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女孩也美丽

旋转的风车 收藏 2 3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阿芳娇媚窈窕,活泼开朗,唱起歌来如莺啼,跳起舞来似云飘,令亚彪十分着迷。因此只要由阿芳的节目,不管县歌舞团的演出地点有多远,山路有多难行,亚彪都要起了摩托去捧场。献花,鼓掌,叫好,还将阿芳的倩影儿拍了县报省报到处发表。阿芳是桂东郎蛮山的红歌星,亚彪却是个《福川日报》社的小记者,两人名气、地位悬殊,尽管亚彪追他追上了火,但她依然对她不冷不热地交往着。


情人节这天,亚彪买了红玫瑰金项链,正准备去找阿芳,不料[/color]电话却叮铃铃响了起来。他极不耐烦地拿起话筒,里边便传来个女孩子温柔的声音:“亚彪哥是吗?我是小梅呀!今天是情人节,请你过来好吗?我在家等你……”


小梅是县图书馆的资料员,亚彪为了创作、摄影方面的事,常到馆里找她查资料,一来二去两人便熟悉起来。小梅这人娇羞老实,温柔多情,亚彪知道她十分中意他。小梅这人虽然对亚彪爱慕有加,温柔体贴,但亚彪嫌她没阿芳窈窕俏丽,多才多艺,所以尽管小梅或明或暗地流露出爱他的感情,但亚彪一门心思追求阿芳,并没真把她的爱往心里去。现在亚彪接到小梅的电话,便毫不留情地回绝她:“不行,我今天有采访任务,情人节,还是你一个人过吧!”说完不管小梅的感受如何,便毫不客气地咔嚓一声丢下了话筒。亚彪拿了玫瑰花束和金项链来到县歌舞团宿舍,却见阿芳打扮得花枝招展,在两个帅哥、款爷的拥簇下,婷婷娜娜地走来。“阿芳,祝你情人节快乐!”亚彪迎上前去,笑着和她打招呼。“瞧,又来了一个想吃天鹅肉的情种!”阿芳得意地对那帅哥、款爷笑道。她收下亚彪的金项链,随手将他的玫瑰花束接过,递给身边那个圣哲酒糟鼻、大腹便便却又穿金戴银的款爷。款爷鄙夷地将玫瑰花束扔进垃圾箱,嘎嘎笑道:“穷酸记者,身后没有别墅,手中没有大钞,也想和我们争夺福川歌舞团的一枝花?快老实让开,别自找没趣!”“对!”那个官家出身的帅哥也过来奚落亚彪,“明知阿芳在情人节会有款爷、帅哥捧场,你个猴子样的人物也来犯贱,真是自找没趣!”亚彪被他们气得火冒三丈:“你?!”他双拳一握就要发火。“怎么,你想打架?”帅哥也不甘示弱地咬牙瞪眼逼近前来。“好啦好啦,”阿芳娇嗲嗲地过来推开亚彪和帅哥,有男孩子为她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她的心中快活又得意。她用玉手轻拍了拍两眼冒火的亚彪的肩头,说:“我们三人正准备到‘好情侣’歌舞厅去跳舞呢,如果你不在意,就随我们来吧!”“也好,”款爷乘机讥讽亚彪,“让他这穷酸记者沾光坐坐我这高级款爷车,喝喝我买的XO进口外国洋酒!”快没将亚彪的鼻子气歪。


亚彪忍气吞声,随阿芳一行来到“好情侣”歌舞厅,只见舞厅里满是红男绿女,花香酒浓,轻歌曼舞,娇笑声声,十分热闹。走近柜台,款爷马上摔出一扎百元大钞,点了个最豪华的包厢,名烟名酒名糕点,大咧咧地要了一大堆。亚彪随他们走进包厢,款爷给阿芳、帅哥斟名酒敬名烟,递给亚彪的却是一盒一元三角的“大路货”饮料。款爷说:“大记者俭朴又清廉,名烟名酒会消化不了,还是这大路货饮料合他的口味!”帅哥将名糕名点敬给阿芳和款爷,却拿给亚彪一个煎焦了的大蒜烙饼,也打着哈哈说:“大记者下乡入村食用的总是粗茶淡饭,名糕名点他一定会难以适应,还是这大蒜烙饼好吃好咽!”亚彪当时那个气啊,真想拿了这饮料和烙饼砸在那两个家伙的头上!但为了在情人节聚会上不少阿芳的兴,亚彪只得打脱门牙往嘴里咽,如坐针毡办强忍痛苦在一旁呆着。


饮过名酒吃过名点,款爷和帅哥轮番楼了阿芳的柳腰,随着舞曲激烈的鼓点下池跳舞,将亚彪晾在一边。耐着性子候了老半天,当又一支舞曲响起时,亚彪壮着胆子去邀阿芳,阿芳却说:“亚彪你来时未洗澡?一身汗臭气熏得我要吐,我才不和你跳舞呢!”款爷笑道:“恐怕是写不出好搞,被报社主编罚扫了一天厕所吧?”帅哥接茬:“是不是为了深入生活去假扮了一阵乞丐?”亚彪涨红着脸对阿芳道:“今天是情人节,我又候了你半天,难道陪我跳支舞的面子你都不给?”阿芳气道:“你这穷酸记者来找我我都已丢了面子,现在还想要我陪你跳舞?”亚彪也气道:“莫非我一条金项链,换你一曲舞都不行?”“谁稀罕你这破项链?”阿芳恼火地掏出金项链扔给给亚彪,“你要有自知之明,癞蛤蟆是吃不到天鹅肉的,以后你不要再来烦我!”他在款爷得意的嘘叫声中,楼了帅哥的腰两人说笑着走下舞池。


