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搞笑——北朝鲜官方站点上的朝鲜历史!

杀倭灭日 收藏 39 13902
导读:米尔军情网:   100万年前到目前为止,在朝鲜发现的最早的遗迹是平壤市祥原郡黑隅里的石灰岩洞穴。洞穴里有古代人用过的石器和被他们宰杀的大双角犀牛、大象、水牛、猩猩等29种兽骨化石层。这个黑隅里遗迹是属于大约100万年前的下旧石器时代的猿人留下的。比这稍晚一些的遗迹有平壤市祥原郡龙谷里洞穴。从这里出土了几具古代人骨化石和动物骨化石以及许多石制工具。在朝鲜东北端罗津—先锋市屈浦里和鲋浦里也发现了远古的旧石器时代的遗迹。这些遗迹是属于旧石器中期和上旧石器时代的人留下的。他们用石头制造砍具和石刀来使用,而且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米尔军情网:

100万年前到目前为止,在朝鲜发现的最早的遗迹是平壤市祥原郡黑隅里的石灰岩洞穴。洞穴里有古代人用过的石器和被他们宰杀的大双角犀牛、大象、水牛、猩猩等29种兽骨化石层。这个黑隅里遗迹是属于大约100万年前的下旧石器时代的猿人留下的。比这稍晚一些的遗迹有平壤市祥原郡龙谷里洞穴。从这里出土了几具古代人骨化石和动物骨化石以及许多石制工具。在朝鲜东北端罗津—先锋市屈浦里和鲋浦里也发现了远古的旧石器时代的遗迹。这些遗迹是属于旧石器中期和上旧石器时代的人留下的。他们用石头制造砍具和石刀来使用,而且已经会点火了。在平壤市力浦区大岘洞、祥原郡青岩洞洞穴、胜湖区货泉洞和平安南道德川市胜利山也发现了许多生活在相当于人类出现的初期的旧石器时代不同时期古人的骨化石和遗物。在各地发现的旧石器时代的遗迹和遗物,说明朝鲜半岛是世界上最早的人类发祥地之一。


朝鲜人的发祥地


朝鲜是朝鲜人的发祥地。朝鲜人就在这里经历了自己进化发展的整个过程。在亚洲形成猿人和古人阶段人类形态的时期,已有了平壤这个地方,后来,新人出现以后,渐渐扩大。从平壤市力浦区大岘洞遗迹出土的“力浦人”头骨化石,具有猿人、古人阶段人类的形态特点。从龙谷遗迹出土的“龙谷人”骨化石和从胜湖区晚达里出土的“晚达人”骨化石,是早期和晚期新人的骨化石。这些骨化石明显地具有在亚洲特别是东北亚经历了人类形态形成过程的新人阶段人类固有的形态特点。从血统上考察,现代朝鲜人共同的形态特点是:颅骨相当高,前后距离较短,面颊骨不高适中,额骨较直不后倾。在平壤发掘的从下、中、上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的原始遗迹,说明朝鲜民族的发祥地是平壤。


最初出现的国家


本世纪90年代初,朝鲜的学者们根据考古学的研究成果和对文献的研究成果,证明了东方第一个国家檀君朝鲜的建国年代是公元前30世纪初。檀君朝鲜的创建者是朴达君,后来改称为檀君。原来,朴达是檀君的父亲所属宗族很早以前为自己宗族所起的名。这一部族的祖先认为太阳是熊熊燃烧的火球,便用表示太阳的词“bul”(后来发生语音变化叫bal—发,bag—朴)为自己的宗族命名,后加所居地“山”的古朝鲜语“dal—达”,称其为“bagdal—朴达”族。这一宗族名所包含的意思是:“我们的祖先是太阳(bul),我们大家是太阳的子孙”。檀君在以平壤为中心的西北朝鲜一带建立朝鲜国以后,逐渐扩大疆域,最强盛时期,占据朝鲜半岛的大部分和从现在的中国东北辽河下游流域到松花江北部流域一带的广大地区,延续到公元前108年为止。在以平壤为中心的大同江流域发生发展的古代朝鲜人的文化历史上称为“大同江文化”。


