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谍战 第五章:古墓骷髅 八

疏梅淡影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5.html[/size][/URL] 小棋子接到老周传来的消息后,马上和雪儿商量说:“雪儿,我们不再在这呆下去了,得马上撤离,敌人已经开始行动了,上级命令我们进快撤离,这样,你撤到快刀门去,我随后就来,我们要协助快刀门,尽快把顺清王府的炸药转移走!” “现在就撤吗?”雪儿问道。 小棋子点点头,雪儿看看她说:“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5.html


少洪波回到自己的住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始终在为小棋子安全担心。不知道这时候她到底在哪?是不是安全撤出龙成了?还是被顾明给抓了呢?那他们抓到的又会是谁呢?

山洪波想着想着,站起身来,抽出腰间的枪看了看暗自对自己说:“管他是谁?我得去看看,不能等到明天!”想到这,少洪波推门就要往外走,这时,一个人推门进来。少洪波一愣,来人看着他笑了笑问:“担心了吧?呵呵!”

“长江,怎么是你?”少洪波见来者是刘长江,高兴的拉着他坐下问:“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生让我告诉你,封格格没事,她现在很安全,在一个敌人找不到的地方,你就放心吧!另外,老冯被捕了!顾明抓的就是老冯!”刘长江看着他说。

“你是说冯记当铺的冯喜才?他是?他是我们的人?”少洪波问。刘长江点点头说:“先生是这么说的,让我们想办法把老冯救出来!老冯是为了掩护封格格才被捕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我只看见一个蒙面人出现把她俩救走了,没想到会是他呀!他是怎么被顾明抓到的?”少洪波着急的问。

“其实,卢定军是安排了两帮人来抓封格格她们的,一帮是你和麻质,另一帮是沈小冰和顾明,他们早就从别人那知道了老冯的身份,老冯一出手,他们就发现了,结果老冯为了救格格她们,才被顾明抓住的,先生说、是有人提前向卢定军通报了老冯的行踪!”刘长江看着少洪波说。

少洪波抓住刘长江的手问:“那是谁,这个人是谁?你知道吗?”

“心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是先生怀疑,我们也都猜想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瓷器店的许佳山!”

“你是说许佳山?我早就怀疑这家伙了,可是一直没有确切的证据,现在我明白了,肯定是他,不会有别人!”少洪波看着刘长江握了握拳头说:“我们怎么救老冯?先生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先生让我们见机行事,不过我估计卢定军不会那么轻易的让我们把人救走,你说呢?”刘长江问,少洪波点点头说:“现在只能看明天的了,看明天卢定军安排了一场什么样的场面,他没有叫你去吗?”

“叫了,我明天一早就会到司令部,到时候我们见机行事吧,但是先生一再嘱咐我们,千万要保住自己不可暴露,现在还不到关键的时候,好在你和老冯没有直接联系过,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他也不了解你的情况!今天晚上最好你哪都不要去,先生让我转达你,恐怕敌人会有什么猜疑,所以,我冒险过来通知你,这样,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明天我们司令部见吧?”刘长江握了握少洪波的手。少洪波看看他说:“你也保重,我们明天见!”

第二天一早,少洪波就来到卢定军的办公室,卢定军看着他笑着说:“流澜,我们一起去审审那个共党奸细?”少洪波看看他笑着说:“好啊。我也见识一下这龙城的地下党,到底是什么样的,以前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啊,今日终于可以见识一下了,呵呵!司令请吧!”

少洪波随着卢定军来到顾明特务科的审讯室。五六个彪形大汉手拿皮鞭的、铁钳子的,铁棍的,烧红的烙铁的等等站在审讯室里。一旁的一张小桌边上,站着麻质和刘长江,顾明坐在座位上,沈小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审讯室中间是一块高出地面有半米高的一个平台。平台上方是一个木质的支架,支架上捆着一个人,双手向上被皮带扣在两边的木桩上。两只脚被分别绑在深楔进地上的两个大钉上。整个人呈“大”字型被捆住。顾明看见卢定军走进来,赶忙站起身来,一旁的沈小冰也跟着站起来众人一齐问:“司令,参座你们来了!”顾明说着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让卢定军坐下,沈小冰让少洪波坐在她刚才坐的椅子上。

卢定军看看眼前被捆的人,回头冲着顾明说:“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的朋友啊?赶紧把人给我放下来,放下来!”顾明看了看身边那几个打手说:“你们没听见啊,司令让你们把他放下来!去,把他放下来!”几个打手相互看了看,走过去两个人,把那人的双手从两边的木桩上解下,又把脚给他解开。卢定军看看笑着说:“去给他搬个椅子,让他坐下!”一会,大手从外面搬来一把椅子,放在那人身后说:“司令让你坐下呢!”

