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中部第三卷:汉宫赵月(下) 第46集、李寿成都称汉帝 刘翔江左责晋臣1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URL] 却说大成国主李雄,西晋建武元年(公元304年)十月在成都称王后,又于西晋永兴三年(公元306年)六月称帝。李雄虚己好贤,随才授任;命太傅李骧养民于内,李凤等招怀于外;刑政宽简,狱无滞囚;兴学校,置史官。降低赋税:百姓中成年男子每年每人交谷三斛,成年女子减半,病人又再减半,每户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却说大成国主李雄,西晋建武元年(公元304年)十月在成都称王后,又于西晋永兴三年(公元306年)六月称帝。李雄虚己好贤,随才授任;命太傅李骧养民于内,李凤等招怀于外;刑政宽简,狱无滞囚;兴学校,置史官。降低赋税:百姓中成年男子每年每人交谷三斛,成年女子减半,病人又再减半,每户调绢不过数丈、绵数两。事少役希,民多富实。因此,当时天下虽然大乱,巴蜀却独无事,年谷屡熟,以至门不闭户,路不拾遗。

李雄既已占据巴蜀,又北取汉中,南收宁州,然后闭境自守,并不与晋为敌。一年,巴郡告急,说有东晋兵出现。李雄不忧反喜,道:“朕常忧东晋势力微弱,恐为石勒所灭,不想他们还能举兵,使人欣然。”后又有凉州张骏,遣使来向李雄修好,并劝李雄自去帝号,向东晋称藩。李雄道:“朕过去为士大夫所推,因此称帝,本心并无帝王思想,也想成为晋之元功之臣,扫除氛埃;但晋室衰微,恩德、声望不振,朕翘首东望,已有多年了。”

又一年,张骏以治中从事张淳为使,去东晋上表,因此向李雄借道。李雄就于宫中设宴,与张淳道:“卿身体丰胖,现在天气炎热,何不在此小住,等待天气转凉,或者派一小吏代去江东?”

张淳道:“寡君因皇室远徙江南,先帝的梓宫未能送返,生民涂炭,无人拯救,所以派我向皇都表达诚意。所商议的事情重大,不是小吏可以代办的;如果小吏可以胜任,我也不必来了。虽有火山汤海,也将前往,天气的寒暑怎能令我畏惧呢?”

李雄问道:“贵主英名盖世,境内地险兵强,何不自己称帝,自娱一方呢?”

张淳道:“寡君自从祖父张轨以来,世代忠贞,因国耻未雪,枕戈待旦,哪能自行享乐呢?”

李雄惭愧道:“朕之祖父原本也是晋臣,因天下大乱,与六郡之民来巴蜀避难,为众人所推,遂有今日。江东若能在中原中兴大晋基业,也当率众相助。”厚送张淳而去。

大成玉衡十四年(公元324年),李雄召集群臣,议立其兄李荡之子李班为太子。群臣都谏道:“自古立嗣,必先从亲子中选定,为的是彰明定分以防篡夺。吴王舍其子而立其弟,终致专诸刺僚之祸;宋宣公不立与夷而立穆公,卒有华督弑主之变。事贵守经,不宜自乱。”

李雄道:“朕兄李荡,本是先帝嫡统,有奇才大功,帝业将成而英年早逝,朕常悲悼。朕闻传国以嗣,嗣不肖则以德,朕虽有子,但皆非鼎器,李班仁孝好学,必能负荷先烈。”遂立李班为太子。

玉衡二十四年,李雄忽然头上生疮,加之身上原有许多金创,等到发病时,旧伤全都化脓溃烂,诸子厌恶,远远躲避,唯独太子李班昼夜服侍于侧,不脱衣冠,为他吮脓。六月丁卯,李雄旧伤皆溃,全身喊痛,大叫数声,口中吐血而死。时年六十一岁,在位三十年。

李班于是即位,以大将军、建宁王李寿录尚书事,委以朝政,自居宫中为李雄守灵。不防一夜,李雄之子李越以吊丧为名,怀刃而入,趁李班不备,就在灵前杀了李班。李越随即召集群臣,宣言道:“李班欲速得大位,谋杀先帝,我故杀之。我弟李期仁德令名,可登皇基,汝等大臣速行君臣之礼,有不服者,以李班为例!”群臣骇惧,谁敢不从?即立李期为帝。

