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敢死军 正文 第八十一章:至书王作栋

疏梅淡影 收藏 0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1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415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17.html


唐龙飚和武云昭二人并肩往庄子里走,走着走着,唐龙飚突然停下道:“我说秀才,你说写封信给王作栋,这我同意,要是能够通过你的这封信,让王作栋这小子放下武器,停止战争那还真是好事,免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再遭杀戮,也为他王作栋自己留一条后路,否则他小子这样执意和我们对峙下去,那就是自取灭亡!”

武云昭看看他说:“呵呵,要是我的一封信真能起到这作用那敢情好,不过我可是没有把握啊!王作栋这人刚愎自用,年轻气盛,可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啊!总之,不管他怎么样,我们还是按着我们的思路和打法去招呼他,攻心战我们已经初现成效,现在趁热打铁再给他一封信,然后随后我们再把毕铁桥给他送过去,让这个毕铁桥现身说法,看看会不会有效果,我们把我们该做的都做完了,如果他还是执迷不悟,一意孤行,那真就没什么可讲得了,只有一个字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也是按着野司的意思去办,一切我们都尽力了,那没有办法,只能刀剑相向,到那时他王作栋别后悔就行,哈哈,我唐龙飚可不是任由他想怎么的就怎么的,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而是他自己不把握,那还说什么,哎!对了,秀才,你信写好后打算让谁去送啊?现在这个王作栋被我们围在韩村做困兽之斗,可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一旦我们派去送信的人让这小子给……那可就不划算了,我们的战士可都是个顶个的好汉啊,我可舍不得让他们去冒这个险!”唐龙飚瞪着眼睛看着武云昭问。武云昭笑了笑说:“这个我早就想过了,我也不会让咱们的战士去冒险,你刚才看见韩村前面那座涵河桥了吧?”

“看见了?怎么的,那条小河还挡不住我的,现在这个季节河水最多到胸口,那小桥也只不过是个摆设,你有什么打算?”唐龙飚拉住武云昭问。武云昭笑笑说:“那桥上有王作栋的五十团的一个连在桥上把守,我想这样…….”

听完了武云昭的话,唐龙飚哈哈一笑说:“还是你小子有鬼主意啊!好,就这么干,咱也给王作栋来个敲山震虎,端了他的涵河桥,再抓个俘虏回来,哈哈,那你说这事让…….”

“让陈章安排他们的人去吧,你要是让小朋去,那亮子还不得跟你急,再说了,这点小事没有必要出动我们一个连,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偷袭,你看呢?”武云昭征询着唐龙飚的意见,唐龙飚想了想说:“好,就这么定了,我回去就给陈章去电话,让他安排人去!你就赶紧写你的信吧,哈哈!”

回到庄子里,武云昭就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再出来,唐龙飚亲自给陈章打了一个电话,把陈章叫到了师部。陈章满心欢喜的一溜小跑来到唐龙飚的师部,人还没进来就听到陈章的大嗓门喊道:“师长,政委,叫老陈有什么好差事啊,哈哈,是不是准备打王作栋了?”随着话音陈章一脚踏进门来,看见唐龙飚立刻站直敬礼。唐龙飚看看他笑着说:“你瞎嚷嚷什么啊?就怕人家不知道你嗓门子打呀?”陈章憨厚的一笑说:“嗨嗨!师长,您快说吧,是不是要打了,那俺们三团我可是要求打主力的,这样吧,您把正面突击的任务交给我们三团吧,怎样啊?”

“你别做梦了,这些先都不说,我要交给你个任务,今天晚上你派人去给我把涵河桥炸了,另外还得给我抓个舌头回来,我有用,就这事,赶紧去办吧!晚上八点前给我把人送到这来!”唐龙飚看看站在原地不动的陈章提高了嗓门再次说:“还不快去,完成这个任务回来在跟我谈条件,赶紧的!”陈章一听这话连忙说:“师长,这可是您说的啊,好!您等着,八点前准让您看见抓回来的舌头,哈哈!”陈章笑着甩开大步走了出去,唐龙飚看着陈章的背影笑了。

唐龙飚坐在椅子上琢磨了一会,突然又站起来,抓起桌上的电话喊道:“给我要炮团,让老雷子到我这一趟!”

