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时评]城管换新“装”能换回民众的笑颜吗?

漂泊诗人 收藏 14 4271
导读:广州城管换了新装,当地媒体报道,“市民称赞城管队员更有精神,离我们的距离更近了。” 广州城管换了新装,从颜色上讲有种亲和感,但不能说着装就能拉近距离,把“人靠衣裳马靠鞍”用在城管着装上我看十分牵强。殊不知,前些日子某地城管曾尝试穿防刺服像是去征战沙场;某地给城管增派驻警让城管“为虎作伥”;特别是北京的“城管执法操作手册”如“葵花宝典”让城管又一次扬眉吐气,把小摊贩当着假想敌人练就一番打人“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的绝招……这等等做法让网民们深深感到中国城管很暴、很蛮、很霸权! 城

广州城管换了新装,当地媒体报道,“市民称赞城管队员更有精神,离我们的距离更近了。”


广州城管换了新装,从颜色上讲有种亲和感,但不能说着装就能拉近距离,把“人靠衣裳马靠鞍”用在城管着装上我看十分牵强。殊不知,前些日子某地城管曾尝试穿防刺服像是去征战沙场;某地给城管增派驻警让城管“为虎作伥”;特别是北京的“城管执法操作手册”如“葵花宝典”让城管又一次扬眉吐气,把小摊贩当着假想敌人练就一番打人“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的绝招……这等等做法让网民们深深感到中国城管很暴、很蛮、很霸权!


城管是城市建设发展的派生儿,但它的问世并不受民众喜爱,原因之一它一直在与被称之为“弱势群体”的小摊贩博弈,以暴制暴演成不少侵害人权悲剧,从而使它处于网络唾骂的浪锋,受到举国民众的恶攻。其实它与小摊贩对立,并非城管本意,而是作为城市领导层赋于城管的狭隘职责,而城管又恰恰游离于法律与监管之空隙,因而如私生子一样名声不正发育不良自然倍受攻击,从而让广大网民恶评并欲上书公讨其存在的合法性。


而城市管理当中,城管又恰恰是受钳制于地方政府的一个棋子,地方领导阶层要城管在维护城市整洁、亮化城市景区、驱逐小摊贩甚至于创建做作的卫生城市等方面显现其价值。因此公然讨论城管消亡显然极不现实,但是民众有权力督导其走向规范化管理、法制化监督和人性化发展。从而让城管真正摆脱蛮劲,尽显人性管理,走出民众唾骂的怪圈。为此,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最近向城管支招,他说:“小摊贩也很需要就业,如果城管把他们管得太紧,矛盾会更尖锐,不利于稳定。其实他们带来的问题无非两个,一个他们摆摊的地方周围环境很脏,二是挡了交通。多雇人打扫卫生和引导交通就行。”城管在管理思维上横蛮、偏执的根本原因是他们把简单的管理问题复杂化,加上总是凌架于小摊贩之上的霸权管理思想并以“执法”之暴行治理摊贩们,“围追堵截”的蛮汉作风构成了城管霸习管理,这种管理必然造成:一是管理工作被动、二是费力并不一定让社会满意,三来招来自身名声臭昭。


城管换新装,只能证明城管意想着眼于树立自己亲和之形象,但是这种表面亲和是远远不够的。最近从媒体上看到长沙某区城管执法大队率先公示其没罚物資,这种公示制度虽是初创仍需完善,但公示罚没物资比换新装更显实际。因为城管在被唾骂时,民众也在质疑其在罚没物資上有失公允且铸造“腐”床,而城管能做到这点,一来让其行政行为受到社会监督、二来也避免其部门或个人腐化、三来让受捐助的福利机构和特困户得到实惠、四来让小摊贩知道罚没物資的流向。


城管换新装能不能换回民众笑颜,其根本还在于城管在被民众指责中要痛定思痛、勇于自检、敢于自我约束,扭转霸道管理思想,把小摊贩视为平等的服务对象相待,惟有如此,民众对其的骂声会少些,城管博得的掌声也会多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