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中匾歪的世界 中短篇小说 “梅”的故事之一 小梅

挺中匾歪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URL] 小梅是我的姐姐,是我们这个村子远近闻名的美女。小梅有一双林忆莲似的的眼睛,虽然不大,但是总给人一种很耐看的感觉,身材适中,无论什么样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都显得很得体。 小梅出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在8岁的时候,只上了小学二年级的小梅被迫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



小梅是我的姐姐,是我们这个村子远近闻名的美女。小梅有一双林忆莲似的的眼睛,虽然不大,但是总给人一种很耐看的感觉,身材适中,无论什么样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都显得很得体。


小梅出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在8岁的时候,只上了小学二年级的小梅被迫在父亲的权威下辍学回家,当然回家并不是因为经济拮据,而是因为父亲自打那个时候起就想把姐姐培养成很有名气的民间戏曲艺人,而且以父亲当时在民间戏曲界的知名度,有这样漂亮的女儿,不继承父亲的衣钵太可惜了。在朋友和其他民间演艺圈人士的劝说下,父亲义无反顾地决定了小梅以后的命运,而母亲对于父亲的责难也大多只是象征意义上的,在淮北大地,女人几乎是没有什么决定权的,所以母亲也只能在几句唠叨之后接受了父亲的决定。从那个时候起,也就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开始,小梅就已经跟随父亲走南闯北了。


小梅天生一副好嗓子,加之俊秀的外貌和小小鹅年纪,很适合扮演戏曲中富人家庭的子女,小梅的反应是灵敏的,在父亲几个月的调教后,已经可以在一出戏里面扮演一定的配角了,举手投足是那末的招人疼爱,所以只要有小梅演出的戏,基本上场面是爆满的,大家不是为别的,就是想目睹一下这个可爱的俊秀的小姑娘。小梅在一些悲情戏里的表演,更是让现场的男女老少为之动容,甚至有的老奶奶会情不自禁地冲入场内,一把抢过早已满脸泪痕的小妹抱在怀内,放声大哭。小梅的入戏程度令许多人感到很惊讶,都说这丫头将来一定有发展。


小梅在长到17岁的时候,已经出落成了大家闺秀了,这个时候呢!我们市戏剧团也就是同父亲他们表演同一种戏种的剧团,得知到了小梅的天赋后,就同父亲商量要把小梅弄到市剧团去,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办农转非,父亲同母亲商量了一下后,觉得这是好事,就让市戏剧团的吉普车把小梅接走了,走的那天,全村的男女老少几乎都来了,把我们家的院子围得水泄不通,大家一是对吉普车这类现代化机械化程度很高的交通工具很稀奇,二是大家都对小梅能有这么一天而感到羡慕,特别是一些同小梅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地围着她说个不停,那种羡慕的眼光和略带嫉妒的话语让小梅有些招架不住了,村里的特别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大娘大婶更是不停地抚摸着小梅的长发,不停地唏嘘,说,以后,听不到小梅的戏喽,让人感到有点悲伤。


在腾起的灰尘中,小梅被吉普车带走了。

父亲的民间艺术剧团还在继续着演艺生涯,由于父亲的人缘关系极佳,加之父亲随时能改编出新戏,所以剧团并没有因为小梅的走而没落,周围的年轻人特别是一些长相俊美的男男女女都央求父亲做他们的老师,一时间,我们家的农活天天都有人来帮忙,好吃的东西总会隔三岔五地堆放在我们家的堂屋的饭桌上,只要看到这些,不用说,准有人又慕名来学艺了。父亲也因为有这么个出色的女儿,而精力时刻充沛着,对于登门拜师的,不管是哪里的,哪怕是临近的江苏省的,父亲基本都不会拒绝,有的人在学的基本功后,会回原籍,而父亲还会在他们走的时候摆上丰盛的一桌送别他们。正当父亲的演艺以及教学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小梅突然回来了。


回到家的小梅一声不吭,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任凭父亲怎么询问,小梅就是不开口。后来母亲从外面回来了,父亲就把小梅突然回来后的神情同母亲讲了一下,母亲似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到了小梅的房间,在母亲百般说服劝导下,小梅突然放声大哭起来,父亲知道,小梅要说话了。晚饭前,母亲终于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小梅去了市里面的剧团之后,剧团的主要领导的确很重视,连工资都是参照正式的演职人员发放的,小梅一时间很开心,似乎自己的未来充满了阳光。几个月后,小梅已经在剧团里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一次,演出结束后,剧团的一位副团长把小梅喊道他的宿舍,说是商量事情,小梅想都没想就去了,因为这个副团长平时对小梅的关心最多,剧团了碰到一些磕磕碰碰的事情,副团长总是替小梅说话,还让小梅以后不要喊他什么“叔”之类,说这样他们之间就生分了,以后就喊“大哥”。小梅也没多想,以后就喊这位副团长“大哥”了。今天大哥喊她有事情商量,肯定得去。没想到的是,这位副团长见到小梅后,竟然反手把门给关上了,一把保住小梅,说小梅只要顺从她,户口问题马上解决,以后小梅在剧团里是绝对的主角。从没经历过男女之间之事的小梅一时间吓得浑身战栗,反应过来后,立即挣脱了副团长的手,失声尖叫着。副团长被小梅的尖叫吓得一时间愣住了,利用这个空,小梅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剧团,搭车回家了。


