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喧闹的欧洲

oliverwang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就在苏禄人和西班牙人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在西班牙人的老家---遥远的欧洲大陆,此时正处在水深火热当中,无论是工人还是雇用他们的老板抑或是政府的官员们。原因只有一个,经济危机,以及由此引发的一些列罢工、游行和政府的镇压。这就是某些历史书上说的1848年欧洲革命。

张宏是在1847年的6月来到欧洲的,确切的说是巴黎。即使在来之前听老板说了巴黎是如何如何的大,但是还是没有亲眼看到的让他震惊。和张宏一样的还有三胖子以及随行的幼童。按照老板的发式,他们都已把自己的辫子剪掉了,但是在他们心里的辫子却不是那么容易剪掉的。相对来讲张宏和三胖子—姚德彪--这是他的真实姓名—能很快从这种震惊中清醒过来,因为他们看到欧洲人的工厂的时候明显的有了自信,老板们在南洋建的基地可是要比这里的工厂大的多了。而且那里的工厂都装有电灯—这是老板们对那种晚上也发光的玻璃泡的叫法。

此时的巴黎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萧条。经济危机?奥,那和贵族老爷还有皇帝们是没有关系的,和土匪以及流氓也不发生交集。贵族老爷们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会从可怜的农民兄弟手里收上租子,皇帝陛下就更不用说了,开工厂的和作生意的都要向他缴税。于是巴黎的夜生活还是那样充满浪漫,老爷们一样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而工人和乡下可怜的农民们只能挣扎在死亡线上。沿街乞讨的流浪儿,招揽客人的妓女,因破产而自杀的小工厂主,还有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的流浪汉。这些都与上面的巴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宏显然已经对这些不以为然了,然而留学的幼童中却有人对此不适,这也很正常。好在马吕思及时地安排好了幼童,当然这里有法郎的功劳,因此那些被崔强收养的孩子们能很快把他们的能力用在学习上,这是崔强对他们的要求。显然崔老板把后世传销案例中的洗脑经验很好的应用到了他们身上。忠于先生,先生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应该为了先生而努力学习,天天向上。

当然崔强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并不是总是像他想象的那样发展,孩子中的个别人因为看到的和听到的而隐约有了自己的想法,当然这是后话。

马吕斯的能力总是那么的强,在安排好孩子们的学习后他马上让他的,确切地说是他和崔强的公司正式开张。法联公司,主要经营药品,同时经营合成染料---虽然马吕思对这种染料并不抱有太多幻想。而且公司的生意很火爆,开张第一天就看到购买者排起了长队。这要归功于马吕思提前作的准备工作---在一次贵族老爷们的舞会上免费试用万爱可。这无疑起到了最好的广告宣传效果。

对于这一切张宏都用那个被称作电台的机器汇报给了老板,同时又从老板那里得到了相应的新的命令。

马吕思对于法联公司的发展可以说是不遗余力,因为那里有他四成的股份。这次从南洋带来的药丸可是有一吨多---这是崔强他们前期生产的全部—而每克药丸的售价已经被马吕思定在了十法郎,即使这样销路仍旧很好。这将是多少钱啊!还有那种叫阿斯匹林的药品,马吕思一开始只是给几家医院或是大夫试用,没想到一段时间后一些医院竟然向他定购。他不知道崔强是怎样生产出这种神奇的药丸的,但是看到如此快的财富效应,他自己都在想是不是自己在做梦。尽管他把这种药品定价很高,但是和万爱可一样的畅销。

这让马吕思在回到巴黎三个月后不得不考虑再次回到远东,回到南洋,去找崔老板进货。要知道他可是连崔强给他的试用品都卖了出去了。他现在终于理解他的所谓的岳父为什么对金钱如此着迷了,他此时和他的岳父没什么两样,每天看着流水一样进入他口袋的钱他就兴奋的睡不着觉,他终于可以在他的岳父面前扬眉吐气了,终于不用再理会儿时伙伴们的嘲讽了,终于可以很不客气地和他的父亲和母亲说话了。钱真是一个好东西啊,马吕思敢发誓现在无论是什么样的货币他都无比的喜欢,英镑、美元、法郎、墨西哥鹰洋、中国的银子甚至是俄国农夫的卢布。而且他每天晚上也能看到这些货币。这说明法联的生意已经很快的在欧洲开了花了。因此他在1847年的10月就再次踏上了去往菲律宾的商船,而且这次是一艘快船。

张宏没有跟着回去,他的主要任务是照顾好那些孩子,同时完成老板交给他的秘密任务-----暗杀一些老板不知在哪里知道的人。张宏很精明的没有去问为什么,这一点他还是一个海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只是认真的执行老板的命令。更漂亮的完成老板交给的任务是他要仔细思考的。

1847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巴黎的大街上随处可见从乡下来的农民,农业的歉收在加上贵族老爷们的横征暴敛,使得农民们更多的都破产,一无所有后只能卖儿卖女,来到这巴黎街头看看上帝是否会眷顾他们。城里的工人们也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政府的重税,工厂的倒闭使得更多的工人看上去都面黄肌瘦。他们能做的就是向政府示威。游行是这个时候经常会出现的事。

张宏自从来到巴黎后就身居俭出,生意上都是那个法国人出面,涉及到账目上则是德彪和法国人交涉。他只是领着他的手下在马吕思为他们买下的公寓里呆着,有时帮助三胖子照顾一些那些外出学习的孩子们,没事的时候则是训练和学习。张宏深深的记着他的老板对他的叮嘱,要学习,只有学习才能更加了解这个世界。而看报纸就是他们这些人最好的学习方式。

就像原来那个时空的历史发展那样,1848年初,法国的选举改革运动日益扩大,但是内阁首相基佐却拒绝任何改革,并下令禁止任何聚会和游行。于是冲突产生了,就像《非诚勿扰》里葛优说的那样,因为大家都没有耐心坐下来平心静气的商讨,暴力成了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

二月二十二日,冒着大雨游行集会的工人、学生、群众们因为受到了军警的镇压而奋起反抗,游行抗议变成了武装起义。国王很快被打跑了,这一消息很开就传了开来。于是紧接着德意志邦联也发生了革命,革命向瘟疫一样在欧洲大陆散播开来。

六月,法国巴黎

因为新上任的政府宣布解散“国家工厂”,工人们于是又拿起武器和军队开始了战斗。当然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失败,一个叫卡芬雅克的刽子手---这是工人们对他的称呼—带领军队镇压了工人起义。于是巴黎街头血流成河。

好在这些事情并没有对孩子们的学习造成多大影响,这一切都被张宏及时地报告给了远在菲律宾的崔强。崔强回电让他们继续观察,同时注意一个叫拿破仑的人,如果发现,找机会干掉。

而此时马吕思已经回到了巴黎。除了崔强给他的货物之外,还有随他而来的又一批崔强收养的孤儿。这次有300多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