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馗灭日 第一章    纵横六百年 第八回   天大亮钟馗找妖尸以除后患    大火中乱葬岗龙在上虎在下

天师钟馗 收藏 0 4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size][/URL] 切说那鬼妖王胡惟庸逃走之后,留得钟馗一干人等留于客栈之中,钟馗身受轻伤,这时钟馗扒下自己的衣服一看,只见自己的胸口之上,俨然有一大片黑色的血印,这显然是自己中了那胡惟庸的尸毒,虽然那胡惟庸刚才是用尽了自己的力量扯脱了九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



切说那鬼妖王胡惟庸逃走之后,留得钟馗一干人等留于客栈之中,钟馗身受轻伤,这时钟馗扒下自己的衣服一看,只见自己的胸口之上,俨然有一大片黑色的血印,这显然是自己中了那胡惟庸的尸毒,虽然那胡惟庸刚才是用尽了自己的力量扯脱了九童子的手,也把没有防备的钟馗给击伤了,但是自己的法力也早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所以打在钟馗身上的长舌头,是自己的最后力量了,法力有限,而钟馗当即坐下运起了自己的法功,因为自己的法力刚才被那胡惟庸给击破了,而自己的身体又只是一个凡人的身体,不比自己的法身,如是钟馗自己的法身,就不要说这鬼妖胡惟庸的这一击了,就算是让胡惟庸不受伤时打他十下八下的也无一点事。

黑面青年的这个身体虽然很是健壮,然对于法力基础而言,则是一点也没有,钟馗只得一点一点的练,先用法力护住自己的元神不至于出体,再向更深一层练习。钟馗必竟是天神下凡,对于法力修真的法门很是明了,不多时就把自己身体所受的尸毒给驱除干净了,原来在胸口上的一大片黑色血印也都慢慢的消退了下去。

这时,那九名童子也都犹犹转醒了过来,最先起来的是那位老者八叔。

“我的个妈呀,我这是怎么了?哎呀!我的腰,怎么那么痛呀!”老者八叔醒来便道。

“哎呀!我的腿怎么那么痛呀,…………”

“哎呀!我的头怎么那么痛呀!…………”

……………………

九名童子醒来之后都是腰酸背痛,站起来纷纷都抱腿挺腰的,与先前对付那鬼妖王胡惟庸之时的那股子利索劲,真是相去甚远。

“老者可好呀?”大掌柜的走上前来向老者八叔问道。

“没事没事,劳八爷您关心了,老家伙还行。”老者八叔回答道。老者八叔一拧脸,见钟馗正坐在地上打座,再看这客栈已经塌了很大的一大片,不由的心生奇道,“这是怎么了,这一会儿的时间怎么客栈成了这个样子了?大牛,你咋了!”。

老者八叔这就是上前去察看钟馗的身体,这时大掌柜的确一把拦住了他。

“老者没事,刚才如不是这位神君出手,我们这一干人等估计这时都得毙命于此了。”大掌柜的在一边解说道。

“什么?神君,八爷开什么玩笑,神君。”老者八叔及其他的八人都是一脸的迷惑不解。他们那里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刚才他们的身体都被钟馗请下界来的镇妖童子给占住了,他们的元神被封在了自己躯身内的深处,根本就看不到听不到外面的一切,就像是睡了一觉一般。

大掌柜的把这件事的前前后后给老者八叔及众人又细细的说一了边,直听得老者八叔及其他八人目瞪口呆去里雾里。

“不会吧,这是跟着我们行脚的大牛侄子呀,什么时候变成了天神钟馗了,八爷你可真是能说笑呀。”老者八叔摇着头说道,他仍是不相信。

“我说你这老乡真是的,事情都给你说了,你仍是不相信,要不你去问问其他人,不相信就不相信吧,特派员咱也别费那么多的口舌了。”二掌柜的插嘴说道。

大掌柜的只是一笑,并不作答,他当然也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如不是自己亲见,那么打死他也不会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即然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都不会相信这事,就更不要说让这老者八叔相信是自己打跑了那鬼妖王了。

