扭曲变幻莫测,根本看不清是何东西。尘须上含有丹鼎门纯正的灵光,呼吸间只听得“嗤嗤”几声轻响,那团青色水雾陡然间渗出几道暗红色的血渍,随后不甘地消失在水面上。真珑上人顿感拂尘一轻,手腕一抖便要将那名弟子救回来,海水突然鼓起一道巨浪,仿佛一只狰狞的猛兽,一口将那人吞了进去。

“好孽障!”真珑上人大怒,身形一晃跃到海面上,俯身就是一掌击出。

灵力喷涌而出,海水竟如地面一样,不但没有激起水柱,反而被砸出了一个深坑,随即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急速旋转。漩涡中心,那名弟子早已停止挣扎,在海水中起起伏伏,惟有落木拂尘的尘须仍紧绷绷地缠在他腰间。

“祭如灵光,疾!”只见一个蓝色光球悄无声息没入漩涡内,海水瞬间变得透亮,蓝光一闪,漩涡中传出一声闷哼,漩涡随即消失。真珑上人凭借高深的修为,终于将那名弟子救了回来,等到落回青盏鼋背上一看,不由得目眦迸裂,暴喝道:“何方妖孽,给我滚出来!”

原来,那名弟子已被吸干了血肉,不过短短时间内就变成了一具干尸,若不是真珑上人死命相救,只怕连尸骨都找不回来了。其余三人手足情深,见状无不恻然。便在此时,海面上又出现了一个漩涡,最后面的那头青盏鼋躲闪不及,惨叫声中被卷入漩涡,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三头青盏鼋感受到危险,情急之下一个猛子扎进海里,想要从水下逃走。

适才发生的变故,羽先生始终都是冷眼旁观,并未出手搭救。真珑等人的生死于他而言无足轻重,而细心查看凝神以对的,不过是海底的那些古怪。以他的眼光见识,对于黑影的来历已有了大致的了解,知道一旦落入海水之中,必然束手束脚十分被动。眼见青盏鼋惊慌失措,冷哼一声脚尖画出一道符篆,青盏鼋庞大的身躯居然被生生震出水面。不过另外两头却已逃走,此时已是顾不上了。

“虎老弟,看着这头青盏鼋,不许它潜入水中!”

“明白!”虎风在头前开路,一直都没转身,故而未能亲眼目睹刚才交手的情形,但是也能清楚地感受到,黑影和漩涡都极难对付。身为诡门宗主,对于驾驭青盏鼋这样的异兽,自然是轻车熟路毫不费力,当下一指点在青盏鼋的肉冠上,朝前急速游了过去。

“真珑,你带着你的弟子守住青盏鼋,万万不可让雾气弥漫过来。”

“是!”通过刚才的交手,真珑上人对有关悔过岛的那个传言不再有任何怀疑,此时一看羽先生的神情就知道,此处海域果然是凶险无比。当下急忙摆了一座法阵,由他本人和剩余的三名弟子站在四角方位,守住阵眼。

羽先生对此视而不见,微合的双眸死死盯着愈发厚重的雾气,面容更加冷峻。由于少了真珑上人断后,自后方逼压过来的雾气,很轻松地填满了青盏鼋游动之际留下的空隙,不过短短片刻就逼近到尾部三尺以内。而令人奇怪的是,羽先生直到此刻仍一动不动,甚至连战意都感觉不到,似乎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打算。

不知何时海面突然平静下来,就连令人生畏的漩涡,也完全没了踪影。水面如同镜子一般,除了青盏鼋划水激起的涟漪以外,再无一丝动静。在浓重的水雾笼罩下,只有虎风挥拳时发出的闷响,反倒更加映衬出整片海域死一样的寂静。谁也不知道短暂的平静之后,会出现何等情形,只是这种莫名地等待,使人愈发地不安了。

仿佛是不堪承受这股无形的压力,守在西南角落的那名千灵族弟子,忽然身子一晃站立不稳,蹬蹬蹬倒退了几步,重重撞在青盏鼋背甲的边缘。青盏鼋本就被暗藏的杀机弄得心惊胆颤,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登时将它惊得跳了起来。便连真珑等人都不曾见过,青盏鼋这等笨重的身躯,居然也能跃到海面十余丈的高度。

头顶十余丈便是雾气,青盏鼋跃到半空顿时将水雾搅动,无数阴寒之极的怨气冲天而起,酝酿已久的杀机终于触发。雾气中突然涌出数十条黑影,杂乱无章地朝众人直扑过来。以那三名千灵族弟子修为最弱,尚来不及反应便被黑影包裹,拉扯着朝水雾深处而去。真珑上人怒极长啸,落木拂尘的尘须化作千百道白线,闪电般没入雾气当中。几声凄厉的尖叫过后,只听得“嗵嗵”两声,两人摔到青盏鼋背上,另一人终究还是没能幸免,被雾气给吞没了。

虎风那边同样不轻松,两条手臂舞的风雨不透,凡是靠近他拳锋的黑影,全被生生震碎。这一刻,堂堂诡门宗主、一代宗师的卓绝修为,方才尽显无疑。只是硬碰之下,虎风的灵胎也不免受到反震,呼吸间大感难受。不由得暗暗心惊,不知道这些看似鬼魅一样的黑影,倒底是何物?

