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稀泥糊不上墙”

近来,帮孩子小学同学的家长做一建材添加剂的新产品,深感“要做好一件事儿,不是光凭着一番热情就能实现”这个道理的深刻。

那个家长是位搞建材添加剂的私企业主,名字一个单字“成”,因为相识几年了,我只称呼他的名字“成”。成的公司规模很小,现在办公室里只有他夫妻两个,妻子管财务,会计出纳一肩挑,销售成自己亲自上阵,怪不得他下班时我总能看到车里坐着“董事长太太”呢。成的厂子在长春大房身水库边,他哥哥家的的一个农家院落里,一间厢房就是厂房,成的哥哥嫂子兼管加工生产出库等,也是“固定”的工人,很简单的家庭作坊式生产规模。三年前孩子还在上小学时成就有意要我帮他上新产品,热情地请我吃了两次饭,带我看了他办公室里的产品样板。我当时对他讲:“有什么设想可以先做一下试验,能不能实现是一回事儿,关键就是要在实验中看出自己能不能有条件搞成。我会尽自己所能帮你,也把你的技术人员培养出来,但你要抓紧时机,时间不等人。”。三年过去了,到今天总算开始动作了。

那天成把我找到他办公室,正式提出要我帮他上一个新项目,再有就是一个添加剂要把配方定下来。他说的新项目内容,是把废旧的泡沫板回收,加上其它树脂制成新型环保型保温建材。这个项目目下并不新颖,成的目的是想通过上马这个项目,一来扩大他企业的知名度,二来也有可能把这个新产品投向他的家乡——农安农村,农村正要求新建住宅一律使用新型环保型建材,这样他就可以给产品找到稳定的市场,实现他“回报家乡”的愿望。因为是成自己找的人筹划报项,只需要我在项目中完成实验,所以我把报项时要注意的一些事项提出,要他考虑外不用多说些什么,集中精力做添加剂就可以了。可是没像我想象的那样简单,报项时一些行文常用语言成都搞不明白,三番四次要我帮他推敲词句。唉,这位老板怎么这样子,这个架势他拿出来的那些企业申报文件该是谁写的呢,亏他还是中专毕业的呢。

新项目报上去了等着批复,添加剂的配方可要尽快定局,为了让我尽快进入状态,成拿了《建筑涂料》、《建筑功能砂浆》等几本书籍和杂志要我看看,以便尽快熟悉他公司产品的性能特点。第二天我就去了他办公室,把书里介绍的新型添加剂种类特点,结合我的配制设想告诉了成。我告诉成,这个添加剂不难做,因为主要成分就是表面活性剂和增稠剂。表面活性剂的作用就是使添加剂与物料很好地结合,增稠剂则是在拌和水泥砂浆时显得稠厚些,术语叫“和易性良好”,也起到阻止砂子从砂浆中沉降离析出去的作用。可和易性良好对于砌筑砂浆来说不需要检测也没有检测手段,只是在拌和砂浆时靠工人的手感来评断,况且用量也很低。要稍微重视的是表面活性剂,因为表面活性剂有阴离子型、阳离子型、*离子型、中性型等几种。阳离子型的不必考虑,水泥体系会使其不稳定,性能降低,其它的则要看什么样的表面活性剂性能良好、哪些配伍良好、哪些价格低;表面活性剂是要产生大量泡沫的,而泡沫的产生对于砂浆来说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反而可能因为存在大量泡沫而使人感觉不佳,它最多的应用是洗涤剂,而水泥砂浆里什么需要洗涤?况且现在洗涤剂早都变成低泡型的了。所以只要性能可靠、成本较低就可以了,不然的话硬搬表面活性剂的技术参数就只能自己束缚住自己……我对他讲解着,时不时还询问一下他的想法和工作现状。他圆圆的脸庞堆着笑,听我讲解时除了回答没怎么说话,圆圆的眼睛里显现着沉思和热情。

几个小时就在这如同上课般的讲述中过去了,我看时间差不多了,要讲的也全告诉他了,就站起身来告辞,这时成赶紧拦住了我,说了一句差点让我昏厥的话:“别走啊,还没定下方案呢。”,合着我刚才讲的那些全“对牛弹琴”了,真不知他心里想些什么。我问他:“你还要什么方案?!该准备做的我全告诉你了,再说你办公室里有条件做实验么?”,听了这句话他似乎明白了起来,恍然大悟地“啊”了几声,无可奈何地让我走了。这样的事儿又发生过一次,“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为了防止他“脑子进水”,有一次我做着实验问他:“你还要不要方案了?方案不是一拍脑袋就随便定一个的,要有试验数据,本着科学的态度。我还想管你要方案呢,你给我拿出来呀!”,他讪讪地笑了。

一次吃午饭,成递给我两只长短不一的筷子,我要他换一下,他很惊讶:“这还有什么说道么?”,吃饭时他的嘴巴总是不断地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我对他说:“吃饭时嘴出声的人命贱。”,看来他不喜欢有人来指责他,先是说“我总这样”,后来嘟嘟囔囔地说:“你就会说我。”。

