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闲聊人的一生(二)


闲聊人的一生(二)

马克思主义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此乃从整体上讲,有什么社会存在就会有什么思想意识相对应。但从个体上讲,并非经济基础、社会存在一改变,意识形态就都能跟上。个体总有导前与滞后之别。特别是在人生观确定之后,有时改变是很吃力的。我总结自己的一生,意识多为滞后。

我的一生,相对来讲,是较坎坷的一生。自幼失父,母亲带着不足十岁的我弟兄俩人,艰难的度日。孤儿寡母,受人欺辱。食不饱人,衣不遮体。母亲为了我俩的生存,苦了一辈子。父亲留下的几亩地,成为我们生存的命根子。无它,我们就活不下去。给我这幼小的心灵,种下这样的印象:此物永不可失,长大要多挣钱买几亩地。这就决定着我封建意识的产生。妈妈为了这三张嘴,没黑没白的在这几亩地上拼命。我的父亲是一位较聪明的人。虽然只读了二、三年书,却写得一笔漂亮的字。贴在窗子两边的对联:‘知足常乐、能忍自安’;‘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对联里,我们可以看到我父的人生哲学),和雕刻在算盘上的名字,让我羡慕不已,记忆犹新。算盘打得流利。他在大水泊天增祥商号学徒时,才能被老板发现,破格提升为‘账先生’。此举,奠定了他依靠此商号发财致富的思想,也奠定了为商号的发展而拚命的思想基础。他将薪水全部入了股。1930年揹着布到林村一带销售。返回时,遇到几天连阴大雨,连累带饿患上了感冒一病不起,后又转成‘水鼓病’,1932年逝世,享年38岁。他的死,后来给家庭带来了极大的灾难。1936年,新老板突然通知我家,说我父生前曾借商号的债200多元要求偿还。岂有此理,谁都明白这是伪造。村人都支持‘不承认’,他们就告上了法庭。一个妇道人家,在旧社会怎能打这场官司?他们大概就是利用了这一弱点。经研究,一位堂兄担当起此任务代打。过了两堂,这时的法官还不错,虽然收了老板的钱,还是判为‘证据不足’搁置起来,不了了之。可到了1937年,丛氏商家政府上台,问题严重起来了。凡是涉及商家的案子,一律商家胜诉,不服就动刑。可见,权利是多么的重要呀。官司当然不能打了。又无钱,只好以四亩好地抵债。这种釜底抽薪的事实,等于断绝了我们的生活后路,将我家逼到绝路的边沿。妈妈为此不知流下了多少心酸的眼泪。晚上总是哭哭啼啼难以入睡,就这样天天折磨着她。人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这是后事。此语固然有些因果报应的色彩,但却有一定道理。如同小偷,偷盗不一定每次都被捉获,常偷就难免被捉了。童心终究是童心,这种社会存在,反映到我的心里,就产生了“我要挣钱”的念头。事务总有它的两面性,现在想起来,坏事在一定条件下,并非完全无益。此事就增强了我的孝心。在后来的土改工作中,农民对土地的依赖程度,我理解的就比较深。青年网友无此经历,对于类似的这些事,也就不易理解。但在堂兄们的支援下也混了下去,渡过难关。现实生活,强化了我‘人生的核心任务就是捞钱吃饭’这种童心观念。后来也对“法律是阶级统治工具”,有了深化理解。

