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五卷 铁血男儿是这样练成的 061 猎人计划(十)

zhurui1963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440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小老虎也有些吃惊。

说实话,他只所以要退出仓都地区,有与武副司令赌气的成分,也确实想练兵。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不让中国特工逼他应战的计划实现。

然而,现在他想摆脱也不可能了。

中国特工以前所未有的大动作,在逼他上位。

而且,一下子把他在仓都地区的根本——黄明山带的特工逼入了绝境。他想不上位都不可能了。那可是他最后一点经过战争锤炼的特工血本。


阮司令一接到总部命令返回仓都战区的命令,就知道仓都吃紧了。

他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开始了工作。

他首先命令小老虎和阮上校立刻回仓都与中国特工战斗!

另一方面立刻与参谋长通了话,命令他不惜一切代价,支持小老虎的战斗!


参谋长立刻剥夺了驻军司令的指挥权,自己亲自兼任。而把驻军司令交给了武副司令,让他用这个倒霉的家伙慢慢地发泄心中的怒气。

另一方面,立刻开始命令驻军立刻开始架设浮桥。

同时调集了所有冲锋舟,开始渡军队过河为黄明山提供支援。


阮上校是一个很直接的人,从仓都退出,等同于他们阮家承认了在仓都地区的失败。

他几乎与小老虎两个反目成仇。

小老虎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他父亲阮司令那里,他父亲亲自给了他电话,并再次告诫他:“你一切听从小老虎的,他是一个忠诚的,纯粹的共和国军人。”

他才勉强跟着小老虎走了。

现在得到了小老虎的命令,让他带一个分队立刻过河的命令。

他便亲自驾上了车,旋风般地向仓都扑来。


没有人愿意,也没有敢于挡阮上校的道。

他一到便控制了渡河工具,抢先渡过河。

已经是血色的黄昏了。

他丝毫没停留,集合了渡过河的军队。

一面与黄明山联系,一面逐步抢占岸边的制高点。

在黑夜来临前,他成功地与黄明山的部队汇合了。


而这一夜,似乎特别的安静。

仿佛是中国军队在等待小老虎拉开架势和自己好好干似的。


这让小老虎心中忐忑不安,一方面他希望中国特工的进攻慢一点,自己能够布置好一切和他们干;另一方面,他见到中国特工停止了攻击,仿佛专门等他一样,又觉得自己仿佛正在钻入中国特工的圈套似的,让他很不安。

他想不透中国人究竟有什么计谋,他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开始布置自己的力量。

现在他不得不把自己的特工部队使用上了。

他决定自己亲自掌握这支军队,边与中国军队开战,边锻炼这支队伍。


双方这个夜晚既然都偃旗息鼓,我们终于有时间来看看另外两个人。

佘西和何小兵。

前面已经交待了,在战斗进行当中,两人就负了伤,虽然都还不至于致命,但是这一跳进湍急的仓都河中,情况就又发生了一次转变。

夜晚冰冷而湍急的河水,疯狂地四撕扯着他们,把他们狠狠地往下游冲去。


很快,佘西就进入了一种昏迷状态。

他还真不是骗何小兵的,他的胸口上也有伤。

奔跑的折腾本就耗尽了他的体力,这样冲进河流里。

他只想着,绝不被越军俘虏,还有就是让自己的战友何小兵能够活出去。

他自己究竟会怎么样,已经不能由他自己来把握。

他在河里只挣扎了两下,就只剩下力气,紧紧抱着木棍,任凭河水修理了。


何小兵比佘西的情况实在也好不到那里去。

不过他的水性比和佘西要好。

或者说,他的水性是在野外做放牛娃儿自己弄出来的,是野路子,从小便对这野性子的河流熟悉。

而佘西的水性是在城里的游泳池里训练出来的,要真说技术真不比何小兵差,或者说动作还优美得多。但是,对这样的野外河流,训练时,他就从没干赢过何小兵。

何小兵一下到水里,就试图找到佘西,他知道,在这样的河流里,他应该和佘西在一切。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夜晚和不断打起了水浪,让他什么也看不清。

