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在,家就在

淡味人生 收藏 4 257
导读: 十几岁时,就离家外出闯荡,终于可以摆脱父母的唠叨,摆脱了无尽的琐碎,整天想着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精彩。离家后,才发觉外面的世界真的很无奈。缺了父母的关爱,少了可以倚着靠着的父母的臂膀,才发觉自己成了水上的浮萍。异地漂泊的艰辛,苦苦挣扎的血泪,终于读懂了家是父母,读懂了家的含义。家是安全岛,家是温暖,家是永远的安逸。 我是一恋家族,只要远远看见村里的一缕炊烟,顿时脚下生风,全身轻松,充满了力量,甚至会情不自禁地唱起歌来,甚至会得意地吹起口哨来。在外闯荡三十年了,也在城里安了家。总觉得父母的家才是



十几岁时,就离家外出闯荡,终于可以摆脱父母的唠叨,摆脱了无尽的琐碎,整天想着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精彩。离家后,才发觉外面的世界真的很无奈。缺了父母的关爱,少了可以倚着靠着的父母的臂膀,才发觉自己成了水上的浮萍。异地漂泊的艰辛,苦苦挣扎的血泪,终于读懂了家是父母,读懂了家的含义。家是安全岛,家是温暖,家是永远的安逸。


我是一恋家族,只要远远看见村里的一缕炊烟,顿时脚下生风,全身轻松,充满了力量,甚至会情不自禁地唱起歌来,甚至会得意地吹起口哨来。在外闯荡三十年了,也在城里安了家。总觉得父母的家才是真正的家,所以,逢年过节,我都要回家去看看父母,望着年复一年父母鬓边渐生的白发,看着他们年迈的身影,我对家的感觉一点都不生疏。屋里屋外,村头巷尾,坐下来陪父母说些个家里家乡的新鲜事,和村里长辈聊几句家长里短,让我觉得我仍然是村里的人,仍然是绕膝父母的孩子。那一份亲情,那一份乡情,真是血浓于水啊!


每次回家去,我会抽时间去村里转转,看望一些我尊敬的长辈和一起玩泥巴光屁股一起长大的伙伴,每一个人,每一家总是非常热情的要我留下来吃饭。直到有一天,母亲抱怨我,回来总见不到我的身影,在家屁股没坐热又出去了,饭也不吃一口,我猛然醒悟。再遇上别人请我吃饭,我会婉转谢绝,因为我知道我的父母早已在灶间忙碌,把自己舍不得吃的都拿出来,为我做好一桌子的菜肴。


随着父母年龄增加,我回家的次数也多了起来。父母就是我们的家,是我们尽孝心的载体。我不止一次地耳闻目睹,有些人在老人过世后痛心疾首,捶胸顿足,自责在老人活着的时候没有如何做。父母从来不图你捎回多少东西财物,就是愿意子孙绕膝,全家欢聚,享受天伦之乐。有了父母,就有了全家团聚的地方,父母永远是我们心灵的家。爱人对自己再怎么好,没有父母,也是一种感情的缺失与遗憾。


直到有一天,我的父母离开了我,用家乡的话讲我“已经脱了孩子皮了”。我在老家的屋子也渐渐空落和归于沉寂,我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每次回去,都住在哥哥姐姐家,那种感觉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感觉是绝然不同的。父母不在了,家的味道也改变了。每次回去,我也会到坟墓前给父母叩个头,点上香,烧烧纸。每次回去,我也总是回到那个空无一人的屋子看一看,也许那是我最留恋的地方。我反复地问自己,我在留恋什么呢?


最近,有首歌《父母在,家就在》触动了我的情感,曲作者是我的老乡戚建波,也是《常回家看看》这首家喻户晓的歌曲作者。随着音乐,写下这些思绪中的字,献给今天的母亲节吧。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