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大对决——天地双雄 第五章 血战 第十八节 台北巷战(五)

ls1030 收藏 34 1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


中国军队以单兵火力点、狙击手、穿插突击、地雷、遥控炸弹等方式灵活机动的打击敌人。

在反直升机地雷和单兵防空导弹面前,日本陆上自卫队的直升机损失惨重,仗打到后面,日军的直升机再也不敢进入城内配合地面部队作战。

而在高空中,也不再仅仅是日本人的天空。射程极远的S-300导弹、红旗-9导弹和射程更远的S-400导弹进入福建境内,那些导弹可以在对岸向台北上空的日军战机发起攻击。在自己防空导弹火力保护下,大批歼-10和歼-11战斗机起飞作战,他们飞到台湾海峡中部便发射PL-12中程导弹,对台湾上空的日军战机进行攻击。射完导弹之后,那些战斗机便调头返航,以免遭到美军F-22战斗机的偷袭。

虽然美国人的F-22战斗机保持极高的出勤率,只是那些昂贵的F-22战斗机惧怕弹道导弹攻击,他们根本不敢以日本岛和琉球群岛为基地,他们只能从关岛起飞。尽管F-22战斗机可以采用空中加油的方式持续在上空执勤,可是飞行员的疲劳,飞机发动机的寿命等各方面的因素还是制约了那些F-22战斗机的战斗能力。

同时,中国方面动用空警-2010、空警-2000、空警-8、空警-12预警机和图-154MD电子战机、轰电-6电子干扰机、KZ-800电子战机、飞豹-II电子战机等电子战机对敌人进行电磁对抗。

美国人采取了使用F-15、F-16和F/A-18战斗机中途发射AIM-120导弹拦截的方式,同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交手,双方互有损失。

在巷战中,虽然我方的弹道导弹和超远程火箭炮已经失去作用,可是敌人的飞机、重炮和坦克也失去了他们应有的效用。

激战从早上九点一直持续到傍晚六点,经过一个白天的血战,日本陆上自卫队和台独军队付出惨重的代价夺取大量的残垣断壁。在电子传感器、激光指示器和红外探测器等先进又脆弱的电子设备遭到干扰的情况下,他们采用了汉奸带路,自卫队攻击的方式,同中国军队作战。

损失惨重的日本人对平民进行疯狂报复,一个防空洞不幸被他们发现,隐藏在洞中的500多位平民被日本人从里面抓出来。藏在洞中的,都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城中的青壮年男子早就拿起武器和敌人进行周旋。可是,那些老人、妇女和儿童却没能逃过敌人的毒手:他们把老人丢进火里烧死;把小孩活生生撕成两半;把婴儿挑在刺刀上。所有的妇女都遭到他们强奸,有的人当场被轮奸致死,有的人事后被他们一刀刺死,有的人被杂物塞进下体。

夕阳的余晖从硝烟弥漫的城市上空渐渐退去,夜幕逐渐笼罩在大地之上,天色很快就黑下来。

入夜之后,藏在一处地下指挥所内的指挥员孙岘大校召开紧急军事会议。

孙岘大校提出,要发挥我军敢于打夜战的方式,夺回白天失去的阵地。否则的话,我们的空间逐渐被压缩,一旦大量兵力被压缩在极小的空间内,事后他们只要使用密集的火力猛攻,我们就难以守住。按军事上所说的,在敌强我弱的时候,我们可以牺牲一定的空间换取时间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在敌我双方力量对比变化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夺回牺牲的空间。

一名国民党军官提出反对意见:“我们知道贵军擅长夜战,可是那是以前的事情。现在的敌人装备有大量的夜视设备,现在的黑夜对于敌人是单向透明的,我们这样出击,不是要遭到极大的损失?”