这时,钟馗运功完毕,身上的伤已然完全的好了,他睁开自己的眼睛,站了起来。

“这位兄弟,…………”大掌柜的一抱拳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来称呼现在的钟馗,到底是叫神君好呢,还是直呼其名好呢,如是直呼其名,叫什么,大牛吗。

“有话请讲,但讲无妨。”钟馗看出大掌柜有什么话要讲,于是就说道。

“呵呵!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其实我对你的身份没有丝毫的怀疑,只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又怎得变成了这个青年。”大掌柜的笑笑说道。 其实这个问题,钟馗也很想搞明白,但是他就是怎么也搞不明白,听着大掌柜的问话,不由的茫然了起来。

“俺也知道你们是好人,都是行路的,但你们的头发怎么都剃的那么短,还有的剃了光头,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还有那胡惟庸给俺说的那些发生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俺还没有细细的了解,你能不能给俺说一说呢。”钟馗不由的把话题给扯开了。

大掌柜的笑了一笑,难道他真是从明朝初年来的,正想给他细细的说一边这历史。

“我说大牛呀,你这是咋了,俺俺的,这是你吗?是不是神精了,你要是有点事情,你可让八叔去给你娘怎么交待呀。”老者八叔插嘴道。

“好了老乡!老者,你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离天亮还远着呢。”大掌柜的一把拉住老者八叔扯向了另一边。

“那不行!休息可不行,那恶鬼吓死人了,可不能睡呀。”老者八叔正色道。

“那里还有什么恶鬼呀,最利害的那只恶鬼刚才让你给打跑了。”二掌柜接过了大掌柜的这个活,和老者八叔说起了话来。

“什么!是我打跑的,这位八爷,你可说笑了,我怎么不知道呢,我老头子还有这本事。”老者八叔不相信。

“真是你打跑的,好家伙,你的身手可真不是盖呀,老乡,真利害。”二掌柜的竖起了大拇指道。

……………………

经过一番大掌柜的解说,钟馗终于对从他来的明朝初年一直到现在的这个时期的历史,算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但是当大掌柜的提到,现在我中华民族的情况时,他的语气一下子就变得愤怒了起来,九一八,七七事变,南京大屠杀,这些事件,把钟馗也给直气得怒目圆瞪。

“俺还以为那个胡惟庸只是在夸大其词呢,没想到是真的。”钟馗说道。

“他说的不是夸大其词,而是说的小了。”大掌柜的说道。

“唉!……”钟馗长叹一声长气,仰天展望,他万想不到自己会来到这个未来的世界,他万想不到自己会来到这个中华民族危难的时代,他也万想不到自己竟然到现在还以驱魔大神自居,就算自己现在行边天下除尽天下的妖魔又能如何,就算自己的法力再大又能如何,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国家也不免被外族所消灭,自己而成为亡国奴,那胡惟庸说他说的一点错也没有,鬼比人好呀,虽然他仍是一只妖魔,然话中的道理确是有理的,钟馗的心中不由的对自己下面的路产生了茫然。

此时天渐渐的亮了,太阳升了上来。

经过了一夜的沉思,钟馗仍没有想明白。

“我说神……,还是叫大兄弟吧,呵呵!”大掌柜的说道,通过一夜的谈话,大掌柜的发现这个天神还是很和蔼可亲的,别看表面上很凶狠,然他的胸中确是有如雄雄的烈火之人。“天亮了,要不咱们上路。”

众人此时也都是一夜不敢入眠,也不敢出客栈上路,此时一听大掌柜的这句话,都纷纷的收拾了起来。

“不可!”钟馗突然说道,“如我们就这样的走了,那么那胡惟庸还是会出来害人的,此事须做得干净。”钟馗正色。

众人皆一听钟馗的话,不由的都是一愣。

“兄弟,他起码也是我们中国鬼,只要以后不再做坏事,就还是放了他吧。”大掌柜的说道。

“不可。”钟馗正色道,“鬼妖之言万不可信之,我们今日是走了,然再有行脚之人过宿于此处,不保那胡惟庸不再来加害,再者,那胡惟庸已化道成魔了,如果伤好后,就可离躯身而出,他完全可以跟在诸位的后面,伺机加害。”

