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海珠桥跳桥人数增多 治安员大叹无奈(图)

lycowboy 收藏 1 6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核心提示:5月11日,海珠桥上再发“跳桥秀”,这已是5月份的第四起、自4月份以来的第10起、自3月份以来的第14起。治安员24小时三班倒守在桥上,但还是有人爬了上去。








昨日上午8时50分,一名浙江籍男子因讨要货款未果,爬上海珠桥作势跳下,后被警方劝下。就在该男子被劝下来之际,5月8日清晨曾爬桥的残疾男子郑某又来到海珠桥,称又受委屈要爬桥,后被记者劝住。新快报记者陈昆仑/摄


新快报5月12日报道 昨日上午8时50分,有人向本报报料称,又有人在海珠桥上演跳桥秀!


昨日上午9时许记者赶到海珠桥,公安、消防、救护车“一如既往”地在桥上待命,交警“照例”封锁了桥两端。站在桥梁上的男子似乎跟消防员“捉迷藏”,当4名消防员把气垫扛到其下方时,他却走向另一边,如此来回三四次。


据一旁守桥的治安员介绍,上午8时50分该男子从海珠桥西北端的斜梁爬上桥。记者看到,这个斜梁离最近的守桥治安岗近20米远,“我们发现后马上跑过去,他已经爬了3米高,我们不敢强行把他拽下来。”一名治安员说,人民街派出所所长接到报警后带人赶来对该男子进行劝说。


上午9时50分,经过一个小时的劝说,该男子通过云梯回到桥面。该男子自称姓叶,浙江人,与老婆在广州打工几年攒了几万元,准备开一间2元购物店,与一家投资公司姓邬的工作人员联系上并支付了19800元货款,但货物却一直没来,他爬上海珠桥是希望有关部门帮他追回货款。


在警方劝说过程中,一名中年女子始终站在桥上观看。据守桥治安员介绍,该女子是叶某的妻子,从叶某爬桥时就一直站在海珠桥上。


海珠桥边少女跳江


江水湍急守桥保安相救无果


前日上午11时许,在海珠桥东南端下方的滨江路河堤上,一名年约18岁的少女翻过栏杆纵身跳进珠江,守桥的治安员刘先生见状立即跳进江里施救,但由于时值珠江涨潮、河水汹涌,这名少女迅速被河水吞噬,至今仍没有消息。


前日上午10时45分,一名少女从海珠桥东南端往北走,还没走到桥中间就折了回来。守桥的治安员刘先生看到后,走过去看了一下。“她烫卷发,身穿黑色短袖衫和牛仔长裤,脚穿一双大拖鞋,十七八岁,神情很憔悴。”刘先生说,他本想询问,但少女一直在打电话,他只好回岗亭。


约10分钟后,少女走到滨江路河堤,坐在一张石凳上,一直把玩手机。“她一直在打电话,但情绪越来越激动,后来还不小心摔了一跤,我正想走下去问问她怎么回事,她竟然翻过栏杆跳江了!”刘先生回忆说,当时他来不及多想,马上跑到河堤边,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跳了下去。他尝试游近这名少女,两人最近的距离只有一米,但少女很快就被迅猛的江水冲开了。


“当时江水正在涨潮,非常湍急,我在水里还看了她一眼,但当我再浮出水面时,已经找不到她了。”刘先生惋惜地说,最后他抓住岸边的石头,才没有被江水冲走。


水警赶到现场,把刘先生救到船上后,扩大面积搜寻少女,但不幸的是,至今仍无这名少女的消息。


目前,已经有网友把海珠桥戏称为“戏台”。越秀区和海珠区有关部门合作采取多项措施,把海珠桥划为四块,南边由海珠区滨江派出所和海幢派出所分别设置治安岗管理,北边由越秀区人民街派出所设置两个治安岗管理,但即使这样,几天来海珠桥还是连续发生多起爬桥作秀事件。记者专门采访了守桥治安员,请他们谈谈工作情况和对于频出不断的跳桥秀的看法。


只能劝 不能拉


百余米长的海珠桥上有4个治安岗,看似很严密,但实际上,治安员对爬桥者的影响非常有限。据介绍,当发现有异常人士后,治安员可以上前盘问,劝其离开海珠桥,但对于爬桥的人,只能劝,不能拉,更不能用钩子把他们钩下来。


昨天上午,爬桥的叶某刚上桥就被治安员发现了,但由于爬桥位置离最近的治安员有近20米远,当治安员跑过去时,叶某已经爬到第三个灯位了,高度离人行道2米,离机动车道3米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治安员强行把叶某拉下来,万一造成叶某受伤,谁来负这个责任呢?


