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99.html


高城确实有点喝高了,成才可从没见过老连长这样,心想回头一定要跟三多说说高老七的醉态,让他也乐乐!

哦,是一等功,要,要不是师里要开这个训练营,早把你调走了,他死老A来几次了,都让王叔给挡回去了!让那只狐狸也尝尝被人A的滋味!

连长,您醉了!

没,我没醉啊!你别以为我醉了就跟我扯淡!成才,你,你老实跟我招了,你到底想去哪儿?还,还回他死老A?

高城没醉的时候话就多,醉了话就更多,成才还真有点招架不住,只好文不对题地答:连长,什么一等功?我什么功也没有,都是三多,要不是他在丛林里杀出条血路,我们根本就不能活着回来,您也再见不到我这孬兵了!

你真以为我醉了?我告诉你啊,成才,你别以为你暧昧你就不看前面了,路还得走下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死狐狸都告诉我了,你,你在那鬼地方故意开枪引来追兵,还,还学什么狼牙山五壮士跳——跳什么悬崖?你以为你就是英雄了?我说你,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

高城还真是习惯性地开骂了,成才也早习惯性地听着,心里却没原由地翻滚起来,骂道:袁朗这个烂人,跟连长说这些干嘛?这不是给我找骂吗?

骂是这么骂着,可不知为什么,一种酸楚的味道却翻涌上来!让他还在徘徊的心突然有了终点——

连长,您别说了,我决定了,如果还有机会,我,还是想去老A!

一句如定海神针一般坚定的话,让高城彻底清醒了,回头忽然严肃问:真决定了?如果师里推荐你考军校呢?又或者直接提干呢?你不觉得,这些路,都比死老A更能让你走得更远?

连长,三多曾说,老A是个让人简单的地方,大家在一起,什么都不想,只是常相守在一起,经受一个又一个的考验!第一次去,我觉得我适合那儿,可队长觉得我不适合,他是对的;第二次去,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队长没说我是否适合,三多说我适合,我觉得我是对的;可现在,我终于知道,我终究还是渴望战斗,渴望颠峰对决,老A适合我,至少是现在适合,我不知道将来,我是步兵,也许,将来,我还是适合普通步兵连队的,但,此时此地,只要我还有机会,我想,我最渴望的,还是老A!

高城已经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这个兵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许三多对成才,始终是不离不弃,一直视做最好的朋友,因为,成才身上的闪光点,许三多早就看到了。

高城心里对许木木不由得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念叨着:今儿,你看兵的眼光确实毒啊!许三多,真还就是兵王中的兵王!

可为了以防万一,高城还是跟成才打预防针:我话还是说前头,成才,他死老A的考核你如果出了意外,我告诉你——

如果真是这样,我会完全服从连长命令!

成才一个标准的军礼,向老连长许下了诺言!

高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完全放下了!其实他知道,自己是因为内心的脆弱,才这样婆婆妈妈,他再也不能忍受一次穿甲弹的打击了!

成才知道六一当初拒绝高城的事,他想让老连长放心,高城为了他的这些孬兵,早就操碎了心。

长河渐落晓星沉,成才像个孩子一样,抱着那杆陪伴他艰难岁月的八一杠,望着窗外冷涔涔的天际,沉沉地睡过去了。老七连的兄弟们闹了大半夜,最后倒下了一大半,等没倒下的把战场收拾干净,已经是深夜了。

本以为自己一定会睡不着,可连成才自己都没想到,他几乎是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梦里,他还在钢七连七班,那挥洒汗水与青春的地方,一直都不曾远离。

曾有闻,人类的梦境是个多维空间,有些人的梦空间发生了重叠,所以,就会有入梦现象的发生。人的心,就是一层一层的多维空间,当人的心灵静谧若水时,空间就会层层展开,当心灵翻腾煎熬时,空间无法被打开,人也就无法入梦了!而如果,人自己给自己的心灵空间装上了一把锁,那么,他就等于把自己的灵魂藏了起来,给自己的心灵戴上了一个精致的面具,可无论这个面具怎么变,人的梦,是骗不了自己的,梦,绝对不会骗人。

话说袁中队长正在跟面无表情的特种大队头号狙击手面授机宜的时候,许三多的电话就到了,在这之前一分钟,狐狸的右眼皮突然剧烈跳动,六十秒之后,要人命的电话就到了!

队长……电话里一阵傻笑……

袁朗背上一阵发麻,脑子里跟奔腾处理器似的,飞速地运转,从一个程序切换到另一个程序,几乎只用了几秒的时间。

谁呀?

首要判断正确,对策马上闪电推出。

是我呀!队长——我是——

啪!没等对方说完,三中队长立马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