三国时期及其以后时期


公元前后时期,在檀君朝鲜的版图上出现了很多封建势力。其中较大的封建势力合并邻近的封建势力建立了国家,于是出现了高句丽、百济、新罗这三个国家。从公元前后到公元7世纪,即这三个国家鼎立的时期称为三国时期。高句丽于公元前277年成立。以东明王为首的开国功臣们声称自己是继承檀君的血统的。百济由高句丽始祖东明王的公子温祚建立。公元前3世纪中叶,温炸在朝鲜半岛西南角建立小国,成了国王。百济在公元前1世纪末成为独立的封建国家。檀君朝鲜系统的移民在朝鲜半岛东南角建立了称为斯卢国的封建小国后逐渐扩大疆域,于公元1世纪初中叶建立了新罗。从7世纪后期到10世纪初,曾有过后新罗和渤海。被誉为东方朝日鲜明的“海东盛国”的渤海于698年在高句丽的版图上建国,始祖王是大祚荣。渤海是高句丽的继承国,延续将近230年,经历了繁荣兴盛时期。到了8世纪初,渤海扩大领土,收复了原高句丽的大部分领土,到了9世纪初,占据了南至朝鲜半岛北部,西至现在的中国辽东半岛西侧辽河,北至黑龙江,东至现在的俄国滨海省海岸的方圆达2,000公里的广大领土。渤海灭亡后,朝鲜半岛上出现了强大的中央集权制的第一个统一国家高丽,它的统治延续了将近500年。当时为世人广为知晓的高丽这个国号一直传到今天,西方称为“KOREA”。高丽的缔造者王建从继承高句丽这个意思出发,把国号定为高丽,定都于现在的开城。到14世纪末,高丽为李氏王朝所替代。李氏王朝是在历史上为同檀君朝鲜相区别而称呼的。古代檀君朝鲜也好,中世纪李氏王朝也好,国号都是朝鲜。到了20世纪初,李氏王朝沦为日本的殖民地,宣告灭亡。朝鲜中世纪的历史,是光辉的反侵略斗争历史。先后进行了多次卫国战争。如:击退了隋朝300万大军的612年战争,击退了唐太宗直接率领的几十万大军的645年战争,击退了契丹入侵的993年、1010年、1018年战争,击退了蒙古军六次入侵的1231--1354年战争,从1592年开始的历时7年的反抗日寇入侵的壬辰卫国战争等。在这些反侵略斗争中,乙支文德、姜甘赞、李舜臣等名将和爱国人民战功赫赫,永垂不朽。朝鲜人民在发展科学和文化方面也显示出民族的智慧。檀君朝鲜时期,公元前12世纪已开始炼铁,公元前7世纪在世界上最先依靠高温冶炼法生产了碳素工具钢,而且,檀君朝鲜时期,已创制了民族文字--神志文字。高句丽时期,从2世纪初已开始系统地观察了天体运动,并根据这种观察,5世纪末--6世纪初绘制了详尽的天文图。新罗在7世纪前期已修建了世界闻名的天文台--瞻星台,为气象学和天文学的深入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三国时期,建筑技术和绘画艺术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历经十几个世纪后的今天,仍保持原有色彩的德兴里古墓、江西三古墓等高句丽古墓壁画、黄龙寺的9层塔、佛国寺的多宝塔和释迦塔等,均具有代表性。高丽时期,12世纪前期在世界上最先发明了金属活字,制造了色彩和纹样独特的、世人视为珍宝的高丽青瓷。从1350年开始,崔茂宣经过将近20年之久的研究,试制火药成功。1441年,在世界上最先采用了金属测雨器,1444年仿效古代神志文字创制了现用的民族文字,叫训民正音。