孙岘大校回答说:“事实上,昼与夜毕竟是不同的,虽然说夜视仪可以敌人的夜战能力,然而绝对不能改变黑夜这个大自然现象!再先进的夜视仪,也无法消除高技术武器在夜间使用所受到的局限性!各种夜视仪,都存在有自身致命的弱点,譬如说红外夜视仪和红外热像仪,且不说它们容易受到烟雾、气溶胶、红外光直射和红外热源的干扰,就说在短兵相接的巷战中,红外夜视设备难以分清敌我,这是一个致命的弱点。而微光夜视仪虽然可以分清敌我,可是那种东西最怕强光干扰,一旦碰到照明弹,微光夜视仪反而要把敌人变成瞎子!同时,根据心理学的研究,使用夜视仪的敌人一旦碰到各种干扰,使得黑夜平衡的站在敌我双方的时候,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看清楚对手,而且一个人的眼睛在突然看不清楚物体的情况下,人的本能会产生恐惧心理。”

接下来,孙岘大校做出具体作战方案:首先,使用迫击炮、自动榴弹发射器进行突然的火力奇袭,打乱敌人的部署,步兵利用这个机会,避开有水地带、亮光处和开阔地,借着阴影处、低洼处和大楼废墟逼近敌人,贴近敌人,造成和敌人犬牙交错之势,使得他们的飞机、导弹和重炮失去作用;利用我方的夜视仪观察寻找敌人的夜视设备,在我们的夜视仪屏幕上出现暗绿色光点的,是敌人的主动红外夜视仪;在我们的夜视仪屏幕上出现绿色光点的,是敌人的微光夜视仪;在我们的屏幕上出现白色光点的,是敌人的红外热像仪。

针对敌人不同的夜视设备,实施不同的干扰方式。施放烟幕、特种烟幕和红外照射方式,破坏敌人的红外夜视设备;采用强光照射的方式,致盲敌人的微光夜视设备。在干扰的同时,配备有夜视仪的狙击手使用反器材狙击枪,对敌人的夜视设备进行硬打击。

范青带着王丹丹回到地下坑道中,一看到贺剑飞,王丹丹就做了一个V的手势。

“小贺,你知道刚刚救你的那个狙击手是谁吗?”范青笑着明知故问道。

贺剑飞一看看到王丹丹背上背的T-93狙击步枪,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难道刚刚那位神秘的狙击手就是她?”

王丹丹笑了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要不是范长官,我早就死在鬼子手里了。”

就在此时,各级基层作战单位接到命令,上级要求所有的狙击手都带上夜视设备,各自寻找自己的狙击点,准备配合主力部队进行反攻。

“把你缴获的武器给她!”贺剑飞转头对一名战士说。

那名战士身上背着一支缴获的杰帕德12.7mm反器材狙击步枪,听到上级的命令,他很不情愿地把崭新的杰帕德狙击步枪递给王丹丹:“拿去!”

这支崭新的12.7mm狙击枪重量仅有8kg,能发射12.7×107mm或12.7×99mm弹,有效射程可达2000米。

接过崭新的狙击步枪,王丹丹爱不释手的抚摸着枪:“好枪!确实是一支好枪!”

配备了夜视仪的特种部队和狙击手们纷纷进入各自的阵地,大家只等待攻击的命令发起的时候,把致命的子弹射向敌人。

在烟幕弹和特殊烟幕的掩护下,各攻击队悄悄进入攻击阵地。敌人的飞机赶来,对那些施放烟幕的伪装部队发起攻击。

成片成片的炸弹呼啸着落地,在地面腾起一团团橘黄色的烈焰,烟火夹着气浪席卷铺开,肆虐的弹片四处横飞,吞噬杀伤范围内的一切目标,黄色的大火冲天而起,天空被照得如同夕阳西下时的血红。为了掩护主力部队发起攻击,不少伪装部队的战士们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

晚上10时22分,孙岘大校发出“攻击开始!”的命令。

一阵阵“咻咻咻”迫击炮刺耳的哨声打破了宁静的黑夜,各种120mm炮弹、82mm炮弹、81mm炮弹和60mm炮弹呼啸着飞向敌人的阵地,在敌人头顶腾起一道道鲜红的火柱;与此同时,自动榴弹发射器发出一阵阵“咚咚咚”沉闷的射击声,道道弹痕划出抛物线奔向敌人,在地面激起一团团橘黄色的小火球。