而且渐渐地他自己也感到力不从心了。

是的,他同样有伤,他同样没有多大力气了。

他不得不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忍受着刺骨的寒冷和烦人的伤口疼痛,同样紧抱着木棍,顺水逐流。

不过他还能控制着自己,尽量保持着自己的清醒。


这是一条穿越丛林的河流,一路下去,水流湍急,河道弯曲纵横,并且河道上还有很多从丛林落下的树子,实在是路途凶险。

何小兵第一下,正好遇上了月光从树缝透进来,照出了倒在河道上的树木的身影。

他得以提前一下子潜入水中躲过了一劫。

而佘西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看到树木时,他甚至连躲避的力气也没有了,同时,他也真不敢做出一次躲避,他不知道潜入水里,他还有力气出来没有。

不过,这一切都是一闪念,他做出了一重大的决策。

猛地双手一按树子,鼓足了全身的最后一点力量,进行了悲壮的一串。

河水奔腾的巨大力量,让他的双手在按在树上的一瞬间,腕骨尽折,他的身子却因为意志中保持的那一点点向上的力,腾了起来,重重地撞击在树干上。

树枝刺入了他的肌肤,把他挂在了树上。

而他的人因为巨大的撞击力作用,吐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佘西再冒出来,就开始寻找出路了。

他明白,在这样的河里这样的夜晚,首先蒙求自救,才可能想到办法去寻找佘西。

所以,他开始鼓足力气,寻找河湾。

他必须在河湾改变方向,冲上岸去。

当然这样的事情是说起来想起来都容易,做起来是有难度的。

第一个有月光的河湾,一个大浪打来,让他的努力成为了泡影。

但在被河水打入水底时,他出到了礁石。

一个小时候的故事,一下子闪入了他的脑海里。

那甚至是一闪念,他根本无暇去细想。

因为他觉得自己身上的热量在一点点地丧失,体力仿佛在通过某种方式,一直在向体外溜走。

他只能保持住那个闪念,尽量让自己的身心都处于休息状态,只有一双眼睛感受着月光。

终于月光再一次出现了,又一个河湾出现了。


那个念头一下子再次涌上来。

那是八岁那年,他跟着人去河里捞鱼。

只顾了捞鱼,他一下子撞入了家乡那条江的河道主流。

顿时被水冲了下去。

他心中一慌,连那沉重的为防止笆篓在水中泡起来,而加在笆篓里的石头也没有摔掉。

因此,他被拖入了水里,直沉到水底。

在水底,他一片慌乱也没有把笆篓扔掉,只能慌张地走。

那水底却没了流水的冲力,竟被他在水底走上了岸。


所以,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深吸一口气,扔掉了奈以保命的木棍,一下子向水底沉去。

这不是他家乡的大江,他沉下去,才发现,水底不断有暗流撕扯着他。

他没有退路,只能一门心思沉下去。

直到踩到了河底。

但是还是有暗流在扯他。

他一个趔趄接一个趔趄,人已经被扯得心慌起来了。

他动了蛮劲,只一把抓住了一个石头,稳了下来。

抓住石头,就象抓住救命稻草。

他抓住不放,直到挪动步子把石头抱了起来。

他稳住了,抱着石头,他稳稳地迈出了一步,两步,三步.....