近代朝鲜和朝鲜国民会


朝鲜的近代史,一方面是由于帝国主义的侵略,封建朝鲜沦为殖民地,民族受难的历史,另一方面是朝鲜人民为扞卫国家的独立和民族主权而展开积极斗争的历史。1866年8月,美国派遣武装海盗船“舍门”号侵入大同江。这一事件宣告朝鲜近代史开始。海盗们乱打枪炮,杀害居民,闯进江边的村庄,干尽了强盗行径。他们甚至提出无理要求说,要想叫他们回去,就要拿出1,000石大米和大量黄金。这个要求被遭到拒绝后,他们扣留了前去谈判的朝鲜官吏,干出了种种暴行。平壤军民为此大为愤慨,在金日成同志的曾祖父金膺禹先生的带领下,把美国侵略船“舍门”号烧毁了。1866年10月,击退了侵入江华岛的由7艘兵舰组成的法国侵略舰队;1868年,又一次击退了侵入忠清道德山的美国强盗。1871年,击退了率领大批兵力侵入汉江的美国侵略者,在江华岛的要塞--草芝镇、广城镇,消灭了大批敌人。当时,随着农民起义风起云涌,资本主义因素滋长,封建制度趋于全面崩溃。19世纪中叶,一部分先进知识分子和官吏提出了开化思想,主张改革落后的封建制度,实现近代化,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到了19世纪70年代,开化思想家们以金玉均为领导人,组成了开化派。但由于保守反动官僚们的阻挠,他们没能进行改革,于是1884年12月发动军事政变,处决了保守的大臣,组成了新政府。这一政变,由于外国的武装干涉,遭到了失败。但这是试图实现朝鲜近代化的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由于日本军国主义急剧加强侵略和掠夺,到处燃起了熊熊的反日斗争的烈火。1882年朝鲜军人们举行暴动,袭击了王宫,处死了恶霸官吏和日本军事教官,赶走了日本侵略者。军人的暴动失败了,但那是反日斗争和反封建斗争相结合的第一次群众性斗争。朝鲜人民风起云涌的反侵略、反封建斗争,发展成为1894年的农民战争。起义领导者全琫准率领的农民军击溃政府军,占领了广大地区。他们提出的改革方案是:处罚恶霸官吏和亲日派,烧毁奴婢文书,平分土地等,反映了他们反封建反侵略的要求。这时,窥伺侵略朝鲜的日本以“保护”日本居留民为借口,开始进行武装干涉。农民起义虽然遭到失败,但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大力推动了朝鲜近代化运动的发展。以1895年10月日军杀害朝鲜王妃为契机开展的朝鲜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反日义兵斗争和爱国文化启蒙运动,到了1905年日本侵占朝鲜的前后时期,更加蓬勃发展。不仅国内,国外也大力开展了反日斗争。1908年3月,爱国青年田明云、张仁焕等人跟踪美国人史蒂芬逊(曾任朝鲜封建政府的外交顾问,积极帮助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一直跟到旧金山,把他处决了。1909年10月爱国者安重根在中国哈尔滨车站,枪杀了前日本首任朝鲜统监伊藤博文。1907年6月,爱国的朝鲜官吏李俊为了在第二次“万国和平会议”上揭露和谴责日本对朝鲜的强占政策,带着国王的信和派遣国书前往荷兰,但由于日本及其同谋美英帝国主义的阻挠,未能如愿以偿,于是他在会场上剖腹自杀,以示抗议。历史上把这一事件叫做“海牙密使事件”。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朝鲜后,把统监府改为总督府,任命日本陆军大臣寺内为总督。寺内上任后,把整个朝鲜变成了一个监狱,实行所谓“武断统治”,叫嚷什么“朝鲜人要么服从日本法律,要么就是死亡”。主体8年(1919)3月1日,朝鲜人民终于发动了全民性的人民起义。这是他们积蓄已久的民族愤怒和要争取国家独立的火热愿望的迸发。三·一人民起义一直持续到年底,参加反日起义队伍的各阶层人民达200多万名。在海外即中国、滨海省、日本、夏威夷等凡是有朝鲜人旅居的地方都开展了斗争。日本帝国主义残酷地镇压了这次全民性的反日救国斗争,打死打伤了几万名爱国人民。三·一人民起义给人们留下了血的教训:没有卓越领袖的领导,就不能把斗争引向胜利。自从金日成同志的父亲、不屈不挠的革命战士金亨稷先生来领导朝鲜人民的反日民族解放运动,这一运动才开始走上正确的发展道路。金亨稷先生于主体6年(1917)3月23日,在平壤组织了朝鲜国民会。当时,朝鲜国民会是在我国历史上最大的真正的反日地下革命组织。朝鲜国民会成员用金亨稷先生的“志远”的崇高意志和先进思想教育无产大众,并把他们团结在反日旗帜之下。朝鲜国民会扩大和加强起来,人民的反日斗争越发高涨,为此日本帝国主义深感恐惧和不安。1917年秋,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残酷镇压,金亨稷先生同100多名会员一道被敌人逮捕。他在狱中深入分析了我国以往反日运动的经验教训。在此期间,他更加坚信:只有以共产主义理论为指导的无产阶级革命之路,才是真正能够争取国家的独立和人民的自由、解放的道路。1918年秋,金亨稷先生抱着进一步开展反日斗争的信念出狱后,很快把战略基地转移到北部国境地区。当时,他离开故乡万景台时,留下了抒发他那不屈的斗志和必胜的信念的一首诗。朋友啊,你知道么!那南山的郁郁青松,淹没在霜雪之中,历尽世间重重苦难,它重逢阳春必将苏生!后来,金亨稷先生领导了使我国反日民族解放运动从民族主义运动转向共产主义运动的工作。朝鲜国民会为我国反日民族解放运动发展到新的阶段,带来了转机。


