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读《过秦论》

遥知长沙当年,面对已经开始繁荣的大汉皇朝,而这个皇朝依然故我坚守着开国之初的清静无为的格局,使得笃信儒家的他心里十分难过。于是,他要用儒家的观点,对汉朝的前朝秦来一番点评,想因此激起汉文帝改变国策,立儒家学说为国学,废除无为的黄老哲学。

一篇《过秦论》分上中下三段,分别从不同的角度来对汉朝的现实进行讽喻。对于《过秦论》赋体的特点,千人已经备述,不再多言。

在上段,长沙的文章是一波三折。在气势如虹的语言中,将秦国的发家史简要地叙述一遍。其目的是要汉文帝知道,坚守一个值得坚守的国策是一个皇朝存在和发展的根本。秦国的十来代君主并非个个贤明,而是他们有一个共同遵循的好的国策。在这样的国策下,才有商君辅佐的可能。君主是用人才的人而可以自己不是人才。儒家的君臣理论在此粗见端倪。

接下来,因为历代君主坚守国策,这才有了“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收要害之郡……”成果。也才有了山东诸国梦想依靠离心离德的所谓合纵来达成声势的强盛以威吓秦国。结果,约散兵北,为天下笑。长沙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不能指望和什么势力结成联盟也威吓你的对手,而是要坚持自我发展为主,联盟也仅仅是为我所用,不能因此约束我自己的发展。这样的观点在中国目前的世界格局的处境当中也很有启迪的。

接下来,长沙将秦国的强大以至于轻取天下推向极致。然而,长沙深知,极致了不回头,百尺高杆不更上一层,那就意味着灭亡。没有新起点的终点那就是真的终点了。于是,在宏大的声势中,秦人其实埋下了将来被族灭的种子。汉皇朝也即将走向全盛,在汉文帝的耳朵里也充满了各种恢复秦朝典制的声音。这个时候,长沙认识到,不赶紧用儒家的经典区占据汉朝的思想领域,那汉朝可能会遭遇秦朝一样的命运。儒家的水与舟的道理是长沙十分熟稔和坚信的原则。于是,第一个分论点,也是统御全文的主要论点得出来了,他认为秦国的失败和六国的败于秦国是因为: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仁义礼智信乃是儒家的精华要义,是儒家的核心价值观。于是,到这里,长沙的儒家价值观已经充分地展示出来了。

然而,长沙展示和以为要成为汉皇朝镇国思想利器的儒家其实并非完全就是孔孟的儒家,而是有变化的儒家,是新儒家。在接下来的两段里,中段是写汉皇朝应该发展农耕。这点和孟老夫子的“五亩之宅、百亩之田”的理论是很吻合但是却站得更高,是站在政治的高度而非一个诸侯国的高度来论及农业、农村和农民这三农问题的。长沙要求汉皇不仅仅在纸面上尊农,而是要在经济上抑商尊农。压抑商人尊贵农人其实这里的农人是指自耕农甚至是地主的,而不是我们现在说的农民阶级。在这一段里,长沙的思想就暗含法家的原则在内了。是儒法合一的新儒家。其实,这个新儒家也并非是长沙的新创,在荀况那里其实已经开始萌芽了,而长沙可以算是接过其衣钵的一个代表人物吧。

在接下来的《过秦论》下,长沙更加具体地将他理解的新儒家的施政纲要分解给汉文帝听。不再多说。

纵观《过秦论》全文,有两个惊人之点,一是上篇的“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句话彻底表明了长沙的观点。第二是下篇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将汉文帝置于了被火烤的位置。你要是不听信我的道理,将来是会后悔的,甚至后悔也来不及了。

然而,文章虽然写得好,可惜的是皇帝也听进去了,长沙却还是犯了一个错。那就是这样大的改革岂是皇帝一言可以乾纲独断的。就是皇帝本人,他也是仅仅听进去了,而没有十足的决心和气魄来实施改革。因为,文帝的时代还不是后来的董仲舒遇见的武帝的时代。那个时候的汉朝,外有匈奴,内有骄焊的诸侯王割据称雄。汉朝的元气也仅仅是刚刚复苏。汉文帝就是想启用儒家也是不可能立刻办到的啊。所谓明君,就是顺应天时、地利和人和的好君主。汉文帝是这样的好君主,但是长沙却命运多戕,没有赶上后来董仲舒的时代。于是,后来文帝又有宣室召见的待遇,却都只问鬼神不再问苍生了。是汉文帝不关心苍生吗?非也,汉文帝宣室召见是示恩天下儒子,要他们觉得皇帝是会重用他们的,而只问鬼神,就是给天下儒子一个启发,阴阳鬼怪,不是你们的夫子说“子不语乱离怪神”就不能说了的。阴阳五行加上一定的黄老无为,再加上法家的严峻,这些东西和儒家的好说辞搅到一锅,这才可以煮出天下的美味来。可惜,长沙不明白这点。后人董仲舒明白了,于是董仲舒成了汉代的孔子,而长沙就没有这个机会。

笃信儒家也知道一点变革的长沙毕竟还是太迂腐了,也没有赶上好运气。所以,三十三岁便一命呜呼,常常使得我们这些后来者扼腕长叹。读《过秦论》而潸然泪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