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风云际会 第六十九章 旧金山淘金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3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416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在引航员的指引下将船停泊在渔人码头后,我们便挑选了几个机灵的海盗押着彼特和亨利接受美国海关人员的检查。至于被卖猪仔的船舱,检查人员只是看了一眼就算pass,在我们暗里明里的挟持下,彼特和亨利不敢表露出任何被劫持言语,几把锋利的小刀一直抵住他们后腰呢,三艘船顺利地通过美国海关的检查,允许我们卸货了。

本来准备直接通知彼特他们的老主顾前来买货,可是怕他们看出端倪,所以决定还是多花些时间自己找买家,安全些。中国瓷器和茶叶放到二十一世纪都是受到全世界欢迎的畅销产品,是以我们并不担心会卖不出。加上瓷器千年不坏,而茶叶都已经制成茶砖,放上几年都不会坏,事实上经过十几道复杂工序处理过的茶叶不需要真空处理放上一两年夜不会坏掉,甚至还有放得愈久茶香愈浓的说法。

挑选几个同学和海盗,押着彼特一起进港口寻找买家,我们并不认为可以一出手就卖完所有的货物。

走过渔人码头,进入旧金山,只见不宽的街道满地的垃圾,让人犹如进入一个大垃圾堆一样,初夏的旧金山已经随处可见苍蝇和肮脏的老鼠。

本来还以为会有唐人街,可是彼特说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地方,(历史上旧金山的唐人街要到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才较有规模,1851年的旧金山当然不会有这样的地方)彼特来过几次旧金山,加之刚刚发展起来的旧金山规模不大,看起来只是一个小城镇。彼特说旧金山将近三万人,而且有很多华人,粗略算一下有数千人。听说这儿有华人,我们一阵狂喜,异乡之地,能够找到中国人就像找到主心骨一样。

兴奋的让彼特带我们去找华人,一脸迷茫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听说有华人就高兴成这样,摇摇头带我们去了一家商行。他说之前的货物都是卖给这家中国人开的商行,商行掌柜的是一个三年前就到旧金山来的四十多岁人,名曰:徐德宇,字虚初。据说祖上就是嘉靖年间的权相徐阶的后人。本来家境属当不错,至其父一代逐渐中落,传至他的时候已经贫苦不堪。纵是如此,仍然比一般的穷苦老百姓好,可是天灾人祸接连不断,眼看着再这样下去迟早会一无所有。几年后,一场瘟疫流行,双亲双双去世,唯一的一个姐姐远嫁他乡,思前想后,终于下定决心变卖了田地、房子,凑得到旧金山的船费,一个乌黑的深夜搭美国船来到旧金山。幸运的他并没有被卖猪仔,来到美国后,凭着精明的头脑拥有了自己的产业。由于白种人歧视外来有色人种特别严重,深感于此的徐德宇联合起其他几家较有实力的华人老板成立了旧金山第一家华人商会,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已经初具规模,旧金山的三千多华人为了有一个照应大多数加入到商会。

华人商会依靠手上集中的资源多多少少可以维护华人的一些权益,并且明面上是商会,实际上类似于黑社会组织,拥有过百的华人打手,偶尔做些走私、绑架的活。出现这些黑暗面是被逼的,成立还不足百年的美利坚共和国不是像他宣称那样人人平等,特别是这个1848年才加入美联邦的新兴城市,之所以这样也是迫不得已。

按说像我这种来到旧金山的华人几乎天天都有,徐德宇当然不会亲自接待,但是因为有彼特的引见,是以徐德宇亲自出来迎接。之前彼特的货物都是一次性全部销给他,一船近千吨的茶叶、瓷器无论放在哪个港口都是一大笔财资。

让他诧异的是跟他谈生意的竟然是几个非常年轻的中国人,还有几个一眼就知道是累年海上讨生活的壮汉。只是稍稍怔了一秒钟之后徐德宇立刻恢复正常,听说有我有三船货物要卖给他之后那真是双眼放光,一次性吃进三艘千吨以上货轮所获得的利润够半年开支了。

