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中匾歪的世界 中短篇小说 “梅”的故事之二 冬梅

挺中匾歪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URL] 冬梅是我工作单位的一名护士,一个彝族小姑娘。不过长相让你怎么也不会把她与南方的少数民族联系在一起。细高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歌星孙悦的眼睛,怎么看你都会说这丫头肯定是北方的,即便不是,父母也应该是。可是上溯四代,冬梅就是典型的云南人。 认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



冬梅是我工作单位的一名护士,一个彝族小姑娘。不过长相让你怎么也不会把她与南方的少数民族联系在一起。细高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歌星孙悦的眼睛,怎么看你都会说这丫头肯定是北方的,即便不是,父母也应该是。可是上溯四代,冬梅就是典型的云南人。


认识冬梅其实很惭愧(这在我的《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有交代,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因为刚来部门上班,对单位的一切都不熟悉,特别是一些称呼,更是云里雾里的。而单位对护士的称呼就是“小医生”,云南的方言中“小”与“肖”同音,所以我一直把冬梅当成姓肖的医生,知道有一天我问冬梅,你们的护士是不是都姓肖呀!博来冬梅一小丝嘲笑,冬梅说,不是,这是戒毒学员对我们的所谓尊称吧,因为我们只是护士同医生的差距是很大的,所以长期以来,单位的工作人员也喊我们“小医生”了。我听后,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丢人丢到家了。


冬梅清秀的外表,招致许多人都喜欢与她搭腔,而我们这些警察在工作之余更是喜欢找她们胡乱吹牛,但是似乎我是个例外,因为是家庭环境熏陶的原因吧,我从来不与女孩子乱吹牛,即便接触说得话也是很“严肃”的,从不拿别人寻开心,所以平时对她们这些护士很不了解,上班两个月了,连他们的姓名都搞不清楚,要知道我们上班几乎就是与护士同步的,接触的时间很多,而我每当与护士单独接触时,总会有一种怯怯的感觉,所以护士平时也不和我说话。


有一天,单位的一名40多岁的警察拎着东西回来了,我感到纳闷,他这不是下班了吗?怎么还会来,莫不是加班?同我一起值班的处长说道,人家是来看他的媳妇的!媳妇?谁是他媳妇,不是离婚了吗?我不禁多问了一句,处长说,是我们单位的护士冬梅呀!啊!我不禁呆住了,怎么可能呀!冬梅最对也就是20岁,而且那么天真烂漫,而这位警察大哥几乎都可以当她的父亲了。


看着处长有点暧昧的笑脸,我也没再多问,不过这件事情始终让我不敢相信。带着好奇或是稍许的怒气(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生气,反正当时觉得这个丫头此时给我的印象反差太大),我一次同冬梅共同值班的时候向冬梅呈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冬梅听完,竟然哈哈大笑了,说,这你也当真呀!怎么可能呢!他们这是开玩笑的。玩笑,竟然有这种玩笑,全所的人几乎都当真了,我不禁发怒地问道。是吗?冬梅有点当真了,看着我认真地说道,我们这里的工作环境就是这样,大家在一起吹牛聊天什么都说,刚开始我还不适应,可是后来都麻木了,这些人说起难听的话,没完没了的,你只能忍受,他们喊我是他的媳妇,纯粹是开玩笑式的,我哪里当真了,至于刚才你说的那种,我还真没想过,也没去想会成这个样子。我进一步说到,你看你外表是那么的清秀健康,怎么这么不注意自己,你让外面的人怎么看你,小小年纪怎么变得这样庸俗,你要是我妹妹,我一巴掌早就抡过去了。我一时对自己的这句话有点后悔了,我凭啥呀,我与她是什么关系呀!我们不禁马上解释道,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说。冬梅愣了一下,突然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说,我这是被他们耍弄了,我没想那么复杂,怪不得那天晚上那个人送我东西时,许多人都怪怪地看我呢!还好我没要他的东西,直接就摆在护士值班的地方,第二天我就还给他了,谢谢你,我以后会注意的。


通过这场风波后,只要有人在说她是谁谁的媳妇,她就会马上翻脸,没有再提“媳妇”这件事情后,渐渐的我似乎又发现一些很不雅观的场面,就是小医生同大家在一起吹牛的时候,许多人是动手动脚的,*的嫌疑很大,这令我异常的反感,而许多护士似乎对这些见怪不怪了,包括冬梅。我不仅又开始“多事”了,一天,我对冬梅说,你以后同别人聊天是,禁止别人在你身上摸摸掐掐的,其她护士我看都极度麻木了,唯独你还有一点躲的意思,要知道,这样长期下去,你们今后出门连最起码的防范意识都会丢的,再者说了,你还这么小,才离开家几天,就这么落俗套,我看不下去。冬梅似乎有点羞涩了,低声说道,我今后会注意的。后来部门所有的人都发现了冬梅的变化,说她变得内向了。


一天晚上我值夜班,在夜里2点左右的时间,一个戒毒学员近似撕裂的哭喊声,震惊了我,我马上跑到治疗室,看见一个学员把头和腿全部蜷缩在病床一边的护栏上,说是自己不想活了,要自杀。看着学员逐渐范紫的脸色和小腿,我顾不得什么了,伸手就去捞学员的腿。这时候,冬梅出现在我身边,递过来一双一次性的塑料手套,说,这些学员身上的传染病很多,如果出血的话传染的机会更多,这个自杀的学员随时都有可能弄破自己的皮肤,你一点安全常识都没有。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这点我还真没想到,以前只听人家说过,但在是面对实际问题时,注意事项早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我不禁对冬梅投去了感激的眼神,看得出,冬梅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戒毒所改扩建后,我们搬到了新的区域,一时间对安全工作的认识有点淡漠了,因为新区相对于老区,安全设施更完备,学员脱逃的机会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这些麻痹了所有人,包括我。在我值夜班的时候,恰好去收新学员,整整一夜呀,都没闲着,第二天,带着朦胧的睡意准备就寝时,突然听说有学员脱逃了,而且是从门缝了挤出去的。啊!我一听头大了,这怎么可能呀!即便挤出去,四周还有高高的围墙。后来才知道,这个脱逃的学员很瘦小,多次入所,以前就是个爬墙钻缝的高手,可以徒手爬到五楼去盗取财物。没说的,自己得去抓捕。临走的时候,我收到一条短信,一看是冬梅发来的,说,哥,注意安全,这些人很狡猾也很残暴,毒瘾一发,什么都会做的。我心里顿感温暖,一连几天,都没能抓到脱逃的学员,心里很郁闷,后来单位领导决定暂时放弃抓捕,因为这个脱逃的学员是刚进来没多久的,还未脱毒,所以不久将来还会被派出所抓回来,现在抓捕只会耽误正常的工作。


冬梅似乎看到了我的不开心,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哥,你不要当成一种心理负担,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教训了自己也警醒了别人,我看呀,你平时对学员太放心和相信了,要知道,他们寻找一切机会都要跑的,而你就是太善良了,对他们你还是多树立一点个人的权威吧!


看着短信,我不仅更加惭愧了,自己从军这么多年然后又从警,竟然看待问题还不如一个小女孩,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弱点,那就是过于自信,看问题的角度还停留在部队的管理层面上。谢谢你,冬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