抗日革命斗争


朝鲜早期共产主义运动陷入混乱,经受考验。就在这样的时候,金日成同志站到了革命队伍的前头。朝鲜人民敬爱的领袖金日成同志在主体1年(1912)4月15日,诞生在平壤市万景台一个贫穷的农家。他们一家人,世世代代都是热诚的爱国者,他的父母是不屈不挠的反日革命战士。金日成同志从小就具有非凡的睿智和刚强的意志、超人的才能和豪放的性格。他从早年就得到很好的熏陶教育,培养了热诚的爱国者和革命家的优秀品质。他于主体15年(1926)6月进了在中国东北桦甸县的华成义塾。这个华成义塾是民族主义者们以培养独立军干部为目的建立的二年制政治军事学校,它的教育内容完全是民族主义的。金日成同志从一开始就对民族主义和早期共产主义运动采取了批判的态度,独立地深入研究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理论、朝鲜的历史和现实,从而具有了这样的坚定信念:不应该照赶时髦的分子和宗派分子搞的方法去搞共产主义运动,而应该沿着真正的革命轨道踏踏实实地发展共产主义运动。主体15年(1926)10月17日,金日成同志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革命组织——打倒帝国主义同盟。主体18年(1929)秋,金日成同志被反动警察逮捕。他被监禁在吉林监狱里,在狱中,他酝酿成熟了有关朝鲜革命的远大设想。当时,创立朝鲜革命正确的指导思想问题,确实是关系到革命命运和发展前途的、当务之急的迫切的历史任务。金日成同志创立了伟大的主体思想,胜利地完成了这一历史任务。主体19年(1930)6月30日,金日成同志在卡伦举行的共产主义青年同盟和反帝青年同盟领导干部会议上,阐明了主体思想的原理,并提出主体的革命路线。这样,朝鲜革命得以根据科学的革命路线和战略策略,沿着正确的胜利道路有力地向前发展。到了20世纪30年代,朝鲜人民站在要么拿起武器进行斗争,要么坐以待毙的岔路口上。就在这样的时刻,金日成同志提出了开展以游击战为基本形式的抗日武装斗争的英明方针,并全面促进了建立武装队伍的斗争。他提出“武装要用武装来对付”的战斗口号,积极进行建立武装队伍的准备工作。当时,只有父亲留给他的两支手枪作为武器。主体21年(1932)4月25日,金日成同志向全世界宣布了我国第一支主体的革命武装力量--反日人民游击队(后来改称为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建立。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建立,这是给朝鲜人民的革命斗争带来划时代转机的历史事件。在历时15年的抗日武装斗争中,普天堡战斗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主体26年(1937)6月4日普天堡战斗的胜利,是表明朝鲜人并没有死,朝鲜人还活着的宣言,是给朝鲜人民带来对光复祖国的坚定信心和民族复生的曙光的永不熄灭的火炬。到20世纪30年代末,爆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日本帝国主义疯狂企图尽快结束中日战争,进一步扩大侵略战争,对朝鲜人民进行了空前的法西斯镇压和掠夺。他们妄图扼杀朝鲜人民的一切民族特点,变朝鲜为他们的永久殖民地。特别是,日本帝国主义认为不“消灭”威胁其背后的朝鲜人民革命军,就不能继续侵略大陆,为了“完全消灭”朝鲜人民革命军,投入了大批兵力。金日成同志洞察国内外局势,在主体29年(1940)8月召开的朝鲜人民革命军军政干部会议上,科学地阐明了疯狂地扩大侵略战争的日本帝国主义灭亡的必然性,提出了主动地迎接光复祖国大变革的新的战略方针。朝鲜人民无限敬慕将拯救祖国和民族的民族的太阳金日成同志,一致投入到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圣战。主体34年(1945)8月9日,金日成同志向朝鲜人民革命军各部队下达了投入解放祖国的圣战的战斗命令。朝鲜人民革命军军人接受命令,一举摧毁日本帝国主义的“攻不破的防线”,一路势如破竹,向前挺进。主体34年(1945)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灭亡了,朝鲜人民终于迎来了祖国的光复。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


