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水到蓝水的过渡 第二十一章 强势崛起 2

daohangbin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5.html[/size][/URL]  2   同期三大舰队都在演习,我们的好东东基本也都拿了出来,新豹子、苏-30、956,听说运-8警也有份,要用数据链引导超视距导攻,近海防御体系的一套也拿了出来,观通站和导护艇搭档,昨天一帮家伙意淫了我们一顿,要是022,我还会平衡点,毕竟技术上进步了很多,听说这次他们也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5.html


2

同期三大舰队都在演习,我们的好东东基本也都拿了出来,新豹子、苏-30、956,听说运-8警也有份,要用数据链引导超视距导攻,近海防御体系的一套也拿了出来,观通站和导护艇搭档,昨天一帮家伙意淫了我们一顿,要是022,我还会平衡点,毕竟技术上进步了很多,听说这次他们也会来,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一饱眼福了。最近一次的编制体制改革,作为旧时代象征的基地一级被降级了,而且基本成了一级保障性单位,手里的部队都是扫雷艇、猎潜艇之类的近岸防御性兵力,驱逐舰支队加上潜艇支队加上舰队航空兵,从基地体系剥离了出来,构成一支专职的远洋突击力量,大概可与最新的远洋防卫战略相适应,这是个新名词,可恶的是在远洋后面还缀了一个防卫,难道我们的目标是在太平洋上建立一个庞大的篱笆,可是这样的篱笆带再多刺也并不妨碍它的本质。

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忍耐的二十年,加上之前的十年。现在的情况还是不明朗,光从平台建设上讲,似乎还是没有答案,一舰两型好像还是打上了过渡的烙印:不稳定的新型武器系统,舶来的武备和电子设备,而且数量上还是一如既往的两艘,不多不少,成双成对,传统的审美观念和习惯无处不在,不详的预感还是小步快跑,真害怕这回在短暂的兴奋之后,得出的还是这个令人失望的结论——现在还是没有走的太远,这是个可怕的结论,远洋防卫大概就是这个过渡期的正规说法吧。中庸的好处向来就是留有余地,尤其是在没有成为狮子的时候,成为一只世故的狐狸是不错的选择,所以到现在为止,近海防御这个拐棍还没有扔掉,这是最里层的一道,留着总有用,再往外是发展的问题,谁都不会在房子着火的时候试图先救马厩。而千年的压抑的结果无非有两种,要么在沉默中爆发,要么在沉默中死亡,好在历史无数次的证明,中庸取得的成绩大大高于非此即彼,而非此即彼只适合少数的天才及他们创造历史的少数时候,有个令人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在缺少有效监督机制的情况下,老人的答案会是不错的选择!这个道理差不多也适于我自身,可是我不会这样做,只是因为我太年轻,可是事实摆在那。

副观在对面和朱彬他们小声嘀咕着,还拿着个小本子琢磨,是关于通讯英语的。临检拿补之前,有一段警告,是英语讲的,当时副观担当了这个任务,可说了一通,23那边不怎么配合,不停地叫重复,高频里通话质量本身就不好,这把副观给忙坏了,当时首长就开玩笑说是不是老邱的主意,不过副观的英语也确实不咋的。钱佳站在那,脸上挂着坏笑,对我说,这种英语我们自己都听不懂,估计老外就更不行了,把我笑的不行,害的我心里也痒痒的,当时就想上去显露一把,可心里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下定决心,等我终于拿定主意的时候,喊话结束了,开始导弹攻击,真的是先礼后兵。我只能为一很好的机会扼腕叹息了,想法很多,还落实干起来的没几件,就是自寻烦恼。突然感觉自己也挺好笑的,没事骂这骂那,看这不爽,看那碍眼,其实自己也是个动嘴不动手的主,而且事实在不断证明,动起手来和空想完全是两码事。出海前刷黑板,帆缆班给的黑漆上面稀,下面稠,刷出来的黑板坑坑洼洼,这活向来是打杂的人干的,这一次副政委直接叫我自己来,开始不情愿,呆到下手还是出了问题,雷头说的眼高手低也是这样吧,看来我还真有这么一个毛病。出来的三天都没有好好过,之前防台防了两天,回来又准备出海参加这次演习,副政委还布置了任务,要求出一期黑板报,要在靠码头前完成,下了更,或者晚上回锚地,还要和文书一起弄那玩意,本来坐了那么长时间就腰酸背痛的,这么一弄,更难受,可还急不得,夏日的海上,就是泥呼呼的,空气是,人身上也是,真想脱光衣服,舒展双臂,面朝大海,一头扎下去。

