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中匾歪的世界 军旅生涯 当自愿变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



应该说,我入伍还是比较幸运的,部队的驻地在一个依山傍水的美丽县城,这里民风淳朴,无论县城还是乡村的老百姓对人民子弟兵都有一种由衷的敬意!历史上曾经制造了中国航海奇迹的伟大航海家郑和就出生在这里,这里曾经举办过郑和下西洋500周年的隆重庆典,我还有幸参加了纪念活动中大明官兵的扮演角色。


部队的地理条件虽然优越,但是鉴于当时中越两国的关系还处在解冻时期,部队的条令条例要求的特别严,想随时出去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对于我们这些新兵蛋子来说,急于出去饱饱眼福的愿望特别强烈。但是请假时每每都会遭受到连队领导的白眼,冷酷的表情使得你无法开口请假,即便挤出一点笑容讨好似的拿着请假条请连队值班干部过目,换来的最对也是干部的习惯性的“挥手之间”。我呢!性格至始至终较为内向,不善于同别人交往,总是喜欢在宿舍里看书,而且看的都是枯燥的数理化书籍,班里的战友都说我是未来的军官,也就都不好意思打扰我。但是我的背景似乎令一些人很感兴趣。团政委曾经同连队干部交代过,说我是军首长秘书的弟弟,正在准备报考军校,一定要照顾我。但我又似乎不太“领情”,感到有一种背负关系的压力,竟然提出到炊事班去喂猪锻炼。我如愿以偿地喂了三个月的猪,肩膀也因为长期挑猪食给磨出了茧子,连队干部都对我刮目相看,毕竟那个时候的关系兵还是比较多的,有的甚至连武装部都没通过直接到了部队,而且一个个牛皮哄哄的,令连队干部很是头痛。而我的表现,不仅在关系兵中表现的突出,就是普通的战士似乎也没有我这种觉悟,所以,每逢我请假时,连队干部总是一摆手“去吧”。再说我请假的次数也少,即使外出了也仅仅的是个把小时就回来了。而其他的所谓关系兵请假,即便连队干部批准了,也会在后面嘀咕,这小子啥玩意,仗着点关系,似乎要协似的。


这天中午,我吃完饭后,坐在小马扎上看《物理》书,突然隔壁班的贵州籍战士黄推门进来了,而且还故作神秘把一个报纸包的厚厚的东西在我眼前晃了晃,还说:“行了,我的文化人,少给自己念紧箍咒了,休息下,我今天送你一件礼物。”说完,撕开报纸,露出了一本崭新的包装精美的大仲马作品《基督山伯爵》。应该说,我和黄的关系一直不错的,黄的性格很外向,特别健谈,长的很高大英俊,有点像郭富城和林志颖,来自贵阳市的高干子弟,而且平时很喜欢吹男女感情方面的问题,虽然我那个时候才17岁,但也被他吹的经常梦里出现与女孩约会的情景。这小子今天也不知啥意思,竟然给我带来这么厚重的礼物,这可是我经常同他吹牛中说出的我最喜欢的世界名著呀!看着我的一脸疑惑,黄说:“别诧异了,咱哥们谁跟谁呀!这是我爸在上海出差我让买的,直接从上海邮寄过来的,我目的就是给你的,放在我这里,我只会当板凳使用,别忘了,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啊,算是生日礼物啦!”我不禁有一种感动,一手摸着书,一手拉着黄,情真意切地说道:“你就是这本书了,我永远都会记住你”。不过话说回来,我总感到黄有什么事情找我似的。


第二天,黄找到我说,让我带他一起外出,说他要给他爸爸邮寄生日礼物,而且要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带他出去。不过,这个黄平时请假的次数还是较多的,这小子有的是钱,经常拿些东西往连队干部宿舍跑,加上能说会道的,与连队干部的关系很不错,可是毕竟请假次数多了,连队干部还是说了他几次,弄得他也不好意思了。我一下子明白了,一脚踹了过去骂道:“我就说,这生日礼物收的不踏实,你小子利用我来了。”禁不住软磨硬泡,我还是答应了。


我以外出买资料让黄参考一下为借口请假,领队干部答应了。出了门之后,我才明白,这小子没安好心,什么邮寄生日礼物,而是直接与一个地方小女孩约会去了,还让我等他一起回来,这能不等吧,不等就露馅了。这小女孩我没见过,看着黄心急火燎的,我也没好意思阻拦他,骂了他一句“重色轻友”后,就直接去图书馆了。

回来以后,我一直追问黄与女孩的感情怎样了,黄说

:“今天,我得向你吐露心声了,我同这个小女孩交往好久了,但你得给我保密。”说完拿了许多他们之间的通信给我看。看完信在得知,这个女孩正在读高中二年级,是本县城的,还有照片,挺漂亮的感觉。黄还说给我介绍一个,我立即回敬道说:“我没有你那么色。”其实在我们这个懵懂年龄,不想找异性交朋友是假的,但是我性格内向不善于同女孩接触,还有我毕竟有一点背景,不能违反规定,给哥哥脸上抹黑。我又补充说:“这是最后一次,我再也不会给你做掩护了,不过你还是小心点,最好暂时断了,人家还是学生呢,等你退伍再见面吧!”黄摇了摇头,指着我所:“什么年代了,思想还是这样,农村来的就是不行”。我一听火了,抡起拳头就要揍他,黄顿感失言,大哥大哥地不停向我道歉,这小子真行,比我大两岁竟然喊我大哥,真服了!