一会功夫,雷鸣跑了进来,看见唐龙飚就问:“师长,我的大炮一直张着嘴等着呢,是不是要轰他呀?”

“我今晚安排老陈他们去炸涵河桥了,你给我留心点,一旦王作栋这小子要是有什么动作,你的大炮马上给我开炮,不能让他有任何喘息之机,如果他们没有什么动静,你就老实的给我等着,有你大炮发威的时候,知道了吗?”唐龙飚看着雷鸣问,雷鸣笑了笑说:“师长,您就放心吧,只要他王作栋敢动一动,我就给他轰回去,哈哈!”唐龙飚点点头,雷鸣敬了个礼转身出去了。唐龙飚也跟着叫上警卫员说:“走,我们也出去转转!”

一直到傍晚,唐龙飚才再次回到师部,坐到椅子上端起大茶缸喝了一顿水后看着桌上那个“咯噔咯噔”走的正欢的马蹄表,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马上就可以听到爆炸声了!”正说着,武云昭从里间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他刚刚写好字迹未干的信,唐龙飚抬头看了看问:“写完了?”

“嗯!写完了!”武云昭说,“快给我老唐念念!”唐龙飚急切的拉着武云昭坐在自己旁边,像个小学生似的看着武云昭,武云昭一笑拿着信念了起来:

“王将军,台鉴!我中国人民解放军,西野独立师,奉上级命令,来到韩村,旨在收复韩村,完成西北解放之大局。国民党政府,横征暴敛,一党独裁,自抗战胜利后,不顾民意,悍然发动内战,再次将战火蔓延到全国各地,至黎民百姓于涂炭之中,至百万生灵于硝烟之中,使得全国上下,疮痍满目,饿殍遍野!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奉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指示,向蒋介石腐朽政府发起最后一战。将军亦知,淮海、辽沈、平津之战现已将国民党军队驱赶于长江以南,西北康庄战役也已胜利结束,从全国战局来看,国民党政府现在已是风雨飘摇,犹如汪洋中的一艘小船,时刻面临倾覆的结果。将军是军人,军人当为正义而战,军人更应该爱惜自己的士兵,我想将军不会把自己手下几万士兵兄弟的身家性命,葬送在韩村这弹丸之地吧,偌大的一个中国都即将解放,又何况区区一个韩村呢?今,我独立师率兵围之,王将军及早做出决定,何不效仿傅作义将军、赵汗青等,回到人民怀抱,千万不要一意孤行,成为历史之罪人啊!望将军…….!”

一阵巨大的爆炸声打断了武云昭的话语,唐龙飚站起身来笑着说:“哈哈,涵河桥完蛋了!”刚说完,通讯员跑进来报告说陈团长他们回来了,唐龙飚拉着武云昭说:“这老陈回来了,哈哈,走,咱们去看看他抓回来一个什么舌头?哎!对了,你写的这信啊,不错!很好的,下面的就不用念了,反正有的地方我也听不懂,只要是你秀才写的一定好!这就安排人给王作栋这小子送过去,看看他有什么反应!”武云昭笑了笑说:“你可不要寄太大希望啊,王作栋可不是一封信就劝降的家伙哦!呵呵!”二人正说着,陈章就闯了进来,进门就喊:“师长,我回来了,给你弄了个连长回来,你看看这小子行不行?”说着叫人推进一个满脸是泥土的家伙,这家伙进屋看看眼前站着的几位,头一耷拉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武云昭走上前去,笑着问:“这位兄弟,怎么称呼?”这家伙还是闭着眼睛一言不发,一旁的警卫员不干了,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耳朵大声喊道:“你装什么死,我们政委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睁开你的狗眼看清了,这位是我们独立师的参谋长兼政委,那位是我们师长唐….”武云昭伸手示意警卫员退到一边,这家伙听到刚才警卫员的话,此时也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众人,看了一会他突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说:“请长官饶命啊!我也是没有办法啊,长官您……”

