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军营之:兵头,我的老班长[第一军团]

英勇顽强 收藏 12 984

回忆军营之:兵头,我的老班长


我的班长,一个有着两分传奇色彩的人物。

他是我永远的班长。

在我的军营生活中,先后有两任班长。分别是新兵班长长和老兵班长。新兵班长姓苗,河北保定市大车乡入伍,曾经当我的班长三个月。以前曾经联系到,但自从我的手机丢失后,所有的信息都随之丢失,也就再也没联系上我的新兵班苗班长了。老兵班长姓陶,天津南郊区(据说现在叫天津津南区)入伍,曾经当我的老兵班长七个多月。那是个性格耿直,说话象倒豆子,崩崩的,标准的军人。

老兵班长,颇有两分传奇色彩。


当兵前,有点痦

用班长自己的话说,他当兵前,也是混过的,而且还有一点痦子味道。学着当年电影里流行的东东,与几个要好的同学结拜了把子,共8人,班长个头最小,但年龄最长,所以当了大哥(据他说都是一起的同学,大多同年人,但论月份,他长,所以拣了个老大当),哥几个起先在私营企业里上班,那是刚从学校高中毕业后。

拜了把子,哥几个关系更近了,经常聚集在一起,领了工资,时不时的下下馆子撮一顿,今天你手头宽松点,那就你请客,明天我手头宽松点,那就我买单。这样的生活,他们觉得蛮好。

而有一次,竟出了意外。8兄弟又约在一起下馆子了,真是有鱼有肉又有酒,生活复何求,好不安逸啊。海吃海喝一顿后,结账的时间到了,这会,你向我眨眨眼,意思是你今天没带钱,让我来结,可我也没带啊,又向别人眨眨眼,意思是让人家结了,可不巧,也没带钱。这眼睛眨来眨去,眉来眼去一番,就没眨出哪个身上有钱来着。8个人同时身上没钱,就出来上馆子了,真是后生可畏。那时候据说还没有签单的说法,而且就凭他们几个工厂的工仔,要想签单,人家还不定买你的账呢。

老板似乎看出点端倪来了,候在吧台不走,眼巴巴地盯着8个人不放。

8人中这时也不知是谁,伸手从桌下摸出个啤酒瓶来,对准自己脑袋,狠狠的砸下:“叭”,手里提着个啤酒瓶颈,一摇一摆走出馆子去了。

其他人如法炮制,屡试不爽。

最后桌上只剩下一人了,那人就是他们的“大哥”,后来成为我班长的那个啦。只见他心一横,眼一闭,牙一咬,模仿着7个小兄弟,以慢镜头的方式从桌下摸出个啤酒瓶来,对着脑袋顶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乓”!在眼前闪过几个星星,脑袋一阵眩晕之后,老大睁开眼睛一看,手里的啤酒瓶安好无损。糗大了,这个老大还不好当喃,啤酒瓶再次被举起来,高高举起,狠狠砸下,“叭”。

睁开眼睛,手里拿着的是一个啤酒瓶颈,心中顿时一喜,但突然,额关痒痒的,一股热流顺额流下,伸手一摸,鲜红鲜红的,染红了一大半个手掌。紧接着又是一阵眩晕。

管了不那么多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趁热打铁,溜之大吉吧。

老大一摇一摆地走出了馆子,餐馆老板带着惋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一桌酒菜钱一摇一摆地渐渐远去,逐渐消失在视野中。


当兵后,他成为优秀的班长

后来,8人中,有7人顺利通过体检、政审当了兵,有1人因其它7人都当了兵,自己没当上,就尾随而至,在7人当兵的驻地附近,开了一家小餐馆,这个餐馆的经营期限为3年,其中有7个消费者到那里用餐实行全免费。但这7人并不常来,因为部队不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菜市场。

军营生活改变了他们,三个月新兵训练后,老大已被七连副连长看中了,由于七连在全团有优先挑兵的权利,所以,老大进入了七连。七连是一个大集体,一个大熔炉,只有好的兵,才能在七连有发挥的天地。凭着老大那种不服输的性格,第二年春天一来临,他就在没当过副班长的情况下,被直接任命为班长了。

他当兵的第三年,我也分到了七连,在他的班里,五班。这时的五班长已不是以前那个用啤酒瓶打脑袋的大哥了。他的军事素质一流,由于得到全师的优秀军事干部,七连副连长的赏识,给了他很大的成就感,他的军事素质提高得很快。加上他有种天生不落人后的倔劲,在我们的眼里,他天生就是一个当兵的料。

说他是个优秀的班长,那是有根据的,那时候,好多班长带兵,只要兵一犯迷糊,班长轻则训斥,重则一脚踹了上去。而我们班长则不这样认为,他在我们下连后的第一次班务会上这样说:别的班长要用打,用骂才能把兵带好,我不用打,不用骂,我就可以把兵带好,证明我比别的班长强,比他们牛逼。

