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中匾歪的世界 中短篇小说 找回真爱(5 )

挺中匾歪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URL] 为了印证传言,秋秋就与林梅商量说要接自己的父母过来享福,林梅刚开始怔了一下,说:“结婚都不来,现在来干嘛,烦人”!秋秋有点不高兴,林梅一看,马上堆着笑脸说:“随你了”。秋秋就立即请假回家,劝导自己的父母跟自己到上海居住,父母想了半天,最终还是答应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


为了印证传言,秋秋就与林梅商量说要接自己的父母过来享福,林梅刚开始怔了一下,说:“结婚都不来,现在来干嘛,烦人”!秋秋有点不高兴,林梅一看,马上堆着笑脸说:“随你了”。秋秋就立即请假回家,劝导自己的父母跟自己到上海居住,父母想了半天,最终还是答应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婚礼都没去参加,这次再不去,就有点过头了。不过秋秋的母亲临走的时候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暂时不治疗了,药自己会带着的。秋秋就问是谁,秋秋的母亲叹了口气说:“还能是谁呀!哎!多好的丫头呀!现在还没结婚,每个月都带我到城里去做针灸,你看我的风湿病好多了,每次看病的钱,她都不让我付。好闺女呀”!说完,秋秋的母亲摸了几把眼泪。秋秋此时的心像被扎了一样,那双清纯漂亮的大眼睛又立即浮现在了眼前。秋秋不敢多想,就帮着父母收拾行李。


秋秋父母的到来,并没有让林梅感到高兴,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因为秋秋的父母毕竟没出过远门,何况上海这座只在电影电视里见到过的大城市,所以当秋秋的父母一身土气地跨入秋秋的家门时,林梅根本就没喊“爸妈”。只是淡淡地说“二老来啦”。而当秋秋的父母将用被单裹着的包袱放在沙发上时,林梅斜着眼睛看了一下。秋秋的母亲就把秋秋拉到一边说:“秋呀!我看这孩子是嫌弃我们呢!我们不能常住,我们来看看也就放心了,明天我们就走”。秋秋说什么也不同意,正当母子两个商量的时候,林梅大声说:“你们这是整哪样?不吃饭了?有话不能出来说呀!”一口标准的云南口音,但是几千里之外的这种乡音却怎么也不能让秋秋的父母有一种亲切感,相反特别地刺耳。


父母勉强留下来后,开始尝试着给这个家打扫卫生,但是好几次都被林梅制止了,嘴里还嘟囔地说:“成心添乱”。不过这是一句上海话,老人听不懂,还以为是其他意思呢!但是秋秋却听明白了,再也按耐不住,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林梅愣了半天之后,指着秋秋大声叫到:“你们一家吃我的,喝我的,你秋秋纯粹是一个穷光蛋,没有我,哪有你今天,你竟敢打我,不过了”。秋秋毫不示弱地回敬到:“外面的传言果然是真的,我算看透了,你要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外貌和身体,你骨子里的自私自利和极度的个人主意从来没有变过,这一切都是你预谋的,不想过,滚蛋。”林梅说:“呵呵!让我滚,这里的一切那一点是你的?还好意思说,我不让你们滚就是好的了”。秋秋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身带着两位老人匆匆收拾完行李,往部队的招待所赶去。临走前,林梅依然不依不饶地叫到:“有种,别回来,穷鬼”。


林梅躺在招待所的地板上,不停地翻弄着手机,父亲更是在一旁愤怒地盯着秋秋,秋秋在从母亲嘴里得到萍英的手机号码后,却始终没有勇气拨打萍英的电话。


秋秋的父母在招待所住了两天,正准备要走的时候,林梅来了。此时的林梅像换了个人似的,开口就喊秋秋的父母:“爸妈,你看,这几天我身子不舒服,脾气不好,你们二老见谅,我给你们一人买了一身衣服,合适不?试试看”。秋秋的父母谁也没去接衣服。林梅有点尴尬。秋秋也没正眼看林梅,虽然今天林梅一身紧身衣打扮,更加性感,此时在秋秋的眼里却显得很刺眼。林梅凑到秋秋身旁说:“老公,回家吧,都是我不好,昨晚,我姑父差点抓我(云南话,打的意思),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切都听你的”。秋秋反感地推开林梅,说道:“不稀罕你的衣服,我爸妈买得起,我也不稀罕你的房子,你走吧。”说完拉起父母就走。林梅在后面说:“秋秋,我求你了,回家好吗,都是我不对”。秋秋连头都没回。


