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恨绵绵无绝期 我与办公室“老狐狸”交锋

番茄脸红红 收藏 0 27
导读: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信息公司做了两年,自认为在业务与资历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展,未免要摆摆老资格,想显示显示自己。这时,我被调动至一个新部门,新部门里有个很难对付的老家伙,他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我的眼里,他就是我的对手。   之前就听说公司里多个有胆有识有为的年轻人,都在跟老张的较量中纷纷落马,不是摔得鼻青脸肿,就是夹着尾巴落荒而逃,其中还有总经理的小舅子,学历是博士,人老实,工作勤勤恳恳。所以当我知道自己要和老张搭档时,极度自负的我觉得有一种将遇良才,棋逢对手的感觉,大有与他一决胜负的气概。

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信息公司做了两年,自认为在业务与资历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展,未免要摆摆老资格,想显示显示自己。这时,我被调动至一个新部门,新部门里有个很难对付的老家伙,他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我的眼里,他就是我的对手。


之前就听说公司里多个有胆有识有为的年轻人,都在跟老张的较量中纷纷落马,不是摔得鼻青脸肿,就是夹着尾巴落荒而逃,其中还有总经理的小舅子,学历是博士,人老实,工作勤勤恳恳。所以当我知道自己要和老张搭档时,极度自负的我觉得有一种将遇良才,棋逢对手的感觉,大有与他一决胜负的气概。


我觉得自己始终占据着各方面的优势,年轻、博学、新潮、反应灵敏、懂电脑、懂英文,这些都是老张无法具备的;还有,对上会迎合领导,横向擅长人际关系,交游广阔,朋友遍天下,我有什么比不上他老张的呢!


老张唯一能炫耀的就是他的经历和经验。据说他是十几年前加入公司创业的,所以理所当然地以元老自居。可离了这家公司,他还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呢。有老江湖阅历的人都应该明白用新不用旧的道理,旧人对公司了解太多,并且以功臣自居会引起老大的反感。还有,经验不过是过去经过的体验,对现在的新形势新局面不一定适用。


俗话说:知已知彼,百战不胜(注:原文如此)。他老张就这么一点嫉贤妒才的功底,我已经一目了然,不必再打探什么,足有把握为大批年轻才子报仇雪耻。


从他瞧我的怨毒的眼光里,我知道他一定火冒三丈,心里在大骂。


看着老张一天到晚佝偻着腰,反应迟钝的模样,对着上司点头哈腰的模样,对着同仁嘻嘻哈哈的模样,我无论如何想象不出,那些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年轻人是怎样被他打得落花流水的。我决定第一天上班就给老张一点颜色看看。


我所在的部门是公司策划部,就是现在流行的企业形象策划、广告企划部门。在信息公司,这是一个举足轻重的部门,是由老总直接领导的,最为重视的一个部门。在讨论公司一个可行性方案时,其他人无论说什么,我都不提支持或者反对意见,可只要老张一开口,我就立即提出反对意见,并罗列出不止十条八条的头头是道的不可能因素,让大家一眼就能看出老张观念之落伍、学识之老化。我见老张好像在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心想,他老张气归气,私下里还是不得不正视自己,老了,落后了,比不上年轻人了。


就在老张觉着是否该知难而退,把位子让给年轻人发挥的时候,却更加频繁地遭到我的袭击。我先是把送交总经理的方案改成了英文,让不懂英文的老张云里雾里地团团转,摸不着头脑,找不着北;最可以让老张气恼的是,在董事长一行来看方案时,他手里的电脑却怎么也点击不出画面,本来就惧怕电脑的老张顿时汗水淋漓,在老总们面前出尽洋相。最后还是老总亲自上阵找毛病,原来是有人把鼠标的使用键调到了右边———那个人就是我,没有把病毒放进他的电脑已经算是我的仁慈了。老张可不感谢我的良心慈悲,从他瞧我的怨毒的眼光里,我知道他一定火冒三丈,心里在大骂。我想这次确是玩过头了,他一定会一招一式地开始回击的。


老张一出手,招招都像令狐冲的独孤九剑,让我吐血。


可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老张一出手,招招都像令狐冲的独孤九剑,让我眼花缭乱,防不胜防。


让我吐血的是,那次老张领一个人来找我,说这人是他———老张故意让我打断他的话,然后接着说这是他小孙子的老师。我为了让老张尽失颜面,故意横指鼻子竖指眼把那人刁难了一番。直到一纸调令让他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部门,我以为自己又赢了老张一招时,才知道,被刁难的那个人原来是董事长孙子的幼儿园老师。那以后,董事长好像对我此恨绵绵无绝期,总经理好像对我此恨绵绵有时尽,部门经理对我不恨不爱,好像我是不存在的,最多像是一杯白开水。


反正要离开这个办公室了,我怒气冲冲地找老张质问,可他幸灾乐祸地说,要想不办错事,就一定要先学会不打断别人说话,其他就没什么可以传授给我了。我恨得直咬牙,连作梦都在骂他是个老狐狸;但却又不得不感叹,姜还是老的辣,我的每一步棋都没有致他以死地,他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杀手锏。


离开办公室那天,死劲攥着他的手与他握手道别。我一定会记得他给我的教训,只要还在这个公司里,我还是有机会再翻身的。


我被调去的部门,正是董事长孙子的幼儿园老师所在的部门。老张隔着部门向这位仁兄传授机宜,告诉他我不过只是懂英文懂电脑的毛头小子,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的,不用害怕,有他撑腰没有问题。


他以前从不追杀手下败将,这一次他大概是对我恨之入骨,就经常找我的部门经理喝酒,把我以前捉弄他的事一一告诉给我现在的经理,让我的上司对我防备防备再防备。从经理瞧我的眼神就知道,这个部门我又待不长了。


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不过是初出茅庐的皮球,但我不想就这样地被人踢来踢去的,就另外去寻了一份新工作。


这对我是一个教训,我会在新的地方获得成功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