中国的茶叶无论在欧洲还是美洲都是非常受欢迎的商品,上流社会早在几百年前就把他们看作绿色黄金。根据彼特以往几次的经验,三艘船上的两千吨茶叶和近千件瓷器至少可以赚上两百万两银子,当然,船上水手和水兵的工资都已经计算在内的情况下。在福建收购茶叶一公斤只要两百文钱就可以拿下来,到美国转手卖出去就可以达到一公斤一两银子,价值近十倍。三艘船上一共有两千吨茶叶,也就是说可以卖得两百五十万两银子,加上上边的近千件高档瓷器,又是十几万两的收入。

至于三艘船货物的本钱,一共才用了三十一万两,如果除去水手、水兵的工资以及路上的消耗,加起来还不到五十万两。来回这么两个多月就有超过两百多万的收入,实在是暴富的一种方式。

当得知利润竟然有这么高之后我大吃一惊,难怪英国人面对清政府的闭关锁国一定要用武力打开这扇古老的大门,原来之中的利润是这么巨大。当时的我完全忽略了其他东西,很正常,那时候我的脑子里仍然没有从一名老师的思维转变过来。利润是巨大,但那必须是在一路安全抵达的情况下。那个时代的船只远远没有现代的先进,虽然蒸汽机的发现使得远洋航行安全系数高上不少,可是像这种横渡太平洋的远航仍然危机重重。不但要面对随时的飓风,还要应付神出鬼没的海盗,稍有不慎,无论是那一种,就是失穿丢命的下场。风险大自然利润也大,不然也没有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求财。

正是有这些潜在的危险因素存在,平均运一趟下来一艘千吨巨轮大概有二十多万两的收入,这也是十分可观的,一年下来运三趟就是七十万两。够一辈子挥霍啦。

说到这里可能会有人有疑问,就这么三艘船的茶叶价值竟然能达到两百五十万两,不是几乎垄断了整个清朝对美国输出茶叶的总值了吗?其实并非如此,在1840年代的清朝一年向国外输出一千万两的茶叶,到十年的此时更加不止一千万两。但这一千多万两只算是清朝出售给洋人的价格,至于买之后洋人能够得到多少利润就是清朝不能够顾及得过来的事了。按照这种数据,清政府一年往外国输出的价值一千多万两白银的茶叶,其最终销售额要达到一亿两白银。也就是说,如果清政府有自己的远洋海轮的话,每年所获得的利润就可以建立一支北洋舰队。

徐德宇虽然是旧金山最大的华商,但是凭他一己之力也无法一下子吃下这么多货物,只能忍痛跟其他华商合作,共同出资把货物购买下来。因为我要求的是付现款,就算是华人商会也必须有段时间筹款,所以我们就暂时在旧金山住下来,恰好趁机了解一下旧金山。

美国还没正式成立的时候,也就是1769年西班牙人发现此地,1776年建城。作为西班牙的移民拓居地,也就是西班牙的一个殖民据点。1806年俄国在此设哨所,作为当时阿拉斯加的物资供应站。1821年属墨西哥。美墨战争之际为美军所占。1846年归美国时,这里的居民只有800多人。到1848年一月的Sacremento Valley,一名木匠在建造锯木厂时,在推动水车的水流中发现了黄金。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引发了全世界的淘金热。短短三个月内旧金山人口便激增25,000人。其中许多华人作为苦力贩卖至此挖金矿,修铁路,备尝艰辛。此后大批华工在这里安家落户,他们就称这座城市为旧金山(以区别澳大利亚的新金山)。这个时代的旧金山已经是附近地区的贸易和为矿业服务的中心。

这个时候正是华工被贩卖到旧金山的高峰期,在等待徐德宇等人筹款的 那段时间里我就看到了有几艘货轮靠岸后驱赶着面黄肌瘦的长辫子中国人下船,然后拷上铁链不知道被运到哪里去。

看着被当做牲口一样被人买卖的华人,同学们满腔愤怒,我们只能压制压制再压制。这是中国人的一段血泪史,是中国人的屈辱史,一直到一百多年后的中国人,在美国还是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还是不能获得跟白人完全平等的地位。真看不下去了,虽然我们不属于这个时代,但是无论在哪个时代,我们都是中国人。作为一个中国人,绝对不能面对自己同胞受欺侮凌辱的时候无动于衷。最后,我与同学们商定,一定要改变这种情况、这种状况、这段屈辱的历史。