小梅对父亲说,我以后不去那个剧团了,我只跟着你,虽然我们的戏服以及场地没有市里的多和壮观,但是我就是喜欢家里的剧团,市里的死我都不去。


小梅回来后,没有招致更多人的揣测,更多的是认为,小梅总算又回来了,好戏有得看了。从阴霾中走出的小梅,在戏台伤的表演更是征服了现场所有的观众,而小梅已经长大了,18岁了,这个年龄如果不是在上学的话,在农村已经可以说亲了,一时间,家里来提亲的很多,几乎每天我们家的堂屋都被说亲的人嘴里吐出的烟弄得乌烟瘴气。可是无论条件有多好的,小梅总推脱自己年龄还小,现在不想说亲。父母想想也是,就回绝了任何人的提亲。


小梅19岁的这年,区里的副区长的儿子喜欢上了小梅,按理说,这位副区长的儿子长相也不赖,可是小梅偏偏就是不答应,媒人连续跑了几次,都不成,因为是当官的人家小孩提亲,加之对象还有人品,所以父母也想撮合好这门亲事,但是任凭,父母怎么说,小梅就是不答应。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以为事情过了,可是这天家门口停的一张吉普车让父母很惊讶,这也是光顾我们家的第二张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从车上下来的是一对中年夫妇,发福的身段,和保养极好的面容,让人一看就是什么官了。后来这对夫妇自我介绍后才知道这对中年人就是副区长夫妇。副区长身材很高大,梳了一个大背头,挺着个肚子,这种形象似乎是八十年代大小官员的象征。不用说了,副区长的来意大家都很清楚,副区长的夫人一直在说,小梅呢?怎么不见呀!母亲赶忙唤来小梅。小梅出来后,副区长的夫人是左看右看,说,你看人家小梅卸了装的样子比上装的还好看,我家那个呀!这几天几乎是茶饭不思,怎么全都没用,你看这样好吗,让小梅到我家去几天,成与不成,让他们自己谈谈。父母似乎很犹豫,副区长说,老哥,别担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恋爱婚姻是年轻人的事情,他们自己接触,实=是什么结果就是什么结果了,不会有意外的。父母答应了。


小梅只在副区长家呆了半天,下午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是副区长的司机送回来的,司机临走的时候,冲着父亲嘟囔了一句,大意是说,小梅放着这么好的条件不要,偏找了外县的一个。父亲非常惊讶,在一连串的近似怒吼的询问中,小梅终于说自己有对象了,是邻县的一个农村的,还说家境也不错。父亲很暴怒说,我不管什么家境,只想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关系到了何种程度。父亲之所以这样问,完全是被小梅多次拒绝提亲所困惑的,所以在父亲心里,这个邻县的青年一定是与小梅的关系很特殊了。小梅终于说出自己认识邻县的这个叫许贤的青年已经两年了,以前在他们那里演戏时认识的。


父母也没有办法,最终答应了小梅的这门婚事。那个叫许贤的在小梅出嫁这天很气派的弄了一辆大卡车把小梅接走了,小梅婚后还是跟随着父亲演戏,因为这是小梅的职业。小梅很喜欢这个职业。但是就是因为跟随父亲演戏,招致了许贤一家人的不满,渐渐的许贤对小梅拳脚相加,骂小梅是个戏子。小梅一时间似乎不认识这个曾经对自己信誓旦旦的许贤了,但是自己选择的只能忍气吞声了,否则人家会笑话的,无奈之下,小梅退出了戏班子。这种暴力下的婚姻在父亲去世后,变得更加暴虐,小梅终于忍受不了殴打,与那个许贤离婚了,带着一身伤痛的小梅回到家后,静心休养了一段时间之后,又跟随父亲的那个戏班子演戏了,不过,此时的戏班子以及衰落了,因为父亲的去世,人气大跌,再加之,这个时候,新鲜文化的传播,民间戏曲的前途似乎不太看好了,因为年轻人喜欢跳霹雳舞迪斯科,老人呢!因为家里有电视机了,出来看戏的也在减少,但是农村沉重的赋税,使父亲创建的着戏班子想尽办法也得生存下去,而小梅的到来多少又为戏班子带来了一点生机。


小梅专心致志地演戏,被暴力婚姻折磨的伤痛的心渐渐地被淡忘了,但是邻村的一个未婚青年疯狂的求爱举动,又让小梅冰冻的心溶解了,每次演出完,不管有多远,这个青年都要护送小梅回到家里,而且为了看小梅的戏,这个青年竟然将田地里的庄稼荒芜了,为着,没少被他的父母唾骂。在这个青年猛烈的攻势下,小梅再次组建了家庭,婚后不到一个月,小梅似乎感到自己失去了自由,虽然这家人口口声声说不干涉小梅的演艺生涯,但是丈夫几乎寸步不离地跟随小梅,让小梅怎么也无法静下心来演戏,更没有办法与其他演员谈戏。一天,丈夫恰好家里有事没来,小梅就与一个男演员在说戏,正说着,丈夫突然出现了,二话没说,丈夫抡起板凳砸向男演员,顿时男演员的的头部血流如注,小梅下意识地拍过去用手护住男演员的头部,这更加激怒了丈夫,丈夫一把揪住小美的头发,往家里拖去。。。。。。。。。。


小梅离婚了,遭受打击的小梅彻底地退出了演艺生涯,在家守护着母亲一连4年。1995年,小梅在大姐的撮合下与大姐一个村的年轻人结婚了,婚后,两人非常幸福,还生了一个胖儿子,1996年探亲回家时,我迫不及待地去了小梅的新家,一看,这还算是家吧,不敢说家徒四壁,但你怎么也不会与富裕联系到一起,贫困之外还是贫困。不过小梅依然是那么美丽,虽然在农村,而且是一个贫穷的家庭,但是丝毫看不出小梅有任何不愉快,30多岁了,依然像个20出头的女孩。我知道小梅真正找到了归宿。精干高大的姐夫在同我推杯换盏后,有些醉意,他说,你姐姐天底下最好的女人,姐姐抱着我那个不到一岁的外甥有点羞涩的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