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5.html


4

第五天进行了编队抗击来袭导弹的演练,当时还纳闷这个科目怎么练,知道实情后,也让我吃了不小的一惊,原来在513舰上放了个导弹末制导雷达,用来模仿反舰导弹,这法子真是绝了。发现末制导雷达信号时,三条舰都发射了干扰弹,这是唯一的一次使用实弹——只只是一次首长司令部演习。听老朱讲,当时打在自动挡,基本没他什么事,发现即发射,不需要人工干预。当然我们的干扰弹没有21他们漂亮了,又是烟幕,又是烟花,完全可以当作艺术品欣赏。最后一天主要是和航空兵联合演练,不过基本没我们导航什么事了,运-8警一通报,然后走个过程,简单的很,基本就是一个信息传输的过程,结果是水到渠成,说也有和苏-30电子对抗的演练内容,只是没有我们的份,具体情况也没有听说。六天的演习,想来还是打掉毛舰那一天最爽,我和我导航雷达大显神威,想起来来真是怎一个爽子了得,我打破了一系列的权威:杨副、瞎参谋、毛舰,这是我最擅长的,也是最喜欢的。

晚饭后到飞行甲板转悠,人还不少,叉着腰,或者各种姿势倚靠两个舷梯上,那个谁,是侯磊,双手撑在大舷梯上居然做起了双杠练习,还不亦乐乎,听听旁边的,原来都在说干老毛子的事。腊柏也在,突然感觉好久没有见到他了,同在一条舰上,却感觉离的老远,一个在全舰空气最好的地方,一个在全舰工作环境最为恶劣的地方,这几天也是的,两个人人都很忙,都是连续航行,睡觉完了就值更,值更完了就睡觉,什么也不管,对了,我还要抽里忙空还为文书一起搞黑板报,副政委能做的就是做好后勤保障,会把牛奶直接送到我的床头,这着实下了一跳,我可不习惯被别人过分关心和关注,况且也不知道副政委是什么心,对领导我心底一直在设防。

早上没有参加起床集合,这雷头也默许了,现在太累了,不间断的连续航行,都担心机器成不下去,夏天本来温度就高,再连续长时间开机,机器外壳都很烫,所以海区不复杂的时候,改用渔用雷达,也凑合着用了。有时候早上没起床,或者没去吃饭,赵副雷还会下来问寒问暖,加菲猫真的很讨人喜欢,真想象不出他以后当大领导时候的样子。真是有苦有乐啊,最辛苦的一段已经结束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都在忙碌中度过,一个任务接着一个任务,好在把大脑也忽悠了,最近没有找我的麻烦,尤其是现在,一个令人欣慰的结尾,是我成功了,我挺过来了,或者是忍受过来了,然后我就成功了,一个同样老套的过程,却体会的不很容易:过程原理相似,只是时间长短不同罢了,就像五公里,过了极点,就没问题了。

“致远,我们到底有没有干掉毛舰,贺剑不相信!”腊柏见了我就问,贺剑看着我摇头晃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小伙你不是在驾驶室嘛,知道的肯定比较清楚了!”那肯定。我心想,驾驶室里的信息比情中还好用,下面只有数据,而驾驶室里可是鲜活的事例。听了他们的话,我突然有些忍酸不俊,可很快又变得不安,大伙都看着我,想得到答案,我可不习惯这样的驾驶。“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概是这样子吧!”我嘴上还为他们打着岔,心里已经开始后台操作,把下午的事略微捋了一下,毕竟终于让我掌握了话语权,老兵也得听我的,而我面对的是一群看上去有点可笑的无知受众,想到他们平时一些刁蛮行为,心里不禁暗想:只是就是力量啊!至理名言!

回想导攻的事,真是有点邪乎,当时进了雨区,感觉中邪一样,没想到一出雨区,海况变好,还有波导,放佛是上天为我安排的一个天造地设的机会,估计他已经觉得的我已经忍耐的足够多,已经增益我所不能,所以就给我发了一张小考卷,最后我成功了,是成功,我真的想强调一下这个词,久违的词,我信心的基础,让我觉得自己与班长,还有钱佳,都拉开了距离记得朱彬他们开玩笑说,年底班长和钱佳都到期,我就是班长了,一个一年兵!我会干出许多不一样的事。现在不知道是兴趣,还是当作事业,还是为了满足别人的眼光,反正我干的不错,刚才还有个老班长问,钱佳是你们班的吧。只有一把交椅,别人坐了,我就得站着。

确认目标以后的事就变得很简单了,我们就把他们的坐标和运动要数通过数据链传给后面的131、521他们,他们就发射导弹进行攻击了,是齐射,三条舰都打出去了,十几枚导弹!这就是计划上说的数量优势吧,但愿战斗部威力足够的大!后来听小柯讲,编队出击的时候,进行了GPS校时,还商定了一个参考点,不知道什么意思。

“那我们有没有打赢啊?”

