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五 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121章、赔了兄弟又折兵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1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传令全舰队,起锚,挂全帆,边退边打!”杨文荣看到敌舰变阵,加速冲向己舰,感觉不妙,所以连忙改变战术应对。   “咚咚咚……”由于双方距离越来越近,迫击炮弹命中率比例越来越高,到第五轮,几乎全部落到宋军战舰上。   “吕副帅,敌军火器犀利,我军战舰已经被炸沉了一半!”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传令全舰队,起锚,挂全帆,边退边打!”杨文荣看到敌舰变阵,加速冲向己舰,感觉不妙,所以连忙改变战术应对。

“咚咚咚……”由于双方距离越来越近,迫击炮弹命中率比例越来越高,到第五轮,几乎全部落到宋军战舰上。

“吕副帅,敌军火器犀利,我军战舰已经被炸沉了一小半!”副官向吕文焕禀报,此时宋军战舰被炸沉了一小半,还有一半被炸伤,冒着大火和浓烟。200米左右的水面上遍布宋军的尸体和战舰的碎木、桅杆、木板等残骸,成千上万落水的水军在江中挣扎呼救。

“怕什么,他们只有10艘战舰,而我们还有100艘可以战斗。给本官不惜一切代价,活捉文天祥。1个文天祥,可以要挟蒙哥拿出1千条战舰的钱来换。”吕文焕大声叫嚣道。

“吕副帅,还是派几艘战舰搭救落水将士吧,毕竟都是自己的同袍呀!”副官建议道。

“先不忙,兵贵神速,战局瞬息万变,等打败了天军再救吧,现在没有多的船离开战场!”吕文焕看到又有十几艘靠前的战舰被天军炸沉了,而天军战舰也有两艘被床弩射穿,漏水下沉。现在已经到了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所以丝毫不敢懈怠。

“可是,那都是多年来同生共死的兄弟呀!”副官看到天军水军都在用铙钩搭救落水战友,心中一酸,不顾下级礼仪,责备起吕文焕来。

“闭上你的鸟嘴,老子当兵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吕文焕看到又有几艘战舰炸沉,心情很不爽,“来人,把他给本官押下去,等战后再收拾你!”

“全体火箭筒手,准备,瞄准敌军旗舰指挥舱,两次齐射!然后自由攻击靠近的敌舰的船体,给老子射沉它们。”杨文荣看到敌军还有70多艘敌舰,离己方越来越近,快到迫击炮的射击盲区了,所以连忙换武器。

刘华改造的火箭筒,以黑火药为推进剂,圆锥形的弹头里边装了10斤黄色炸药,精确射程大约1千米,当黑火药燃到尽头,不管有没有碰到目标都会爆炸。

“嗖嗖嗖……”两轮共160发火箭弹笔直地从筒内飞出,后面拖拽出长长的烟雾,像极了过年时候放的二踢脚。

“砰砰砰……”一大半准确地落在了吕文焕的旗舰指挥舱四周,团团火球升腾处,弹片四溅,血肉横飞。

“原来二踢脚也能炸死人!”这是吕文焕身体变成几大块,被炸飞的脑袋在飞行过程中的最后一个想法。

“大家跟着本官,我喊一句,你们重复一句!”文天祥看到宋军旗舰都炸烂了,恻隐之心泛起,指示传令兵道。

“宋军的将士们听着……吕文焕已经完蛋了……你们不要再来送死了……你们不必投降,让开水道就行……赶快抢救你们落水的战友……我文天祥代表800万灾民谢谢你们……”文天祥喊一句,8、9千天军跟着重复一遍,当然是一边开炮,一边重复的。

狭窄的江面上,几千人的声音显得非常清晰响亮,宋军舰队虽然还剩60来条,但是绝大部分都起火冒烟了。看着天军的战舰还有6艘好端端的,火器弹药好像也打不完似的,于是陆陆续续有战舰退出战场,打捞落水的战友。等最后一条顽抗的宋军战舰被击沉后,长江河道已经空出来了百来米的通道。

“杨将军,快传令医生的快船和灾民的大船通过,我们在这里搭救落水将士,并戒备掩护!”文天祥看着江对面剩余的50多条敌舰,心有余悸的指示道。

“末将遵旨!”看着自己剩下的6条战舰,杨文荣对文天祥刚才沉着稳重的大将风度颇为心折。

晚风轻抚,涛声依旧。

长江在皎洁的月光下,泛着粼粼波光。200多米宽的江两岸,分别是对峙的天军和宋军战舰,只不过从舰上照明的火把可以看出,一边是另一边的近10倍。江心是一条长长的船龙,从空中俯瞰,几千条大船足足蜿蜒了几百里远。

“杀弟之仇,不可不报!今晚就算不眠不休,也要给本官把战舰修好,明日和天国狗贼决一死战!”白天从陆地赶过来的湖北置制使吕文德,看着东拼西凑才组成大半个兄弟的尸体,老泪纵横,钢牙紧咬。

当年他两兄弟父母双亡,都是靠他小小年纪砍柴卖钱抚养兄弟,谁知现在被天国敌人弄得死无全尸。(详见作品相关)

“大帅,敌军火器实在厉害,仅仅损失4艘战舰,就拼掉了我们四分之三的家底。卑职以为,还需从长计议。”一个被炸掉了半条腿的心腹大将,心有余悸地说。

“放屁,难道本帅眼睁睁地看着杀死我兄弟的文天祥安然离去不成?”吕文德怒不可遏道,“再说双方都打了一整天了,他们剩下的火器火药不会太多,明天大家一拥而上,跳帮肉搏,难道50个人还还打不过1个人?”

“大帅,不好了!”一名斥候冲进来禀报:“报大帅,小人刚刚侦察到300里外,宋军大约200条战舰正顺江而下,朝这里杀来,最迟明天天亮就可以到达!”

“啊,怎么这么快?哪怕文天祥遇阻后飞鸽传书,从重庆到鄂州几千里水路,就算顺风顺水,也应该还要两天才对呀!莫非文天祥他们本来就是蒙哥的诱饵,早就设计好了圈套等着我们钻?还是天国水军正好在湖北边境潜伏?还是……”吕文德百思不得其解。

“大帅,不要多想了,快从陆路撤退吧。这50多条烂船,别说一晚上修不好,就算修好了,也不够人家200条战舰塞牙缝的!”断腿心腹着急地劝道。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蒙哥、文天祥,你们给老子等着,不出半个月老子就要操你们老窝!”吕文德望着江对面的天军战舰,愤然吼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