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三部:沉沦与挣扎 第一百六十七章:爱妃

mamimima 收藏 7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卫富贵独自溜到金銮殿,一个人坐在龙椅上享受着春秋大梦。忽然有人进的大殿来冲卫富贵说话。卫富贵一惊之下,睁眼一瞅门口,这才放心下来,原来是江蕊这丫头不知怎么也混到这金銮殿了。

卫富贵不由正经八百地坐在龙椅上,问江蕊“怎么样?有那么些气势吧?!爱卿!平身!”卫富贵边得瑟,边装模作样的摆出一幅皇上的架势冲着江蕊玩笑着比划。

江蕊见了好笑,不由也陪着着卫富贵演起了戏,在大殿里冲龙椅上的卫富贵纳了个福“皇上吉祥!皇上万岁!臣妾拜见皇上。”

见女人如此配合,卫富贵玩心大起,四平八稳坐在龙椅上,冲江蕊一招手“爱妃免礼,来,上前来,同寡人同坐!”

江蕊忍着笑意,摆出一幅贵人的架势,走到龙椅边上,冲卫富贵咪咪笑着“那臣妾就不客气了!”说罢就一屁股坐在卫富贵腾出来的另一半龙椅上。

两人并肩坐在龙椅上,望着眼前空荡荡的大殿,两人忽然同时相视大笑起来。

卫富贵有些调侃地说“我这当皇上的可是够开明的吧,你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跟皇上龙椅上并肩而坐的爱妃呢”

“切!谁是你爱妃,你少臭美了!”女人虽然放的开,但是作为一个大闺女,这才想起爱妃和皇上的真实关系,还是不禁羞的脸有些红。

龙椅虽然大,但是两个并肩坐着还是有点挤。静下心来的卫富贵就觉得身旁这女人一股清幽的处子之香传了过来,顿时让和尚了好几个月的卫富贵心猿意马起来,不由的瞅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在军营里几个月不接触女人,母猪都成杨贵妃了,何况如此清纯美艳的‘爱妃’在身边,此时,已是夏天,酷热的天气让女人把军装袖子卷到肘部,露出一截白嫩地手臂,而且卫富贵此时从侧面望过去,从女人上衣扣子间的缝隙中,隐约瞅见女人内衣里的春光。卫富贵偷窥着女人不由得口干舌燥起来。

江蕊坐在龙椅上,忽然觉得身边的卫富贵半天没有吭气,有些奇怪的猛地转过脑袋,就见贼眉鼠眼的卫富贵在那里居心叵测地瞄着自己,眼光闪烁。在军营里滚打了几年的江蕊,还不明白这种色狼的标准模样。心知这男人没想好事。不由羞急地站了起来,冲卫富贵一跺脚,“色狼!卫富贵,你堂堂一个军长,又有家室,还存着这般不堪心思,不要脸!”

说罢顺着台阶就往下跑。卫富贵坐在那里有点傻,心说,男人都这德行,结了婚那就更食髓知味了。这就是色狼?那天下男人都是色狼了!再说了,男人不色狼,你们女人不都得守活寡么!

卫富贵正脑子里乱想,就听女人‘啊呀’一声,,卫富贵急忙一看,女人下台阶急了些,一不小心踩空,摔倒在台阶上,幸好女人用手撑住,才没顺着台阶滚到大殿上。

见女人摔在地上, 卫富贵忙站起来,几步跑过去,忙问江蕊是否有事。

而这时江蕊捂着脚腕坐在台阶上哎呦喊痛。

卫富贵不由担心,别把她脚给摔断了,自己之前把人家老爹腿打断,要是又间接导致人家闺女腿也断了,那就真是大罪过了。

心急之下,忙蹲下身来,也不问女人,直接把女人喊痛的那只脚的裤管撩了起来,袜子脱掉,卫富贵一手拖住女人小腿,一手轻轻触碰女人喊通的脚腕,在军营里一般的跌打损伤那是常见的,卫富贵又捏又看了那只白嫩嫩的脚半天,这才确定脚是没有断,估计是扭了。

卫富贵正在研究江蕊的那只伤脚,就听江蕊有点颤抖的声音“登徒子,你摸够没有?”卫富贵抬头一看,江蕊这丫头脸颊通红,满是羞意.

江蕊眼前的这个年轻军官,模样不差,官位不小,银子不小,坏毛病没有怎么见到,平时对女人、对部下没有那些颐指气使的讨厌模样,虽然多年前跟自己的父亲有些过节,但是这些年,自己在他的军营里,在全军将士把他当偶像崇拜的环境里,敌意渐去,好感渐生。而女人如今二十来岁,也正是满怀春心的年龄,如今被眼前男人‘骚扰’,女人心中竟然没有怒意。

卫富贵此时软玉在手,温香在前,惹的卫富贵心猿意马,看女人也似乎有些意思,卫富贵身体不由逼向了女人。女人声音颤抖着轻声说着不要。但这时说着‘不要’比说‘要’更糟糕。在卫富贵眼中看来简直是欲拒还迎。

卫富贵毫不顾忌地上前搂住了女人,吻上了她的双唇。女人一阵慌乱,不知所措的挣扎了几下,便沉浸在男女情爱的欢愉中。

好一阵后,卫富贵将媚眼如丝,浑身瘫软的女人一把抱起,把她放在了龙椅上,几把就熟练地把两人的衣服扯尽,猛地进入了女人的身体!