这个时候,我就暗处庆幸了,觉得这个班长说话有水平。

他确实没打过我们班的兵,我仅有一的次挨揍,也是内蒙的赵副班长长干的。那天我走队列,由于走神,慢了半拍,紧赶一下后,又快了半拍,赵副班长长过来就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班长看到了,在晚上的班务会上,批评了副班长,副班长向我道了歉。

班长的战术动作是全连最漂亮的,他的姿势往往是全连学习的典范动作,他教学的方法就是吹,吹自己有多能,吹得全班战士跃跃起欲试,想通过训练达到他那水平,想在一定的时候与他一比高低。他的目的就达到了。五班的军事训练总走在全连前列,为此,他多次被评为团级、师级优秀班长。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晚上在睡觉前一小时,全连战士是要做辅助练习的,各班自行组织在各班做,我们班就不一样了,其他班每天都是千篇一律的仰卧起坐、俯卧撑、端腹。我们班就不一样,我们买了器具,臂力棒、拉力器,除了别班有的训练内容,我们还有掰手腕,练倒立,当然,还采纳了我在举重队现搬来的下蹲,只是稍微改了一下。我们以前在举重队训练下蹲,用的是杠铃,班长采纳我的方法改进后,肩上扛的是同班战友。当然,我很轻松就能过关了,因为这是我的强项。而其他战友,就不得不面对必须完成才能上床睡觉的高强度任务。我每天最先完成,在其他战友还在拼命做练习的时候,我已经和班长练习“太极推手”去了。

我以我们班的体能在总体上要优于其他班,这样,在训练中也有了体能作保障。


硬朗的外表 ,善良的心

班长曾经给我讲过一件事http://bbs.tiexue.net/post_3551847_1.html

这个硬朗的汉子,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爱吹牛的班长

班长的受吹牛,在全连是出了名的。他总认为自己的军事素质很好,全连综合素质能和他比的班长没两个,这种自信,一直让我很佩服。

时间一长,这种自信就有了一种骄傲的味道。但有一次,他刚要威风起来的时候,却被别人把风头给他抢过去了。

抢风头的人是团长。

七连在师集训地集训,一天,按教学大纲要求,班长在靶场边教我们捆扎炸药包,边讲边示范,边又吹开了,这是他惯用的伎俩,吹自己有多不得了,他这样吹的目的,是逼全班都每个战士都想在某项上超过他。今天,他又吹起来了,吹自己捆扎炸药包的速度是如何快,质量是如何好,正吹得高兴,团长走了过来:五班长,可以让我试试吗?

班长不知团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马上鼓掌:欢迎团长为我们示范表演。

团长:去给我拿个蒙眼布来。

班长似乎有些吃惊,转送向我使个眼色,我马上跑步到轻武器训练场地,借了一块夜间条件下轻武器分解结合时用蒙眼布,这种蒙眼布,用两层缝就,一层红布,一层黑布,蒙在眼上,就是强光下,也一点也看不见。没想到团长竟有这个自信,把这方法运用到捆扎炸药包上来了。

团长戴好眼布,班长喊声开始,团长两手齐发,眨眼功夫,一个标准的炸药包捆扎好了,一卡时间,不到30秒,班长不得不服了,顿时使劲鼓起掌来。

这一幕,被远远躲在一边的副连长瞧见了,等团长走了,班长还在那发愣的当口,副连长踱了过来,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对班长幸灾乐祸地开玩笑说: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今天陶峰栽在团长手时了,可是你小子一点也不冤哪,你不知道吧,团长以前是工兵出身。


笑容常挂在脸上的班长

班长的脸上总是挂着笑。用我的话来说,那就是他的标志性笑容。这给了我们信心。在学习中,在生活中,中训练中,只要看到他的标志性笑容,我们就会有了无形的力量,训练也不觉得那么累了。他的这个笑容影响了我的工作生活,从此我的脸上也常挂着笑,我发现这样很得心情的调节。由于脸上常挂着笑,战友们愿和我在一起,同事们愿同我在一起,我想就因为有笑,就因为常着笑,所以影响了周围的一切。

最难忘的是班长复员时,那几天,连长、排长找他谈话,都被他告知了要走的决心,因为家里已经为他找好了工作。

班长的复员手续是我亲自为他办的,办完手续,他的部队生活就定论了。

走的那一天,他仍挂着标志性的笑,最后,到站了,上车了,我走过去,握紧他的手,再抱紧他,最后向他致以军礼,他一灿烂的笑,向我回了一个军礼,然后别过头去,看也不看我,毅然上车登上汽车。在凶猛地转头的一瞬,我分明看到了泪花飞扬。

我告诉班长,平时可以练练气功,在静谧中体味,并教他练了整整一年气功,在他复员时,我将写满体会的气功书送给了他。不知班长现在还练气功不,我早不练了,也许他也一样。

在班长的留言册上,我写下如下之言:

在几十年后的一个春天,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春日阳光照耀下的院子里,周围是一群幼小的孩子,他们正坐在老人身边,细心地聆听着,聆听着老人为他们讲述的“英勇顽强”七连的故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