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十八集 打虎 第18集 打狼 一、火力地带

秋林先生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5·12汶川大地震”已过一年。一年前的今天,中华大地山崩地裂之惨烈,生灵涂炭之悲怆永刻心头。一年后,更撼人心魄的是废墟之上生命的复苏,全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大力驰援,抗灾、救人、重建、康复……灾难折射出人性良知的光芒,见证着人类社会的成熟。让逝者心安,让生者欣慰。   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机场大厅流畅的线条体现着杭州的江南秀美特色。下午三点,刘翔开着斜阳山庄的中巴来接武男和山本夫人及日本战车兵家属。除了小峰、强子和刘阳外,一起同来的有樱子,她来接从日本来的奶奶,当然也要迎接自己的偶像——合气道一代宗师武男先生。本来原定是小曼和丽丽陪着樱子前来,可刚认完小九凤的姐妹们舍不得分开,结果小曼、丽丽和刘海儿、美英、慧儿、丹妮都跟着来到了机场。彭玲在宾馆给爷爷奶奶们挨个检查身体,有服侍旅客经验的隋静给彭玲搭着下手,晓菲则埋头整理这几天的资料。

到了机场贵宾室才发现,还有一群人也前来接机,有外交部、统战部、卫生部、商务部、总参和国家体育总局的官员,还有江苏和浙江两省的地方官员等。

日本客人一出贵宾出港口就被接机的官员包围了,大家互相介绍着身份寒喧着,鞠躬握手频频。小峰、刘阳和强子站在人群外边没有靠前。樱子早就扑向她的奶奶,刘海儿六个女孩儿在一起嘁嘁喳喳地议论着各部门与客人间的关系。

丹妮在旅行社工作接触这方面事情较多,她指点着说:“卫生部来应该是因为山本夫人。”丽丽应道:“没错,山本夫人是东京最大的医院平谷医院的名誉院长,她的儿子也就是樱子的爸爸是世界最先进的医疗器械集团总裁。”丹妮接着说:“外交部的不用说是来处理战车兵的事情,并接待战车兵的国会议员儿子。总参的是因为战车兵的孙子是日本武官秘书,商务部的是因为武男家族是日本著名的那家与中国来往很多的**财团。国家体育总局的那就是奔全日本合气道联盟的资深顾问来的。统战部就不用说了。”刘翔奇怪地问丹妮:“我这资料你们什么时候看到的?”

丹妮冲丽丽笑下回答刘翔:“这几拨客人在日本出发时轰动挺大的,日本各大网站和媒体都有报道。只是我们国家的媒体一点没有介绍。”刘海儿在旁向哥哥介绍着:“你不知道丹妮是北外学国际旅游的啊,日语是她的二外。”

看得出武男在耐心地与中国官员相见,但却一直在找着抗日班的人。终于看到了人群外的小峰三人,他一眼就看出了习武之人的刚气。忙向小峰走过来,身后跟着自己的孙子。武男细细端详着三人,哈哈笑着说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你的,第一次在山的上面比武时,输过我们一场。”强子忙说:“没错,当时轻敌了。”武男又对刘阳竖着大拇指说:“你的,快枪的这个,打败了全日本一流的快枪手。”

*********************************************************


刘阳的情急之举使三百抗日班健儿和七百多新四军火种暂时摆脱了“兄弟相煎”。半个多小时后,部队已进入宁国境内,在一多岔路口处占彪令部队停下来稍事休息,喝水吃干粮。这时后面的追兵还是跟得很紧,相距不到两公里,危险依然相伴。

占彪打开地图,没有时间商量也不想商量地向谭营长、彭雪飞和教导总队一个姓贺的和一个姓车的队长两个军官讲着自己考虑好的建议:“按你们原来的路线,要向东北方向经宁国过郎溪进入苏南与那里的新四军会合,但前面有可能还有国军的堵截,也有遇到日军的可能,我们加在一起千把人的队伍目标太大,而且有女兵和伤员行动迟滞。我建议机关人员分兵向东南去浙西我们的根据地天府休整,这段路比到苏南近多了,而且路线我们也熟。然后战斗部队继续把追兵引向东北掩护大部人员转移。”