钟馗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惊,是呀!留着这个鬼妖终究是一个祸胎。

“如果不把那胡惟庸给打得魂飞魄散,那么被他困在这乱葬岗上的孤魂野鬼也不得再行投胎之事。”钟馗又言道。

他的话让众人最后都决定除了这鬼妖再行路,因为不为后来的行脚人着想,不为乱葬岗上的孤魂野鬼着想,也得为自己的小命着想了吧,这可是自己的小命呀,时逢战乱,一条命,足以决定让一家子人过的好与坏。

“那么我们怎么找到那个胡惟庸呢?还要再等到晚上吗!”大掌柜的问道。众人一听此话不由的全身打了一个哆嗦,好家伙,晚上那鬼妖还不成了精呀。

“不,如等到晚上,那胡惟庸的法力将会变的利害些,虽然不及俺的手段,但是还是很麻烦,不如在太阳下做的好。”钟馗说道,众人一听这话,不由的高兴了起来,必竟在太阳底下心里还踏实一点。

“我说大牛!你可不要乱来呀,有什么法子快讲,要实在不行,咱们还是逃走算了。”老者八叔又插嘴道。

钟馗看了一看他,没有作声。

“我们只需到乱葬岗上找到那胡惟庸的肉身,然后俺再施法用一把火给毁了,那就行了。”钟馗说道。“至于危险吗?不会有的,那胡惟庸胆子再大,他也不敢到太阳底下来做乱,那样他也会魂飞魄散的。”

众人一听这的法子不由的皆拍起手叫起好来。

“但是,昨夜你也听那个恶鬼说了,他的葬身之处极不好找。”大掌柜的说道。

“放心!俺钟馗有办法。”钟馗说道。

众人随着钟馗来到了客栈后面的乱葬岗上,此时众人也吃了一些自己的带来的干粮,但他们行上岗时,还是不由的被这乱葬岗的景像给吓住了。

时值上午时分,太阳当空,然这乱葬岗上还是阴风阵阵,说不出来的恐怖与阴森。

再说岗上,处处皆是坟包,有的有墓碑有的就没有,乱乱的阴森森的。众人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钟馗借着太阳光,闭上眼睛,张开了他的双手,众人皆不明其意。其实钟馗是在借用太阳光和自己的鼻子的作用来确定,这个乱葬岗上那里的阴气最重,阴气最重的地方就是那胡惟庸的所在之处了。

不消一会儿的功夫,钟馗张开了双眼,指着一块平平的地面说道,“就是此处,挖吧!”

众人都挖掘了起来,挖掘用的工具都是从钟家镇上借来的,镇上管事的老头看到他们,不由的吓了一大跳,还认为大白天的见了鬼呢,于上科在确定了他们还是活人后大大的吃了一惊,在借给他们工具后,也和镇子上的人一块来到了这块乱葬岗上。

大掌柜的从镇子上管事的老头那儿了解到,这片乱葬岗,埋的都不是钟家镇上的钟姓人,都是冤死的人,还有就是镇上的外姓人家。

“挖开了!找到了!”众人一听,马上就跑了过去,只见一个棺木已经露了出来。

“兄弟把这个东西抬出来烧了吧。”大掌柜对钟馗问道。

“不要,这是好人,如果我做法烧了他的尸身,他就无法再投胎为人了。”钟馗坦然说道。

“什么?这个棺木不是那胡惟庸的。”大掌柜的说道。

钟馗点头道,“是的,这是后来葬在这里的,那胡惟庸的棺木还在他的下面,接着挖!”

众人不得不把这个棺木抬出来,再向下挖了起来,不多时,就从下面又发现了一个棺木。

“出来了,出来了!”一个行脚之人大叫道。

众人围上一看,这个棺木极是不错,制地极为的讲究,保存也是极为完好的,再看棺木上的图案,这是一个青龙白虎图,青龙在上,白虎在下,青龙的一只掌按在白虎的身上,似是要吃了他一般,当真是栩栩如生,逼真的紧。

众人皆都是一惊,大掌柜的也是不明白这图案是什么意思,从来没有见过呀,从来没有这样的图案呀,有的人还说这极是一个很不错的古董,可是搞出去,一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钟馗没有说话,他心中道,如果谁要是把这个东西给搞回家去,那可就要全家死光了。