看着女人随之痛苦的神色,和下身的不对的感觉,卫富贵不由一下停住了动作,一句话不经大脑,顺嘴就说了出来“怎么这样?!你还是第一次?!”

话一出口,男人就暗道这话说的蠢极了.

正体验着初为人妇感受的江蕊, 忽听身上的男人说出了这话,略一愣神下,顿时清醒过来,猛地愤怒地扇了卫富贵一个耳光,使劲把卫富贵从自己身上推开,捡起身边的衣服胡乱地穿了起来。

一边穿着衣服,女人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女人冲着卫富贵哽咽地说着“我的第一次你有什么怀疑的?你当我什么?人尽可夫的贱货还是勾三搭四的淫妇?卫富贵,今天算我被鬼迷了心,被狗咬了一口。倒了邪霉......”

听女人恶毒地骂着自己,卫富贵一点着恼的意思都没有,自己占了人家便宜,还说出这种话.....看着女人拾掇好衣服,一瘸一拐地推门走出大殿 ,卫富贵心说,自己都知道人家丫头今天是第一次了,还对别人当面发出疑问,自己不是蠢货是什么?自己这耳光挨得真不冤!看着女人的背影蹒跚着消失在门外,卫富贵忍不住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自己这张臭嘴~~~

半晌,回过神的卫富贵这才捡起衣服,收拾停当,这才溜出金銮殿,走出老远,不禁回首望了一眼,刚才那发生荒诞艳情的那个大殿。忽然卫富贵有点得意起来“老子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在龙椅上和女人做那个那个事,以前的皇帝老儿也没有几个干过这种事情吧?!”

想到这里,卫富贵心头的阴霾少了不少,心道“小丫头已经是老子的人了,要不是老子说错了话,得罪了佳人,就瞅之前欲拒还迎的模样,也早是被俺着英俊伟岸英雄倜傥的光辉形象迷住了。如今的小姑娘就见不得我这类大英雄......看我回去使点手段,与爱妃再叙前缘.....”卫富贵一路极度无耻的胡思乱想着,一边向皇宫大门口走去。想着想着嘴里就哼起了前两日看北方京戏时乱学的几句“驸马爷近前看端详,上写着秦香莲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郎,欺君王,藐皇上,后婚男儿招东床,杀妻灭子良心丧,逼死韩祺丧无常,状纸押在我的大堂上,咬牙不认为哪桩?.......”

忽然间,卫富贵觉得自己唱的有点不对,这唱词意头咋怎么渗的慌呢?是<铡美案>,老子咋唱了这一出?!

卫富贵摸了下脖子, 呸呸了两下忙去晦气.........



卫富贵来到大门口,江蕊一脸铁青,面色不善的坐在门边的一个台阶上。卫富贵觉得女人正在气头上,鼓了半天劲也没敢上去搭话。等了半个时辰,手下那些四散胡跑的将士,才被一众皇宫管理处人员陆续带了出来。好在手下人还算老实,没再惹什么事出来。

大家随即要去下一个地方参观,见江蕊崴着脚行动不便,便雇了辆黄包车一路拉着她。

江蕊人生的第一次,没想到莫名其妙交给了卫富贵这个已婚混蛋军阀,更在关键时刻遭到男人无心的羞辱。卫富贵在她眼里此时已成仇寇。

而卫富贵却在一直在琢磨着怎么缓和与女人的关系,于是乎一众将士中,也就他两没什么心思游山玩水,两人只巴望着能早点回营。

。。。。。。。


等到回到军营,女人就立刻组织宣传队下到各个连队去了。弄得卫富贵找了江蕊好几次都扑了个空。


六月底,东北小张将军回到东北,干脆利索接管了老爹手下各路人马。随后在七月初 ,正式通电停止战争,并开始与南京国民政府代表商洽合作事宜。密谈之下,双方共识迅速形成,小张的谈判代表同意国家统一,并答应在恰当的时候宣部接受南京政府的管辖。

听闻举国之内,最后,也是最大的一个军阀头子承认南方政府的巨大利好消息,七月六日,蒋司令及参加北伐的主要将领在京城香山碧云寺孙先生灵前,举行北伐完成的祭告典礼。

卫富贵作为代表之一,有幸见证了这一历史。至此——二次北伐最终实现了国家初步一统的目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