大家都表示同意占彪的建议,占彪刻不容缓马上安排小峰带刘阳、三德、正文、柱子、聂排长六个排及小宝小玉们护送六百名新四军文职机关人员和伤员立即出发去天府,安排成义、强子、曹羽、隋涛四个排随自己护送以彭雪飞的机枪连为主的一百名新四军战斗人员去苏南。成义要小峰的六个排每班留下一半掷弹筒和一些实弹匣。这样东北方向一路的四个排携有原来的24个加上18个共有42具掷弹筒,重机枪每排3挺共12挺,轻机枪每排9挺共36挺。彭雪飞的机枪连还剩下一挺重机枪、9挺轻机枪、6具掷弹筒、一支冲锋枪和一些步枪。

小峰率队出发时,占彪嘱咐说:“你们要保护好这些兄弟,不得有闪失。”然后又指下女兵们:“必要时还要背着她们撤。”小峰和刘阳们纷纷立正。小宝在旁也嘱咐占彪:“彪哥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啊,小心前面有伏兵,不行就从太湖走吧。”说着向正东一指,占彪心头一亮点点头。

去天府这路部队出发后,占彪立即在路口旁的山梁上布置好了阵地,要多顶住追兵些时间足够小峰他们走远。占彪要彭雪飞的机枪连这段时间全体休息,彭雪飞放心地领着一百多名新四军战士藏在山后个个纳头就睡,他们大都七、八天没睡个好觉了。对占彪的信任使他们即使枪声大作都不会醒过来的,连谭营长都倒身便睡。

追兵转眼拥了过来,但不得不停步在抗日班的轻重机枪加掷弹筒的凶猛火力圈外。占彪的火力圈设定在山前450到500米的50米环形地带,即使没有人进入也向这个范围射击和轰炸照打不误,谁要想踏进火力圈只能是自找苦吃。而国军没有曲射武器,向山上用步枪和机枪远距离射击几乎没有什么威胁。

追上来的国军越聚越多,官衔一个比一个大,从营长到团长又来了师长,谁也不敢轻易下令让自己的部下踏入硝烟滚滚的无情火力圈白白送死。让国军官兵称奇的是对方的火力稍扬一点,就会击在不到百米的国军集结群中,但对方宁可浪费弹药也没有延伸火力。

四十师是第三战区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其师长接近火力圈观察了一会说:“妈的,这个钢班比鬼子的火力都凶,让他们猖狂一会儿,看他们还有多少弹药填坑。”而山上好像听到了师长这句话,突然不打了。不待师长下令,一个团长忙组织部下向前冲。但部队运动到火力圈前,山上又打了过来,部队急忙后撤山上又不打了。有个勇敢的上士趁间歇领着几个士兵突进了火力圈,又是卧倒又是翻滚应用着眼花缭乱的战术动作,但山上根本没理会他们。这个上士领那几名士兵“操练”了一会也觉无趣,再往上去无疑是以卵击石,无奈只好向回运动,而山上却停止火力,让他们好整以暇地返了回去。如是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国军也没有前进一步,师长只好静待两翼的部队围上来。

又过了快半个小时,侧面终于有国军其它部队的动静了,对方却收兵向东北方向撤退了。国军三个团围追过去,没想到新四军一改这几天的迟缓笨拙,变得非常机动灵活,在前面若隐若现地跑得非常快。

顾祝同和上官云相得知这股新四军向郎溪一带逃窜不禁大喜。因为在郎溪他还驻有两个团的兵力,上官云相马上电令这五个团前堵后追,务必把这股叛军歼灭,达到全歼新四军军部的目的,好向蒋委员长请功。不过只是头疼那个抗命的抗日班在里面打横,他们超强的战斗力和狡猾的战术让上官云相又恨又惜。

果然传来了抗日班狡猾的动向,他们在向东北撤退的途中改向正东而去,进入了日军占领区。电报上说新四军残部好像进入了一个叫龙宝泉的镇子休整,请示是否继续围歼。

指挥所里上官云相和顾祝同马上扑向挂在墙上的地图,看了一番后俩人决定实施最后一击,好在这个龙宝泉还处在沦陷区的边缘,打完就撤回来,别打破了和日军平衡相持的局面。他们太想有个全歼新四军军部的完美结局了,但他们哪里知道,这是占彪为他们设计的一个圈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