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抗日中有多少战功属于杂牌军?杂牌军知多少??

cctv333 收藏 192 12884
导读:[color=#FF0000]不要张口就蒋公千古,国军千古的叫唤。所谓国军,到死是指国民党军,还是国民革命军,搞清楚了在叫不迟,否则,八路军也是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也是国军,他们名义上的领导都是蒋介石,难道八路军军的功劳都是蒋介石的吗???不觉得好笑吗? 囫囵吞枣的把一些在抗战之前就拥有相当强大的军事力量的军阀(这些人有多少人在抗日前和蒋公大打出手,分庭抗礼啊)的抗日成绩就归结在蒋公公身上,不觉得可耻吗??? 连桂系军阀的李宗仁在回忆录中有精辟的轮式,鄙人试节选一二,让大伙可以窥见一斑吧: “所以

不要张口就蒋公千古,国军千古的叫唤。所谓国军,到底是指国民党军,还是国民革命军,搞清楚了在叫不迟,否则,八路军也是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也是国军,他们名义上的领导都是蒋介石,难道八路军军的功劳都是蒋介石的吗???不觉得好笑吗?

囫囵吞枣的把一些在抗战之前就拥有相当强大的军事力量的军阀(这些人有多少人在抗日前和蒋公大打出手,分庭抗礼啊)的抗日成绩就归结在蒋公公身上,不觉得可耻吗???

连桂系军阀的李宗仁在回忆录中有精辟的论述,鄙人试节选一二,让大伙可以窥见一斑吧:

1,“所以蒋先生在中国战场纵横数十年,他所凭借的武器,不外金钱收买和分化离间的伎俩。若从纯军事观点立论,则蒋先生实在是既不能将将,也不能将兵,若以他一己的意志来统兵作战,安有不败之理?”

2,“由于他蓄意排除异己,造成由他一人控制的党政军系统,因此引致内战频仍,兵连祸结”

3,“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系在冯玉祥的西北军中行伍出身,仅略识之无,政治观念的落后更不必言。所以韩氏为一省之长,可说是条件不够。再看湖南省主席何键,原为唐生智所部第三十五军军长。为人圆滑,而不能任事,只因湘省介于粤、桂、黔之间,可作缓冲,故得久任主席。此人思想既旧,对政治尤属外行。然韩、何二人皆非中央系统中人,对中央仅作有限度的服从,平时与反抗中央的西南各省,信使往返甚密,凡国内有纷争,他二人的态度均甚模棱。”

4,“可是蒋先生却最喜欢人家恭维黄埔毕业生是如何如何地好,杂牌部队是如何如何地不好。而他的左右又都是善于阿谀的人,于是蒋先生朝夕所听到的批评,和看到的特务密告,都正如他所想象的。因而成见愈深,欲消灭杂牌部队之心也愈切。

此种情形发展到抗战末期尤糟不可言。有些“杂牌”部队因久无补充,部队长官不得已向蒋委员长面诉衷曲,委员长表面上故作矜恤,温语有加,亲下手令,嘱兵站补充;然后视部队的系统,亲自电话或令侍从室主任吩咐,照手令上的数目拨给,或者打个折扣。若无电话预先交代,军政部的兵站就以库存已尽来搪塞。于是,有些部队长官探知个中内幕情形,为保存部队实力,免被淘汰失业计,乃勾结侍从室和兵站官员,实行贿赂,则武器弹药又可源源而来。军队为国捐躯,武器损失,弹药消耗自所难免,尚须向上级机关官员行贿才可得到补充,实为千古未有的怪现象。

5,“至于其他部队,如福建绥靖主任陈仪的部队,虽然也是“杂牌”,但是陈仪毕竟是浙江人,蒋先生的同乡,所以也多少受到些优待。最惨的,要算是那毫无背景的孤魂野鬼,例如庞炳勋、高树勋、孙殿英一干人了,其次则为冯玉祥统驭过的西北军、张学良统驭过的东北军、陈济棠统驭过的粤军、唐生智统驭过的湘军,以及川、滇、黔、陕、甘等省的军队。”

6,“ 长沙三次会战时,薛岳本打得很好,不图在作战正紧张时,蒋先生一个电话把军队调 乱,薛岳一时无法补救,被打得踉踉大败,失了长沙。”

7,“老实说,我在五战区能打几次小胜仗,未受委员 长直接指挥亦不无关系。 ”

本文内容于 2009-5-12 20:00:22 被cctv333编辑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