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 连队生活 来了一个大姑娘

慕容严露 收藏 0 1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URL] 我们都是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也不是什么医学院啊,医科学校啊的专业毕业生,学妇科的时候大家都是带着那种窃喜学习的。也从来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地方上的女青年,年级轻轻的,腰间盘突出了,在我们这里做牵引治疗。 我们是卫生员,说白了就是男护士。你让十七八岁的小爷们儿去照顾一个十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我们都是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也不是什么医学院啊,医科学校啊的专业毕业生,学妇科的时候大家都是带着那种窃喜学习的。也从来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地方上的女青年,年级轻轻的,腰间盘突出了,在我们这里做牵引治疗。

我们是卫生员,说白了就是男护士。你让十七八岁的小爷们儿去照顾一个十七八岁的美貌少女?还要经常擦身,打针等等,能不脸红吗?我们可不是现在的90后一代,现在他们思想很开放的,我们那时候上学拉个手都会被人起哄。

病人住进来之后,晚上家人陪护,白天就依靠我们了。你说吃药什么的,大家就很自然的送过去了。可打针和擦身怎么办?打针要在臀部,擦身。。。。。。要擦背部,因为她经常是躺着的。我们都是男孩子,做这个事情貌似有点不太方便。

第一天到了打针的时候,大家你推我我推你,谁都是满脸通红的不愿意去。我刚好值夜班下来,还在兴奋中,没睡觉,在队里的竹园里面抱着小说啃。于是他们这群家伙就想到了我这个死大胆的家伙,把我从竹园给抓了过去顶缸。

刚开始我当然不干,我在家不是什么好鸟,在社会上跑着玩的主。女孩子么,又不是没摸过,但是,这是你们的病人啊,我值夜班的又不是白班,为什么要我去给人家打针啊?

不过这群家伙看来在家里都是好孩子,没拉过女孩子的手。在他们答应了我的夜宵由他们负责之后,我就端着托盘去了住院部。该敲诈就敲诈,没点好处谁去干事儿啊。

一进门,我也愣了一下。没别的原因,江苏的妹妹长的真漂亮。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带着笑意,身材好的没法说,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女孩子会得一个腰间盘突出,简直是太没道理了。她应该快乐的奔走在田野上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躺在床上。

不过,她是病人。医者父母心,她只是一个病人。我这样对自己说,平静了一下心理。然后就端着托盘,走到她身边放下,拿起注射器请她把臀部露出来。

妹妹有点儿脸红,毕竟这里还是农村,有点扭扭捏捏的。我只好对她说,总不能让我隔着被子裤子打针吧?她就问为什么没有女兵来给她打针。

我就说了,这里是团部,如果是师部的话就有女兵了,如果她不愿意让我们治疗的话,那也只有请她去师部。但是我觉得不管男兵还是女兵,最主要的是,我们都是护士,如果她要带着这种男女偏见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对她进行治疗。

也许是我当时没有心存任何的杂念,也许是无奈或者。。。。。。呃,因为我是个小白脸不那么招女人讨厌?

妹妹就脱了裤子,转过身让我给她打针。虽然不是第一次抚摸女孩子,但是我实在是觉得有点儿脸发烧。雪白的肌肤展现在我的眼前的时候,手不争气的抖了一下。不过还好,大脑并不糊涂,用酒精对注射区域的皮肤消了毒之后,手脚利索的扎上针,慢慢的推液,一边推一边轻轻的揉捏注射区域的肌肉和皮肤。

不是我色狼啊,别想歪了。肌肉注射要领就是两快一慢,进针快,出针快,推药液的时候慢,这样病人只会感觉到麻而不是疼。注射的时候,轻轻的揉捏注射区域的肌肉,可以达到让药液快速的散开,不至于打过之后就要疼半天。我这是为病人着想,不是占便宜。

一边推液,我一边问起了她怎么会得这个病。妹妹就说运动的时候,不小心闪了腰。我就笑,说她一定没有做热身运动就直接做了剧烈运动了。妹妹也就笑了,说是的。两毫升的药液,我足足推了将近五分钟,然后迅速的将针拔出来。

让妹妹盖好被子,打算走的时候我看到她很无聊,就顺口问了句要不要看书散心。妹妹很高兴,说要。然后我就说你等会儿,我去给你拿几本书。

回到医务室,一群鸟人围着我问东问西。不外乎就是妹妹摸着感觉如何,长的漂亮不漂亮,多大了什么的。我鄙视他们一下,说你们干嘛不去给人家服务?结果一群鸟人顿时大红脸,纷纷说自己没那个能耐什么的。其实还不是不好意思?

