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一个民族的尚武精神和其军队武器装备、军队规模、军事艺术水平一样是直接决定了由这个民族所组成的军队的军事实力的重要因素。决定一个民族尚武精神高低的因素非常多,一般两个民族谁的尚武精神更高,可以通过这几个方面来比较。

一;实行公民兵制和义务兵制的国家,其民族尚武精神往往要高于实行募兵制的国家其民族的尚武精神。游牧、游猎民族的尚武精神往往要强于农耕民族的 尚武精神。处于落后社会形态中的民族,其尚武精神往往要强于处于先进社会形态中的民族。国民团结、政治清平、民风淳俗的民族,其尚武精神往往要强于民族分裂、隔核、政治黑暗、民风腐败的民族。但一个民族尚武精神的强、弱与民族血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我们知道不同血统的民族有智力差异的说法是不科学的,同样不同血统的民族有尚武精神强弱之分的说法也是不科学的。也就等于说并不是某一部分人属于哪一个民族,有哪一个民族的血统那么他们的尚武精神就是遗传而得的,一个民族其尚武精神的强弱并不是固定不变的!

蒙古人和满族人都曾是非常剽悍的民族。但当他们入主中原之后,就不断被安适的生活所腐化,到他们丧失政权之时他们早已经不再是什么剽悍的民族。而当蒙古离开中原、回到漠北草原后又逐渐变得异常勇猛、剽悍。自宋以来汉民族是一个很软弱的民族,但是汉族也曾经是一个极为剽悍的民族。决定一个民族其尚武精神强弱的因素,归根结底只有两个,那就是这个民族的生存环境和生产、生活(这个生活包括军事生活)方式。游牧民族之所以要比农耕民族剽悍,完全是因为游牧民族的生存环境远比农耕民族的生存环境恶劣,游牧民族的生活远比农耕民族艰难,而游牧民族往往又是游猎民族,他们一生都以射杀为职业。

罗马人曾经是一个非常剽悍、非常崇军尚武的民族,这不假,罗马人一度拥有可怕的拼杀意识和坚忍不拔的意志,但是那是共和时代早期、中期的事情。从罗马共和时代后期开始罗马人就越来越腐朽、越来越堕落,同时自公元前107年马略改革之后,古罗马取消了公民兵制——这种能够有力地保持、激发民族尚武精神的兵制,因此在帝国时代,罗马人的尚武精神远不如共和时代前期、中期的罗马人。经3世纪危机的腐蚀,进入公元4世纪罗马人早已算不上什么剽悍、崇军尚武的民族,众所周知这时的罗马人已经是一个腐败不堪的民族!并不是说罗马人曾经很剽悍、曾经很崇军尚武,那罗马人永远都是一个剽悍、尚武的民族,更不能说罗马人在血统上有优势,天生就是打仗的料,天生就剽悍、尚武。我们必须结合历史史实发展地看问题,可以说先秦时代的中国中原人要比帝国时代的罗马人剽悍。

我们知道从宋王朝开始直到清王朝后期这一段时间里,汉族是一个很软弱的民族,我们必须要承认这个事实!但是这绝对不能说明;在宋以前汉族或汉族的前身一直都是一个很软弱的民族。

元朝末年的中原蒙古人和清朝后期八旗人(注:旗人不等于满族人,满族人也并不一定是旗人,旗人以满族、蒙古族、汉族这三支为主,还包括达斡尔人等民族)是一群腐败不堪的社会寄生虫,这些人组成的军队几乎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但是你绝不能以此断定蒙古人与八旗人一直都很腐败,由他们所组成的军队一直都是一群散兵游勇。

汉族和汉族的前身也曾经是一个极为剽悍、尚武的民族。特别是先秦时代的秦人,其尚武精神绝不压于中国历史上大多数游牧民族。秦军素称虎狼之师,秦人勇于公战、怯于私斗,荀子评价;“秦人见战也,如恶狼见肉也!”!上古军歌《秦风.无衣》就生动地唱出秦人剽悍的民风和同仇敌忾、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君不见;“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乃是何等雄浑、壮哉、慷慨、豪迈!此一时,彼一时,只不过自秦王朝开始汉族的尚武精神历经过多次大衰落,其中最大的两次衰落发生于秦代和两宋王朝。

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黔首之民”,这项政策取消了在中国存在了二千多年的兵农合一制,战国后期近400万军事武装宣告瓦解!自此以后军事与农业生产脱离,男性公民再也接受不到兵农合一制训练,中原民族的尚武精神大幅衰落。很多时候我总认为秦始皇“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禁止民间私藏武器,以防止民间暴动。事实上这指的是一项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军事改革,其影响之深远绝不亚于秦始皇统一货币、度、量、衡的改革。“收”不等同于“搜”,使用这个收说明当时民间人员普便携带保存有作战兵器。《秦风·无衣》开篇为:“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由此可知;先秦时代的中国是一个兵农合一的国家,在哪个年代每一个自由公民的家庭都存放有自己的作战兵器,在先秦时代从来没有私藏武器的说法。“弱”既没有严禁的意思,更没有防止的意思,弱是针对能力、实力而言的、是针对中原民族的军事实力而言的,“以弱其民”句的大意是;使秦始皇治下民众的军事力量大大削弱。在上面章节我们已经提到在秦始皇实行军事改革之前七国平民是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的,普通民众不仅拥有武器而且是编入严格军事组织,先秦时代兵民不分,民就是兵、兵就是民,先秦时代是一个全民皆兵的社会!结合先秦时代我国存在全民皆兵的公民兵制,而在秦代此种已经消失的历史史实我们不难推断出“秦始皇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的目的是取消兵农合一制,防止山东六国人民叛乱的重大军事改革,绝没有禁止民间私藏武器那么简单.至少鉴于当时大统一形势的需要,秦始皇当政时期绝对进行过重大兵制改革,他废除了原上东六国的公民兵制,他不会允许上东六国百姓继续保持着强大的军事武装、严密的军事组织!

汉族尚武精神第二次急剧衰落发生在两宋王朝时期,宋王朝统治者文恬武嬉、不思进取,最终导致其治下国民民风软弱、武德败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