解放了的朝鲜一片欢腾,再生的喜悦充满了天地间。金日成将军凯旋回到祖国,受到了人民的热烈欢迎。他首先向解放了的祖国提出要建党、建国、建军的三大任务,并指出了其具体途径。主体34年(1945)10月10日,在平壤组成了北朝鲜共产党中央组织委员会,宣布了我们党的成立。共产党于主体35年(1946)8月,与新民党合并,发展成为北朝鲜劳动党。主体38年(1949)6月,南北劳动党合并,发展成了朝鲜劳动党。由于有了朝鲜劳动党,全体朝鲜人民才有了能够更加有力地推进新祖国建设斗争的向导力量了。解放后全国各地建立了人民委员会,以此为基础,于主体35年(1946)2月8日,建立了新型的政权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全体朝鲜人民一致推举卓越的爱国者,民族英雄金日成同志为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委员长。建国后,国家颁布了土地改革法令,工业、交通运输、邮电、银行等国有化的法令,劳动法令,男女平等权法令,进行了一系列的民主改革,还为实现司法、教育和文化等部门的民主化采取了各项措施。主体37年(1948)2月8日,把于主体21年(1932)4月25日在抗日革命斗争的烈火中创建的朝鲜人民革命军发展和壮大成为正规的武装力量—朝鲜人民军。如上所述,解放后,北朝鲜在金日成同志的领导下,短期内胜利地完成了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任务。但是,朝鲜人民为建立统一的民主独立国家而进行的斗争遇到了严重的障碍。美国不顾朝鲜人民关于苏美两国军队同时撤出朝鲜,将朝鲜问题交给朝鲜人民自己解决的这一正当的主张,悍然把朝鲜问题不正当地提交联合国讨论,制造所谓“联合国朝鲜委员会”,并在它的监督下,于主体37年(1948)5月在南朝鲜搞出“选举”鬼把戏,炮制了以李承晚为头目的傀儡政府。结果,民族分裂的危机越发严重了。针对这一严重局势,金日成同志于主体37年(1948)4月召开了南北各政党、社会团体代表会议,6月,召开南北朝鲜各政党、社会团体领导人协议会,为了扭转民族分裂的危机,争取国家的独立,提出了关于在朝鲜半岛立即建立统一国家的方针。于主体37年(1948)8月25日,在全民族满腔热情中,在北南朝鲜全境举行了最高人民会议议员选举。在北半部地区,选民总数的99.97%参加了选举;在南朝鲜,不顾反动派的残酷的镇压,选民总数的77.52%参加了选举。选举结果,在北南朝鲜共有572名各阶层代表被选为最高人民会议议员。在举行具有历史意义的北朝鲜普选的基础上,主体37年(1948)9月,在平壤召开了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9月9日,向全世界宣布了代表全体朝鲜人民意志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全体朝鲜人民一致推举民族英雄金日成同志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阁首相、国家元首。