第三年,我考上军校了,临走时,一再嘱咐黄,要理性对待这件事情,不要过火,害了人家。黄给我买了很多东西,一半是书,一半是吃的,弄得我背了两个背包了,很吃力,很想扔下这些东西,只带书走,可是看到黄满脸的不高兴,我还是接下了。

读军校的日子里,黄经常来信,无非就是谈他的女朋友事情,最后还说把他在贵阳上大学的表妹介绍给我了,过几天就会接到她表妹给我的信,说她表妹很文静内向,同我一个造型,很合适。弄得我哭笑不得,这算哪门子介绍对象,纯粹是“硬塞”。正当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表妹”的来信时,黄出事了。是我在打电话给连队干部时得知的。黄以“强奸未遂”罪名将要面临三年劳教的判罚。对于我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怎么可能。

原来,黄始终按耐不住青春的骚动,竟然晚上翻越围墙出去与女朋友约会了,地点就在部队旁边的公园里。两个血气方刚的人,加上女孩的不谙世事,他们就准备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了时,被巡夜的公园管理员拿着手电照到了,而且管理员认识这个女孩。女孩得当下身已经赤裸,此时女孩羞愧难当,竟然高声尖叫说是黄要强奸她。后来不管黄怎样辩解,这名管理员就是不听,打电话喊来其他人,硬是把黄拽到派出所。这下闹大了,团党委非常震怒,下令严查,并移交军事检察院调查处理。


接下来的半年里,我同黄失去了联系,后来听说,黄的父亲多方找关系,终于给黄免去了劳教的处罚,改为开出军籍,押送回家处理。


不知怎么的,我总感到很内疚,我想,当时我要是给连队干部说了可能就没有这回事了,再说,在驻地乱拉关系的战士很多,连队干部也会酌情处理的,可是后来又听说,黄找这个女孩,连队的副连长是知道的,但是没有在意,批评几句就完事了。


军校毕业后,我没能分回原部队,后来的消息更是让我诧异,说黄回家后,连夜又返回了部队驻地,而且与一名在酒吧从事色情服务的小姐勾搭上了,并闪电式的结婚了。黄的爸爸气的不得了,发誓与黄断绝父子关系。黄与这个风月场上女人结婚后,竟然还在驻地开了一家皮鞋店和一个酒吧,而且生意不错。再后来,黄发达了,已经是腰缠上百万的老板了,而黄的妻子至始至终就是那个小姐。


多年后,我与黄见面了,黄依旧是那么健谈、英俊,只是发福的身体已经越来越与当今的大款老板之类相吻合了(范伟名言‘脑袋大脖子粗’)。黄说,当初回家的时候,还不至于到心灰意冷的地步,凭着爸爸的关系,找份好工作应该没问题,可是我受不了爸爸妈妈的一已经的数落,爸爸还要动粗收拾我,我当时就想,这家我不呆了,我哪里倒下就哪里爬起来,否则这几年兵我是白当了。连夜我偷了爸爸的存折,到了云南把钱取出来后,有点茫然了,不知做什么好了。我没脸见战友,所以头几天我是整天泡在酒吧里的,也就认识了你现在的嫂子,虽然身份不好,但是她整天开导我,不像一般的小姐只知道要钱。我那时心理还是迷茫的,带着一种叛逆我与你嫂子结婚了,要不是你嫂子,我可能会干出一些违法的事情了,(暗示可能会贩毒)”。可惜,今天没有见到嫂子,不过从照片和DV里看到,嫂子还是很漂亮的,黄说同她结婚后,从未找过第二个女人,嫂子对他不仅百依百顺,而且贤惠知寒问暖的很懂礼数,良家妇女又怎么了,能够做到她这点的少之甚少。

如今黄的酒吧不开了,开了一个比较气派的酒店,在这小县城好事很有名气的,黄说,人嘛有时不能太循规蹈矩,得有一种叛逆另类的想法,否则,这辈子算是白活了,同时还对当初“强奸未遂”的事件有种不屑一顾的感觉,说年青不懂爱情是要付出代价的,就是这代价让自己看到了人生存的另一种途径,否则自己还不是看着主子的脸色,规规矩矩地赚那一点大洋?当问到当初我和她表妹的关系为什么断了时,我所:“得了吧,你表妹正在读书,我也在读书,再说我毕业后分哪儿都不知道,一不小心分到西藏、新疆的山旮旯里,你表妹不久注定要守活寡了,所以我只是把她当普通朋友处,后来你表妹看我老是不讲正题,通信就断了”。黄说:“看不出你这家伙觉悟挺高,不过话说回来,你还是要好好利用你哥的关系往上走啊!”我说,我转业了,他打死都不相信,直到我拿出临时警官证,他才相信。


是啊!黄的一席话,让我思考了很久,也许人就需要一种同命运抗争的勇气吧!也许失败与打击真的是一个人的人生转折点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