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明有其长处,也有其短处,而最大的短处大概就是唯我独尊的倾向,缺少一点中国人“和谐中道”的理念,一些西方人真以为人类历史将终止于西方模式,西方将绝对主导世界的未来。其实,任何一种宗教、理论或者意识形态,包括民主模式和市场制度,一旦被推向唯一和极端,就成了原教旨主义,其信徒也会丧失理性,结局自然不佳,甚至一败涂地,今天伊拉克战争的困境、“颜色革命”的失败和金融海啸的深层次原因都在于此。世界历史发展怎么可能会终于西方模式?发展中国家照搬西方模式几乎是照搬一个,失败一个,世界不同民族探索发展道路的努力正方兴未艾,人类对世界政治未来的探索和认识还远远没有穷尽,西方自己的体制改革也任重道远,否则怎会有今天冰岛的破产和美国堪称世界第一的金融腐败以及如此严重的经济危机?


西方有识之士对这些问题也进行着深刻的反思,如英国前文化大臣克里·史密斯和作家理查德·科克就撰文《西方文明面临严酷的选择》,指出:“西方文明已经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沿着一条路走下去,是愤世嫉俗、侵略、冷漠、新保守主义和极端的自由主义。另一条路是……建设一个个人通过自我完善、孜孜以求、乐观向上、理性、同情心、平等和相互认同而凝聚在一起的社会”。后面这个选择与中国人主张的“和谐中道”理念不谋而合。如果西方主要国家都能这样反思,人类前途就会比较光明,否则世界不同文明冲突恐怕只会愈演愈烈,对此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以和谐终结霸道是历史大势,但和谐必须以实力为后盾。


中国人“和谐中道”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儒家文明之前的《周易》,一般认为,“和谐”概念由“中道”衍生而来。“和谐中道”不是消极的妥协,而是有原则地“求大同、存小异”,达到“君子和而不同”的境界。这种理念使中国避免了欧洲上千年的连绵不断的宗教战争,这些战争曾几乎把西方文明毁于一旦。回头看中国过去30年的相对成功,其最大特征也是不偏激,不走极端,而是走一条比较理性和稳健的中间道路,中国也因此而迅速崛起。


崛起当然也产生了新矛盾和问题,这些矛盾和问题再多,大多数中国人认为还是应该用“和谐中道”来解决。这就像开门一样,门可以推开,也可以拉开。西方文化习惯了“推”,强调不同利益的差异和对抗,喜欢斗争哲学;而中国文化更习惯“拉”,强调不同利益的共生和融合,主张和谐哲学,最后就是看解决问题的实际效果。西方模式在非西方文化国家的成功率极低,那一套斗争哲学把多少国家搞得四分五裂,所以中国将继续走自己的路,也会借鉴别人一切好做法。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全球治理的难题日益增多,从反恐到全球变暖,从环境治理到消除贫困、从防止流行性疾病到国际金融体制改革等,唯有世界各国以和为贵,通力合作,取长补短,才能应对这些挑战。柏林墙虽然倒了,但世界穷国富国之间的墙、强国弱国之间的墙、不同宗教之间的墙、不同文明之间的墙却越来越高了,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西方民主与市场原教旨主义思潮造成的,但是随着伊拉克战争困境和美国经济危机的深化,人们也日益了解了这种原教旨主义的不智。中国人今天要做的就是通过“和谐中道”、“和而不同”的理念去影响这个世界,揭示“唯我独尊”思维可能会给人类带来的灾难,点破意识形态偏执狂的愚昧,并努力拆除当今世界上的各种隔阂之墙,从而为中国和世界赢得更多、更持久的公正、繁荣与和平。(作者是瑞士日内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