祖国解放战争


主体39年(1950)6月25日,美国强加于朝鲜人民的战争,对朝鲜人民来说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当时,我们共和国还处在摇篮期,人民军发展成为正规武装力量只有两年,我国的经济力量还很薄弱。但是,朝鲜人民下定了宁死也不再做殖民地奴隶的决心,满怀对胜利的信心投入到祖国解放战争。人民军各部队全线转入反攻,到处给敌人以歼灭性打击,在战争开始后的第三天即6月28日,就解放了汉城。在英勇的人民军的胜利进攻面前惊恐万状的美国,一方面大量投入用最新武器武装起来的陆海空军兵力,另一方面在联合国安理会(当时,苏联、中国和当事者朝鲜代表没有参加此非法会议)炮制了一项派出“联合国军”的不正当的“决议”。根据这个决议,麦克阿瑟被任命为“联合国军司令”,美军戴上“联合国军”帽子公开地参加了朝鲜战争。但是,朝鲜人民在这次殊死的战争中,充分发挥崇高的忘我精神和集体英雄主义,英勇奋战,与中国人民志愿军一道粉碎了敌人在数量上和技术上的优势,在历时3年的战争中,取得具有历史意义的胜利。主体42年(1953)7月27日,“联合国军”不得不在焦点协定上签了字。“联合国军”在3年的战争期间,损失了包括405,000多名美军在内的1,567,100多名兵力和12,224架飞机、564艘各种舰艇、3,255辆坦克和装甲车、7,695门各种炮、925,100多支狙击武器等大量的战斗技术器材和军需物资。当时的“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在《从多瑙河到鸭绿江》一书中写道:“我在执行政府的指示中所获得的,就是在没有获胜的停战协定上签了字的第一个美国司令这个不光彩的名声。”


从废墟中站起来美军在共和国北半部地区的每平方公里土地上平均投下18颗炸弹,把平壤等城市和农村化为灰烬。的确,战后我国的情况太困难了,该做的事非常多,简直摸不着头绪,不知该从哪里着手,怎样去搞。金日成同志认为只要有人民、有领土、有党、有政权,就能够重新建设起新的生活。他抱着这个坚定不移的信念,号召全体人民投入战后恢复和建设的庄严斗争。在连一块砖头、一克水泥都很难弄到的情况下开始的战后恢复和建设事业,确实是艰苦无比的斗争。但是,紧密地团结在领袖周围,在战争中经过锻炼的我国人民,高度发挥自力更生的革命精神,展开了英勇的、忘我的斗争。他们勒紧腰带,艰苦奋斗,克服重重困难,在废墟上重建了工厂企业、城市和农村。这样,把以国民经济所有部门恢复到战前水平为基本任务的恢复和发展战后国民经济三年计划超额完成(122%)了,从而医治了战争创伤,使我国从恢复时期进入了技术改造时期。开始执行五年计划期间,反对共和国的国内外反动派空前加紧了阴谋活动。在这严峻的时刻,金日成同志高举主体思想的革命旗帜,满怀信心地领导我国人民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大高潮。金日成同志在主体45年(1956)12月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提出了“增加生产,厉行节约,提前超额完成五年计划”的战斗口号,紧接着就到降仙炼钢厂(现在的千里马钢铁联合企业),同工人见面,向他们介绍了国家的情况,号召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斗争中,消除消极情绪、保守主义和技术神秘观点,以跨上千里马的气势,站在大进军的最前头奋勇前进。我国工人阶级和全体劳动人民积极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积极克服困难和种种障碍,打破了一切旧的定额和设计能力,创造了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新的定额和奇迹,从而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各个战线掀起了大高潮。1957年,工业生产以飞快的速度增长,一年里竟增长了44%,农业也获得了大丰收。我国的千里马运动,是在这一社会主义建设的大高潮中开始的。在千里马运动的烈火中,我国劳动人民大力生产了汽车、拖拉机、挖掘机、推土机、8米立式车床等各种现代的机器和设备,还开展群众性的机床生产机床运动,在1959年一年内,计划以外增产了13,000多台机床;于1958年,仅用几个月的时间,在全国各地建设了1,000多座地方工业工厂。工业生产,每年平均以36.6%的高速度增长。所有这一切,显示了我国人民以千里马的速度向前奔驰的英雄气概和创造才能。