“看来这个皇帝朱元璋是一个极为狠毒之人呀,听你所讲,那胡惟庸是欲图造反之时被抓到处死的。”钟馗对着大掌柜的问道。

“的是!他是在造反之前就被朱元璋给抓了的。”大掌柜的答道。

“这就对了。”钟馗笑道。

大掌柜的一拍脑门,这才明白了这图案的意思,这个胡惟庸是造反不成而死的,死后朱元璋给他的棺木上以这个图案,意思就是这白色猛虎再凶猛永远也斗不过天龙。龙是皇帝的像征,而虎也就是大臣的意思了,一下子大掌柜的才明白了过来,这是要震住这胡惟庸呀,要他永世不得反身呀,其心确是狠毒呀。

“诸位请退后,怠俺烧了他!”钟馗大叫道。

“我去抱柴!走!”二掌柜的正在带着人走开。

“不用了!”钟馗说道,说完他就把双手指向了太阳,口中念念有词,“破!”一下子从钟馗的手中腾起一把火,这火是从那里来的众人都没有看清楚,只见这把火并没有可燃烧的东西,只是离着钟馗的手有三指厚的距离上燃烧着,众人皆不知,这火即是三味真火,是钟馗借法从大金乌神那里借来除魔的。

钟馗把这把火一扔,就扔向了那胡惟庸的棺木,顿时一把火就着了,火势极为凶猛,众人不由的都再后退了开来,这时空气之中也有一股极为腐臭的味道,让人感觉到很是恶心。

“啊!呀!啊!…………”一阵惨烈的叫声传来,众人皆是一愣,这声音是从那棺木之中传来的,众人听得这惨叫之声,不由的打起了冷战。

但是耳中虽听得这惨叫之声,确眼中不见惨叫之人,众人皆不知此时那胡惟庸的妖身已被三味真火给婪毁了,此时也正是他魂飞魄散之时,刚才的惨叫已然是他最后的声音了。

这时,钟馗缓缓的对着那凶凶燃烧的棺木说道,“尔等非我类,本亦死无生!愿你魂飞魄散后好自为之。”似是在超渡那胡惟庸。

“轰!轰!轰!轰!”这时,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接连响起了轰声,似是爆炸之声。

二掌柜的一听,立马把枪抽了出来,“特派员,是不是鬼子们打过来了。”

大掌柜的也是一愣,“不会吧,日军现在还没有强攻下太原,根本就不会向这钟家镇这种小地方派兵的,这种小地方即不是经济战略中心也不是军事政治中心呀。”但是他不信归不信,但是那四声轰声是什么声音呢,真像是手榴弹的声音。

“小文!你派几个人去看一下。”大掌柜的说道。

“不必了!”钟馗说道,“这四声是天破之声,想必是那胡惟庸早先在这乱葬岗四周布下了四道结界,用于限制这些小鬼的,刚才那胡惟庸魂飞魄散之时,他的法也给破了,结界当然也给破了。”

一听这话,大掌柜的和二掌柜的这才放下心来。

“你相信人有轮回这一说法吗?”钟馗对着大掌柜的问道,但是他没有看着大掌柜的,而是看着那个燃烧着的棺木。

“早就相信,只是还有一点怀疑,经过昨天的事情,呵呵!我算是全信了。”大掌柜的笑道。

“恐怕,今天要把那黑白无常鬼给累坏了,哈哈哈!”钟馗笑道。

“噢!”大掌柜的不解的噢了一声。

“那胡惟庸布下了这四道结界,黑白无常及罗刹、鬼卒都进不来,这些孤魂野鬼也出不去,这一下子结界给破了,晚上黑白无常还不得把他们都给抓到丰都鬼城去见阎王呀,今天晚上如果你有空或是想看一看,就和我一起来看一看这黑白无常抓鬼吧,呵呵!”

胡惟庸的棺木一直烧了很长时间才烧完,那股极为浓重的腐臭味也越来越淡了。



正道是: 九童子转醒后不知为何疼痛 是夜后钟馗夜请过往未知事


乱葬岗中青龙在上白虎在下 轰声四连响胡惟庸魂飞魄散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