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一:抗日风云 四七章 凄绝(二)

wangvct 收藏 18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415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罗达站起身来,一抬头就看到了王辉军长,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军长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两个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罗达只觉得哽咽在喉,张了张口,却是呜咽难言,眼圈发红,不经意间,泪水已经流了出来。

“军长!”苏正涛当先反应过来,连忙立正敬礼,他身后的虎贲之士们也举手敬礼,有些伤员的右臂受伤,便抬起左臂,向着自己的军长行礼。

王辉戴上了军帽,在这些勇敢的战士面前,同样立正站好,庄重地抬起自己的右臂,还给这些英雄一个标准的军礼。

罗达和苏正涛带着王辉一行在城中走了一遭,被整个城市的废墟所震撼着,也为五十七师的英勇所感动。在这个过程中,高伟又详细地向这位军长讲述了十二月三日罗师长突围之后,常德城中所发生的故事,当听到在十二月五日的时候,张贤便借住太阳山的川军残部夺回了常德城,赶走了鬼子时,王辉和大家都感慨万分,到末了才由衷地说了一句:“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张团长乃真英雄也!”他说着,望了望罗达和苏正涛,这两个人都惭愧地低下了头,毕竟,在最后的时刻,他们选择了放弃。

“张团长呢?”王辉问着高伟。

高伟的鼻子不由得一酸,泪水滴落了下来,王辉心中不由一紧,忙问道:“难道他也殉国了吗?”

高伟摇了摇头,老实地告诉他道:“张团长在追击鬼子的时候,中了一枪,失血很多,一直昏迷不醒,是川军的钱营长把他抱回来的,如今还在天主教堂王神父那里看护着呢!”

王辉怔了下,马上来到天主教堂,来看望奄奄一息的张贤,当即派专人将这位五十七师的英雄小心地护送到七十四军后方的战地医院,毕竟那里的条件要好一些,药品也可以支持,更有专业的医护人员救治,同时他下令,一定要军医不惜任何代价,将张贤救活过来。就这样,张贤的生命才得到了转机。而同时,五十七师的其它伤员,也被王军长安排到了七十四军的医院中,得到了很好的救治和照顾。

*******************

当送走了张贤及那些伤员,王辉这才老实地告诉罗达,当已经从开罗回到重庆的蒋委员长在获悉常德已被收复,而其中还尚存有三百多名五十七师的官兵之时,不由得勃然大怒,他认为罗达这是弃军潜逃;再加上委座的身边还有些人在添油加醋地问着:“为何五十七师全军尽没,唯师长独活?”这更增添了这个疑心重重的领袖的猜测,当即下令给王辉,要他将罗达拘捕,等会战结束之后押回重庆,并扬言,虽说罗达也是黄埔毕业、天子门生,他必定会秉公办事,将之枪决。

听着自己军长的转告,罗达默然无语,他知道王军长此来一是慰问五十七师的将士,而另一件更主要的是带着委座的拘捕令来的。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了突围那夜,与张贤的对话,在那个时候,他已经知道一旦城破,作为最高领袖的委员长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当时张贤问他:“师座,人之死到此时,已经不难了,难得却是您的选择。您是愿意牺牲掉您个人的荣誉,为我们五十七师留下这么一点精血,为以后的重建努力呢?还是让我们这个虎贲之师全军覆没呢?”他当时没有回答,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前者。到这个时候,他也并不后悔当时的选择,最其马,他为五十七师还保存了部分精血。只是,他后悔的是,既然早就知道是一个必死的结果,为什么当初自己没有坚决留下来,让张贤率部众突围呢?他不得不承认,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着那么一丝求生的欲望。

“你想要说些什么吗?”王辉这样地问着罗达。

罗达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

“难道你就不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吗?”王辉的声音也沙哑了起来,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他对这个手下也有了一丝感情,罗达并不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他与十一师的胡从俊相比起来,好处得多,为人谦逊,又精明能干,把一个杂牌师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组合成一个军中劲旅,这份能力并不是随便一个将军就可以办到的。

罗达长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望着他,眼中依然噙满了泪水,半天,才动情地道:“钧座,作为师长,人家问得对呀,五十七师全军尽没,而我却独活,比起同是师长的许国璋、彭士量与孙明瑾三位将军来,我又有何颜面来为自己辩白呢?”

王辉也沉默了,罗达所说的三位将军,都是在这次的会战中先后身死的,前两位少将都是在与敌人的搏斗中不幸中弹牺牲,而尤其是那个许国璋少将,身负重伤,已经被自己的部下抬过了沅江,他醒来时,却自认为违背了上峰死守的命令,是自己的失职,选择了自杀。与这些死去的将军们相比,不论是谁,又有何词能说呢?

良久,王辉才问道:“你还有什么未了的事吗?”

罗达摇了摇头,却又想起了什么,马上又点了点头,道:“钧座,如果说我有什么未了的心愿,那就请军长大人帮我来完成这个心愿:在常德修一座公墓,建一个纪念碑,以此来祭奠九泉之下,五十七师英勇的将士们吧!”