1938年,我11岁,在堂兄们的鼓动下,我跟他们到大连去谋生了。文林兄在大连沙河口,开了一座作坊‘福田商会’做酱油,认识人多。给我找了一个<山下商店>当童工。商店坐落在大连沙河口黄金町99番地,是一个日本女人开的。她老公在沈阳做工。男孩在外读书我未见过。两个女孩七、八岁。另雇有两名店员。我的任务是打扫卫生、擦洗柜台、烧洗澡水、学做米饭、和汤、折包装箱等等。老板很好,挺鬼。在我清扫柜台时‘常常发现一些硬币在地上,我捡起来放在柜台角落,老板就收拾起来。干了一段时间后,老板对我特别好。我头上长了癬,她给我治好。将她儿子的旧衣服,改了改给我穿,有时还买件新的,将我打扮成日本男孩模样。让我搬到楼上同他们住在一起。到‘星四浦’(现在的腥海公园)过樱花节也把我带上,礼物同她孩子相同。一次我做饭不慎,差一点让成火灾,她只‘八嘎’、‘八嘎’的骂了我几句了事。后来我的主要任务改成,送她两个女儿上“大正小学”。女孩将我当成哥哥了,吃另嘴,也给我一点。小的很调皮,走一段路就不走了,要我揹着她,一会儿又下来走。我几乎成了他家的成员。农历八月,我收到妈妈的来信,说村中办起学校来了,想唸书就回来。渴望读书的我,当然呆不住了,就向老板辞职,老板不肯。她找文林兄说:如嫌工资少,可从4元(老头票子)提到6元或8元。兄说:不是,是回家读书。她说:那在这里,同孩子一起上“大正小学”不好吗?接送孩子更方便。现在想来,她的挽留也许是另有意图。林兄告诉我,地上的硬币,是老板故意放的。哦!是在考验我哟!

我在咱们论坛上,曾经读过一位强烈反日爱国志士的帖子。对日本的行为,揭批得有理有力,是篇好文章。但却有一点不正确。他认定,日本人民也支持侵略。因此,对他们就要见一个宰一个,见一对杀一双。当然,不敢说一个主张侵略的没有,但决非一切人。抗战时就有‘反战同盟’嘛。毛主席主张区别对待。要将统治者同人民区别开来;要将制定政策者同执行者区别开来,非常明智。1945年,抡东北的时候,由于国民党的封锁我未能过去。如果我过去了,遇到老板我一定保护她,只要她没有恶迹。

哎!人的一生,道路是那么曲折。如果当时我留在那里,我现的处境该是如何?天知道。人一生的结局,个人意志固然起着主导作用。但客观环境的左右,也是极大的。偶然机会也是常有的。


现在的儿童是多么幸福哟,是社会的进步。有妇女儿童的保护法。母愛有着充分条件让孩子享受,这是大好事,我都有些嫉妒。但大好事的背后,也有某些隐患存在,人们的头脑应该清醒一些加以关注才是。一次我遇到这样一件事。一位母亲,在小卖部给孩子买了一只一元钱的冰糕,孩子拿过来,就给扔得很远。哭着闹着的吵道:“我不吃这臭东西”。妈妈急了“别哭,别哭。咱们买好的。五元钱的行吧?”;前几天,周刚同志讲了这么一件事。他同事的一个孩子,上高中。一天他爸爸不知讲了几句什么话,孩子从5楼跳了下来,五脏具裂,成为植物人。至今己付出住院费将近20万;据报导:四川某校一位同学,只因历来学业成绩名列前茅,到此校后名次下滑,伤害了自尊心,便坠自尽;因为向父母要钱得不到满足,便弑父杀母者不是也发生过?有多少孩子只要听了一点异耳之言,就离家出走,此类事不是很多吗。如此娇惯,是会发生不良影响的。我想,网友们所见所闻定也不少。令人多么痛心哟!这是为什么?它同社会存在有关系吗?现在社会上有这么一种论调:“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了,可不能让他再受苦”。母愛心情无可非议,值得敬佩。但任何事务都要有个‘度’,物极必反,真理垮过一步便成谬误。以孩子的意志为意志,不一定是好事。养成以自己的意志为意志的习惯,意志碰意志的矛盾就必然产生,这是一种倾向,会给社会带来麻烦。问题发生在孩子身上,根子却要认真找找。我想,家长、社会研究一下:‘什么才是对孩子真正的愛’,是十分必要的。古云:严师出高徒,是有局部真理的。为了满足孩子的愿望,有的,衣服要名牌,用具、礼物要高档,生日要气魄,用钱无限量,坐车要豪华,学校盼贵族。无疑会养成孩子们的享受、自尊、攀比的不良习惯。我们的媒体、文学作品中,这种倾向也不少见。报导、作品,是教育人的,将人们的思想向什么方向引导,应该关注。孩子被人们称为“小皇帝”,不无道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