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水到蓝水的过渡 第二十一章 强势崛起 1

daohangbing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5.html


1

“航空长,怎么样,老邱没难为你们吧!”杨副夹着烟乐呵呵地问,两旁的舰长和小副也跟着笑了起来,小副干脆回过头扒在椅背上,听航空长的好戏,其实我们大伙的耳朵也都竖了起来,支队长的故事向来是经久不衰。

航空长干笑了一下,看上去不错,也没有大汉淋漓的样子,装扮倒是挺有意思,头戴的墨绿色钢盔,油漆都完好无损,不知道压了多长时间的箱底,身上还有个小马甲——防弹衣,当然别人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一块上来的曾金握着56C,登船组好像都是他们的人,放佛在验证航空的多余。临检部署时分三个组:火力支援组,这以枪炮的人员为主;通讯联络组,观通部门的活,别人干不来;还有就是登船组,主力就是航空,只要不发起降直升机部署,他们就是可有可无的角色,让他们去登船,怎么看都有些当炮灰的嫌疑。

“首长,难啊,真难啊,难!”航空长结巴着说了这一小句话,却用了三个难,表情也似是而非的样子,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我这才注意到航空长手里拿着手枪,是92式,新家伙!航空长忽然想起来把枪塞进枪套,一摸胸口,身上还套着肚兜式防弹衣,上下抽着身往下解。过了一会,航空长才漫漫缓过劲来,说话自然了些,估计是不容易了,不知道老邱耍了什么花样,他老人家不喜欢按套路出牌,却能博得一片叫好,而我只能充当笑柄了。

“上船的时候,很顺利,然后我们就直奔驾驶室,23和我们差不多嘛,我们很快就过去了,可一到驾驶室傻眼了,支队长真的在上面,当时就怕他老人家,没想到他还就在上面!”航空长终于脱下防弹衣,顺手一把将头盔扔在左手的小空调上,被挤成一团的头发露了出来,平常航空长可是部门领导了形象最好的一位,说起话来,就像个副政委,现在脸上完全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额头上也渗出了汗来,刚上来的时候,也没见着这样子。

“航空长,那你怎么处理的,支队长在上面,他就是最高领导,要盘查就盘查他了!”小副咧着嘴,等着下文,杨副一旁烟抽个不停,有这样的故事,还有烟抽,岂不美哉,好像这样很个性的英雄主义作风现在已经不多见,只能是听一件少一件,说以前有舰长回家的时候,喜欢从小亮门抄近路,那水道特窄,对面来回的船都看不见,要是有突发情况,就麻烦了,而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哪个舰长这样干了,我们舰长笑称是正规化建设的结果,海上游击队、敢死队只能从故事中听听了。

“对啊,大家都知道他最高,可你毕竟不知道啊,要装作不知道,要问,问了才知道吗!当时楼教练也在上面,两个大校。”

“情况还不止这些,我当时到上面先犹豫了一下,老邱在嘛,想着怎么办,心想先照预案来,问他们最高领导是谁,可他们谁也不理你,你说我手里还拿着枪呢,可就没人把你当回事,好像所有人都在看我们演戏,陶喆也是,一声不吭,支队长呢,不说话就算了,还一个人偷着乐,副长你说我怎么办,动还是不动!”

“你说拿枪的人都不怕,也太不把人当回事了,还都一个个死盯着你,真是狐假虎威的样子,心里直发麻,人家的地盘就是不踏实,没底气,还有老邱,当时那情形,你说演习不像习,演戏不像戏,就是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想心一横,全叫他们抱头蹲下,挨个敲脑袋!”

“两难!”杨副一回头,“是吧,航空长!呵呵!”

“对!对!首长说的对,当时真是两难,进退两难!”首长这么一说,说到航空长心坎里去了,说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我们也会意地暗笑。“真是两难,副长,你说演习吗,那肯定要认真,我要是认真吧,就得把老邱揪出来,揪了,怕被老邱批,回头即使老邱不说,别人还会说我,说我不讲政治,我这以后也难做人,要是我不抓吧,老邱就更有说头了,活干砸了,老邱那性格,我估计我回不来了,真的是两头难啊,两难!”