“你起来说话!”唐龙飚上前一步接着说:“你不用害怕,我们不会为难你,这就放你回去,只有一件事想让你帮个忙,我这有一封信,你把它交给王作栋!”这家伙看了看唐龙飚,使劲的点着头说:“好的,长官放心,我一定带到,一定带到!”

“你一定要亲自交给他,明白吗?”武云昭再次嘱咐道,随后对陈章说:“陈团长安排人把他送回去!”陈章吩咐一旁的几个战士,拿着武云昭的信带着那个家伙退了出去。等那几个战士带着俘虏走出去,一旁的小警卫员忍不住问陈章:“陈团长,你们是怎么就把涵河桥给炸了的,快讲讲,讲讲!”

陈章一笑说:“那还不简单,呵呵!”他看看唐龙飚和武云昭,唐龙飚也跟着说:“别卖关子,说吧!”

“我安排了十二个战士,分成三组,一组负责抓舌头,一组负责掩护,还有一组负责炸桥,没想到,这桥就一个连的国民党兵在把守,而且还几乎都在桥那头的碉堡里,这个连长也该着他倒霉,正赶上他在桥上来回走着巡视呢,就让我们一个外号叫大块头的战士给瞄上了,等着小子刚刚走到这边,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就被大块头给摁住了,夹在胳膊底下给拎回来了,负责炸桥的几个战士,顺着河边的草丛直接摸到了河里,淌着河水来到了桥下,桥本身就不高,几个战士相互帮忙爬上桥架,安放好了炸药,拉着了导火索,就潜到河里游了回来,就这么简单,战士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么简单就把桥炸了,我还觉得这是不是十七师故意要放弃这座小桥啊?

王作栋也听到刚才涵河上传来的爆炸声了,五十团的刘卓亚回来报告说:“师座,涵河桥被共军给炸了!”王作栋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喝了一口水道:“炸了就炸了,反正也没什么用,那桥还不如个桌子高,能当什么?”

“是,是,是!师座您有什么打算,那咱就这么让共军把桥炸了,也不……?”刘卓亚小心翼翼的问王作栋,王作栋睁开眼睛看看他冷笑了一声说:“你有什么想法?或者办法?”

“我,我都听师座您的,听您的,您让我…….”突然外面一声报告打断了刘卓亚的话,随着声音一个警卫跑进来报告:“师座,涵河桥头碉堡里,五十团的一个连长被共军抓走了,刚刚又给放回来了,他还说他要见你,说有什么重要情况向您汇报,您看您见还是不见?”王作栋再次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突然睁开眼睛阴冷的说:“让他进来吧!”

手里拿着武云昭书信的那个俘虏,战战兢兢的走进王作栋的指挥部,看见王作栋面无表情的样子,吓得他半天不敢出声,直到王作栋和风细语的问他:“听说你当了共军的俘虏?那他们怎么又把你放回来了?”

“师座,师座饶命啊,是共军让我回来的,他们的长官让我给您带了一封信,这就是…就是他们的信!”这个俘虏说着把手里的信递给了一旁的士兵,士兵接过去又递给王作栋,王作栋接过信扔在桌子上,慢慢的站起身来,来到这个俘虏面前看了看他,冷不丁的王作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手枪,枪口指向俘虏的太阳穴,在场的人,谁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枪已经响了,那个俘虏脑袋一歪,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王作栋看看手中的枪笑了笑说:“看来这枪还真是不错,别看小,一样可以杀人,呵呵!”王作栋说着再次回到椅子上,拿起武云昭写给他的那封信,拆开信封看了起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