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深水区“熟透了的男人”

前阵子,上网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熟透了的男人发表在这里的文章《我军一个1947年入伍的女兵老战士回忆》里面提到了我的姥爷阮平。后来我把这篇文章特别让我母亲看了,她很想和熟透了的男人联系。我的母亲也是和平医院的退休军人,如果熟透了的男人您看到了我的帖子,希望您能和我联系。我的邮箱asuka85@163.com 我的电话:13633119031 高小姐

再次顺便更正一点:很多文章里面都提到了我的姥爷吃了两个鸡蛋没有给钱,要被处理的事情。我的母亲告诉我,其实是我的姥爷的一个兵吃了老乡的鸡蛋没给钱,我姥爷知道以后很生气,打了那个战士。当时是不让随便体罚战士的,于是我的姥爷被关禁闭,后来又因为这个问题要处理他。再次从新说明一下。也希望有更多认识我姥爷和了解我姥爷的故事的人和我联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忘记感谢各楼顶贴的朋友,谢谢你们对此事的关注和热情支持!

25楼asuka85

这几天忙得没有上来,,,熟透了的男人已经给我回短信了,谢谢各位的帮助!!明年是我姥爷去世40周年,我想为他做点什么。我很遗憾我的姥爷没有能像肖锋爷爷那样把自己的经历整理编辑,(其实他这样的经历确实也挺传奇的,我姥爷身上没有一处伤,我妈妈说的)所以只能靠母亲仅有的一点讲述还有一些书籍里的记载去了解我的姥爷了。所以当我看到熟透了的男人的帖子是很激动。妈妈也很支持我找到这位熟透了的男人,估计您和我母亲岁数差不多吧,都是那个年代的人。再次感谢您的回复,对我们家人来说确实很重要,也感谢各位的顶置帮助!!再此代表全家谢谢大家!!!!

我也是阮平的后代,反映阮平因吃了老百姓两个鸡蛋,由此将受到处理.此事准确度有多少?作者是否途听道说的。消息来源是哪里?作者能告诉本人吗?本人邮箱:a19550921@163.com

高眯眯,你顶得对,大舅支持你!电话15177630483

“部队由于在哈达铺休息的时间太短,干部战士的体力消耗尚未得到恢复,所以在向陕北进军途中,掉队的人一路不断。个别领导同志认为掉队与情绪不振有关系,因此怀疑掉队的人会投敌叛变,于是对掉队人员采取残酷的惩罚措施如抓起来送军事裁判所审判处理;但裁判所又无实权,许多决定又是上边决定了由裁判所去执行。黄克诚刚任裁判所长就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个卫生队长在行军途中掉了队,正赶上部队整顿纪律,硬是把他送到裁判所要枪毙。黄克诚坚决不同意枪毙这个卫生队长,因为他在中央苏区有反AB团、反改组派错杀大批好同志的痛苦经历,对错杀好同志的惨状记忆犹新。虽然上边作出了枪毙的决定,但他坚持不在枪毙卫生队长的布告上签字。尽管他不签字,人还是给枪毙了。


“黄克诚一向律己很严,这件事虽然不是他决定的,而且还作了抵制,但他常常自责:如果反对得再坚定一些呢?如果再通过其他途径向中央反映呢?一个同志的性命不就保住了。过去的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但今后一定要尽最大的力量来防止类似的事件发生。”彭雪枫是一位优秀的思想政治工作者,他讲话不仅逻辑性强,而且条理清晰,从不拖泥带水。他接着说:“卫生队长的事情刚刚过去,又发生了阮平问题。”


阮平是三军团第十一团的一个连长,因为他有一次吃了老百姓两个鸡蛋没给钱,便开会批判他,并要送军事裁判所审判。黄克诚态度很明确,他不同意处理阮平。他说:“我们的同志转战万里,出生入死到了这里,我们还对他们不信任,对他们打击。”“十一团政治委员王平同志也不同意处理阮平,他认为:这样一点小事要处理一个久经考验的同志是不应该的。在黄克诚和王平同志的坚持下,阮平的问题才得到了妥善解决。”


接着,彭雪枫介绍了他能记住名字的被杀人员的有关情况:


周科长,二纵队某部管理科长,中共党员,参加了中央苏区反“围剿”战争和中央红军长征,作战勇敢,在一次战斗中被敌人打掉一只胳膊。因为在过草地时他丢了几名伤员,被抓了起来送军事裁判所审判,上边下达了执行处死的决定。关于周科长被杀的经过,彭雪枫介绍说:“当处死周科长的命令下达后,黄克诚来找我说情。他认为:‘这种情况有情可原,不应处死’,但此时恰巧碰到政治部的两位领导同志,他们见黄克诚正在为要处决的人讲情,就严厉训斥黄克诚说:‘你还当过师政治委员呢,连这点小事情都处理不了,真不中用,’说完就派人将那位管理科长拉出去枪毙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