成做试验恨不能马上就看到结果,为此他总是支使我做这个做那个,晚上还忘不了要我上网查一下有关资料。我很反感,我不是你手下的属员,你又没给我拿足够的咨询费,支使谁呀?帮你做实验没什么,但你心里应该想着这是我请来的专家,说话必须客气点儿,可是没有,似乎到了他身边就必须百分之百地满足他的意愿。那次没去厂里,在市里跑几个厂家调研,下午就有些空闲时间,刚好有个样品需要去取,成就支使我去,他留在办公室里悠闲地听歌曲、上QQ聊天。他希望我把自己的项目落在他公司,说是等有钱了给我建个实验室,我的项目马上就要上马,能等得了他投钱么?就他这种素养,谁能跟他同舟共济?还不是好事儿全是他的,错事、不是全是咱的?再说了,人家一看一个搞建材的小公司搞出了酶工程,那高技术也就是个蒙人的玩意儿,根本就别想有什么市场。有一次他说最近有个客户可能要用他的产品,但意向不明,要我给他断一卦。卦成了,是〈泽地萃〉变〈泽雷随〉,我说你过五一后有动静,就在五月六号。同时我也说你现在的态度不是很积极,他说:“哪哟,我比谁都急!”,我说:“这卦上可没表现你的着急,如果你真的着急,你的厂子有什么技术力量可以和其它厂家抗衡,我的产品就是效果没得说、质优价廉?你注重什么新技术了?如果你真的着急,你考察客户的情况了么?这个客户是真的很需要你的产品,还是说活络话搪塞你?如果是这样,你用什么方法推销你的产品?没有,你只是在家里干等,成就成不成就拉倒!”,他承认了。回来后我重新看了一下这个卦,给他下的评语是:“对付着过吧。”。本来么,像他这样要先进技术没有先进技术,要良好的管理没有良好的管理,要稳定可靠的客户没有稳定可靠的客户,要待人平等诚挚的态度没有平等诚挚的态度,除了靠天吃饭还能怎么样?

他总是把给我的时间紧缩到最小,一天忙完一个样品一看时间已经五点了,我有些着急,因为那天孩子五点二十放学,约在五点四十到家,没拿钥匙没拿手机,如果我不能马上回家孩子就得在门外等半天,还耽误孩子吃饭做作业。我告诉了他,他没理睬:“再等两分钟,再做一个试验。”,就这样赶紧忙完了那个他要求的实验,一看表已经五点二十了,我当时真是急得不得了,那天偏巧他父母还去了他的厂子去看他哥哥,回来时当然得先送他父母回去,等我到了家六点过,孩子很不高兴,对我说:“以后他的事儿咱别管了。”。第二天成还很对我不满,指责我那天没必要那么着急回去,还说什么:“现在谁家都是一个孩子,我家孩子进不去家就在外面站着。”,听了这话我非常生气,当时就和他吵了起来,我也毫不客气地质问他:“你为什么不能为别人着想?做这个添加剂试验我替你想了很多,你就不能替别人着想么?为什么非要耽误别人的时间做无可无不可的事儿?你要真着急三年前你干什么了?”,他默然。这种人,真是不能和人同甘共苦的朋友。

成支使人的时候可不管人家会怎么样,那次生产拌料预混,看搅拌的效果不好,他就支使他嫂子:“用手搅啊。”,他嫂子很不满地回敬他:“你怎么不使手搅呢?”,他听了这话似乎无动于衷。五一时我感冒了,他打电话来问给他父亲买药的事儿,听出我的嗓音已经十分沙哑却一个字都没问我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发烧,有没有去医院看,用药了没有。过了五一我的感冒又反复了,难受得很,周身酸疼,因为他发出的产品用户说效果不好,硬拉着我去做检验实验。后来我实在挺不住了,就在充作实验室的那屋炕上躺着,他带着嫂子侄女采买,还忘不了打个电话告诉我:“西院有家厂子不干了,你去拿点化学仪器回来用。”,回来看我没去,就语气很明显不满地问:“咋没去呢?”,我也没好气地反问他:“哪个西院?我认识谁呀?谁能让我拿?”,这时他才不作声了。那天的检验实验效果正常,看来用户要么是不想用他的产品找个托词儿,要么是没按正确的使用方法添加,成先前还要拉着我去安图县——他的产品销售地的施工现场,都没想想我的身体能不能顶下来这一路上八九个小时的颠簸。回来的路上我坐在他车里一直闭着眼睛,他一会儿掏掏我前袋中的手机,一会儿又在一边摇晃着腿,看我没理他一会儿又说要给我包装一下,要我别再穿西装了,要给我买套夹克。笑话,咨询费都难拿,帮他忙活了一个月有余,咨询费才分两次拿了一千块,还总耿耿于怀的,还能真心包装我?再说,我一百八十斤的体魄,穿夹克衫不成了大号的地瓶了么。这样的审美观点我既没心情搭理也没别的话好说,就继续闭目坐车,这样他才安定了下来。进了家门我马上关掉了手机,决心好好修养,一个星期不开手机,他来也不再理他,一个星期以后着手忙我的酶工程项目。

一个没有素养的人很为人们所不齿,《诗经》中《相鼠》篇把没素养的人骂得非常狠:“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一个没有关心他人之心的人不可以交往,因为他的心目中没有你的价值,只有他自己;一个从来不考虑他人的老板,别看他坐在办公室里人五人六的,骨子里还是延续了两千年的小农意识。所以我对成的评价是:“稀泥糊不上墙!”

本文内容于 2009-5-11 16:41:12 被丑正时分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