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中匾歪的世界 中短篇小说 继续拜年

挺中匾歪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URL] 自从范乡长当了副县长以后,其小舅子“二把刀”似乎在高家村的行为有所收敛了,用养鳖大户赵老哖的话说,自从去年同老伴老高婆子一起去给时任的范乡长拜了年后,“二把刀”再也没来过赵老哖家,据说范乡长回去还当着妻子的面把这个小舅子给狠狠地啐了一顿,弄得范乡长的妻子还同老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



自从范乡长当了副县长以后,其小舅子“二把刀”似乎在高家村的行为有所收敛了,用养鳖大户赵老哖的话说,自从去年同老伴老高婆子一起去给时任的范乡长拜了年后,“二把刀”再也没来过赵老哖家,据说范乡长回去还当着妻子的面把这个小舅子给狠狠地啐了一顿,弄得范乡长的妻子还同老范干了一架,说不就是吃了人家几只鳖吗,喝了点酒吗,至于这样骂吗?


而曾经范乡长给挑过水的村里的李寡妇,也因为赵老哖的一顿宣传,被媒体追踪报道,还上了县电视台。电视台的记者一个劲地问李寡妇关于挑水的细节问题,也就是说作为人民公仆的范县长是怎样得知李寡妇家没人挑水的,是怎样帮助李寡妇的。李寡妇快人快语说,人家乡长来村里检查工作,看着我挑一担水挺不容易的,差点身板没累毁,才替我挑水的,其他没有什么呀。记者不依不饶,又现场虚构了一些场景,要李寡妇照着说,可李寡妇就是不听,记者没辙了,只好在片子的结尾处补充说,当初的范县长是何等的爱民亲民,在帮助村民李寡妇挑过水后,就指示村委会安排村里的劳动力轮流替李寡妇挑水,说是党的政策一贯是具有连续性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不能变的。李寡妇不懂什么叫连续性,但是知道后来挑水是村里一个一直没找着对象的三狗子给挑的,这不,因为挑水李寡妇与三狗子马上就要结婚了。


赵老哖看到电视台的报道后,对着老伴老高婆子说,这样不好,这不是说假话吗?范县长知道了肯定不高兴的。老高婆子说,这人呐,上哪说理去,人家当县长了,连给寡妇挑过水都成新闻了,我们也别操这个心了,县长都不说,我们说这些干嘛!


赵老哖一想也是,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工作需要吧。随后,赵老哖吩咐老伴说,给焖两王八来,等会村长要来说事。老高婆子有点不高兴地说,这村长也是,怎么这么喜欢到我们家来说事,每次说事都要焖两王八,喝上几两,真烦人。赵老哖说,说你还成精了嘿,不就两王八吗,看把你抠得,人家村长到我们家说事是看得起你,就你那眼光,爱干啥干啥去。老高婆子嘴里嘟囔着,但是还是应了赵老哖。


“这老高婆子和赵老哖在家吗”?怎么这声音这么熟悉,赵老哖从屋里赶快出来,一看原来是当初的“二把刀”。这“二把刀”可不是当初的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了,穿西服打领带,还带着金灿灿的戒指。再一看,村长赵铁柱在“二把刀”后面也跟着进来了。赵老哖一看忙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呀,一年多没见,出息了啊,你姐夫还好吧,要说你姐夫那是好人。说着句话,赵老哖是想这“二把刀”别又弄出什么动静来,搬出他姐夫来震慑震慑他。村长在一旁答话了,说你赵老哖不就是去年到范县长家拜了年出了名吗?干嘛又把范县长给抬出来了,今天人家“二把刀”来就是看看,来学学技术。


赵老哖一看这阵势也不好说什么了,把原来准备的半瓶老白干换成了两瓶,他知道这“二把刀”能喝,一斤多酒量,去年不久差点把自己的家的鱼塘改成航空母舰训练基地了吗?所以这种人不能硬得罪。“二把刀”一看这两瓶老白干,就说,这年头你都这么有钱了,还喝着玩意!说完从包里拿出两瓶五粮液来,还说这是姐夫给的,留联系业务用的。赵老哖有点纳闷。村长赵铁柱答话说,人家“二把刀”!不是,因该叫李总,人家李总在隔壁的一个乡也承包了一个鱼塘养鳖,比你这大,这不人家范县长为了李总扩大业务需要还特地送了两瓶酒呢!赵老哖越来越觉得,这“二把刀”,喔!应该是李总,来的目的有点值得玩味。


