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4.html


美国华盛顿特区、白宫:

一间幽暗的房间里,窗帘拉的严严实实。

威尔逊总统正在和凯萨琳在做着各种受虐和被受虐的游戏。威尔逊拿着鹿皮皮鞭,对着凯萨琳丰满白皙的屁股抽打着,鹿皮皮鞭抽打到身上没有印痕。只是皮肤有些发红。凯萨琳一副很享受的样子。间歇时威尔逊总统渴了去喝了一杯龙舌兰酒,凯萨琳对着镜子在画着口红,趁着威尔逊不注意,把装着鹿皮皮鞭的盒子对准了大床……里面装着一只微型摄像机。

第二天,威尔逊总统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办公室。他今天将要飞赴捷克首都布拉格。捷克总统是此轮欧洲轮值国主席。威尔逊总统在那里将和法国、英国、意大利等国家领导人会晤,商讨格鲁吉亚问题,并就格鲁吉亚目前的局势与北约各国领导人磋商。

中国北方某市:

小梅今天休息,一早就早早起来,她今天要去装修市场购买装修材料以及装修用品。任务很繁重的。

孟勇和胡小梅订婚以后,小梅就带着孟勇去看了小梅家里给买的房子。小区名叫千囍家园,是一个很大的小区。他们的房子是110平米的,是2楼,周围的环境也很好,很多人家都在忙着装修。小梅问孟勇喜欢这里不。孟勇就握住小梅的手说这么好的房子当然喜欢了,但就是让你家里掏钱买总是心里过意不去的,等咱们有钱了一定要还上这笔钱。小梅指着他的头说你啊,我早就看出来你是这个意思的。等咱们结婚了你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吧。估计你会遭到我爸妈的骂呢。

孟勇走了以后,小梅就和孟勇的妈妈权枫忙着跑起来装修房子的事情了。

孟勇妈妈权枫开的户外用品专卖店离不开人,所以主要就是小梅一个人去跑了。

权枫离婚后就和两个最要好的朋友合资开了这家户外用品专卖店。

十几年前生意还好做些,刚刚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对户外运动有些新鲜和痴迷,再加上几个人同心协力的工作劲头,生意还是不错的。闲暇时权枫时常想起自己的家庭和自己的命运,想起来自己就私下蹉叹不已。

权枫生长在北方小城,她的父母都在当地的一家医院里工作。生下她以后由于父母工作忙没有人看管照顾她就把她送回到了湖南老家。她父亲是湖南人。

在那里她是跟着姥姥长大的。长到7岁才被父母接回来上了小学。父母又陆续给她添了个弟弟和妹妹。

回到了家里的权枫再也找不到家的感觉了。7年的时光可以带走很多亲情和家庭的温暖。有了弟弟和妹妹的父母对待她就像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弟弟妹妹们做错了事情,也都往她身上推,挨打受骂成了她小时候最深刻的记忆。

为了不背黑锅、不挨打她学会了撒谎。因为她觉得撒谎可以免去这些皮肉之苦。在难熬的童年记忆中权枫长大了。

到了高中二年级时她又被送回了湖南老家。继续跟着年迈的姥姥一起生活,同时在县城上高中。她学习不好,特别是对数理化更是没有感觉。但她天生一副伶牙俐齿,在学校还是小广播员。因为湖南人普通话大多都说不好。

高中毕业时,她没有考上大学。除了自己的学习因素外,她还谈了对象,这更分散了她的精力和注意力。没有考上大学的她回到了父母身边。在父母的呵斥和骂声中她又去重读了一年。在此期间,权枫的大舅成了他们这座小城里的举足轻重的人物。权枫的大舅依靠自己多年的努力工作升任了一家大型矿务局的局长。在那座小城矿务局就是当地最大的国营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