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母亲[蓝剑军团]

黄德家的马甲 收藏 54 220

我的母亲是一个地道的山里人,一米五几的个头,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开朗的性格,常挂的笑脸中映照着她那宽广的慈母心怀。苍桑岁月,留给了她满头的银丝。额头上那一道又一道的皱纹,记录了她一生的奔波忙碌。可能是勤劳与善良的回报,别看她已经是八十几岁的人了,身体倒挺结实的。说起话来,总是滔滔不绝;干起活来,照样心灵手巧;走起路来,仍然匆匆忙忙。不晓得底细的人,真还不知道她早就年过古稀

我的母亲,算得上一生辛劳,饱经风霜。记得我还没有上小学的时候,正遇上“大跃进”年代中的“大炼钢铁”运动。每天天不亮就见她出了门,随村里的老老少少一起上了山,不是挑矿石,就是拉风箱。天黑了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还要忙着为我们姐弟几个洗衣服,很晚了才到铺上躺一下,第二天鸡子叫头遍又出了门。后来,钢铁厂虽然下马了,可仍时兴“集体生产”。清晨,敲锣上坡;天黑,吹哨收工。晚上回来,在昏暗的 “洋油 ”灯下,她一边为我们缝缝补补,嘴里还语重心长不停地叮嘱我们:“ 娃儿啊,要展劲读书哟,有了知识将来才有出息,免得二天长大了还是窝在这山沟里,白天背太阳,晚上顶月亮,一天到晚数泥巴,当“泥瓦匠”,苦啊!”在我的脑海里,无论是天晴还是下雨,长年累月,年复一年,她总是那么忙碌 !那么辛劳!那么慈爱!又总是那么无悔无怨!

几年前,随着市场经济的改革大潮,城乡之间的禁区 逐间被打开。我的母亲跟随弟弟家一起从乡旮旯里搬进了县城。她开初总是不习惯城市里的吵闹,经常唠叨着要回老家过田园生活。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已慢慢地,不知不觉地融合了城里人的生活拍节。早上,天刚亮就到广场去散步,煅炼身体;上午,提着袋子上市场采买,与“贩子们”讲价还钱;下午,围在楼外的树阴下,和一些老婆婆们“摆龙门阵”;晚上,又早早的坐在电视机前,津津有味地和大家一起谈论天下大事。别看她年纪大了,人进城了,她硬是不安心享“清福”。还是抢着上灶、洗碗、拖地、抹屋、扫院子、帮邻居照孩子。儿女们都劝她说:“您忙碌了一辈子,现在是该吃现成饭的时候了!”可她总是笑嘻嘻地回答:“做惯了,叫我闲着是“受罪”。她们往的那个院坝里,每天被她打扫得干干净净。楼上楼下的邻居们总是赞不绝口地说:“这个老婆婆人真好!”


本文内容于 5/11/2009 7:03:35 AM 被黄德家的马甲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