“二把刀”李总的眼睛本来就不大,一瓶酒下肚以后,眼睛就眯成一条缝了,舌头开始打卷了,说话也不利落了。怎么才一年多,这家伙的酒量咋就不行了呢?赵老哖正在琢磨着,李总却口齿不清地说:“这次来。。。。。。来呀,就是为了强强联手,把你的鱼塘并给我,你当副总,我当正总,要不,给你钱我收购。”赵老哖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接下来至于说什,一句也没听进去。只知道送走这“二把刀”和村长以后,赵老哖一直没说话。


在“二把刀”不断的电话催出下,加上村长不断的做工作,赵老哖心理彻底没了底,同老伴一商量,还是决定到县里找范县长去。临走时,老高婆子带了一篮子的王八,而不是去年的两只。赵老哖就说,嗨,王八就别带了,这年头一不时兴语言沟通,事实证明你去年的赞歌高帽就不对伍了,二不时兴礼品,你更抠了,大过年的,就一篮子王八,丢人不!老高婆子的脾性还是没改,照我说,这一篮子王八我都不送,看他那小舅子得瑟的。拗不过老伴,这对老夫妻挎着王八就上县城了。


好不容易找到县政府,门卫不让进,说是没有预约。老高婆子就说,啥叫预约,整的跟小青年约会似的。门卫有点不耐烦了,正当他们抄抄的时候,范县长回来了,范县长下了轿车,老远就说,这不老姑父吗,老远我就认出你来了,走进去吧。一年多了,范县长除了脑袋大一点外,热情度依然不减。


进了范县长的宽大的办公室,赵老哖两口子有点不自然了,赵老哖就嘀咕说,这怎么看都跟进了过去的县衙似的。范县长没有坐在挂有党旗、国旗的办公桌边,而是非常平易近人地同赵老哖一起并排坐在了沙发上。老高婆子呵呵地笑了几声以后,被赵老哖给打住了,说,到这里要像到家一样,别整那没用地。范县长就说,没错。这一次,赵老哖没有像去年那样啰里巴嗦不进正题,开门见山地把“二把刀”要兼并鱼塘地事情说了出来。范县长说,这事吗,等过了年再说。老高婆子忙说,是不是范县长又要高升了。范县长说,哪能那么快,你当我是坐火箭哪。我是说呀,你们乡的事情,我不好插手,这得由你们的乡长定夺。赵老哖说,县长你给说了得了呗,一个电话,乡长能不听你的,要不,你直接给你小舅子去个电话吧!范县长说,这得讲究组织原则,打电话指示是不行的,再说了,现在的企业讲究的是自主经营合并,谁也干涉不了呀!赵老哖就说,我那是什么企业呀,就是一养王八的。 范县长就说,合并是好事,不过这得征求你的意见,你不同意他也没招,现在强强联手,才能使企业有更好的发展。找老哖还想说什么,范县长就说,等会还有一个会议,就不陪二老了,要不在这吃晚饭再走?赵老哖也就不好受什么了,堂堂一个县长能让自己进来已经就给面子了,看样子,这事不好办了。赵老哖说留下王八。范县长的态度比去年还要坚决,坚决不要。


赵老哖又去找乡长,乡长说,这事他管不着,最好去找范县长。赵老哖说已经找过范县长,是范县长来让他找乡长的。乡长就说,明白了,你回去同那个李总商量商量合并的事情吧。还让赵老哖往好处想,说同李总合并,这后面还有县长做后台,今后的发展前景光明啊!


回到家后,还没进家门,就见村长跟过来了,还是那句话“合并”。还说你知道这“二把刀”是什么样的人,谁敢得罪他,再说你们一联手,你的知名度就上去了,农民企业家什么的头衔迟早会来的。赵老哖心理七上八下的,晚上正准备睡觉的时候,院子里突然响了一声,推门一看,把老两口子吓坏,一只没有头的血琳琳的大公鸡摆在门前,看来刚断气,翅膀还在扑棱着呢!


第二天,赵老哖找到村长,说同意把鱼塘转让,至于联营就算了。老高婆子不干了,非要联营,说好歹还算自己经营啊。赵老哖说,就你那智商,还经营呢,人家把你卖了你还替人家数钱呢,算了,转让吧,多少还能得点什么,合并的话,你啥也没有了。

赵老哖的鱼塘被“二把刀”盘走了。老高婆子不死心,弄不明白范县长怎么不替他们说话,还说这年月同样的人怎么过段时间,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