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现牛羊”,“大漠孤烟直,黄河落日圆”。。。。。。


当这些壮美而带有意象的诗句从阿东的当老师的爸爸亲口吟咏而出时,外面下着大雨,里面下着小雨,雨滴穿过破旧的屋顶顺势而下,在陈列的不规则的碗碗罐罐里丁冬的响,而阿东 的爸爸则躺在靠椅上陶醉其中,怡然自得,那些美妙的诗连着想象的画,犹然使他进入了另一种境界,忘乎所已,这一幕在阿动年少的心里流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又似乎在那些高亢嘹亮的民族歌声中找到了模糊而朦胧的“全景”,难道真的有象诗里写的哥里唱的那么美的一番天地吗?这个疑问在阿东成长的旅途里是一个一直期待实践的梦,这也是阿东的文化诱惑诞生的启蒙思想。


直到去年的十二月一号,阿东终于实现了他40多年的梦想。


当他以一种回忆的方式讲述这次的旅途的经历时,朴素的语言,善良的人们,真实的情节,但是我想他带给我的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份朴素而忧郁的感动。


跨越青藏高原,让“全景”展开。


没有轰轰烈烈的饯行,没有篇幅的慷慨陈词,饮酒一杯,挥挥手,不回头,怕回头时泪会不停的往下流,怕回头就再也鼓不起勇气向前走,为了我的梦想,整装出发。


当阿东开始一步一步的进入主题时,带着惊奇和新鲜感,我陪着他一起领略青藏高原的独特风光,还有激起心灵深处的感动。


由于经常性的山体塌荒,汽车被一堆石头截住了去路,当大家都在检石头时,一个满脸都是岁月的痕迹的老婆婆也毫不犹豫的加入到了检石头的行列中来,银白色的头发稀稀落落,脸上的皱纹象树皮一样经历了太多太多的风霜,她把石头检起放在系着的围裙上,艰难的站起来,蹒跚的脚步在夕阳下仿佛凝固成一尊塑像,它的名字叫善良,慈祥,和蔼,淳朴,也叫岁月,沧桑,在经过情歌故乡康定山时,远远就能听见男男女女悠扬悦耳的歌声在山里回荡,“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去。。。。。。”无意中发现旁边的老婆婆也轻省的附合着,听不清唱的是啥,但是从她微笑的眼角上依稀可以找到她年轻时那美丽容颜的影子,康定山上人人都会唱歌,从小孩早年愈古希的老人,那歌声中充满了淡薄,干净,和睦,歌声四处飞扬,传播着,述说着他们情歌里一样的生活,就象他们歌声中所唱的,“我的歌我的天堂。。。。。。”


在习惯了高山症带来的影响后,经历前不见店后不着村倾刻间飞雪冻的发抖的无奈里,在望穿秋水的等待里,在感觉力部可支,做了最坏打算里,在跳上车,盖上那件军大衣时,在一草堆上一觉醒来,军人递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时,所有的感激感动全化成了泪水,一口喝下罐入肚子里,记住这些感动,因为已不知道用啥来表达。。。。。。


那是一片没有被污染过的天空,接近天空,绝对而纯粹,人们用自己的双手辛勤的创作,换来幸福的明天,这是 一种最亲切的生活方式,那是陶渊明笔下的另一种世外桃源,那里虽然也有辛酸的历史,但是更多的是朗朗的笑声,热情洋溢。


庄严的布达拉宫,圣洁的珠穆朗玛峰,还有朝圣路上那虔诚的身影,一直牵引着我的视线,诱惑着我的脚步,也许我无法破译经书上传达的真言,也许我无法知道二郎神山上的传说和故事,甚至终我一生也无法读懂,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它的呼吸。


西部是大气的,大气是它的一种胸怀。


西部是多情的,多情是它的一种风情。


西部是苍凉的,苍凉是它的另一种美。


历史选择了长征,长征选择了西部,而今天新的历史机遇又选择了西部,西部又开始了新的长征。


西部离我们很远,有很近。。。。。。


而在钢筋水泥建设越来越发达的城市,拥挤的人群,闪烁的霓虹灯,在插身而过的千千万万次的相逢里,我们已经麻木的喜欢了这种生活,为了太多太多变换着的追求而不断的努力着,忘记了停歇,试问,在我们追逐的时候,有没有忘记我们最初的梦想,它离我们越来越远,分道扬镳,或许那是一种迫不得已的伤痛,也或许那是我们不屑一顾的,但是当我们有一天突然回首时,看看脚下的路,我们是否回忆到了从前,以前的种种梦想,我们应该尽最大的努力去实现它,实践它,找到那份属于自己的最初的快乐,就象东那样,当然我们不一定要效仿去青藏高原,去体会那里的人情风俗,而是为了最初最单纯的想法,相信我们也会从中得到相似的感动,为我们曾经依旧坚持梦想而感动,为梦想我们付出的,得到的而感动,一个梦想画出人生的故事!


而我们依旧需要的是勇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