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中匾歪的世界 生活.感悟 蓝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



我的心是冷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努力想调试自己,可是终究不能从冰冷中摆脱出来,我似乎正行走在布满迷雾的公路上,似乎在我的范围内,自己从外衣到心脏都湿透了,而路似乎很远很长。



百无寂寥的年三十下午,久违的阳关总算从云层中探出点头来,穿过窗外的松叶,透过玻璃洒落在空荡荡的走廊内。“啊!出太阳了,快出来烤烤太阳吧!”屋外一个似乎是中年妇女的惊喜声,把我从惆怅中拉了回来,喔!原来这里不是我一个人在啊!


屋里很冷,因为是南方的气候,并没有多少公共场所乃至家庭安装什么空调,至少目前我还没有发现,所以只能忍受这种湿冷,而只能局部取暖的取暖器,已经快将我的 考成烧烤猪脚了,而上身还是瑟瑟的。不得已关了电暖气。管他呢!冷就冷吧,反正自己心理已经冷冷的了。随着窗外妇女的叫喊声,我试着想抬起脚,到外面走动走动,可是双脚似乎不是我的似的,基本就没有挪动的迹象,喔!其实是自己根本就懒得动,假如身边有几个仆人的话,抬着我出去,应该不会拒绝吧!呵呵!幻想起了当阔少的感觉了。


手机响了,是哥哥打来的。“你怎么半天不回短信呀!一连几个,本不想打电话,非要浪费我电话费怎么着?要不是听说你感情出现了问题,我这么问你干嘛?怎么,还没处理好?”。平时不太愿意同我啰嗦的哥哥,在我转业回地方后,对我越发显得啰嗦了,虽然我也是30好几的人了,特别是在个人感情上,他更是想一个母亲一样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啊!不是,哥,今天是大年三十,理应我打电话给你的,恰逢我值班,你也知道,干警察很忙的,概念里没有什么节假日的,今天也不例外,所以,你的短信,我没注意看”。生平没有在哥哥面前撒过谎的我,此时尽脱口而去一些无从谈起的事来,说的那么连贯很真诚,丝毫不让人怀疑。我知道此时我很需要安静,想早早地结束与哥哥的对话!

哥哥在我的“真实谎言”中挂了手机,一句“想好,再做决定”,重新把我拉回了思绪里。


婚姻最大的不幸福其实就是缺乏共同语言的婚姻,生活的态度以及方式的差异可以慢慢磨合,但是观念上的差异是什么都无法改变的。回想起这几年的婚后生活,严格地说磕磕绊绊多,在一起享受家的温暖的很少,冷战的大半年,使自己切实感受到了什么才是情感的结合,心与心的结合!是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了,情愿一个人背负所有的苦痛,也不远在这种死水般的婚姻继续着所谓“家庭”。


窗外的阳光渐渐变得明媚起来,小鸟似乎也被久违的温暖所唤醒,叽叽喳喳地在枝头叫个不停,而我冰冻的心似乎还没感受到一丝温暖,依然冷冷的,冷冷的!


年三十也许注定我一个人孤单了,试着想与朋友打电话,可是每每将号码调出来的时候,大脑就一片空白,我会重重地重新把身体摔在靠背椅子里,一声似乎很俗,但又不得不发出来的叹息声,在空落落的房间了竟然有了回音。


拿起以往在部队的剪报,胡乱地翻着,想从中找寻一些以往在部队的美好记忆,只可惜,这种心情,别指望翻出什么子丑寅卯来,就当是打发时间吧!厚厚几本剪报快要翻完时,冷不丁地从书页里掉出一页纸来。这似乎是重大发现,我立即俯身捡起,泛黄的信笺使我心潮澎湃。这是一张1992年的信签纸,是我的一个老乡临近退伍时送给我的,那一年,我报考军校,在整个基地参加报考的300多名士兵中,我取得了第二名的绝佳成绩。可是这些,并没有能让我如愿以偿跨入神圣的军校大门,相反因为档案中入伍登记表年龄篡改(把年龄改大了)的原因,导致简历与年龄不相符,因为简历是按照改大年龄写的,而年龄一栏竟然未动,这样的疏忽真是很不应该,想再去找以前接兵的,哪找去呀?撸了,就这样被撸了!到如今我的档案年龄都比实际大,只能将错就错了。最有希望上军校的我被撸了,心情可想而知,糟糕透顶了,一脸的苦相不说,简直有一种自杀的欲望。就这样糟糕的心情一直持续到老兵退伍前。我的一位老乡在连队宣读完退伍命令后,哭了。我呢!似乎也没多少感受,属于那种新兵蛋子少年的行列。老乡带着哭红的双眼找到我说:“知道你心情不好,我也没劝过你,指望你自己转醒过来的,可是你很令人失望,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了,你今后是不是要准备回家修地球呀!说完,老乡掏出一枚发着淡淡清香的青色橄榄递给我,说:“慢慢地吃完它。”老乡的一连串训斥,使我有点很窘迫,但是心理还是有点不服气。接过橄榄,我赌气似的咬了一口,发觉是苦苦的酸酸的,我刚要从嘴里拿出来,老乡说:“别忙,再停留一分钟”。我比较心烦地顺从了,不久,嘴里的那枚青色橄榄竟然有一种淡淡的甜味,而随着时间的增长,这种甜美越来越浓,已经没有了酸苦味。突然间我似乎明白了老乡想要说些啥!老乡从已经摘去军种符号的军装衣兜里掏出一页信签纸,用圆珠笔写下了“没有苦中苦,哪有甜中甜”这句被说烂的话。只是在今天我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我心血来潮的心此时已经沸腾了,掏出手机不断地联系着以往的战友,终于打听到了这位老乡的电话。颤抖的手终于拨通了老乡的电话。老乡的声音似乎变得很苍老,不会呀,最多他只比我大十岁,现在也就是40来岁吧。老乡似乎还是那么的健谈,不断地从听筒里传来他的笑声。当我说出我此时的心情时,老乡略微沉默了一会,说:“自己决定的事情自己就去做吧,你不是当初的小孩了!”。


年初一的时候,我再同其他的战友聊起我这位老乡的时候,才得知,老乡因为前几年拉货出了事,下半身已经截肢了,老婆也背着他走了!他现在开了一个商店,找了一个残疾姑娘结了婚,很幸福。我不禁悲痛万分,泪水已经布满了眼眶…….


年初一这天,虽然太阳重新与我们捉起了迷藏,天显得更冷,但是我的心是热的。张学友的《蓝雨》虽然很伤感,但是此时我却听出一种希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