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民国当土匪 第五章 第042章 【大结局】

wjj153 收藏 6 1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415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5.html


周一同几乎惊得一屁股坐倒在地,愣愣地看着马天宝,疑惑自己是听错了,但从马天宝严峻而沉重的表情来看,分明又在证明这句话的确是这样说的。周一同颇为意外地问道:“老马,那你对近来的形势怎么看待?”

马天宝将手中的烟屁股用中指弹出一道抛物线,痛痛快快地说道:“要怎么看待,就像这颗烟头一样,火速出击,咱们先把国民党给灭了!”

周一同一听到这句话,头摇得比波浪鼓还快,紧接着瞪大了眼睛说道:“上级虽然要我们时刻提防国军先行暴动,但作战行动我看还是等师部审批后我们才可以行动,一旦要是整出了事,你老马倒是头上虱子多了不怕痒,身上债多了不怕讨,我老周背了这个黑锅就算到头了,这个办法说什么都不行。”

马天宝见周一同死活不肯答应,摆摆手道:“老周,你也太心虚了,就这么前怕狼后怕虎的?你也不想想看,哪一次我曾失言过,哪一次我们违纪过?再说了,将长友这厮说不定早打好了算盘,不等我们过去灭他,他早就想露出牙齿要咬我们了,古话说的好,先吃者先胖,啃了他娘的再说。”

听马天宝这么一游说,周一同的心思有些开阔起开来,但瞻前顾后一思忖,又觉得非常不妥,这要是按马天宝吃肉不吐骨头的思路走,那老将会不会借此成为开端,对整个八路军以及新四军发动讨伐呢?这一切都有可能!在说八路军向来是先礼后兵,私自将这墨守成规的传统打破,会不会召来杀身之祸,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周一同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真是心力交瘁,陷入到困惑之中,最后还是说道:“老马,我看照你那样说还是不行,要不我们等上级吩咐吧!”

马天宝见游说不动,正色道:“老周,我们不是恶人先出手,这是革命需要,你可以理解成为在紧急情况下采取紧急措施的一种果断方法,我想上级也会原谅我们的处境的。”

周一同却不这样理解,仍不退让,梗着脖子道:“老马,别说了,这一次你说什么都得听上级吩咐。”

两人意见闹了分歧,谁也不肯让谁,让周一同始料不及的是,8月11日,蒋介石下达三道“命令”:一是要解放区人民军队“就原地驻防待命”,不得向敌伪“擅自行动”;二是要他的嫡系部队“加紧作战”,“勿稍松懈”;三是要日伪军“切实负责维持地方治安”。

将介石大放言辞的时候,美国用各种方法把国民党军队运往为解放区人民武装力量所包围的大城市和主要交通线准备去“接收”日军受降。在听到如此消息之后,马天宝终于忍无可忍了,忿忿地骂:“妈的,咱们八路军累死累活的打,凭什么好处都让国民党夺了去,这口气我可忍不下,就算鬼子不肯投降,打灭他狗日的再说。”

马天宝这话还没过2天,8月13日,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致电蒋介石,坚决拒绝其错误命令。直至到8月15日,日本天皇向全世界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周一同才认识到马天宝骂的话虽义愤填膺,但也中肯。因为侵华日军和伪军听从蒋介石的命令,拒绝向八路军、新四军投降。这等局势,换了谁都忍受不了。

8月15日当日,马天宝一通电报进言朱总司令,扬扬洒洒写了近万字,着轻着重阐述了国民党军的无耻行为,还提了一些建议,朱德总司令看了大快人心,直接命令南京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及其所属一切部队,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听候中国八路军、新四军及华南抗日纵队的命令,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投降(被国民党军队包围之日军在外)。同日,朱德总司令致美、英、苏三国政府,声明中国人民抗日武装力量,在延安总部指挥之下,有权接受被我军所包围之日、伪军队的投降,有权派遣共产党的代表参加同盟国处理敌国投降事宜。

