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 下卷 (8)

huazhiqiao 收藏 10 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9.html


(8)

梅的关于介绍男朋友的电话,多少让袁源有一种“回头是岸”的释重感,经过一阵思想斗争后,袁源决定还是去见这个所谓的男朋友,袁源也知道,李博在她心中的份量至今无人可以取代,自己的择偶标准也许已经被李博的气质所锁定义了。还有那些尚待解开的迷,让袁源多少有点欲罢不能的立知道结果的冲动,面对李博留下的厚厚的日记,袁源还是把目光转开了,慢慢看吧,留给自己一点想头慢慢品味思考何尝又不是一种思念的延续呢?

窗外传来了几声叽叽喳喳的鸟叫,透过清晨灿烂的阳光,给人一种新生的感觉。


梅对袁源的到来,有点惊讶,梅的老公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早出晚归的那种,今天出乎预料的竟然也在家里,梅的老公说不上有多帅,中等个子,略微发福的身体,留着个板寸头,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梅自从下岗以后,生活的压力一下子全压在了这个朴实的老公身上,毕竟他们有一个上小学的儿子和一对年迈的父母。不过这些从梅的表情中丝毫看不出来,梅依然喜欢扎着个马尾,圆圆的脸蛋始终透着鲜亮的光泽,大大的眼睛里透出的微笑,让你无法想象这是一个近40岁的妇女。也许这就是对待生活的态度吧,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而梅选择了前者,一种豁达乐观的处事态度,使她看不出实际年龄来。而梅的美丽不同于袁源的高雅气质的和令人羡慕的身段,而一种由内到外的一种自然之美,一种溢于言表的豁达之美。袁源的发呆,似乎让梅有点预想不到,捅了捅袁源,说:“嗨,傻啦,还没见到男朋友呢!”。袁源回过神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在心里某些地方竟然很羡慕梅了,虽然自己长期以来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工作不仅稳定也令许多人羡慕,但是自己偏偏就有一种多愁善感的心态,说庸人自扰可能有点不恰当,这也许就是善良的本性决定的吧。


记得,小时候一年冬天,看到一个老婆婆步履蹒跚地在雪地里滑到的时候,还在读小学的袁源,毫不迟疑地跑过去扶起了老婆婆,老婆婆回过头说感谢的一瞬间,袁源差点哭了,这是一张实实在在的饱经风霜的苍老的脸,灰褐色的面容加上刀削般的皱纹,堆砌出一个历经苦难的老人的外在形象。破旧的衣服包裹着的是一个瑟瑟发抖的枯瘦身体。袁源飞快地跑回家,翻出奶奶的棉衣,虽然是奶奶不穿的,但是依旧很干净。袁源抱着棉衣,又顺便揣了几个馒头,一起送给了老人。老人没有过多的感动,只是很深情地望着袁源,本来浑浊的眼睛里此时泛出了一丝清亮。那天,源还是迟到了,虽然学校与自己家只是一站路程。父亲并没有责怪袁源,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很懂事,迟到肯定是有缘由的,当得知女儿是因为搀扶一位滑到的老人,并给老人拿去棉衣食物时,父亲和母亲相对一笑,都说孩子遗传了自己,竟然还相互争执起来。


梅的老公说,今天是周末,其实在他们家,除了孩子有周末的概念外,每一天都是他们的工作时间,为生计而奔波就是这样,今天之所以在家,是因为孩子的作文是涉及到秋天的菊花的,所以就停工一天,少赚点钱,带着孩子去体验一下大自然,避免孩子以后养成一种“闭门造成”的一种不切实际的空想习惯,袁源对自己没有提前给梅讲明来意,感到一种内疚,同时有一种尴尬的味道。梅马上说“这样吧,我老公带孩子去赏菊花,我呢,陪着我这个黛玉妹妹去相亲。”袁源马上接过来说:“说什么呀,相亲,相亲的,怪难听的,我还不知道对方的基本情况呢!”


据梅介绍,这个叫章凯的男人,今年43岁,比袁源大4岁,曾经离异过,是一家私企老板,这个老板同梅原来厂子里的工友是亲戚,梅在工友家玩的时候,这个老板也在,当谈论起婚姻家庭的时候,很自然地就想起了袁源,袁源的经历似乎一下子提起了大家关注的情绪,特别是那个老板,不住地向梅打听关于袁源的情况,而袁源此时正在C市处理李博的后事,因为换来一个当地的手机号,所以梅并没有联系到袁源。当然,作为袁源的好朋友,梅看得出,袁源一直被一种情感羁绊着,一种放不下,而又时时牵挂的情感。虽然对方木已成舟,但是袁源始终在心底深处无法割舍这段恋情,李博成了天下男人的代表,所以,袁源的感情之门始终没向任何人敞开过。不过,这个还算是成功的男人,外表看起来还是比较帅气的,身高也在1.80米左右,更难的是的,他说了一口很有磁性的男中音普通那话,就如同播音员一样,很受听,所以,梅感到,这就是袁源应该追求的这种。


经过梅的介绍,袁源笑了笑说说:“你别把我想的有多清高似的,条件并不重要,关键是一个人,懂吗!一个懂得生活的,没有不良嗜好的人,才是我择偶的首选,你看你老公那么体贴你,你要的不就是这种吗?一个不懂生活的男人,怪毛病一身的男人,你会指望他有什么出彩的或是值得人称道的地方吗?”

梅说:“不愧是老师,说起来一套一套的,我说不过你,行了我现在就联系,你感兴趣的话,就见上一面吧。”


电话那头传来的的确是一个男人很有磁性的声音,虽然人的声音是在不注重音频质量的手机话筒里传出来的,但是那种很具有穿透力的磁性感觉还是冲击到了袁源的心扉。看得出,这个叫章凯的人很迫切,急于见面的心情流露的很明显。多少让人感到有点过头似的。


袁源对着梅家里的穿衣镜,看了看。一个很优雅的女性身段出现在镜子里。袁源今天穿的是一件碎花的连衣裙,淡淡的花色,加上清秀的脸庞,更显得娇媚。袁源转了转身,对着镜子习惯性的撅了撅嘴,这个动作,是袁源当初认识李博时练就的,那时的感觉李博就像在身边一样,所以袁源的小鬼脸似乎就是做给李博看的,一种撒娇的感觉。

哎!李博。你在天堂还好吗!

袁源长叹了一声后对梅说:“走吧,看看去”。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