亚彪拿了金项链,伤心又气恼地走出“好情侣”歌舞厅,走进一间小酒馆,要了一瓶酒两碟菜便灌起酒来。他既骂款爷和帅哥欺人太甚,又骂阿芳绝情寡义,借酒浇愁愁更愁,用酒宽心更伤心。他一边骂一边流泪,一边流泪一边灌酒,才一会儿工夫酒瓶见了底,他便带着八分醉意泣泣叹叹、跌跌撞撞地往家里走。


带着醉意过街道,一辆疾驶而来的汽车“嗤”的一声突然停在亚彪跟前,吓得亚彪跌倒在地上。“你这死醉鬼,”司机从驾驶室中探出头来骂,“弄脏了我的汽车,压死你权当压死只狗!”骂着开了车扬长而去。亚彪头疼欲裂,浑身瘫软无力,几次爬都爬不起来,惹得路人一阵嘲笑。“亚彪哥,亚彪哥!”就在这时,只见一个少女焦虑地直奔而来,用力地扶起亚彪,咬牙拼命地搀扶着他往家里拖。


她就是小梅,刚才亚彪拒绝了她的邀请,她以为亚彪真是下乡采访,便到图书馆上班。下班时见亚彪醉酒摔倒在大街上,便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扶起亚彪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小梅将亚彪“拖”回宿舍,用热毛巾给他擦脸,冲柠檬汁给他醒酒,并将他扶到自己的闺床上让他躺下,将他身上的脏衣脏裤脱下清洗起来。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擦过热毛巾饮下柠檬汁,此时亚彪的酒已经醒了大半。他悄悄地下床去看小梅,只见小梅正坐在一张小凳上,一边搓洗他的脏衣一边轻轻哼歌:


我真心爱你你知不知道,


我柔情似火在为你燃烧;


尽管你一次又一次将我伤害,


但我痴心爱你白头到老……


望着清丽温柔的小梅,想着绝情寡义的阿芳,亚彪既感动又羞愧,眼泪止不住一颗又一颗地往下掉。他想起小梅关心体贴他的一件件往事:为了给他查资料她在书架中东翻西找,累出一身大汗也毫无怨言;有时他急着要资料去叫她开馆,不管是节假日还是雨雪天,她二话没说披上雨衣骑上自行车就走,有一回道上雪厚她摔了一跤,手和脸被擦伤她治了半个多月才好;有时他为查资料顾不上吃饭,小梅便给他做来热菜热汤,有时他创作、摄影忙不过来,小梅便不怕脏不怕累地给他洗衣拆被……


“哎哟!”就在这时,亚彪的肚子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他知道这是自己刚才暴饮暴食伤胃所致,忙搂住下腹蹲在地上,不住地呻吟起来。“亚彪哥,你这是怎么啦?”小梅扔下正在搓洗的衣服,关切地过来问。“酒食不注意,肚,肚痛……”亚彪痛苦地呻吟着。“你别动,”小梅倒来温开水,递上胃药给他服下,“如果吃了这药还不见效,我就送你到医院!”说着他又扶亚彪到闺床上躺下,用干毛巾给他抹汗。同时为了减轻他的痛苦,还用小手在他隐隐作痛的小腹上不停地按摩,讲一些温柔、体贴的话安慰他。


吃了药,经过小梅的按摩,亚彪的肚子渐渐不疼了。面对热心关照他的小梅,亚彪发现她长睫大眼,娇小玲珑,浑身散发出一种清丽温柔的美来,这种美是那性感泼辣的阿芳身上难以找到的。小梅以前那么关心自己,痴爱自己,可自己却只顾了追求轻佻、高傲的阿芳,反而把温柔体贴的小梅给忽略了!这么一想,他的心中羞愧又甜蜜[color=#ff00ff],忙伸手轻轻去梳弄小梅头上那柔黑秀美的长发,颤着声音说:“小梅,你不是要我到你家来过情人节的吗?现在我来了,你有什么节目就开始吧!”“你的肚子不疼了?”“不疼了,不疼了,”亚彪高兴地说,“你的温柔体贴,是治愈我心病的的灵丹妙药!”


小梅拿出她给亚标卖的西装和皮鞋,叫他去洗澡换上,然后自己也梳洗打扮一番。换上西装皮鞋的亚彪英俊潇洒,轻施红妆淡粉的小梅也温柔秀丽。“小梅,”亚彪取出阿芳仍回给他的那条金项链给小梅戴上,“祝你情人节快乐!”“我也祝你情人节快乐,”小梅也取出一束红玫瑰送给他,“如果你答应,我愿和你终生相爱,永不离弃!”“答应,我真诚地答应,”亚彪快活地说,“在我眼中,你是世上最温柔最亮丽的女孩!”“我也有同感,亚彪哥,”小梅兴奋又羞怯地说,“你是我生命中最英俊潇洒的男人!”说完,两人便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饭后亚彪和小梅到“好情侣”歌舞厅去跳舞,却见款爷和帅哥为阿芳争风吃醋正在大打出手。阿芳的衣裙已被他俩撕得支离破碎,披头散发身上多处有伤,正惊恐地搂着胸脯缩在墙角里悲泣发抖。而款爷和帅哥,却浑身是伤纠缠着在拼命地撕打,很多人劝都劝不开。“亚彪哥,他们是在干什么?”小梅指了款爷、帅哥和阿芳好奇地问。“丢人现眼!”亚彪答,然后回头去望依偎在他怀里的娇小玲珑的小梅,禁不住低头在她的芳唇上轻吻了一下:温柔而又多情的女孩,可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女孩啊!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