8月18日,侵华日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秉承美国和蒋介石意旨,拟定所谓《和平后对华处理纲要》,规定日军武器“完全彻底地”交付国民党方面,而拒绝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投降。

9月2日,日本代表在东京湾美国“密苏里”号战列舰上签署投降书。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结束。

9月9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在对华投降书上签字。这一天正好是马天宝和王可同志结婚的日子,为了等到这一天,马天宝心都快‘焦’了,他准备的太久了。一大早,马天宝派人致信给将长友,声称大喜之日一定要来捧场喝杯喜酒。将长友这只老狐狸看了信后,顿生疑惑,这不会是马天宝搞的鸿门宴吧!便找出接受日军受降的理由给推托了,但他又在乎名声,将长友还是画了一批重金作了贺礼送给马天宝。

由于日军人员受降众多,国民党上峰密令将长友火速集结部队接受日军受降仪式。将长友接到命令后,紧急调动两个团的兵力北上,因为鬼子辎重装备奇多,所以这次将长友调集的兵力都是轻装上阵,每的士兵甚至一枪只配五发子弹,各种美式辎重装备全都留在军营。

马天宝接到眼线的密报,当即立断,命令何富才和郑士范率领特种营(已改制)迂回穿过尾河,招降留守的刘根生。马天宝还一再表示,若是招降不成功,直接把刘根生和国民党的一个团给灭了。队伍派出后,马天宝一方面部署一个团的兵力火速赶往将长友率领的两个团兵力前头,对国民党部队沿线的公路进行破坏,袭扰部队行走速度。另一方面通知兄弟部队赶往省城,改换国民党军装,接受日军受降仪式。

何富才在国军部队里当过训练教官,这是众所周知的,所以进入军营不是一般的顺利,士兵连问个“深透”一点的话题都没问,有几个认识的连营级干部还恭上几支美国产的香烟,大家唠了几句嗑后,刘根生的警卫员把何富才带进了指挥所会晤。

这是何富才第六次对刘根生进行政策攻心战,前五次以密函方式联络沟通,当何富才进入指挥所后,刘根生并不感到惊讶,而是巧妙地支走了指挥所里的闲杂人员,关上门并派人在门外驻守,一切人员不得入内。何富才这次以战争的局势打开了话题,细述了全国各个战场上国君和八路军的对立形势,让刘根生从侧面感受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后深一步推进,历数将介石排挤异利己,独享战争果实等等。这一些对身居高职的刘根生来说,还是比较认可的,多年的军戎生涯,他已看透了国民党阳奉阴违的一逃,譬如将长友临阵脱逃、违背诺言,他是深感罪恶的。

客观上何富才打的是朦胧仗,等一番话说透后,刘根生沉默了,自从何富才和他通信以来,刘根生一直处于深刻反思、颇受熬煎的状态,他不是没有动摇过,但处于某种意义上的思考,他又彷徨无助,以至于将长友见了他以为是生病了,所以此次接受日军授降,刘根生被安排驻守军营。片刻,刘根生的思维进入到自我探讨和梳理之中,作为一个有政治伦理规范和为人处事原则的人,忠孝两全的理论一直占据他的内心思想。

何富才见刘根生踌躇不定,经过双方交流谈话中的语气来看,何富才已感觉到刘根生的信仰精神已轰然倒塌,但还有一些具体问题还在缠绕着他,使他难以下结论。何富才相信只要找到突破口,刘根生弃暗投明就大势所趋了。

对于这个情况,何富才忽然心生一计,悲哀的说道:“我那可怜的李铁虎大哥啊……”

刘根生听到李铁虎那三个字,惊呆了,霍然变色道:“何兄,你就别说了,我同意起义。”