太阳把佘西晒醒了。

太阳也把何小兵晒醒了。

只不过,他们俩没有在一起。

他们一个还挂在河里的树子上,一个摆在离他大约有二十里以上的岸上。


佘西连活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一双脚还浸泡在水里,他也没有力气挂到树子上来。

何小兵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走上岸来的了。

这会儿醒过来,他有些迷茫,好半天,才回到了现实,慢慢地抓着岩石立起了身来。

他几乎是赤裸着身子,身上既没有武器,也没有了食品。

饥饿成了第一个重要的感觉。

不过对于一个老虎大队的队员来说,在野外找到食物,那是必须的训练项目。

所以,很快他就找到了野菜。

暂时解决了饥饿,他有开始找干树棍来叉鱼。

虽然因为体力的问题,又多费了一些周折,但是,对于都练过暗器手劲和准劲的老虎大队的人来说。还是有了收获,只是累出了一身汗水而已。

钻木取出火来,点燃了一堆篝火。

甚至还在岸边找到了一种带盐性的植物,擂成浆抹在鱼身上。

他甚至还想上山再去找些作料。

但是想到还要找佘西,他放弃了。

把鱼烤好了。

先自己补充了营养。

又叉了一串鱼,烤好。

挂在身上,饱喝了一肚子河水。

躺着等力气上了身。

看看太阳已经怕上了正中的天空,这才一步步地朝上游走去。

他知道,在上游找到佘西,那么他活下来,甚至比自己活得好的可能就很大了。


他一路上都是丛林山岭,路很难走,或者说没有路。

他又必须沿着河岸走。

虽然对于这样的路,在何小兵眼里并不算什么。

只是行动起来,还是非常费事。

直走到太阳偏西了,他还是一无所获。


何小兵不愿意去多想,他只是向前走。

太阳在他的眼前在一点点地变黄。


而这个时候,因为饥饿,暴晒,水蒸汽的笼罩,伤口的的发炎。

佘西已经处于了昏迷的状态。


当只剩下最后一缕夕阳时,何小兵发现了佘西。

是的,他发现了佘西。

或者说他认定那个挂在树干上的人是佘西。

他边跑边大声地叫着佘西。

但是,佘西已经没力气答应他,或者没有被叫醒。


何小兵放下挂在脖子上的烤鱼。

沿着树杆爬过去。

抱起佘西,他不敢去探他的鼻孔,他怕得到的是没有气息。

他只是把他取下来。

终于在他被从树枝上取下来时,他发出了一声呻吟。

一下子喜欢得何小兵差一点落入水里。


当他终于把佘西扛上岸来后,他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

但他还是大声地吆喝了一声。

这才点燃篝火,摔打石头来烧起热水。

为佘西洗伤口。

他这才发现,佘西遍身都是伤口。

老伤口开始腐烂,就是新被树枝挂穿的伤也开始变质了。

他一直在发高烧,而且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最恼火的是,他没有药。

他只能不断地用温热水为他降温。


忙碌了一阵,他知道这不是办法。

于是决定连夜向回走。

他用树藤把他捆在了自己的身上。

用树枝作火把,开始行动。

他先是爬上了山。

这样一方面可以避免被越军发现,另一方面也能够更容易找到人家。

他知道越南的山民有草药,他决定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要出来。


所谓工夫不负有心人,他是在半夜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也走不动了,而是在一条是是而非的猎人小路上走不动了,又在爬。爬得自己都迷糊了。

这时,一条狗,一条半夜撵山的狗出现了。


何小兵擂了擂自己的眼睛,他有些不相信。

直到看尾巴确实不是兔子也不是狼。

他才来了精神。

有狗就有人家!

有人家,他就认为自己有办法!


是的,有一户人家。

这是一副单家独户的人家。

已经睡入了梦乡。


而这条狗一回到家,就变得凶悍起来。

他疯狂吠叫着。

提醒着主人,对何小兵他们表示着威胁。而夜半的狗叫声是那样的应声,仿佛整个山沟都在回荡。

但是,主人却只是骂了一句。

又响起了鼾声。

是的,很大的鼾声。

这鼾声似乎在告诉何小兵,这是一个不在乎任何进入他这个山沟的生物的家伙。

这当然让何小兵要小心了。

他不在乎害怕的人,也不在乎凶狠扑过来的人。

那么这样的人该怎样对付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