把父母送到火车上的一瞬间,秋秋给萍英发了一个短信“萍英,爸妈后天早晨7点到昆明,麻烦你去接一下,另外,我很快就会回去”。秋秋回到宿舍,已经是夜里11点了,此时却发现林梅还在宿舍门口蹲着,秋秋就说:“你怎么还不回去?”林梅说:“秋,你不能这样抛下我,我要等你回去,原谅我好吗?”秋秋冷冷地回答道:“算了吧,从认识的第一天起,你就没看起过我,你对我只有性的要求,这点你必须承认,我看我们就到此为之吧!”林梅突然哭道:“你只说对了一半,是的,我很迷恋你的身体,可是当你发怒不回家的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了,要知道没有爱哪有性,我爱你,我离不开你,我错了,我跪下求你行吗?”说完林梅就要跪下。秋秋马上扶起林梅说:“你别这样,有话进屋说吧?”林梅似乎感到秋秋要原谅她了,就跟着秋秋进了宿舍,一进去,林梅就扑在秋秋身上,一把摸向了秋秋的敏感部位,秋秋此时是异常的反感,推开林梅说道:“行了,我没心情。”林梅突然间也清醒了,坐在椅子上。两个人谁也没说话,林梅是坐在椅子上的,时间久了,有点困顿了,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而秋秋是躺在床上的,但是毫无困意,看到林梅这个样子,秋秋不仅动了恻隐之心,扶起林梅让她躺在床上。林梅顺势勾住秋秋,丰满的胸脯急促地起伏着。秋秋下身一热,一种冲动布满了全身,但是秋秋还是克制了自己,轻轻推开林梅。林梅显然是累了,不多会就睡着了。而秋秋无论怎么样都无法入睡,伏在桌在上,浮想联翩。凌晨将近4点了,秋秋的手机短消息的提示声突然想起,秋秋打开一看,是萍英发过来的“我等你”。简短的三个字,却让秋秋百感交集,不仅泪如雨下。看得出萍英也是思考了半天才回答的,也是彻夜未眠的。


第二天,秋秋来到林梅姑父的办公室,一声响亮的报告后,林梅的姑父随口答道“进来”。林梅的姑父一抬头看到是秋秋,有点意外,就连忙招呼秋秋坐下,并亲自给秋秋倒水。林梅的姑父对着秋秋说:“秋秋啊!自打你与梅子结婚后,你可从来没到我这来过,今天怎么有空?”秋秋没有坐下,毫不紧张的答道:“报告首长,我是来向您说,我准备与林梅离婚的。”林梅的姑父稍微沉静了一下说:“秋秋呀,你们的事情我到是听林梅说过,不管她怎么说,我看都是她不对,被我骂了一顿,不过刚才是你不对了吧,你这不是还没离婚呢,连姑父都不喊了?”秋秋连忙道歉。林梅的姑父摆摆手说:“算了,你就没喊过我几声姑父,看得出,你与梅子结婚不是冲着她有我这个姑父来的,我倒是很佩服你,你个人素质不错,至于你与梅子的婚姻,你想怎么办,我倒是不干涉,只是能给一个原因吗?”秋秋说:“首长,不是,姑父,我与梅子的婚姻有点畸形,抛开林梅极端的自私自利心不说,光是从夫妻角度就已经令我无法理解,人与人平等的,何况是夫妻,感情至上似乎在我们之间永远都找不到。”林梅姑父听了一会,没再说什么,就说:“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吧!”。最后秋秋又说到:“我有一个要求不知算不算过分。”林梅的姑父说:“你说说看吧!”秋秋说:“我与林梅是无法在继续下去了,我想在与林梅解除婚姻关系后,您能否把我调到云南,任何一个部队都行,哪怕是高寒山区”。林梅的姑父,没有回答,只是说:“你先回去吧”。


在回去的路上,秋秋碰到了林梅,林梅看到秋秋很是不解问道:“你找我姑父了?你放心,我姑父不会怪你的,我这就去说”。秋秋摆摆手说:“不用了,我先走了”。

十天以后,在林梅的哭闹声中,秋秋还是与林梅离婚了,有人说,林梅的姑父可能会干预的,可是至始至终,林梅的姑父也没出出现,也没表态,即便是快人快语的林梅的姑母也没有任何表态。又过了十天,秋秋接到了调往云南昆明某集团军的调令,而不是某个艰苦的部队。


秋秋临行前特地来到了林梅姑父的办公室,敬礼告别,林梅的姑父说:“你是一个有作为的人,希望你到了云南能有更大的发展。”前来送行的除了秋秋的同事外,林梅也来了,林梅面无表情地递给秋秋一包东西,说:“这是你喜欢抽得中华烟,以前我是从姑父的抽屉里偷给你抽,没想到你抽上了瘾,害得姑父老是问姑母他的烟哪去了,现在这十条烟是我自己的钱买的,夫妻一场,你拿着吧。”秋秋默默地接过烟,有点感动,男女到分别的这一刻,似乎许多尘封的往事都会不经意间打开了。林梅说:“秋秋,再抱我一次吧!”秋秋犹豫了一下,放下行李,一把抱过林梅,林梅放声大哭,哭声惊动了整个在车站送行的人。秋秋也哭了,秋秋边帮林梅擦眼泪边说:“梅,你呀今后一定要注意自己,无论同任何人交往,都不能带着居高临下的眼光,学会以礼待人,假如那天你有男朋友了,千万记住,感情第一”。林梅紧紧地抱着秋秋,不断地点头。秋秋还是推开了林梅,人都是有感情的,更何况此时林梅的悔过是如此的真挚,秋秋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怕是要被自己留下了,不能再伤害另外一个人的心了。


秋秋上了火车,林梅一直拿着眼睛死死盯着秋秋看,眼泪就没止住过,秋秋很难过,他知道,林梅此时是真的爱自己,但是事已至此,开弓哪有回头的箭。秋秋把眼睛使劲地闭上了。火车开动了,秋秋接到了萍英的短信“秋秋,我在车站等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