“肯定是我们赢了嘛,我们先发射导弹的!”我几乎是耐着性子和他们讲,贺剑还将信将疑地一笑,让我很不不自在。“回头舰上总结的时候肯定会讲的!”我又补充了一句。不过经贺剑刚才的一刺激,我心里嘀咕起来,这“鹰击”导弹飞的比较慢哎,会不会在击中他们之前,他们就已经发射了导弹,当时的高频通话显示,基本在本队进行攻击的时候,他们就开始了反击,好像两败俱伤的可能性较大,不过这话肯定不能对他们讲,而且131也不可能打到那么远吧,管他呢,忽悠眼前的几个家伙还是没商量的。不过这倒是个问题,好在这个问题不用我们自己来回答,超音速导弹在我们手里,让对手尝一下即可知晓。

有意思的是,他们打来打去,好像没我们什么事,好像把我们遗忘了,本来说是炮灰的角色,没想到活到了最后,最后就我们自己安然无恙。双方当时的行动主要是从高频中旁听到的,本队刚打击完撤出,他们就通报打击方位,航海长立刻标注了一下,那是本队的位置,前后就没有提到我们,但他们显然知道有一艘舰在他们跟前,攻击完了后高频显示他们派出了直升机。所以我们攻击结束后,掉头撤出的时候,舰上就加强了对海空瞭望,注意那架直升机。而且当时还个情况,我们遇到了一个渔船群,我们就一直跟着,估计雷达也不好分辨,在雷达屏幕上,就像一地四散的鸡蛋壳,小的可能是单船,大的可能是几条并在一起的,远距离上很难分辨。所以他们打的正欢的时候,我们则全神贯注找那架直升机,这家伙后来在舰首方向出现了,绕着我们飞了一圈,似乎想确认一下身份,可飞行甲板的弦号都用小舷梯盖住了,想必他们的指挥员也郁闷坏了,那个侦察舰哪里去了,而我们已经运动到他眼皮底下了又慢慢后撤了,原来最危险的地方确实是最安全的地方。不知道上面有没有我的偶像,要是在的话,那就有意思了,我打败了我的偶像。

机会从来不会自动地转化为现实,而且成功也只会属于有准备的人,因为这样的人已经足够的忍耐,我需要地址是一个机会,然后我抓住了,接着就是不一样的一切,被人都不会把我和欠佳相提并论了,而我一直还称呼他为班长,而这让我悄悄改变,我还有必要叫他班长吗,高董、大仙他们早就不叫上等兵、一期管班长了,就剩我一个了,这下我好像名正言顺了。我可以成功的,我可以做的很好,机会来了,我抓住了,我就成功了,是发生在我身上,就一次,但已经足够,因为我已经表现的淋漓尽致!回想当时的情形,太兴奋了,就记得当时的几个数字了,方位189,距离285链,航向058,航速16节!对,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就是这几个数字被转化成01信号发送出去,然后发生了至关重要的决定作用。对了,还有,当时一确认打击目标,杨副就叫我为小王,问我是哪年兵,家哪的。对,是小王,小王,一个以前只在书上见过的称呼,而且杨副从来没有这样热心过,比对James还热心,到现在我都没适应过来,并且前面还有朱班的事,我还是提防着,在他面前,我只是个有用的下属。听说是我新兵时,大拇指都竖起来了,嘴笑的合不拢,可是我只有表面上的回应,有点像应付李宝戬,反正没有他假,完了也夸小副,说训练搞得好,小副呵呵地说首长指挥得力,顺便也说了我几句好话,但已经没什么新意了,老是那几句,什么大学生兵之类,现在我已经与这个带给我很多麻烦的身份脱钩了,好在舰长在,我最在意的是他的评价,虽然没有说话,可我看到了他写在脸上的满意。现在我是一个能抓潜艇、能抓飞机、能抓毛舰的,很强、很彪悍的导航雷达兵,我的忍耐终于结束了,现在是强势崛起!

明天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