牢骚归牢骚,活照干,要是以前碰上这种让发我想不通的事,我要么相通再干,要是想不通就不干了,现在呢,可以分开了,说成熟男人有很多面,难道就是学会,或者准备很多面具?钱佳做的比班长好,要不班长也不会成了540最老的团员,要是钱佳比班长先入党,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反正没办法,黑板报现在是逃不掉了,到了海上还要出这玩意,而当初就是钱佳给我接的这活,刚开始还很乐意,想表现一下,还能和文书一起,现在就烦了,军医看了,每次都会说不错,但末了还会补上一句:劳民伤财。反正现在基本不用粉笔了,粉笔的用途是磨成末喷字用,我最骄傲的是“五一”的时候,我愣是用粉笔磨出了108块小转头,在黑板上贴出了一个长城,这是我让全舰人员吃惊的举动,刷舷梯的事和这都没法比。但是现在真没有这激情了。记得刚上舰的时候,看文书在餐厅忙活,自己很羡慕,心想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一天,能够和文书一起工作,说碍事了立马打发走,老兵也不管,有意见还得往肚里咽。可现在我能和他一起工作了,却没有想象中的成就感,也不会向别人颐指气使、指手画脚,除了让我腰酸背痛。老李笑说坐着也是一种遭罪,坐不仅能把腰坐垮掉,下半身也遭殃,人家司机常得前列腺,我这工作基本也就差不多,只不过换成了军舰。是个问题,舰上不少家伙都有这些毛病,航海就有一大半病号,年纪青青的,没事就去413理疗,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我的工作性质和老李差不多,许多条符合老李的专业解答:长久坐立,体位固定,血液循环变慢,最终的结果就是……

事情感觉一下子变的很多,要么整天无所事事的瞎想,要么活多起来,要把人压垮,这几天突然体会到那种真有点累的感觉,脖颈发硬,腰发酸,现在不是忙完了一阵接着另一阵,而是一股脑儿往一起扎堆,躲都躲不掉,真想给大脑安装个多任务处理器,把这些乱七八糟的通通干掉,然后睡一大觉。关于南沙的事已经确定了,出航时间定在18号,一回去时间也不多了,也就一个星期吧,舰上好像还没看出什么动静,没有大量补给什么东西,两天的副食,一个事实是这事基本整个定海都知道了,开始我还不信,到了外面一看就明白的差不多了。要是看到哪个家伙一口气买了十几条内裤,就可基本确定他是我们舰的了,通常出海的时候,三号超市会很忙,这一次把定海都调动起来了。反正现在大伙都在囤积物资,烟民在大量购入香烟,有看见大仙在兵舱念念有词,原来是在量化他的日吸烟量,以确定最终所需购买的香烟基数。在文书房间的时候,看他桌上堆了一堆碟,说也是为南巡做准备的,看别人忙的不亦乐乎的,我倒茫然了,思路不是很清晰,不就是一次出海嘛,不同的就是时间长了点吧,虽然这样想,可看到别人的忙乎劲,心里还是不踏实,能想到的就是水了,现在的准备也基本是围绕水这一问题进行的。上次外出,一口气也买了十个大裤衩,从狗洞那买了一箱矿泉水,计划再弄半箱农夫果园,预算有余的话,再搞一箱王老吉,估计那是蔬菜会少了点,这样基本就差不多了,不像大仙他们,还得为烟发愁,而且那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真是要命,晚上还要出黑板报,看到副政委期待的眼神,我真不忍心让它憔悴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