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总在风雨后,我迎来了柳暗花明的爱情

●第一眼,我就认定了她 我有个幸福的家,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女儿,可在获得幸福之前,我们也遭遇了不少阻力,经历了不少波折。

2002年4月的一天,我去郑州一家商场买日用品,从一个卖服装的柜台前走过时,我不经意地扫了一眼,长发披肩,这个女孩看起来挺清秀的。我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她的胸牌上写着“月霞”,很好听的一个名字,我当时就记在了心里。从那一刻起我就认定了她就是我这辈子要找的那个人。从那儿之后,我总是三天两头地往商场里跑,每次去也不跟她打招呼,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多看她两眼。

而更巧的是,1个月后的一天,我意外地发现,月霞竟然和我住在同一个小区。她每天都会步行上下班。难道真是老天给我安排的缘分?后来我鼓起勇气,一天在她下班回家的路上,我拦住了月霞:“月霞,能请你吃顿饭吗?”我冒失地突然出现似乎并没有吓住月霞,她看了看我,笑着说:“看你很面熟啊。”原来她对我也有印象。我接着说:“见你好几次了,就是没跟你打招呼。”月霞又笑了笑,那丝微笑就像春日的微风轻轻拂去了我内心的紧张,刚开始也怕被她拒绝啊。

那天我们一起吃过饭后,我又送给月霞一辆自行车。刚开始月霞推托着不愿接受,后来我说:“你把我当朋友吗?这车就算我借给你钱买的。不行,你以后还我。”月霞这才勉强接受。从那儿之后,我和月霞就成了朋友。

●说服父母,我退了家里的婚事

我和月霞恋爱了,恋爱的日子幸福、甜蜜。可这个时候,爸妈却催我回家结婚。我原来订过一门亲事。大学一毕业,婚姻大事就成了爸妈的心病,成天在我耳边唠叨,你也不小了,赶快找个女孩成家吧。拗不过家人,2002年农历正月刚过,我遂了父母的心愿,在老家订了婚。对方条件还可以,只是我们没有感情。

我没想到后来会认识月霞,会深深地爱上她。我打定主意,要和老家那个断了,和月霞在一起。但退婚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简单。回家之后我就把想退婚的意思跟爸妈说了。爸妈说什么都不同意,我爸还写了一份断绝父子关系的协议,让我签字。我妈拉着我爸的袖子说:“你咋恁傻啊,真不要孩子了?”这时泪水从我爸的眼眶里涌了出来。

●三上她家,她妈想让我知难而退

我家这一关算是过了,有惊无险。我高高兴兴地回了郑州。可一进家门,却发现月霞不在,连她的东西也不见了,只给我留下了两床被子。当时我的泪水就流了出来。我赶紧给月霞打传呼。后来我才知道,我走了没多久,月霞她爸就来了郑州,硬把她接回了家。

月霞到家的当天,她趁家人不注意,跑到另外一个村给我打了电话。当时我就问月霞:“你是不是还是原来的心思,非我不嫁。”月霞“嗯”了一声。电话里我向月霞保证:“有你这句话,你放心,前面的路再难走,我也一定会走下去。”

半个月后,我按照月霞告诉我的地址找到了她家。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着大雪。月霞家住在山上,路很不好走。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我摸黑上了山,踩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近两个小时,到她家时已经晚上10点多了。她妈对我还算比较客气,知道我还没吃饭,给我盛了碗卤面。然后老人很恳切地对我说:“阳辰,我也听俺妞说了,你对她不错。你这孩儿也不错。但是我跟你说句真心话,我不会让俺妞嫁那么远的。”

第一次上门就这么失败了,但我没放弃。十多天后,同样还是个下雪天,我又去了月霞家。那天我一个人站在她家院里,来回地踱着步,心里忐忑不安。一个多钟头后,月霞回来了,眼睛里还含着泪水。她说:“阳辰,我看咱俩的事难成。我妈都哭昏过去了。”我说:“霞,我再问你一次,你跟定我不?”月霞使劲地点了点头:“跟定。”我宽慰月霞:“那就行,你放心,这算不了啥,只要有你这句话,再大的困难我也扛得住。你妈哭昏过去,是心疼你。因她爱你,才这样的。你妈是不了解我,我过来就是想让她知道,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非常重要。无论前面的路多难走,咱都要坚持下去。”

我不是那种轻易就认输的人。第三次我又去了。月霞妈还是不愿意。但看我也很执著,就想设个坎让我知难而退。她妈说:“我们乡下必须明媒正娶,你得找个媒人,还必须是我们本地的。”当时我可真是犯难了。

我在当地人生地不熟的,找谁来当这个媒人呢。

●柳暗花明,爱情开花结果

我心里很烦躁,就先回了县城,住在他们当地的一家宾馆里,思量对策。当时宾馆里有个孩子在写作业,遇到了难题,我就帮着辅导了一下,然后就和孩子的母亲认识了。后来他们叫我一起打牌,一时也想不到解决的办法,我就答应了。

牌桌上,大家聊了起来。孩子的母亲问我来他们这边干什么,为什么看着愁眉苦脸的,有什么烦心事。我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孩子的母亲又问我:“你们感情深不深。”我说:“她非我不嫁,我非她不娶。换句话说,她现在要我命,我命都可以给她。”孩子的母亲接着又说:“让我看看你的身份证。”我把身份证递给了她。看了之后她说:“你在这边再住几天吧。”我当时也纳闷,不知她要做什么。

隔了一天,天晴了。月霞爸带着月霞来到了宾馆,还扛了一袋红薯。我感到莫名其妙,月霞把我拉到了一边,问我:“你怎么认识我们县长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更糊涂了。后来我才弄明白,原来那个孩子的母亲就是当地的县长。月霞说,县长昨天去他们家了,而且还把她爸妈的思想工作做通了,她爸妈已经同意我俩的婚事。我当时真是又惊又喜。

在我们的坚持和不懈努力下,我们的爱情终于等到了开花结果。2005年,在双方父母和亲友的祝福声中,我和月霞步入了婚姻的殿堂,1年后还有了宝贝女儿。这些年我们一家和和睦睦,日子越过越甜蜜。

我看我爸的心思有松动,就趁热打铁跟我爸讲道理:“爸,我为什么不要家里的这个呢。因为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她不是我心目中的最佳人选,不是跟我过一辈子的人。你现在勉强让我结婚,说不定第二天我就会和她离婚。你说,到那时是伤害我啊,还是伤害对方。现在分开,不仅是为了我好,也是为了她好。婚姻毕竟不是过两三天、三五年,是过一辈子。”我这样一说,我爸也不再坚持了:“那你自己看着办吧。那咱家订婚时掏的礼钱怎么办?”我说:“关键是人,不是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