卢定军看看少洪波,又看看刘长江笑着问:“想必你们都认识这个人吧?这就是咱龙城有名的冯记当铺的冯老板啊!哈哈,他奶奶的没想到吧?老子是做梦也没想到,他会是共军,是什么地下党,唉!这共军还真是无孔不入啊!防不胜防啊!”

刘长江看看少洪波,少洪波一笑说:“怎么,他是冯喜才?”卢定军看着少洪波说:“是啊,就是那个冯老板!”少洪波一笑,站起身来,慢慢走到冯喜才面前说:“抬起头来,我要看看你这张脸!”

冯喜才慢慢抬起头看了看少洪波,笑了笑说:“呵呵,没想到在这里和你见面了,看你平时像个人似的,原来也是条狗啊?哈哈!”冯喜才说着冲着少洪波吐了一口痰。少洪波闪身躲过去,伸手就要掏枪,一旁的麻质一下子掏出枪来看着少洪波,刘长江见状,也把手放在了枪柄上,看着麻质。

少洪波笑了笑走回到座位上对卢定军说:“司令,这样的死硬分子还不杀了他,还有什么可审的啊?我看一枪毙了算了!”

“哈哈,你不知道,他虽不是共军在龙城的主要地下党负责人,但是也绝不是一般的小混混,还是有一定份量的,我要从他身上知道更多龙城地下党的事情,现在还不能杀他!”卢定军笑着说。回头问顾明:“他都交代什么了?”

“这家伙死硬死硬的,什么都不说!”顾明看着卢定军说。

“哈哈,你们这样不对,大家只不过是信仰不同,何必要这样折磨人呢?给冯老板先清洗一下伤口,弄点吃的,我一会和冯老板单独谈谈!”卢定军看着麻质吩咐道。

“不必了,你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何必弄那些假惺惺的东西呢,我既然进来,就没打算活着出去,你也不必枉费心机!要问就快问,不问就他妈拉老子出去,给个痛快的!”冯喜才坐在原地看着卢定军笑着说。

“呵呵,冯先生,话不能这说啊,想死还不容易?但是,我不会让你死,我要折磨你,折磨你一点点死去,除非你说出龙城和你联系过的地下党,否则,你就等着受罪吧,我要让你尝尽我着所有的刑罚,看看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刑具硬,哈哈!”顾明咬牙切齿的说。

“哈哈,你少他妈拿这些东西来唬我,我什么没见过啊?就你这些破玩意,我早就领教过了,没什么,有本事你就来招呼吧,我要是眼睛眨半眨,都不是人养的!”冯喜才看着顾明笑着说。卢定军看看刘长江笑着问:“长江,刘观察员,您有什么好方法让这冯先生开口吗?”

刘长江笑着看看卢定军说:“司令还用我给您出招吗,您早就是胸有成竹了吧?哈哈!”刘长江说着走到冯喜才面前看了看他说:“冯老板,你还是招了吧,何苦这样呢?招了也免得皮肉受苦啊!你说是不是?”冯喜才看看刘长江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

刘长江掏出一块洁白的手绢,在鼻子上擦了一下,顺手扔在地上,看着冯喜才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落到这里是你的命不好,所以,你也别想那么多了,先生是聪明人,知道怎么自救,呵呵,是不是啊,先生,先生!”

刘长江连着几个先生说出口,冯喜才看了看他,嘴角抽动了一下,笑着说:“先生真是好人啊!可惜啊,你找错了地方,找错了人,我是什么人,还劳得先生这样费尽心思,呵呵,不必了,不必再劝了!想怎么招呼就怎么招呼吧,我候着你们,反正早晚也是死,无所谓,来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