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初恋让我从农村妹变成都市白领

与伟相恋是在八年前的冬季,那个冬天,出奇的寒冷,淡蓝的天空几乎每天都飘着若有似无的雪花。事后,我一直想,莫非老天也在预示我们的恋情就像这皑皑的白雪,晶莹剔透却了无印痕,终将化为茫茫凡尘间一段难以释怀的憾事。 那个时节,我刚从中学毕业,在那个小镇一间小小的百货店里站柜台,生活就这样每天千篇一律的过着,在学校时也许还有许多少女绮丽的梦想,有过很多七色斑斓的憧憬,但这一切都已经在无情的现实面前消失贻尽。走出校门后,因为家境的原因,我几乎连小镇最最差的企业都进不去。情急之下,我几乎动了去砖厂打工的念头。但是,恰好这间新开的百货店要找一位长相甜美又懂珠算的女孩做店员,我也幸运的有了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

那时候,伟刚大学毕业分配在小镇上的电管所工作,他长相很清俊,模样秀气,尤其是他的两只大眼睛,明澈如水,像包含了世间所有醉人的深情。伟总是有意无意的来店里买东西,每次还带来许多好看的书籍。一个静寂的夜晚,他邀请我前去市里看一场流行的武打电影,就在回来的路上,伟向我表露了心迹。原来,他来小镇的第一天起,就悄悄地喜欢上了我,少年的情怀就像秋风吹动的湖水,激起了许多欲诉还羞的心事。

初恋的滋味是芬芳而纯洁的,就像山谷里那一弦没有经过任何污染的山泉清冽、透明,又带着丝丝的甘甜。伟的家在市里,所以,他每个礼拜都要回去一次。那时候,刚参加工作的他工资特别低,可是,每次他都会给我带来各种美味的零食,让我尽情的一饱口福。尽管冬季里天寒地冻,寒风刺骨,隔几天,他总是骑着所里的摩托车悄悄带我到市里改善生活。一盘几元钱的刀削面,一碗热腾腾的元宵,廉价却无比美味。青春的笑容交织在这无暇的美好里,心与心的距离也幸福的紧贴在一起。

然而,幸福的时光却总是那么短暂,就在我们相恋两个月的时候,伟的妈妈找到了我,他的妈妈非常客气,她说伟是暂时来小镇锻炼的,不久就要调回市区。我们在一起时绝对没有结果的,因为,伟有着似锦的前程,而我与他非但门不当、户不对,还没有文凭、学历、工作,甚至还没有一个最基本的城市户口……

就在那一刻我的心被彻底击碎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爱情之外还有这么多的东西。四天后,我带着一双哭肿的眼睛离开了那个小镇,在异乡向隅而泣,如一只受伤的小兽独自吮舔着受伤的伤口。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伟实际上并没有放弃我,那几天疏于联系只是因为他一遍遍地奔波于市里,一遍遍天真地求着同学的父亲,想要为我找一份可以永远改变我身份的工作。

八年后当我重新又回到那个小镇时,此时的我已经成了一位优雅的城市丽人,我工作于一个人人羡慕的行业,有了曾梦寐以求的大学文凭,有了那个所谓的城市户口,有着不菲的收入,穿着精致的套装。只是外表美丽却忧伤,内心坚强却孤单。小镇中那间小小的百货店还在,那个电管所的三层楼还在,唯一不同的是我与伟都已先后离开了这里,不同的是我的生命里已永远失去了伟,曾经的刹那芳华已成经年追忆……

妹妹看出我的忧伤,就安慰我说,毕竟那个时候他是真心的一心一意爱着我的,在如今这个暄嚣的社会中,曾拥有一份纯真的情感也算弥足珍贵……

我傻傻的问:“那他会记得我吗?”妹妹认真地说:“会!你是他生命中最非凡的女孩,因为他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我笑了,斑驳的心里掠过几许柔情,眼里却有涩涩的泪滑落。实际在我心里从来不愿当伟生命中最非凡的女人,我只想和他能够继续那份至真至纯晶莹清冽的情感,但是,时光的车轮不停般轰然而过,生命已经再不复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