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笔走龙蛇,书虎口风云——谈谈小说《杀虎口》[乌龙山军团]

56 收藏 5 1246
导读:前几天,信手点看书库推荐榜上的小说,《杀虎口》引起了我的兴趣。不是因为同名电视剧的热播,而是小说的开篇有着极强的吸引力。而随着阅读的深入,发现小说也很精彩,同时发现这种脱胎于剧本的小说也透着自己的特点。 近年来,导而优则写,剧而优则书,成为一道风景。像冯小刚的《非诚勿扰》,兰晓龙的《士兵突击》……,音像图书市场此呼彼应,互相推动。徐纪周的《杀虎口》走的也是这条路线。一些著名的编剧把剧本改写成小说,在把镜头语言转换成书面语言的过程中,也使自己的作品打上了剧本的烙印,或者说使作品有了自己的特点。这对丰富小

前几天,信手点看书库推荐榜上的小说,《杀虎口》引起了我的兴趣。不是因为同名电视剧的热播,而是小说的开篇有着极强的吸引力。而随着阅读的深入,发现小说也很精彩,同时发现这种脱胎于剧本的小说也透着自己的特点。

近年来,导而优则写,剧而优则书,成为一道风景。像冯小刚的《非诚勿扰》,兰晓龙的《士兵突击》……,音像图书市场此呼彼应,互相推动。徐纪周的《杀虎口》走的也是这条路线。一些著名的编剧把剧本改写成小说,在把镜头语言转换成书面语言的过程中,也使自己的作品打上了剧本的烙印,或者说使作品有了自己的特点。这对丰富小说的写法和风格无疑是有益的,对从事小说创作的人,也未尝不是一种借鉴。

由徐纪周编剧和导演的电视剧我不知道好不好看,但由此而来的小说《杀虎口》,个人觉得还是比较好看的。

情急势危,先声夺人

赤日炎炎,土干风燥。四个八路军战士押着七名鬼子战俘穿行在旷野里,赶往独立团团部。突然,一个鬼子假借抽风倒地制造混乱,其他鬼子趁机割开绑绳,刹那间,两个八路军战士倒在了血泊之中。情急之下,大个子白朗怒不可遏,一时间刀光血影,枪响人亡……。

如果说电影或电视剧是用镜头语言向我们讲述故事,那么在这里,作者则用书面语言在向读者讲述镜头前的故事,或者说作者在读者的大脑中把书面语言转换成了镜头语言。作者没有继续跟踪白朗,而是把镜头转到了独立团团部:蜿蜒的山路上,快马如飞而至,一人滚鞍下马。“首长!报告首长,去杀虎口的弟兄回来了!” 来人哆哆嗦嗦解开腰间的包袱,政委苏新面前赫然出现个血淋淋的人头。原来,一批爱国华侨捐赠给根据地的军火,到了杀虎口神秘失踪,独立团派出去七八个生龙活虎的弟兄打探情况,如今只有一个人头回来。

杀虎口?杀虎口是什么地界,竟透着如此玄虚? “杀虎口离鬼子的宪兵大队不到四十里的路程,如果我们有大动作,鬼子肯定会有所察觉。一旦鬼子和附近的晋绥军再搅进来,趁火打劫,局面就不好控制了。” “杀虎口民风剽悍,老百姓大多入则为民、出则为匪”,苏新的一番话,道出了杀虎口的复杂、凶险。

军火丢失,寻找战士失踪;凶险的搏杀,血腥的人头……,作者起笔造势,先声夺人,至此,作为读者,你怎么能不对杀虎口产生好奇?怎么能不去关心军火的下落?此时,白朗带着一身血污、一身彪悍、一身冷酷出现了……

猛龙过江,风生水起

在杀虎口丢失的军火,引起了各方的注意。鬼子汉奸在找,晋绥军也在找。因此,找到这批军火的下落,防止落入敌人之手,迫在眉睫。当苏新了解到白朗的出身后,决定派他去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杀虎口表面上是个镇子,其实就是个大土匪窝子,那儿的人都是从香油罐子里泡出来的。一个个比泥鳅还滑,比狼都狠!”作为杀虎口出来的白朗,对杀虎口显然比苏新有着更深的了解。但他并没有退缩,只是提出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要求,这既符合白朗的性格,也是完成任务所需要的,也为故事的发展埋下了伏笔。其实,从白朗押解鬼子出场,作者已经让读者看到了他的彪悍勇猛,桀骜不驯,处变不惊。当白朗扬鞭驰马、茶棚落座之际,我们知道白朗堪当此任。

茶客闲言,透露着杀虎口面临的杀戮;山口飘动的条幅——一入杀虎口,人间路难走,透露着杀虎口的凶险;迎风自燃的纸人,透露着杀虎口的诡异;空空荡荡的街道,透露着杀虎口的阴森。作者有节奏地泼洒着笔墨,渲染着令人窒息、忐忑不安的紧张气氛。

空荡的街镇小叫花子现身,无人赶的马车载着毒尸进场;白朗脚踏连环雷凌空脱险,枪击绊马索转危为安;保安队杀气腾腾全军覆没,老刀把子心狠手辣大开杀戒……,白朗卷入了一场不是针对自己的火拼。枪声渐渐平息之时,好戏才刚刚开始。

