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向“救命粮”要回扣的上级是啥单位?

2006年和2007年因渔业歉收,海南儋州民政部门给每艘渔船分别发放了400斤和350斤救济大米。而渔民实际指领取到200元现金,远不及750斤大米价。渔民怀疑居委会克扣救济粮,面对记者的调查,南港村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兼主任黄石奎说:向上级政府申请救济粮,但救济粮不是想申请就能得到的,要通过“活动”才行。“活动”是要花经费的,比如请人家吃饭、给辛苦费等,经费则从这里边(指救济粮)出,但在账面上为了把账做平,他们要签名注明领到这么多大米。(网易新闻)


谁都明白,人不吃饭就会饿死。而饿死是因为没有粮食吃。我国每次发生灾害,基层部门都要向上级申请“救命粮”来维持解决当地老百姓的吃饭问题。发生在海南儋州申请“救命粮”通过“活动”才能拿到,震惊的让人毛骨悚然,多少次的问自已:是真的还是假的?在这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今天,怎还允许有这等事情的发生?


全国人都知道,发放“救命粮”的单位应是民政部门。要是真正发生了灾难,为灾民发放“救命粮”是这个部门最基本的责任和义务,可为什么在儋州灾民不是想申请就能得到的呢?那这个民政部门的工作宗旨是什么呢?是在为谁服务呢?只有请客吃饭给辛苦费才为灾民发放本该他们得到得“救命粮”,这有是何道理?辽河鱼经过苦思冥想,这可能是该行业的一个潜规则?不吃饭不给辛苦费就不批“救命粮”,这样的官员的心怎能用一个“狠”字所能形容的。你们咋都成了车轴,不上油就不转。做好本职工作还要辛苦费,自已的工资福利是谁给你们的?不知道你们是咋张开的鳖嘴,你们难道一天不喝血食肉就浑身不舒服?难道这就是雁过拔毛?都变成裸体雁,还怎么活?


不知向“救命粮”要回扣是一种什么性质的行为?请我们那些无所不能的专家来分析一下,以明晰一下大家的眼目。


两年“救命粮”450斤大米,按每斤1.5元计算,应是1125元,可只到了灾民手中200元,那950元都变成了辛苦费和回扣了?这个发放“救命粮”的部门怎能是用一个“黑”字可控诉的?你们平时在老百姓不知情的情况下,吃点喝点贪点也就罢了,仁慈的乡民也是了解和理解的,可要抢他们的饭要他们的命,谁能不急眼?


真是:北有陈州放粮,包公铡亲侄;南有儋州放粮不顾百姓苦。


黄石奎还说:“反对我的领钱,不反对我的领米”。者简直就是南霸天的现代翻版,很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味道。


要回扣的人,一杯酒,换成粮食可能够灾民吃半年,一个菜,可能是灾民一年舍不得吃的猪肉钱;再跳跳“工作舞”,唱唱“工作歌”,洗洗“工作桑拿”,神仙的日子嘛,这样的日子要是不会过,他肯定是一个傻蛋加土鳖。大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大无畏的享乐主义精神。


每次回家,母亲都要唠叨:“现在的银行也真是的,家家想用点钱买种子化肥,可银行就是不借给你,那些年,谁家要是抓个小猪没钱,还要借你个几十,世道变了,这钱都借给那些好使的人了,能不能还上那就另说道了,人家给他们上炮(回扣),就愿意借,你买个种子化肥那有啥油水?办手续都嫌麻烦,就说没有钱,你有啥招?”每听到母亲那无奈的诉说,我都要沉默下来,低着头吸几口烟。


[欢迎浏览我的博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