千里马运动


千里马运动是根据我国人民的意愿创造出来的群众运动。它反映了我国人民要以跨上千里马的气势,加快社会主义建设的热切愿望。主体45年(1956)12月,金日成主席号召全体劳动人民高度发挥自力更生的精神,掀起社会主义建设新高潮。他亲临当时的南浦市降仙炼钢厂及全国各地的工厂和农村,向工人和农民说明了国家所面临的困难情况和党的意图,发出了“以跨上千里马的气势奔驰”的号召,动员他们投入这场轰轰烈烈的斗争。后来千里马运动成为促进社会主义建设的强大推动力,成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在这个运动过程中打破了保守和消极情绪及技术神秘观点,把党的关于大胆地想大胆地实践的号召付诸实践。在此期间,降仙炼钢厂成为千里马的故乡,在厂名前冠以千里马,发展成为具有年产100万吨的能力的千里马钢铁联合企业,如今生产各种型号的钢材和无缝钢管、钢索等。进入20世纪70年代,千里马进军更深入发展成为思想、技术、文化的三大革命,在这些年月里江西区金星拖拉机综合工厂仅奋战一年就扩建成使生产能力增长了十倍的大型自动化厂。另外,南浦冶炼综合企业、南浦造船联合企业、南浦玻璃联合公司等大规模工厂也发生重大的变化。后来千里马运动成为朝鲜的象征,在朝鲜历史上,称这个时代为“千里马时代”,世人称朝鲜为“千里马朝鲜”。主体50年(1961)4月15日在平壤市万寿台岗上建立了象征千里马运动的“千里马铜像”。今天,高耸入云的这座铜像反映了朝鲜人民要以跨上千里马的气势进行新的大进军的坚强意志。


全面建设社会主义


我国人民在胜利地完成了社会主义基础建设的历史任务之后,进入了全面地建设社会主义的阶段。这个时期的基本任务,是依靠取得了胜利的社会主义制度进行全面的技术改造和文化革命,划时代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但是,紧张的国际和国内形势要求采取加强国防力量的关键措施。主体51年(1962)12月朝鲜劳动党第四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提出了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并举的新的战略方针。主体55年(1966)10月,党代表会议把这一战略方针规定为党的确定不移的路线。在为贯彻执行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并举路线而掀起新的革命大高潮的环境中,胜利地完成了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历史任务。我国重工业发展成为以自己强有力的机器制造工业为核心的完善的重工业。机器制造工业能够制造1万吨水压机、重型汽车、大型拖拉机、大型挖掘机、大型推土机、电力机车、内燃机车、大型船舶等重型机械和精密机械,不仅能够生产单个机器设备,而且能够生产现代化工厂的成套设备。轻工业也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已经建立了现代化的轻工业基地。依靠自己强大的重工业基地,胜利地推进全面的技术革命,使国民经济所有部门牢固地建立在现代技术的基础上。特别是随着农业技术改造的胜利进展,农业生产的所有部门有了迅速的发展。实现了主要铁路干线的电气化,从而基本上完成了铁路电气化。这样,胜利地完成了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历史任务,使曾经是远远落后于现代技术文明的殖民地农业国的我国,转变成为拥有现代化工业和发达农业的社会主义工业国。