这些黑影既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生灵,也不是阴灵亡魂,更不是冰精、沙精一类的混沌灵体。他们使出的招式既不像是法术,也不像是武技、法诀之流,可偏偏凌厉狠辣,着实不易对付。

这一切不过只有短短一瞬间,青盏鼋重重落回到海面上,激起好大的一片水花。说来也怪,一离开雾气,那些黑影便不再追击,只是溅起的水花并未落下,而是直接转变成了雾气,又向众人逼近了几分。

众人惊魂未定,虎风转头看时,才发现羽先生仍站在原地,既未出手也似没有受到攻击,不觉大奇:“羽先生,都到了这般田地,你还不出手么?”

羽先生并不作答,仰天吐出一口浊气,身形一晃现出原形。只见他身高足在两丈开外,修长的体型长着三对翅膀,几条柔软的触须轻柔摆动,一只硕大的眼珠将整张脸都占去,竟是一个凤羽族人。

因为羽先生修为极高,故而早已成了众人心目中可以依仗的对象,尽管眼下形势危急,大家尚能保持冷静。先前他一直都以千灵族的模样示人,此刻突然做出这般举动,不免令其他人大为惊惧。修真界有一个常识,只有在恢复真身的时候,灵胎才能运转到极致,将灵力全数发挥出来。这就是说,羽先生自觉那些黑影极难对付,才不得不作此举动。

虎风和他相处良久,极少看到他露出本来面目,一见之下不由得心中一紧,皱眉道:“那些黑影有那么厉害么,居然逼得你现出真身?”

“那些黑影不过是傀儡而已,真正厉害的角色藏在海底!”羽先生说着吐出一个鬼侍,挥挥手,那鬼侍飘忽上前,将一团尾随而至的雾气吸进嘴里,四周水雾中突然传出数声刺耳的尖叫。羽先生似乎有些担心鬼侍,又将其收回体内,才接着说道:“我适才与那怪物拼了一记,大家半斤八两,谁也没占到上风。”

羽先生这么一说,虎风等人方才明白,他刚才并不是没有出手,而是直接用神识和海底的怪物交上手了。众人佩服之余,不免又有些焦急,想要知道那怪物倒底是什么东西,这句话当然由虎风来问最为合适。

“羽先生,那怪物是何来历?”

“我纵横天下数百年,还从没见过这种怪物,应该不是厚土界的生灵!”羽先生说着摇了摇头,续道:“不过它身上的气息,略微带了一点阴魂的味道,如果所料不差,这怪物多半来自幽冥界!”

“什么?”众人失声惊呼,“幽冥界?”

幽冥界历来神秘莫测飘渺难寻,一直深为修真界所忌惮,至于凡间更是对其怕得要死。不想在悔过岛这里,居然能见到传说中幽冥界的怪物,众人莫不大惊,纷纷露出惊骇的神色。

“大家不必惊慌!”羽先生微微一笑,安抚道:“我察觉到那怪物无法远行,只要同心协力冲出这片水雾,它便拿我们没办法了。”

听到羽先生这么说,真珑等三人自无异议,而虎风和他相知甚深,却从他目光中看到了另一层用意。羽先生虽则语气从容,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把握。只看他眼珠一片血红,就可以判断出刚才那记交手,他已然使出了全力,可是并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既然羽先生都没把握,那自己更加不是那怪物的对手了!”一念及此,虎风忍不住望了过去,羽先生冲他微微点头而后诡异地一笑,其中的含义自是不言而喻。他的意思很明白,一旦抵挡不住就溜之大吉,至于真珑三人就只有当替死鬼的命了。

自从在悔过岛结伴同行以来,粗粗算来已有几天的时日,虎风虽说和真珑上人合不来,却也没有想要对方毙命的念头。此时一遇到危险,羽先生就毫不迟疑地将其出卖,不免令人心寒。虎风转念又想,自己身怀重任,身处危局自然是活命要紧,此时自顾尚且不暇,哪儿来的功夫顾及他人?无奈之下只得暗暗叹了口气,朝羽先生点头示意,表示已经领悟到对方的用意。

便在这短暂的交谈期间,海面再次翻腾,雾气随之愈发浓重,犹如有形的石墙一般围了过来。到了这个地步,青盏鼋已是肝胆俱裂,任凭虎风如何驱使,死活都不肯再朝前半步。

虎风本就心存些许愧疚,见状愈发焦躁。胸中怒意勃发,当下暴喝一声,身形急晃,只见数十头猛虎咆哮着扑向四周浓雾。苍山云掣诀再度出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