当白朗被带到老刀把子面前时,所有人都傻了,像看见了鬼一样。当老刀把子咬牙切齿地问出:“白庆虎,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时, 所有的枪口全都对准了白朗。白庆虎何许人也,为什么老刀把子和大伙如此紧张?“老少爷们儿,我叫白朗,是白庆虎的儿子。二十年前,我爹就在这台子上被砍了脑袋,脑袋挂在城墙上,风吹日晒了一年多。今天我到这儿来,一是为了给我爹吊孝,二就是为了替我爹给全镇的老少爷们儿赔个不是!”白朗的一番话,揭开了事情的谜底。原来白庆虎是白朗的父亲,二十年前曾是赫赫有名的大土匪头子,后被老刀把子所杀,昔日的肖家镇也因此得名杀虎口。

扯不断的江湖恩怨,理不清的宿仇旧恨,岂是白朗一句赔礼道歉所能化解的。在老刀把子的唆使下,四兄弟钢刀出鞘,老太太烂菜横飞,孙打铁恶意挑战……,幸有钱佳皓出现,白朗留下双枪做代价暂得脱身……

白朗闯入杀虎口,犹如猛龙过江,风生水起,雾起云飞。

作者运用对话制造冲突、刻画人物性格、交代前因后果可谓得心应手,有时只寥寥数语人物的性格特征已跃然纸上。而作者绘声绘色的动感描写,更使读者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惊险、紧张、刺激,有读武侠小说的快感。

虎口夺食,再起波澜

钱佳皓是杀虎口老刀把子的大儿子,现在的身份,是晋绥军上校参谋。当然,他现在回家,不会是看望父亲那么简单。其实,他也是为那批失踪的军火而来。

杀虎口,危机四伏。

当老刀把子倾巢出动,专心对付白朗之际,小鬼的队伍已经悄悄摸到了杀虎口。保安队被灭,小鬼子岂能善罢甘休。大敌当前,白朗捐弃前嫌,带着杀虎口的村民赶回杀虎口救人。当他们赶回杀虎口之时,还是晚了一步,小鬼子带走了部分村民。但刚刚获救的老刀把子,为了保存实力,却拒绝营救。无奈,白朗带着跟随他的阿奎去追赶鬼子。而钱家皓也毅然前往。

山谷设伏,声东击西,各个击破,白朗他们借着夜色的掩护,消灭了日军小队,救出了被掳百姓。白朗和钱佳皓虽然各为其主,但共同抗日使他们猩猩相惜,互有好感。

钱家皓凭着在杀虎口获得的蛛丝马迹,借着第二战区直接任命的特派员的身份,来到了晋绥军司令部。他以核查部队人数为名,暗中追查军火的下落。而白朗则借阿奎提供的线索,从倒腾枪支的孟二狗身上入手,追查到了戏子头上。殊途同归,钱家皓和白朗的追查结果都指向了晋绥军司令部土牢关押的人犯。当白朗救出土牢中的戏子,打开藏匿军火的山洞,却意外发现军火被盗。随后赶到的钱佳皓等也是目瞪口呆。

原来,这批军火落入了平时神出鬼没,官府悬赏通缉了十几年也没抓着,专干盗墓勾当的棺材手里。老刀把子和晋绥军司令上官睿狼狈为奸,劫走军火,现在他们又要置白朗于死地,而钱佳皓则搞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紧盯白朗不放。情况错综复杂,白朗四面楚歌,要找回军火,可谓任重道远。

作者把小说的背景定位在共同抗日的背景下,因此也就有了白朗的改邪归正,也就有了白朗手下的三教九流。 “现在中国人家家都有血海深仇。因为咱中国最大的仇人——日本人,还在蹦跶着。只要这个仇人在,咱中国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日子就永远没个尽头!”白朗在杀虎口广场上的一番表白已经为小说定下了基调。

荒野坟地,白朗、孟二狗以黑治黑,舍身犯险;不过岗酒楼,白朗、戏子再会棺材瓤子。可这时的酒楼已成了众矢之的,钱佳皓带人来了,上官睿派兵到了。但白朗临危不乱,凭着制服胡二皮做人质,终于虎口脱险。作者有效地营造着小说的张力。

当白朗再次与棺材瓤子见面,经过一番明争暗斗,殊死较量,棺材瓤子做了枪下之鬼,终于去永久享受他的藏身之所。然而,当白朗他们扒出棺材,看到军火之时,钱佳皓和手下的枪口已经指向了白朗。就在钱佳皓得意之时,“白朗一把扯开胸口的衣襟,露出腰上扎着的一排手榴弹。阿奎、戏子、孟二狗等一干兄弟也都扯开了衣服,每人腰上都齐刷刷扎着一排手榴弹。”由此,又引出了白朗和钱佳皓决斗,二人握手言和,合力偷袭日军军火库的一幕有一幕大戏……

作者成功地将戏剧的创作手法,运用到小说的创作中来,冲突——高潮——回澜,犹如潮起潮落,演绎着一次次的精彩。小说语言简洁,节奏明快,结构紧凑,转换迅捷,少有拖泥带水。在竭力维持情节精彩的同时,不忘人物形象的塑造。小说既有江湖的快意恩仇,又有抗日的民族大义;既有黑道的吃黑斗狠,也有战场的枪林弹雨;既有儿女情长,又有粗犷豪气。当然,有利也就有弊。小说脱胎于剧本,也就有着剧本的深深印记,有时也就失去了小说的细腻。如英子的出现,就稍显突兀。无论如何,作为有特点的小说,《杀虎口》还是值得一看的。


本文内容于 5/11/2009 12:12:43 PM 被5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