“是不好弄!”小副继续咧着嘴,舰长戴着墨镜,可嘴角也弯了起来。

“航空长,那你就不灵活了,打个电话回来,请示一下,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基本制度就忘了,多请示多报告嘛,把皮球就踢给吴副长了,怎么样,叫小艇回来一趟,把吴副长拉过去,老吴脸一黑,什么老邱什么的,我老吴说了算,通通拿下,呵呵,不服,下个拖带部署,把23拉回支队,让陶喆那小子脸丢到家!”

“首长,当时我也想过,是不是再拉人过来,可你知道当时支队长在嘀咕什么吗,和陶喆说可不可以来一个反临检拿补,本来心里就没底,你说小艇一回去,不就正中了下怀,我们是去抓人的,反过头要是被抓了,说不过去啊!”

航空长抹了一把汗,头发被挠的横七竖八,“当时真有点蒙,要是被反拿了,不止是我,540都没脸面了!”航空长几乎是侥幸的口气,真想象不出当时是怎样的情形,大家听了放佛也长舒了一口气,幸亏没被支队长拿下,不然可就真惨了。

今天是东联一号的第三天,昨天当了一天的目标舰,被757编队在岸基雷达引导下干了一上午,今天总于轮到我们发威了,对扮演护航编队的523和882进行临检拿补。想定是523编队进入我方划定的军事禁区,我方用英语警告后,仍不予理睬,我舰采取了导弹攻击,随后进行拿补。之前上过关于军舰权利的理论课,说老美在海湾战争的时候,临检很普遍,并不是对所有进入禁区的船只都击沉了之,这也突然让我想起了“银河”号事件,原来是那么会事,不知道我们的军舰什么时候能够到那么远的地方执行常态化的任务,而且今天我们搞的时候没有直升机,可怜的硬式小艇从来没有让我放心,别看挂在吊艇架上像模像样,可是速度奇慢,发动机动起来“突突”直响,拖拉机一样,储备浮力基本没有,适航性也无从谈起,浪稍微大点,就没法用了,基本就是中看不中用的玩意,交通艇的封闭空间更是局促,说难听点,想弃艇都不方便!

火力支援组主要在飞行甲板和机库顶部,登船组的通讯设备只有对讲机,好在性能不赖,但登船不是件容易的事,在漂荡的小艇上登上23,即便是从后甲板,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知道当时23的人有没有帮上一把,爬这玩意可不是我们的强项,听说海盗比较擅长,要是有直升机就好了,航空部门也就不用充当炮灰了!要是在舰上搭上一直特种小分队也会不错,看到一些报道,说一些新型舰艇设计之初,就考虑了随舰搭载特种分队的需要,居住训练、武备通讯器材、运输工具都在考虑之列,这倒是很不错。

“最来我就找他们航海长下手了,这家伙认识,以前在我们舰干过副航,我枪一扬叫他把航海日志拿出来,一查,是开战前离港的,主要任务完成了,后来把花名册也搞定了,然后走了一下过程,结束了。我们走的时候,心里也紧张,真害怕他们真来一个反拿补,要是老邱把我留下来谈谈心,我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呵呵,这个老邱,老是想整出点花样!”杨副心满意足地深吸了口烟,又使劲吐了出来,放佛在独享他挥斥方遒,粪土万户侯的时光,大伙也听的心满意足,笑容洋溢在每个人脸上。

“也幸亏演习想定他们是开战前离港的,要是真拿补,我就真不知道怎么下手了,真是两难!”

“这个老邱,真是越活越年轻了,比我们还放得开,高度不一样了!”是舰长。

“可以啊,都评价起首长了!老邱真他妈的有意思!”

“学习!学习!”

“呵呵,说到老邱的故事,有一件,不能不提!”

“哪一件啊,首长?”

“就是老邱他爸的故事,你们都听过吧,啊?没有,我给你们讲一下!呵呵!这个兵也忒有意思了!”

“说一天,541传令兵接到个电话,电话里就说,也就是开门见山了,口气还有点冲,说我是支队长,叫你们舰长接电话,你说那个传令兵怎么回的吗?”杨副乐呵呵的长吸了一口烟,回过头,来回扫了一圈,都是期待的表情。“那个传令兵说,你是支队长,我还是支队长他爸呢!电话那头呢,一句话也没有,挂了。后来一会,541的更位长看一号车过来了,赶紧叫舰长上来,到舷梯口迎接,舰长就问首长大驾光临有什么指示,你们猜支队长怎么说吗,经典,经典,所以不能不说,呵呵,老邱说:我来找我爸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