可是要怎么样改变这段历史呢!首先必须增强自己的实力,不然还没有行动的时候就已经身首异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正好我们现在是在美国,而且是在建国不久的美国,这个时候的美国政府主要精力放在国内的发展上,暂时还没有走向全世界抢夺资源、利益的野心。光是美洲的大陆都还没有消化完毕。移民政策也相对宽松,对于技术以及商品基本上没有很严格的保密。资本社会的美国正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商品卖出去得越多越好,只要不是核心工艺,基本上都可以通过正常渠道买到。

现在既然手上有这么多钱,那就从第一步开始,购买美国先进的仪器零件,然后再自己的改造。改造后再分散开来往不同的工厂订货,如此便可以保证自己先进工艺技术不外泄。

有关于订什么仪器我们讨论、争论甚至可以说是争吵几天之后才决定先订购冶炼钢铁、矿物等设备仪器,毕竟大多数同学都是这种专业,也算是专业对口,不会浪费人才。

确定好了方向,下一步就是要回中国哪个地方发展。大陆绝对不行,那里是清政府统治的重心。本来有想到南洋去,可是接连不断的屠杀华人惨案让人不寒而栗,不用说一下子就被否决了。

有经济类的同学提议到八十年代的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台湾区,历史证明那儿有潜力发展。可是台湾自清立以来就一直不稳,清政府对台湾敏感得很,所以不宜到那边去。也许有人会奇怪为什么我会了解这些历史,说出来也很平常,以前还是学生时的我就比较内向,最喜欢的就是做一名宅男。不然也不会选择矿业工程这种技术型的专业,不太用跟人打交道。大学四年除了学习基本上就是躲寝室里看电影、电视剧,因为我不喜欢玩游戏,只能把电脑当影碟机咯。也正是这四年,我知道了《康熙王朝》、《孝庄秘史》、《走向共和》这些片子,里边就有这方面的内容。

否定了台湾,也就只有一个选择了,到中国第二大岛去。其实,在这个时代海南只能算是第三大岛,第一大岛是北边的库页岛,台湾只是第二大岛,这个我是今年才知道的。

加之专业知识使我知道海南各种矿产丰富,特别是石碌铁矿,而且距之不远的琼西南地区戈枕、抱伦和王下一带有着丰富的金矿,有了这些就不用担心资源不足的问题。

确定了要实行的目标之后就要着手进行了,我们并不认识美国能够给我们提供设备的供应商,本来亨利就是美国人,倒是一个资源。可是万一他把我们捅出去那就吃不了兜着走,思来想去后来还是去找徐德宇,在我们承诺价钱可以减少一万两之后徐老乐哗乐哗地帮我们联系去了。

难得来一次美国,万里迢迢不说,还很危险。所以我们准备尽量买多些设备,所有货物一共能够卖出两百六十多万两,基本上够买我们现在所需的各种设备。因为还想建船厂,所以必要的造船设备还是必须的,可是我们不懂怎么造船,所以同时委托徐德宇帮我们找些造船工人以及技师,自然需要不少辛苦费给他。在我们开出的高新条件引诱下,刚开始找到不少人,可是一听说要到遥远的中国去,一下子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不去。

没有办法之下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先订购一些维修、维护船只的设备。至于船厂,等以后再说了,毕竟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

在旧金山一直呆到五月初五,也就是端午节,不可否认,中国人对之于自己的文化坚持韧性当属举世唯一。徐德宇等人依然依照在国内的时候一样准备过节,虽然没有划龙舟,但是仍有包粽子。我们也跟着过了一个特殊的端午节。

有华人商会在当地的黑社会背景,加上掌握的各种渠道,各种设备仪器顺利地订购完毕并且在这一天卸货之后全部装到船上去了。

本来以为这下有大笔收入的陈串牙等海盗见我们买了这么多“毫无用处”的铁疙瘩,心里意见老大了,确实地,我们做得有些不对,虽然我们起了主导作用夺得了船只,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有权利占据所有的银两。所以我们也作了解释,这些钱用来订购这么多设备是用来发展咱们国家的实力,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杜绝中国的老百姓再被卖猪仔。可是陈串牙等人根本不听,一怒之下煽动其他华工要求我们把钱还给他们,并且将三艘船都控制住。船是我们回中国的根本,没有船我们怎么回去?