这是一个十分合理的请求,王辉怔了一下,马上点了点头。

*********************

常德虽然收复,但是,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

欧震兵团虽然出现得很晚,但是对敌人的震慑是显而易见的,敌人用来断后的第六十八师团在这个兵团的冲击之下,败退而去,马上将横山勇的第十一军的侧翼暴露无遗,此时,日军第十一军已经损失惨重,根本无力执行原订的在攻取常德后,再消耗国军战力的计划。

但是,日本人向来好大喜功,这个横山勇更是如此。在攻下常德的时候,横山勇向日军总部交了一份极其夸大的报告,里面大量虚报了歼敌数量,为达到战前拟订的那个在攻取常德后,又消耗了国军大部军力的计划和目标,横山勇声称所有与其交手的国军部队,都已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根据他向上呈的战报所言,国军第一线上的第十集团军与第二十九集团军已经全军覆没,而且就连第七十四军与前来进援的国军第十军也不复存在了,国军第十八军也被重创。而关于国军第十八军即将截断日军第十一军的归路的报道,不过是数万的幽灵罢了。

横山勇的这个报告虽然好笑,但是不幸的是,日军在南京的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居然误信,司令长官细俊六大将致电嘉勉,并且兴高采烈地向东京大本营报捷。于是,在日本,派遣军在鄂西会战时丢掉的面子终于被捡了回来,所有的人都开始抬头挺胸了。横山勇的报告被发回了东京,裕仁天皇得知第十一军只伤亡了千余人,而蒋介石的半个第六战区灰飞烟灭,大为兴奋,立刻赐给第十一军及第三飞行师团“奋战勇斗”的敕语。而大本营的参谋总长杉山大将连夜召开紧急会议,会上大家都认为,既然蒋介石的第六战区如此不堪一击,这就是天赐良机,不取一定会遭天责。于是,大本营便改变了原先的战略目的,要求第十一军守住常德,以为日后作为攻击的跳板。此外,既然第六战区如此废物,而第十一军又只是防守,已经不需要庞大的兵力了,所以决定将十一军下的第三师团和第十三师团立刻调往马里亚纳群岛,编入南方派遣军。

细俊六在接到东京大本营的电令之后,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于是遵从大本营的训令,命令横山勇停止撤军,为将来打通大陆交通,必须确保常德得当,要求第十一军留在常德,并索敌攻击,让常德变成第二个宜昌。

横山勇接到这封电报之后,大惊失色,回电坚持按原计划“左旋”,于是,这便制造了日本军史上著名的电报乌龙战。

而在事实上,日军第十一军伤亡已经很惨重了,根本无力再战。滨湖区的第三十九师团与第十三师团被国军打得支离破碎,连连告急;而南面在欧震兵团的猛攻之下,第六十八师团阻挡不住,退回汉寿。第三师团则屡遭宿敌第十军的重创,而其第一一六师团更是在常德攻城战中元气大伤,留在原地明显地有被围歼之险。所以在当初横山勇得知常德城中的国军的最后一个据点被攻克之后,立刻电令攻城的日军逐次撤出常德城,他根本无意占据这座危城,此时他的重点是夺取被国军第三师占领的德山。横山勇夺取德山的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并非是为了下一步的攻势,而是着眼于稳定后卫阵线,以免其第十一军回旋的枢纽被国军拦腰打断。德山争夺战,是横山勇决定的常德会战中最后一个拼命仗。他在发出占领常德的捷报之后,原本以为细俊六不是笨蛋,对这种战报,必然能够心照不宣,赶紧让第十一军回师,见好就收。不料他还是高估了上司的智力,中国派遣军居然传来了东京大本营的电令,突然要求他的第十一军坚守常德,横山勇到这时当场便傻了眼。

十二月五日,日军第十一军接到了守住常德的命令后,撤退作业被中断。横山勇又不敢回转去守常德,大军卡在了澧水与常德之间,一字长蛇的展开来,一半在前,一半在后,既不渡江,也不守城,整个第十一军居然在当面猛攻的各路国军之前,展现了郊游般的雅兴,露宿在澧水江畔,摆出了一副等着被歼灭的古怪姿态。但是,这种姿态对于远在重庆的军委会来讲,却觉得其是莫测高深,误以为这又是敌人的一个圈套,所以命令各军不可轻举妄动,以观察敌之目的所在,也就是这道命令,使国军错失了一次良好的歼敌之机。

在奉命回守常德之后,横山勇对细俊六总司令依然抱有信心,以为只要去电旁敲侧击一下,这位上司一定可以搞清楚情况,然后就会允许第十一军撤退。所以此时的横山勇已经失去了进占常德的决心,一心只想着早日北归,故而并没有在常德驻军,而是完全不顾常德的侧翼,让第三师团北上,支持第十三师团抵抗王辉兵团的进击,沅江以南完全弃守,连辛苦得来的德山镇也在部队过江之后,丢给了欧震兵团,把常德的南大门尽数敞开来。当然,此时,他对已成一片瓦砾的常德城更不感兴趣,便是从常德城过去的时候,也没有进入城中,而只是在城郊的村落中栖了一下身。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得已保全了张贤和高伟那些五十七师的残部。

不过,横山勇因为那份夸大其词的报捷电报,最终将自己体面撤退的机会给砸掉了。他在收到上司电令其坚守常德的电报后,立即以激烈的语气强烈地要求“依原计划北旋。”

在南京的细俊六接到横山勇的电报后,错愕不已,对横山勇的抗命非但不理解,反而认为这是横山勇没有大局着想的偏见。却原来,在三年前,日军两个师团夺下宜昌之后,国军全力反扑,当时的指挥官也是迭电请退,但是最终还是总司令部强令其守,这才有了今日的宜昌布局。细俊六认为这只是决心问题,此时他已经要巩固常德这个东可指长沙,西可掠巴万的重要桥头堡,更何况这里还是洞庭湖粮区的集散地。在讲了两天之后,细俊六失去了好言相劝,严令横山勇必须遵守东京大本营的决议,要求第十一军必须长期确保常德守备,并准备作好下一步作战。也就是为个细俊六对横山勇错误的会意,倒是又一次给了国军机会,使日军白白损失了好几千条人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