何富才心里有数,刘根生此番招降是得于牺牲的李铁虎之益,因为两年前,刘根生发过誓言,只要能办到的条件,他都答应,何况这招降又不是杀头的条件。接着何富才设身处地的为刘根生的前程分析出路,代表马天宝的口信,只要刘根生舍身起义,副团长的位置还是留给他的。

刘根生听了后,只淡淡说了一句:“这个已经不重要了,我以民族利益大局为重。”

将长友率兵赶赴省城,没想到半途遭到不明部队攻击,由于武器装备缺少,愣是被压制动弹不得。这伙不明部队也没尾追剿杀,打了一阵后就撤退了,队伍赶到省城的路程就多了两个多时辰,期间还损兵折将。等将长友赶到省城时,成千上万的日军面无表情的开始登上火车,现场空空荡荡的,并没看到堆成山的武器装备,派出一名翻译官上前询问日军,才得知原来两个时辰前,早已有人把武器装备等物资拿走了。

将长友大为震惊,料定这一定是八路军所为,那半路阻拦也是出自八路的阴谋了,痛定思痛,将长友无奈只好率领部队往回赶。这时有几个亲信在半路上狂奔而来,带来了新的情况:刘根生反水起义,军营已成八路的了。看着整支部队一丁点的家产,将长友心都碎了,此时真有四面楚歌的感觉,料定八路军此刻设好陷阱正等他往里跳呢!便指挥部队悄然南下,保其身价向师部汇合。

何富才在国民党军营大放三门礼炮后,马天宝和王可的婚礼便闹闹哄哄地在团部开始进行了,仪式是中国古代的传统仪式,这些都是马天宝梦寐以求的。周一同遵守诺言,舍了一个月的津贴,都用在买酒上了。由于马天宝是个月光族,这次婚礼出的钱,马天宝可是提前向战士发出通告:礼彩大家都免了,不过喝酒吃饭的钱还是你们自己掏。

劳累了一整天的夫妻之礼后,马天宝脚步踉跄的走进新房,脸上带了七分醉意三分颜笑,王可不安分地坐在红木床榻上,头盖着龙凤红喜帕,身着是鲜红的嫁衣,看得出,新娘子有点躁动。

马天宝呵呵地傻笑,走近王可后,伸手急想撩开喜帕看美人,没想到王可闪了一下身子,轻巧地躲避过去,坐到了一边。马天宝拍了几下脑袋,终于有所醒悟,拿来喜棒轻轻地撩开了喜帕,王可淡施的俊俏模样把马天宝给看呆了。

“傻瓜,还愣着干什么?”王可娇气的说道。

“对、对、对,你看我……”马天宝一边怪自己,一边去桌上端来百年和好酒,倒了两杯把其中一杯递给王可,眯着眼弯过手去,迷人地说道:“娘子,我们来喝交杯酒。”

交杯酒一饮而尽,连喝了三杯,两人脸上顿时红晕满天飞,马天宝放下两人手中的酒杯,现场的气氛一时疑重起来。男女之事,马天宝早已是个老手了,只见他温柔地捧起王可的鹅蛋脸,先在额上轻轻的一吻,然后转至到唇上,那红仆仆的脸一下子紧绷起来,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幸福地闭上了!

等马天宝的舌头卷入王可嘴内,忽然感觉被对方轻轻地咬了一口。

“啊——”马天宝真想喊叫起来,可看到王可上身已脱得只剩下一件肚兜,光滑的肌肤像抛光过后的大理石一样透明光亮,马天宝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着火了……

“关灯!不许看!”

“恩,让我去窗外看看,有没有土崽子听墙角根。”

“那硬硬的是什么?我好怕!”

“别怕,这是你……”

“没人了吧!”

“没人了,别说了,快快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

9月20日,蒋介石密电各战区司令长官,要求“抓紧时机”“控制所有战略据点、交通线”。《双十协定》公布后,蒋介石又对其部下颁发“剿匪”即进行反革命内战的密令。



《全文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