好说歹说,陈串牙就是不让步。最后我们想放弃订购一部分设备,各人都退一步,双方彼此妥协。闻说我们这种打算之后,徐德宇极力劝我们不能屈服,并且可以帮我们干掉陈串牙等海盗。不过不要以为徐德宇是什么好人,他是因为帮我们订购设备可以从中抽取一些人工,我们订得少了,他的利润也就少了。

开始并不想这么做,毕竟卸磨杀驴的事真需要硬心肠才做得出来。但是几天后事情仍然没有一点进展,没有办法之下只好同意了徐德宇的建议,当然,这事只有我和洪勉鸿两个人知道。怕太多人知道,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是以我们保持最机密。

徐德宇不到两天就请来十几名美国流氓,趁陈串牙跟几个心腹上街享受的时候当街是射杀了他们,然后逃之夭夭。事发之后当地警局装模作样地作了调查,但是一直没有结果,谁都知道警局那是例行公事,旧金山杀人案多了,谁会去理几个才来旧金山不久的中国人?

对于陈串牙的死警局迟迟没有答复,我们便趁机可以这件事为例子,跟他们详细地解释说是因为现在大清国早不是什么天朝上国,甚至在国际中中国人被看作低劣民族,陈串牙就是一个例子。要避免这种悲剧只能发展好我们的国家,提高自己国家的地位。说了老半天,其实大多数人还是不明白,在他们看来在异乡被人欺负是正常的,跟国家不国家的扯不上什么关系。但是现在陈串牙等几个捣乱分子也死了,其他的五六名海盗都是小喽啰之辈,本身也是摇旗呐喊的小角色,加上我们保证回国后保证他们一定有银两和每人十亩以上的土地给他们之后终于平息的骚乱,我们也得以顺利重新控制船只。

为了在美国能有一个联络点和一个随时能接触到被卖猪仔中国人的机构,我们决定留下七名同学(其中两名女生)和其他四十多名愿意留下来的华工。给他们留下一万两活动经费,并且跟徐德宇表明这些人就是自己驻旧金山贸易代理机构,请求他多加以照顾,看在钱的份上,徐德宇连拍胸膛表示没有问题。

而我们九百多人带着剩下的三万多两银子在补充了充足的淡水、食物、药品、煤炭之后在五月十五扬帆回国,目的地很明确,就是海南岛的石碌。

根据彼特和亨利的介绍,我们知道海南岛现在基本上地广人稀。孤悬海外的海南岛一向不受清政府的重视,并且一向较少叛乱,故而驻军一向不多,天高皇帝远也较为闭塞,所有这些都是对我们有利的因素。

加上我们挂着英国和美国的旗帜,相信区区的一个琼州府知府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哈哈,你们是假装洋鬼子,我们这边可是有上百正宗的洋鬼子,其中有七十多名原来三艘船的船员,还有四十多名在美国招募来的失业工人。海南岛多海盗,为了保证我们的自身安全,后来就高价雇佣彼特帮我们训练海军,这家伙见有便宜可赚,还从国内拉来了十几个以前的战友。而其他的船员,为了把他们拉上我们的战车,我们直接把他们全雇佣了,洋人这些家伙,才不管什么道义或者之前的恩怨,只要有钱就是boss。

哈哈,现在的彼特和亨利虽然不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可是仍然是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原本海军的彼特更是有许多可以利用的资源,我们的很多设备都是他们帮忙弄到的,连美国、英国禁止出口的设备他们也能弄到。当然,前提是付清足够的佣金。本来以为后世才有技术封锁,没想到现在就有了,一些比较重要的技术对亚洲禁运,可是欧洲并不在此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