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同盟关系的日本和泰国士兵


1942年,泰国军队派出2个师协助日军进攻缅甸,在缅甸景栋,中国远征军与入侵的泰军浴血奋战,最终由于泰军派出“大象部队”助战,中国军队不得不撤出景栋。1943年,泰军得寸进尺,派机械化部队从缅甸北部向中国云南发起攻击,在中国军队爱国将士的抵抗下,泰军机械化师四处溃散。


替日本火中取栗


二战爆发前,泰国军事独裁者銮披汶·颂堪陆军元帅就与日本关系密切。1941年12月,日军出兵“保护”泰国,在“大东亚共荣圈”的诱惑下,12月21日,泰国同日本签订同盟条约。1942年1月25日,銮披汶的泰国政府正式对英美宣战,他自任陆海空军大元帅,并积极派兵参战。


泰国的参战使中国西南边陲更加危急。为支援英军保卫缅甸和维持国际运输线,中国政府决定派出远征军赶赴缅甸作战。1942年2月,中国远征军第6军进入缅甸境内,3月初,第6军第93师进驻景栋。景栋位于掸邦山脉之中,是缅甸最边远的城镇。


第93师师长吕国铨中将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二期,他打算在景栋痛歼日寇,为中华民族雪耻,但他的第93师等来的不是日军,而是泰国军队。


日本人在太平洋战争初期的胜利使銮披汶眼红得要命,在日本的大力支持下,他迅速让泰军总参谋部制定出兵缅甸的军事计划。泰国陆军总参谋长查他那罗波中将认为此举将使泰国深陷世界大战的漩涡中。但銮披汶不听任何反对意见,他对泰军高级将领表示,英军已被日本人打败,中国军队根本不值一提,建立“大泰帝国”的光辉前景就在眼前。1942年2月,泰国组建“征缅方面军”,由2个泰国陆军师 (第1师和第3师)和1个泰国空军联队组成,但泰军的指挥权却被日军守屋精尔中将夺去,他穿上泰国军服,前来指挥“征缅方面军”。


忍让反受欺凌


在日军最高指挥部的统一部署下,泰军第1师和第3师向缅北景栋进发,妄图一举打开通往中国西南的通道。3月初,潜伏在景栋多年的一些泰国间谍陆续向泰军司令部发报,报告中国军队第93师在景栋的大致方位。


根据间谍提供的情报,守屋精尔命令泰国空军先行轰炸中国军队阵地。4月12日,大批机尾上绘着白象记号的泰国轰炸机开始轰炸景栋。吕国铨发现前来轰炸的飞机不像是日本飞机,于是急电军长甘丽初询问。第二天,第6军军部回电,查明第93 师当前之敌乃泰国军队,但甘丽初军长要第93师恪守“衅不我开”的原则,不得主动向泰军发起攻击。

二战时期泰军的机械化部队


军部的回电使第93师被捆住手脚,吕国铨无奈,只好命令第277团、第278团和第279团都不得先开第一枪,更别提趁泰军立足未稳之机反击了。4月15日,在经过3天的轰炸后,泰军2个师从三面开始合围中国军队第93师,战线前沿的一名中国军队连长试图劝阻泰军保持克制,但刚走出战壕便被泰军射杀。泰军肆无忌惮的进攻终于惹恼第93师官兵,他们奋起反抗,使泰军无法前进一步。一天打下来,泰军在中国军队阵地前丢下数百具尸体,撤了回去。


守屋精尔对泰国军队的懦弱很是不满。4月16日,他的亲自督战下,泰军又开始对中国军队发起猛攻。由于有日军督战队的监视,泰军不敢私自后撤,只好硬着头皮一轮轮地向第93师阵地攻击。第278团与泰军第1师展开近距离肉搏战,泰军士兵没见过拼刺刀的阵势,有100多人投降,中国军队还俘虏泰军一名少校营长。中国军队连续作战三日,未失一处阵地。


敢死队称雄


“征缅方面军”受挫的消息传到曼谷后,銮披汶担心久战不克被日本人所耻笑,于是把 “大象部队”也调往景栋方向。5月2日,泰军“战象团”抵达景栋前线。第93师官兵大多没见过大象,感到很好奇。然而就在刹那间,泰军“战象团”冲过第 93师阵地,骑在战象上的泰国士兵疯狂地向中国军队扫射,中国军人死伤甚巨,仅当天就损失1500余人。这时日军已经切断滇缅公路,准备与泰军合围第93 师。吕国铨师长见势已不可为,命令部队撤出景栋,退到中缅边境地带后才集结起残部。


占领景栋并未使銮披汶的野心得到满足,在战事间歇之际,銮披汶把泰军第1师改编成机械化部队,并决定再次向中国挑战。1943年2月,在没有任何日本顾问参与的情况下,泰军第1师独自从缅甸北部向中国云南发起进攻。


第93师在边境地带休整9个月后,已完全恢复战斗力,面对再次来袭的泰军,吕国铨也不再执行什么“衅不我开”的命令。2月21日深夜,由500人组成的中国敢死队悄悄摸进泰军第1师营地,焚毁不少泰军坦克,许多泰军官兵在睡梦中成了刀下之鬼。初战告捷后,2月22日起,第93师以连为单位分散袭击泰军,大挫泰军锐气。在泰军疲于奔命之时,吕国铨师长又悄悄地集结起部队。3月11日,第 93师以277团和279团两个团的兵力向泰军发起总攻,泰军第1师溃不成军,逃出中国境内,1师师长差点成为中国人的俘虏。


銮披汶的“征华行动”失败,此时轴心国也开始走下坡路。1944年7月,銮披汶迫于国内外压力辞职。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呆在泰国、老挝16度纬线以北地区的日军,由中国第93师负责解除其武装,第93师师长吕国铨中将率部进入老挝首都万象受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