深沉的黑夜顷刻间就变得绚丽多彩,一朵朵带着死亡之吻的火树银花在敌人头顶袅袅升起。空气中顿时充斥满刺鼻的硝烟味,在爆炸声中,不时夹杂着几声惨叫声。

“呼叫樱花01,呼叫樱花01,我们遭到支那人猛烈的火力打击!敌人已经暴露,请求使用BLU-118B炸弹进行攻击!”敌人声嘶力竭的向指挥部发起高呼。

一架美国卖给日本自卫队的AC-130H鬼性炮艇机出现在空中,机上的105mm榴弹炮、40mm机关炮和20mm机关炮向地面倾泻去无数火舌。

地面上腾起阵阵烟尘,无数锋利的碎片四处横飞,刚刚射出炮弹的炮手们一个接一个倒在血泊中。

那架AC-130炮艇机飞临我军阵地上空,它刚要准备打开机舱投放BLU-118B超级炸弹的时候,却只见地面窜出一条火龙。

“八嘎!该死的飞弹!”日军飞行员一边叫骂着一边施放诱饵弹,并试图摇晃着规避射来的导弹。

刚刚射出导弹的是我军气垫登陆艇运送海军陆战队员时一起送来的红旗-7改防空导弹车,尽管那架AC-130H炮艇机拼命规避,可是它还是无法躲过导弹的追击。

红旗-7改导弹窜到6000米的空中,击中那架庞大的AH-130炮艇机。火光一闪,硕大的机翼被撕掉一整块,从机翼油箱中泄出的航空煤油被大火点燃,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那架庞大的AH-130炮艇机变成一团直径三百多米,发出刺眼亮光的大火球,飞机和飞机上的14名空中自卫队员在五千多度的高温中一起化为灰烬。

那辆射出导弹的防空导弹车也被一辆90式坦克一炮击中,脆弱的防空车顿时变成一团烈焰。

复仇的红箭-8导弹直扑向90式坦克,金属射流把坦克击穿一个破洞,车内顿时腾起一团黑红的火柱。

浑身着火的日军坦克兵打开舱盖,跳出坦克逃生,却被自动榴弹发射器射来的榴弹击中,在一团火球中被炸得粉身碎骨。

夺回阵地的攻击行动开始,根据狙击手和特种兵从夜视仪中观察到的情况,各部队采取针对性的措施对敌人的各种夜视器材进行干扰。与此同时,一支支反器材狙击枪发出一阵阵清脆的枪声,把那些红外热像仪和红外夜视仪打成一堆堆废铁,子弹穿过夜视设备,把那些敌人的脑袋敲开。

除了多人共用的红外夜视设备外,那些敌人每个士兵都有一幅微光夜视仪。在红外夜视设备遭到软硬杀伤之后,他们开始采用微光夜视仪来寻找目标进行攻击。

窗户上、废墟上、水泥墙后面突然射出无数火舌,呼啸的子弹从战士们头顶“嗖嗖”掠过,有人中弹一头趴在地上当场牺牲,有的人腿部被子弹击中顿时血流如注。

与此同时,狙击步枪再次响起,伴随着每一声枪声,就有一道灼热的火舌熄灭了烈焰。

战士们向敌人射去一排照明弹,顷刻间,整个敌阵上方变得白昼一般雪亮,强烈的闪光透过微光夜视仪被放大几千倍几万倍进入敌人的眼睛中。

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些敌人纷纷摘下微光夜视仪,他们揉着被刺痛的眼睛。眼前什么都看不清楚,一种莫名的恐惧袭上他们的心头。

什么都看不清楚的敌人向外面胡乱射击,子弹四处乱飞,至于效果如何,就只有天知道。顷刻间形势出现质的变化,黑夜对于敌人的单向透明转变成对于我方的单向透明。

战士们一跃而起,接着照明弹的亮光向敌人猛烈开火射击,成片成片变成“瞎子”的敌人被暴雨般的子弹击中,有的人一头从楼上栽下,有的人从窗口掉落在地面,有的倒在废墟中。

手持95式短突击枪的唐中武带着战士们冲向敌群中,一排手雷落在那些睁不开眼睛的敌人群中,火光闪耀,碎片横飞,血肉模糊。

混乱中,敌人的坦克和轻型装甲车赶来支援,坦克炮、机关炮、并列机枪、航向机枪和自动榴弹发射器向敌我犬牙交错的人群中倾泻去金属风暴般的弹雨。两边的士兵在纷飞的弹雨中纷纷倒下,面对那些赶来支援的战车,战士们射去一排烟幕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