懒得和这帮鸟人计较,我回到宿舍拿了几本雨凌的言情小说就回到了妹妹病房。我们那时候也没什么书可以看,王朔当时还没怎么出名呢,市面上特别流行琼瑶啊,古龙啊,金庸卧龙生等等的小说。当兵那地方又是农村,女孩子看言情小说?让家里知道一定挨打。

可能是我第一次给妹妹留下的印象很好?也许是妹妹说的那样,我打针不疼。反正到了后来,我就是妹妹的专用男护士了。妹妹的家人也接受了我的存在,因为后来他们看到妹妹在这里并没有什么郁闷,反而是很开心。

卫生队十几个男兵,只有我,妹妹才肯接受治疗。一时间风言风语传遍了卫生队,不只是女人才八卦,男人也会。。。。。。

时间长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妹妹对我有意思。貌似她的家人也对我这个体贴温柔的小白脸有好感,并没有阻止妹妹对我的眷恋。我也不是个傻子,谈过女朋友的人了,这点儿都看不出来,我还混什么啊?

说不喜欢妹妹,那绝对是我大脑抽筋或者是身体有病。我是一个健康的男孩子,又正值青春期,对妹妹不是没想法。可是,军队里面规定了,不许和驻地周边女青年谈恋爱啊。我想当兵,最好是留在军队里面,面对妹妹含情默默的眼神,我只能狠狠心装作看不到。

随着我细心的照顾,每天三次给妹妹擦身,妹妹眼中的情意是越来越浓,我是越来越烦恼。终于有一天,队长把我叫到了他的房间,问我怎么回事,因为卫生队离团干部家属院只有一墙之隔,我的事情传来传去传到了团长大人的耳朵里去了。

我正发愁没人能帮我解决这个难题呢,于是便竹筒倒豆子的给队长诉说了我的烦恼,队长总是跟个长辈一样,事实上也的确年龄上足够做我的长辈了。队长考虑了一下,询问我的意思,是不是也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如果可以的话,队长会提前给团长帮我申请一个志愿兵提前转的名额。

我知道队长关心自己手下每一个兵,但是我不想让队长作难。于是我提出了,治疗已经接近尾声,现在要做的已经是服药就可以了,因为病人已经可以下床缓慢的行走。我不如直接回到基层连队去做卫生员,这样对我们都有有好处,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开先例。如果我到了基层连队,依然还想念妹妹或者妹妹能找到我,这事儿,再说。

队长思考了一下,毕竟放我走对于卫生队来说是一个损失。我的点滴技术不行,但是我的细心是全队都知道的。每一个经过我照顾的无论是战士还是干部或者是地方百姓,都对我有很高的评价,尤其是那些步兵连的连队干部更是经常找队长商量想把我挖到他们连队去。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也许放我下基层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可以无声无息的把这件事情处理掉,而且还是我提出的下基层。队长在一天后,通知我同意了我的选择。

于是,在妹妹可以下床走路活动的时候,我打起背包,回到了炮营,我的连队。

我放弃了也许是一段佳话的爱情,但是我并不后悔。我始终牢牢的记着,我是一名军人,在我没有能够长久的留在军队之前,爱情,对我来说是可望不可即的。

这种事情,我只是百万军队中的一个很普通的例子。事实上,有不少和我一样工作在医疗,文艺,后勤的战友们有过同样的经历。有些,没能控制住自己,和地方上的女青年发生了恋情,然后被遣送回家,断了前程。有更多的,和我一样,放弃了感情,将自己投身于军队的建设之中。

那些喜欢军嫂的人们,请你们高抬贵手吧。军人已经为了国家舍弃了这么多了,我们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兵都要放弃青春的爱情,何况那些干部?他们常年的呆在军队,夫妻两地聚少散多。为了咱们绿色长城的稳固,别再去挖墙脚了。你们不知道破坏军婚是一项很严重的罪吧?放弃吧,管好自己那杆枪,子弹不要乱发了。如果长城垮了,你们的妻子爱人也会挨别人的子弹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