李期登位,谥李班为戾太子;以李越为相国,封建宁王,李寿为大都督,改封汉王,皆录尚书事。十月丙寅,葬李雄于安都陵,谥号武皇帝,庙号太宗。次年,改元玉恒。

却说李寿,字武考,乃故太傅李骧之子。李期原本名声很好,多才多艺,登位之后,日渐骄虐,滥杀李雄旧日大臣,纪纲废弛,法度荡然。李寿不能自安,借机出奔涪城,拥兵不朝,每当李期来召,便伪造边境告急文书,以军情紧急为由,推辞不回。李期大怒,先杀其弟李攸,然后派中常侍许涪去涪城,威胁道:“再不奉诏,则以兵讨!”

李寿大惧,急召心腹罗恒、解思明商议对策。

二人都劝道:“不如起兵,杀入成都!”

李寿犹豫道:“怕将士不肯用力,反遭其败,奈何?”

二人道:“巴西处士龚壮正在涪城,此人颇有智识,何不问他?”

李寿于是即去拜访龚壮,问道:“嗣主暴虐,国不得安,我欲伐之,又恐将士不能用力,反遭败事,奈何?”

龚壮道:“巴蜀之民本是晋朝臣民,节下若言:‘将发兵西取成都,称藩于晋。’谁不争为节下奋臂前驱?如此则福流子孙,名垂不朽,岂只摆脱今日之祸而已?”

李寿大喜,依言起兵,许诺以城中之物犒赏将士。将士无不跃跃欲进。李寿于是即杀许涪,亲率步骑一万,奔袭成都;先遣心腹密入成都,令世子李势为内应。兵到成都城下,李期还不知觉,并无防备。李势见父亲率军到,当即开门纳军。李寿率军入城,直入大殿,擒了李期、李越,数李越弑君乱政之罪,斩首示众,将李期废为邛都县公。李期叹道:“天下主乃为小县公,不如死!”自缢而亡。

大事既定,妹夫任调即请李寿登位称帝。罗恒、解思明劝道:“不可!节下起兵之时,上指星辰,明告天地,歃血盟众,称事成之后,将举国向晋称藩,上天感应,将士喜悦,因此成功。属下以为,当守前盟,推奉晋朝,晋朝必不吝高爵重位以报大功。虽然降阶一等,而子孙无穷,永保福祚,不也很好吗?”

李寿犹豫不定,遂令人为他占筮。占者道:“大将军主得数年天子,恐后不延。”

任调喜道:“一日为帝便已足矣,何况数年乎!”

解思明道:“数年天子,何如百世诸侯?”

李寿道:“朝闻道,夕死可矣!”即登皇帝大位,改国号为“汉”。史称“成汉”。大赦境内,改元为汉兴,追尊其父李骧为献皇帝,世子李势为皇太子;以董皎为相国,罗恒为尚书令,解思明为广汉太守,任调为镇北将军。征召龚壮为太师。龚壮因李寿背盟称帝,不肯出仕,所有赏赐,也一概不受。

再说后赵使者来到成都,拜见李寿,俱说赵欲与汉‘连兵寇晋,平分江南’之意。李寿大喜,即许了后赵使者,并以散骑常侍王嘏为使,回访后赵。传令整修兵器,积蓄军粮,以尚书令马当为六军都督,征调水军七万,会聚成都。征调已毕,马当来请李寿阅兵。李寿登城,但见成都江面上战舰横列,帆樯蔽日,鼓噪之声,充溢远近。李寿大悦,意气风发,大有吞噬江南之志。

解思明谏道:“我国地小兵弱,只可自守,不足进取。且吴、会险远,图之不易,一动不如一静,幸勿为赵所误,自蹈危机。”

李寿道:“天与弗取,反受其咎,现在赵欲与朕平分江南,正是天授我朝的机会,为何不取?”

正要发兵,龚壮赶到,切谏道:“陛下与羯胡结盟,怎比得上与晋结盟?羯胡豺狼之辈,晋朝一旦被灭,陛下将不得不北面臣事之;若是与之争天下,则强弱不敌,自处危亡之境。春秋时虞、虢二国的往事便是陛下现在的前鉴呀,望请陛下三思!”

群臣也都附和龚壮,一齐谏道:“龚处士所言极是,万望陛下三思,不可中了后赵的圈套。”

李寿这才停止发兵,解散诸军,各回本镇。群臣、将士都山呼万岁。遣使通报后赵,不能如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