之前有媒体报道,治安岗里放着一把钩子,治安员可以在爬桥者上爬时,用钩子将其钩下来,但实际上所有的治安员都不敢用钩子。“连拉都不敢拉,怎么还敢钩呢?”一名治安员说。


被误解 压力大


治安员24小时三班倒守在桥上,但还是有人爬了上去。


“就是因为频繁出现跳桥秀,我们才被派来守海珠桥,但还是有人爬了上去。”一名治安员无奈地说,“领导会认为,我派了人过去守,怎么还给人爬上去呢?一级一级责备下来,最后受罚的还是我们。”


对于日夜看守海珠桥的治安员来说,更重要的并不是领导的责备,而是市民的误解,因为自从他们把治安岗搬到桥上后,每次发生跳桥秀时都会有市民指责他们:“你们不是一天到晚守在这里吗,怎么还给人爬上去呢?”


对此许多治安员觉得非常委屈,这使得他们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我们有苦说不出,实际上我们也尽力了,但他们(爬桥者)非要爬上去,我们也无可奈何,我们都是凭良心做事,如果我觉得承受不了这种压力,那我只好辞职。”一名治安员说。


天气热 条件差


随着夏天的到来,天气日渐炎热,守桥的治安员只有一把太阳伞遮日。记者了解到,在海珠桥北面守桥的治安员都是40岁以上的本地下岗职工,这对于他们的体能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


治安员郭叔原本在海珠广场值班,被调到海珠桥东北端值班才六天,但手臂已经晒成两种颜色了:前臂没有衣服遮盖的地方被晒得黑红色,而有衣服遮住的皮肤则比较白。郭叔特意买了一瓶4.5升装的矿泉水,每天装满凉茶带到桥上喝。“我每天都会全部喝完,要不早就中暑了。”郭叔说。


更多的治安员担心,现在夏天才刚刚开始,再过两个月阳光更猛时,他们的身体如何承受得了。


记者手记


该如何关注带冤爬桥的人


昨日海珠桥上的跳桥秀,已是5月份的第四起、自4月份以来的第10起、自3月份以来的第14起。同样的桥,同样的屈臂云梯车,同样的消防员和民警,所不同的是每一次坐在桥梁上的人。


许多次,记者赶到海珠桥时,见到的是海珠桥两端的车流和人流堵塞,有的人因为赶着去上班而急得直跳脚,恨不得把桥上的“受苦人”(大多作势跳桥的人都称有苦要诉)拖下来。而这些受跳桥秀影响的人们,在此时不也是“受苦人”吗?


对于越来越频繁的跳桥秀,有人把它的原因归结于媒体的过分报道。昨日就有一位老伯指着现场记者说:“就是你们记者每次都报道,搞得越来越多的人跑来海珠桥,市里的、省内的、现在连外省的人都来爬海珠桥了。”


听了老伯的话,记者不禁一阵心酸。实际上,早在几年前,有跳楼秀者点名要某媒体的记者到场时,媒体工作者就已经开始思考:如果媒体不介入报道,是否这类“绑架”公共秩序的事件就会少发生呢?但同时更害怕另一种情况发生——桥上的人万一真的一跃而下呢?这,更不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结局。


根据记者了解,爬桥的人,多是因为有冤屈得不到申诉,或者申诉过程碰壁,于是采用这种方式来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所以,目前急需完善的是这些人申冤的途径,当他们的冤屈得到化解时,谁还愿意冒险爬桥呢?毕竟“生命诚可贵”!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