“艰难的行军”,向21世纪的伟大进军


从本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苏联和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几乎同时崩溃。就这一大事变,美国杂志<对外问题>写道,1989年布森在推行美国对外政策中,发了地缘政治学上的横财,布森在没放一枪的情况下获得了这一切。这种意外的“横财”,是依靠美国的“和平演变战略”和对此采取同一步调的共产主义及工人运动上层的堕落分子、叛徒实现的。20世纪的犹大戈尔巴乔夫提倡的“新思维”,就是西方放在社会主义国家里的“特洛伊木马”。主体80年(1991)布森在美国国会上发表演说时声称,盼望已久的新世界秩序—在地球上社会主义完全被消除,只有资本主义支配的世界,终于到来了。但是,金正日同志指出:“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虽然在一系列国家遭到了挫折,但作为科学的社会主义依然活在人民的心中。……社会主义在一系列国家的崩溃,并不是作为科学的社会主义的失败,而是意味着使社会主义变质的机会主义的破产。社会主义虽然因为机会主义而暂时经受着痛苦的波折,但由于它具有科学性和真理性,因而必将复苏,并取得最后的胜利。”对此华盛顿听而不闻。社会主义市场的崩溃,对朝鲜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产生了极坏的影响。资本主义复辟的这些前社会主义国家单方面取消了同朝鲜的贸易合同。由于原料和材料的不足,朝鲜经济处于停滞状态,缩减了供给。连续几年的自然灾害使粮食大量减产。就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主体83年(1994)7月8日,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主席逝世了。这对社会主义朝鲜来说,是不可估量的损失。美国及其联合势力认为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一方面对朝鲜加强了经济封锁,另一方面以“核疑惑”为借口进行武装威胁,企图扼杀朝鲜。针对这种情况,朝鲜不得不进一步加强国防力量,这就不可避免地对人民生活发生了更大的影响。面对这种事态,金正日同志表明了钢铁般的意志,他说:“在帝国主义的包围下,单枪匹马地保卫社会主义,需要经受种种考验,克服种种困难,但是,我们按照‘哪怕粉身碎骨也要经受种种考验和困难,一定保卫社会主义;让我们瞧瞧谁是最后的微笑者’这种信念这种胆量进行斗争,就无敌于天下。”他热切地号召全体朝鲜人民无愧为伟大领袖的战士、弟子,为使我国我们祖国更加富强而同心同德地努力奋斗。朝鲜劳动党向全体党员和朝鲜人民号召进行“艰难的行军”,并站在前头引导他们前进。在“艰难的行军”过程中,加强共和国的思想阵地的工作、全社会主体思想化的工作有了很大的推进;表现为一心团结的领袖、党、人民群众的血肉关系进一步得到了巩固。主体83年(1994)7月金日成主席逝世以后,历时3年没有推举主席。到了主体86年(1997)10月,金正日同志被推举为朝鲜劳动党总书记,主体87年(1998)9月,被推举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职位的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华盛顿卡奈基国际基金的一位研究员写道,北朝鲜所以能够在像今天这样险恶的条件下支撑下来,拥有自己方式的共产主义政治哲学,把人民军团结在自己的周围,是因为今天这个国家有金正日这样英明的领导者。<美国之音>广播也说:“北朝鲜……毫无保留地继承了自己领袖的思想,致力于加强党,并把军队团结在党的周围。北朝鲜的官兵和劳动党员视他为神圣的绝对的。金正日这位领导者完全掌握了北朝鲜政治势力中最坚定可靠的政治势力—军部,而军部又绝对支持金正日。自古说,人民群众的统一团结是国家和民族兴盛的最佳途径。今天,朝鲜团结一心,并依靠它正在大力促进第二千里马大进军。经济阵地也日益得到巩固。大规模的安边青年水电站等许多项目已竣工,工厂企业经过改建和整顿,政党地进行生产。主体87年(1998)8月,朝鲜成功地发射了人造地球卫星。目前,在世界上,拥有人造地球卫星制造技术、发射技术和发射场的国家没有几个。世人考虑到这种情况,就可以推测朝鲜科学技术的发展水平和工业的潜力,认识到平壤决心建设强盛国家,绝不是虚张声势的。朝鲜的军事阵地也进一步得到加强。据主体84年(1995)4月23日朝鲜中央通讯社的报道,美军和南朝鲜在过去10年期间的军事挑衅事件为43.5万多起,相当于平均每天120起,每小时5起。美国和南朝鲜还每年举行大规模的“协作精神”核战争演习,威胁朝鲜。所以实际上,把停战后的将近50年期间看作战争的延续才是正确的。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国家的安全,大力加强国防力量,是应当采取的自卫措施。当美国以“核疑惑”为借口企图对朝鲜进行军事攻击时,朝鲜依靠自己的国防力量,于主体82年(1993)3月8日宣布了准战时状态,于3月12日宣布了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3月20日美国务院负责政治军事的副国务卿罗伯特·加鲁奇致电朝鲜外交部第一副部长,要求举行政府级会谈。双方举行会谈结果,6月11日发表了朝美联合声明。主体83年(1994)6月,金日成主席同前美国总统卡特举行了会谈。在会谈中,金日成主席重申,朝鲜不希望发生战争,但朝鲜不怕战争,对触犯民族尊严的任何企图,将给予坚决的回击这种断然的立场。主体83年(1994)10月21日,在日内瓦,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之间签署了基本协议书,美国总统克林顿向朝鲜的领导者金正日将军提出了保证书。但是,美国强硬保守派又按照新的阴谋诡计,提出莫须有的地下核武器设施问题,甚至制定第5027号军事行动计划,并正在加快促进计划的执行。针对这种情况,主体87年(1998)12月,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代言人向他们提出了严重警告。后来的事态发展,雄辩地证明了朝鲜重视军事的政策是完全正确的。金正日同志乐观地说:“虽然我们一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不久的将来会建成社会主义强盛国家的。”今天,世人评论道,朝鲜正在高举建设强盛国的旗帜,有力地向21世纪进军,朝鲜人民在这一进军中,一定会变逆境为顺境,变祸为福,按照金日成主席的遗训,在朝鲜半岛上建成富强的社会主义国家。


(责任编辑:米尔)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