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军营之 那三天创造的生命奇迹

——根据班长所述整理,因为听班长讲述已很久很久了,好多细节记不起来,故只能靠记忆把它连在一起写就,与事实在细节上有出入在所难免,但总方向是没错的,真事,不是虚构。


我的班长陶峰(这里用真名,但愿他能看到),天津市南郊区入伍。

由于军事素质突出,在第二年,他就在没当过副班长的情况下,直接被任命为班长了,那是1990年初,那时我还没到部队呢。这件事情就发生在那个时候。

那是那一年的早春,而在北国,还是冰雪覆盖的季节。

先说说我们七连的副连长,在全师军官军事大比武中,七连干部包揽前三,而副连长则是一个人独占敖头,抢得头功,这是一位铁骨铮铮的汉子,在困难面前没见他皱过一次眉头,在痛苦面前没见他掉过一滴眼泪。

然而这一件事情,不但让副连长皱紧了眉头,还让他踏踏实实掉下不少伤心的泪水。

副连长老婆来部队探亲了,带来了他刚满一岁的儿子,这让副连长十分高兴,特别是他那虎头虎脑的儿子,尤其让他感到高兴,给他带去无尽的欢乐。副边长儿子小名叫龙龙,我在连部时,龙龙已经三岁了,十分的可爱,看到龙龙,就会想到我们的副连长,因为那模样,活脱脱一个小副连长,那鼻子那眼,长得确实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具是刻出来的。当然这是后话。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龙龙来队没有多久,居然就得了一种怪病(如果在他家乡病发,就没有现在的龙龙了),呼吸不匀,脸色也变了,最奇怪的是,肚皮还透明,能从外面看到里面。这次,着实把副连长两口子吓得不轻,他们赶紧抱着龙龙到了军医院。不料医生告诉他:你儿子这病也不用医了,还是节哀吧。

听到这话,对副连长两口子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他根本不相信这样的事情竟会落到他儿子身上,也不相信龙龙真的没救了,夫妻俩疯狂地抱着儿子,找遍了驻地大大小小的医院,可得到的答复都是一个调调,大同小异,都表示让副连长还是为龙龙准备准备后事吧。

几天后的一外晚上,副连长夫妇带着极度的失望,怀抱气若游丝的儿子,迈着沉重的步履,黯然回到了七连,他们没有到招待所,而是把龙龙抱到七连来了。

龙龙的呼吸已极度微弱。副连长把陶峰等三个天津兵叫了来,望着脸色苍白,出气多于进气的龙龙,副连长痛下了决心,对陶峰等三人说,他决不愿亲眼看到龙龙死去,那样会令他更为痛苦,让三个天津兵带上几把铁锹,到后山我团的战术场,等龙龙断气后,就将他就地掩埋了。说完,这个平时吃铁吐火的军人,竟然当众泪水喷涌而下,几个天津兵还待劝说一番,副连长已不用置疑的向他们挥了挥手:你们就赶快去吧。

三个天津兵一走出连部,里面顿时传来副连长老婆再也忍不住的,撕心裂肺的哭声。

然而,这三个天津兵怀抱龙龙,却没有到战术场去,而是在陶峰的提议下,经过短暂的商量,连夜又抱着龙龙,到尽可能找得到的医院求医去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几个小时后,他们在XX医院找到了一名老医生,这位医生居然说他可以试试治一下。三个天津兵这时真是喜出望外。可是,医疗费用却又把他们几个给难住了,他们中,一人身上只有不到十块钱,另一人身上有十多元,班长因为女朋友是私营企业老总的女儿,有不错的工作,每月会按时给班长寄些钱来,所以他相对身上钱要多点,算是他们中的有钱人,但那时,当兵的每人每月才二三十元钱的津贴,就算工厂上班的,每月也就小几百元而已。医疗费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们掏出身上所有的钱来,凑在一起也不足100元,这点钱要为龙龙治病,那真是杯水车薪、九牛之一毛,哪里够啊。在三人的苦苦哀求下,老医生看到三人都是解放军战士,突然一松口说,这样吧,边治疗你们边凑钱,看在你们都是解放军的份上。后来班长在向我讲这件事时说,如果当时老医生再不松口,他当时就要向他跪下了。

那三天,七连的三个天津兵集体请假了,全连干部战士都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副连长也隐隐觉得奇怪,可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他哪有心情问,而且三人已经告诉副连长,他们已按他的要求,把龙龙埋在战术场XX处了,让副连长放心,他交办的任务三人已经完成了。

这三天,三个天津兵在干什么呢?除轮流留一人照顾龙龙外,他们几乎找遍了所有熟悉的、关系好点的战友,借钱。有钱的借,没钱的,逼着人家找别人借来给他们,那是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总之不管采用什么方法,就是要把救命钱搞到手。除此之外,班长还到市里,找到在市里开餐馆的天津老乡借钱,他这位天津老乡本是同学,对班长总是有求必应,那是因为他们几个要好的朋友中,其他人都当了兵,这位没当上,于是为了“追随”几个当兵的朋友,而把餐馆开到了我们驻地,这几个人来餐馆吃饭是享受免费待遇的。后来班长他们复员了,这个餐馆老板也关闭了餐馆,随他们“复员”回乡了。

钱虽没凑齐,可是治疗却没有间断,三天后,奇迹出现了,龙龙从死神手里逃了出来,他醒了。而且根据老医生的介绍,治疗效果很好,恢复很好,很成功。

当三人把这一消息报告给副连长时,副连长夫妇真是欣喜若狂,如坠去里雾里一般,然后,慌不跌的携手奔向那家医院。

当副连长、连长要把这件事情向组织汇报,为他们请功时,还是他们力劝副连长、连长不要汇报,他们不愿谈及此事,只要龙龙恢复了就好。所以,连队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多,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这件事情在我看来,当初几人不让连队为他们请功是错误的,因为这是一件好事,是一件值得发扬的好事,同时,作为一个集体,这也是连队的光荣。不过,当时连队尊重了他们的意见。

三天之中,三个天津兵,创造了一个生命的奇迹。

掐指一算,龙龙今年20出头了吧。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